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咸良酒馆

第一百五十一章 咸良酒馆

  (温馨提示:锂电池有爆炸危险,你们可不要对自己心爱的手姬做什么不好的事情,除非是在野外求生没人的时候。

  虽然你们肯定觉得作者菌在说废话,但考虑到之前有小盆友模仿灰太狼试图把同伴做成BBQ,因此……作者菌觉得还是强调一下比较好。)

  既然江寻没有从军的意思,风衣男子也不说什么了,他把江寻送到了关南,关南是位于太夏西南的一座大城市,虽然西南地区并不是太夏的发达地区,但是关南城却还是比江寻之前去的洪都还要大上一些。

  关南以前是太夏西南藩国的古都,这里遗留了大量的古建筑,还有一座保存完整的皇宫。

  “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关南城就有不良人的情报处,你可以去参加考核,如果考核失败,还可以来军队找我,我可以介绍你从军。”风衣男子给江寻留了联系方式,他走的时候,还对着江寻比了一个大拇指。

  如今全世界因为怪物而引发的灾难此起彼伏,各国和各大势力,都对异能者和高手求贤若渴,太夏也亟需补充和壮大猎鬼人的队伍。

  “好的!如果考核不过,我会考虑的,谢谢你们的救援,真的很及时。”江寻也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风衣男子,之前通过交谈,江寻也知道了这个风衣男子的名字,他叫李瑞,是太夏军方的一位千兵长,也算是一个实权军官了。

  待李瑞走后,江寻感觉身后有人拉他,他回头一看,就看到鱼归晚饿到眼睛发绿的样子。

  她一边拉江寻的袖子,一边指着旁边的几家饭店。

  “饿了。”

  江寻摸了摸鱼归晚的小脑袋,开口说道:“换个地儿吧,我们今天去古城吃,那里有一家很不错的店。”

  “你来过关南城?”鱼冰凌有些惊讶,这地方距离飞羽国可是有点远。

  江寻点点头,前世的时候来过。

  鱼冰凌蹙眉道:“你说的那家很不错的餐厅在古城内部吗?我印象里旅游景点的餐厅都很坑,味道一般,价格却很贵。”

  “你说的对,是挺坑的。”

  “坑你还去?”

  “就是坑才去啊。”

  江寻说着就拦了两辆的士,江寻和鱼冰凌、鱼归晚以及水手服少女坐第一辆车,宋书月自己坐第二辆车。

  古城很快就到了,鱼冰凌也看到了江寻说的那家很坑的餐厅。

  原来这是一家自助餐厅。

  呃……

  鱼冰凌脑袋上冒出了三道黑线:“你跟这家餐厅的老板有仇?”

  “挺大仇的,以前我还挺穷的时候在这家餐厅请人吃饭,结果明明看广告牌上的价格是398一位,结账的时候他们才说398是会员价,办理会员要充值8800,如果是非会员结账,就是598一位,这还不要紧,结账时候还加收我20%的服务费。”

  Emmmm……这还真是挺大仇的。鱼冰凌无语,这家伙报复心可真重啊。

  “所以你请吃饭的人是妹子?”鱼冰凌正推门呢,忽然转过头来问道。

  “呃……”

  女人的关注重点真奇怪,江寻点了点头,他请的人其实是童云浅。

  在他落魄的那些年,他在童氏集团上班,童云浅帮了他很多。

  而这一世,他跟童云浅的交集却不多,他只是帮了童家一把,算是了却了一些因果。

  “居然有妹子肯跟让你请吃饭,真不容易。”鱼冰凌抬脚走进了这家餐厅。

  江寻一时间有些愣神,这话说的,你跟你妹妹不算妹子吗?

  呃……

  江寻忽然想起来,他其实没带卡,自从那笔在飞羽国敲诈李重山得来的钱,被蓝家封冻之后,他一直没去解封,最近吃饭都是鱼冰凌付钱。

  “欢迎光临。”迎宾小姐对着江寻等人鞠躬。

  这家餐厅装修很好,食材也非常新鲜。

  各种牛肉卷、羊肉卷、猪排、卤肉、鱼生、螃蟹、贝类、海虾甚至还有海胆、鹅肝、生蚝之类,品种非常丰富,除此之外,冰淇淋、蛋糕、饮料、水果等餐前甜点,也是样样不缺。

  鱼冰凌扫了一眼,觉得这家餐厅还算不错的,但700多一位的价格,还是太贵了。

  江寻等人来得非常早,这时候食物刚刚摆上,餐厅老板这时候正好在大堂里,看到江寻等人,他顿时脸带笑容:“你们好,五位吗?”

  “对。”江寻点头,嗯,没错了,就是这个老板,“一会儿我们办张会员卡,可能在关南呆几天,估计还要经常来吃。”

  “好嘞!”餐厅老板心中一喜,居然主动提出办卡,还说常来,这是个金主儿啊。

  而且……

  餐厅老板看了看江寻带的妹子,一个男的带四个妹子,估计是一个富二代,到关南古城泡妹子来了。

  这几个娇滴滴的妹子,其中甚至还有一个小孩子,根本吃不了多少,这个会员卡办得很赚。

  餐厅老板当即请江寻等人坐到包间里。

  开门,放鱼归晚。

  小萝莉真的饿坏了,她已经连续二十几个小时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

  这辈子都没这么饿过。

  自助餐厅的食物是装在长方形的不锈钢盆里的,餐盆又被装在圆筒状的保温箱里,箱子里面倒上热水保温。

  至于给客人准备的餐盘,就放在保温箱下面的柜子里。

  然而鱼归晚看了看这一摞摞的盘子,有点不满意。

  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把圆筒保温箱的盖子推开,左右看一看,确认没有服务员注意到她。

  然后,鱼归晚快速的端起保温箱里不锈钢盆,抱着一整盆的菜,小腿啪嗒啪嗒就跑远了。

  拿这么多鱼归晚也觉得难为情,所以只能趁服务员不注意的时候动手。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鱼归晚已经端走七八盆菜。

  “诶?这椒盐小牛骨我不是刚摆过来的吗?怎么没了,我记错了?”

  服务员推开保温桶的盖子,看到里面只有半桶热水,还在徐徐冒热气,可是热水上面一整盆的椒盐小牛骨却不见了。

  “我这是昨晚熬夜泡吧太晚了,记忆错乱了吗?”

  女服务员有点蒙。

  而在另一边,也有服务员发现了异常状况,这刚端上来的菜,就没了,总不至于是忘了放盐,被厨师拿回去了吧?

  “我这边刚上黑椒牛柳也不见了。”

  “你看见我刚才端过来的糖醋里脊吗?”

  服务员这边都在纳闷,而那边包厢里,鱼归晚已经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她差点都想变成龙,那样能吃得更快。

  在鱼归晚对面,宋书月都惊呆了,她看到鱼归晚的腮帮子被撑得鼓鼓的,难以置信的是,她在这种情况下能很快把菜都咽下去,然后不紧不慢的再吃另一大口。

  别说肉类、主菜这些,就算是青红椒、洋葱之类的配菜,都被鱼归晚一扫而空。

  也就是姜片、蒜瓣什么的她实在不爱吃的,才会丢掉。

  一大盆菜,最后剩的根本没多少,残渣倒掉之后,菜汁被鱼归晚用牛奶馒头擦干净,于是,餐盆光洁如新,洗碗工都可以辞掉了。

  十分钟后,鱼归晚身边的餐盆摞起来了八个。

  这时候,鱼归晚才发现,宋书月连吃饭都顾不上了,正吃惊的望着自己。

  小萝莉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嘴,再看看身边的餐盆,似乎有些太显眼了,于是她把餐盆给端到了桌子下面,藏起来了。

  看到这一幕,江寻无语了,掩耳盗铃的那位兄弟,都比你聪明啊。

  ……

  “老板,后厨刚炒的黑椒牛肉没了。”

  “香煎小羊排也不见了。”

  “我这边也是,我确定把那盆煎三文鱼端上来了,也没了。”

  几个服务员跟老板反应情况,老板愣了一下,这什么情况,这么邪门?

  老板忍不住调出监控来看了一下。

  这一看,老板愣住了。

  破案倒是破案了,但关键这小萝莉在干嘛?

  她居然把那些菜都连盆端走了!

  以为我这自助餐厅是开心农场,还能偷菜啊?

  餐厅老板本来想立刻前往江寻的包厢理论,但转念一想,似乎他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反正在他的自助餐厅吃饭,如果剩下的食物太多,可是要按价格赔偿的。

  而他能在古城里开这么大个自助餐厅,也是有关系背景的,不怕你不赔钱。

  想到这里,餐厅老板甚至有点想笑,熊孩子嘛,让你熊。

  “都干活去,该怎么样怎么样,不用急。”

  餐厅老板正要插掉监控画面,这时候,他发现那个小萝莉又出现在监控画面上了,她小碎步跑出来,猫猫祟祟,左顾右盼,然而又端起一盆菜,又小碎步跑回了自己的包间。

  噗!

  餐厅老板差点笑出隔夜饭了,这小孩子在干嘛?你这么做你家大人知道吗?

  他懒洋洋的点上一根烟,在吸烟区把这根烟抽完了,才慢吞吞的往江寻的包厢走。

  他估摸着那些菜应该也快被糟蹋完了,可以让他们赔偿了。

  在包厢门口,餐厅老板先按下了手机录像,这才敲门走了进去。

  “抱歉打扰各位用餐了,我是来问一下,你们……”餐厅老板满脸堆笑,然而他话刚说到这里,一下子卡住了。

  他原本想象的满桌食物狼藉的景象并没有出现。

  事实上,桌上的垃圾非常少,只有一些虾蟹壳之类的,特别那个小萝莉面前,居然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而餐厅老板进来的时候,他正好看到鱼归晚拿了一个空空的不锈钢盆,准备往桌下放。

  一时间,鱼归晚的动作有些僵住了,不过她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把餐盆放了下去,同时用脚把餐盘往桌下推了推。

  然而,透过桌布的空隙,老板已经看到了鱼归晚脚边的一摞空空的餐盆,这是……

  顿时,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不会吧,不会吧,这十几个餐盆摞在一起难道是……

  他也顾不得跟江寻等人说场面话了,快步走过去一看。

  然后,他震惊了。

  这些餐盆比后厨洗的还干净,那些菜呢?

  一时间,餐厅老板不信邪,去翻看鱼归晚身边的垃圾桶。

  然而垃圾桶里只有一些姜、蒜、花椒之类的餐厨垃圾,至于其它的,不说菜汁、配菜什么的,连骨头都没了。

  卧槽!!

  老板差点崩溃,别告诉我说你们都吃了啊!

  既然被发现了,鱼归晚决定破罐子破摔。

  不装了,我摊牌了。

  她拿起身边的一个干净不锈钢盆,布灵布灵的跑出去,一会儿她装了一盆的虾、蟹、贝壳、生蚝回来。

  之前因为担心被发现,鱼归晚拿的都是炒菜,这次可以慢慢拿生鲜了。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餐厅老板一眼,发现对方也只是看着,于是小萝莉拿起一个生蚝放进嘴里,接下来,小萝莉越吃越快,很快就放飞自我了。

  眼看着一整盘海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而且吃得贼干净,餐厅老板嘴角的肌肉狠狠的抽了抽,我这餐厅,不会是遭怪物了吧?

  眼看着一堆海鲜都变成了壳,餐厅老板神色茫然的退出包间。

  二十分钟后,江寻拿着鱼冰凌的信用卡走到前台来,笑眯眯的把卡拍在桌上:“老板,给我办一张8800的会员卡,对了,我已经在网上给你们五星好评了,所有分类分都打满了,你们的菜品服务都不错,下次我还会来的。”

  餐厅老板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

  这一顿饭,可以说吃得很值了,鱼归晚很满足,饿了这么多天,一次性吃到饱,实在太爽了。

  饭后消食,江寻带着鱼冰凌等人,溜达到了一家酒馆门前。

  在关南城,各种酒吧、KTV、夜店林立,特别是古城附近,大量寻求刺激的男男女女沉醉在灯红酒绿之中,发泄生活压力,又或者寻求艳遇。

  关南城也被称为艳遇之都,可以说,在关南城开酒吧,稳赚不亏,永远生意兴隆。

  但这却显然不包括眼前这家酒馆。

  这家酒馆完全是复古式的装修,没有嘈杂的音乐,没有驻唱歌手,没有闪烁的宇宙球灯,没有供人蹦跳的舞池,自然也就没有买不起布料做衣服的小姐姐。

  而且酒馆晚上七点半就关门,店主睡得比鸡都早。

  如此一来,这家酒馆简直门可罗雀。

  除了一些关南城的本地老大爷,偶尔会来这家酒馆温上几碗酒,要点小菜,就差穿一套长衫,再来一碟茴香豆了。

  当然,这些老大爷不会说什么“难懂的话”,他们也就是讨论讨论隔壁李大妈、邻村王寡妇之类的,跟那些喧闹的酒吧完全是两个画风。

  而这家酒馆的招牌也很应景,那是一块有些年头了的木匾,据说是一百多年前的一个进士,来这里喝酒时留下的墨宝。

  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咸良酒馆”。

  跟江寻穿越前那著名的咸亨酒店一样,名字寓意也是“都好”的意思。

  江寻知道,这家“咸良酒馆”,正是不良人设置在关南城的情报处。

  ……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