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少女之谜

第一百四十六章 少女之谜

  江寻猜到了鱼冰凌的心思,他开口说道:“你不记得少女身上那件染血的水手服吗?在这个时间囚笼中要生存下去,只能杀戮,而且……她未必杀了多少无辜的人,她有可能只是杀死她自己。只不过……她也许早就被困在这片时空囚笼中了,比其他所有人,都早得多,这也是她强大的原因。”

  江寻所推测的合情合理,鱼冰凌忽然莫名为水手服少女感到心疼,时空囚笼中的时间流速,跟外界的应该不同。也许外界只是过去几天,时空囚笼中度过了几个月也未必,那这少女,到底被困在这片空间中多久了?

  “嗯?不对……”江寻忽然皱眉,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水手服少女身上的血迹,“她身上的血,似乎是她自己的。”

  江寻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水手服破损且染血。

  而如果杀人的话,衣服上会是喷溅的血液,那留下的血迹,与自己体内渗出的血是有区别的。

  而且,那个少女带了眼罩,一样渗了血,如果不是cos的话,她的眼睛应该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少女?”江寻问林子琪。

  林子琪怔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见过,当时她出现得很突然,我们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李鸣宇曾经对她动过心思,但被程千叶制止了。”

  “这个变态!”鱼冰凌忍不住骂道,“让他死得太便宜了。”

  “为什么制止?”

  “大概是觉得……那女孩很神秘,可能不好惹吧。”林子琪耸了耸肩,“后来女孩又出现了几次,我们尝试问女孩一些事情,但是她从来不回答,就像是……一个哑巴。”

  “哑巴?”

  “嗯,她从来不说话,不管问什么,她都像是没听见,一点声音都没有,再后来,她就不怎么出现了。”

  江寻微微思索:“哑巴通常会发出声音的,类似于‘咿咿呀呀’这种,而且就算不愿意发声,也可以用手语交流,你描述的这种,就像是……自闭症。”

  “哦?”

  林子琪听说过自闭症,有先天性,也有后天性,自闭症者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封闭内心,不愿意与任何人沟通和交流。

  严重的先天性自闭症患者,别说言语交流,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而这个少女,似乎不是这样。

  “在这里呆久了,谁都会自闭的。”鱼冰凌开口说道。

  按照江寻的推测,起初这个时空囚笼中也许只有水手服少女一个人,她不断的杀死过去的自己,孤独、绝望、血腥、折磨,她不明白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并且连自我认知都模糊了,不知道究竟‘自己’是自己,还是死在她刀下的人是自己。

  这样一次次的永无休止的轮回,会让一个人发疯,自闭症大概已经算是比较轻微的结果了。

  鱼冰凌话音刚落,就在这时,他们周围的空间,开始出现道道裂纹,进而这个虚拟空间崩溃消失了。

  因为失去了域主程千叶,这虚拟空间也就维持不下去了。

  于是,江寻等人,又出现在了之前的幽暗荒原上,这里到处是茂密的篙草,天空昏昏沉沉,有黑色的乌鸦无声的飞过。

  江寻看到了那株枯树,在枯树之下,那身穿白色水手服,深蓝色齐膝百褶裙的少女,依旧站在那里,一直未曾离开过。

  “你好!我叫江寻。”

  江寻尝试着交流,被困在时间囚笼中,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他毕竟不会空间异能,想要打破这个囚笼就如同老虎吃天,根本无从下手。

  他只能指望从水手服少女这里获得一些可能有价值的信息。

  水手服少女一言不发。

  不过这是江寻早已经预料到的事情,如果少女真是自闭症的话,那想要让她开口谈何容易,那些自闭症儿童,别说是面对陌生人了,就算是面对他们父母,也别想让他们说一个字。

  以至于许多时候,自闭症儿童第一次开口,哪怕都已经三四岁了,叫了一声口齿不清的妈妈,都能让父母喜极而泣。

  江寻指了指身边的鱼冰凌等人:“她们都是我的同伴,我们被困在这里了,能不能告诉我们一些你所知道的信息?”

  江寻小心翼翼的询问,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柔和一些。

  少女依旧一言不发,就在这时,她转过身去,在她身后出现了空间波动。

  她要走!

  只要水手服少女踏入时空之门,江寻就只能等对方下一次来找自己了,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千钧一发之际,江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开启精神领域,一道精神力,链接到了水手服少女。

  江寻尽量让自己分出的精神力柔和一点,避免惊吓到水手服少女,那样交流就更难了。

  然而即便如此,当江寻的精神力触及到水手服少女的时候,她还是猛地转过身来,一柄森寒的手术刀,立刻出现在她手心。

  “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江寻也不管少女能不能听进去,他操控着自己的精神力,小心翼翼的探入少女的精神世界中去。

  这个过程,如果少女执意要封锁精神世界,那么江寻就会被拒之门外,除非他强行突破,可是那样的结果又显而易见,一定会激起少女的激烈反抗。

  如果跟这个少女打起来,那可糟了。

  此时,江寻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如同在幽暗的水道中前行的蝌蚪一般,而前方有一缕亮光,那正是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少女的精神世界。

  然而,这缕亮光正在渐渐减弱,少女在封闭她的内心。

  眼看着入口即将消失,江寻心中大急,他不敢动作过猛,那会引起少女的反抗,结果会更糟,可是这样柔和的进入,又根本来不及了。

  正在这危机时刻,江寻心念一沉,精神领域激发!

  呼——

  场景骤变,在水手服少女眼中,鱼冰凌、鱼归晚和林子琪都消失了。

  而她视野中仅剩的江寻,他也变了样子。

  他的皮肤黝黑了几分,脸上的轮廓更加冷硬,眼窝也陷落了一些……

  看到变了样子的江寻,水手服少女一下子愣住了。

  哥……哥哥……?

  幻之精神领域的有两种使用方法,一种是以江寻的认知为基础制造出幻象,也就是把江寻所想呈现出来。

  而另一种则是以落入幻术中的人为基础,凭他(她)的意识和认知,创造出来幻象。

  后者更难,对江寻精神力的消耗也更大。

  此时江寻的精神分身,正在进入水手服的身体,在精准操控精神分身的同时,施展幻之精神领域的第二重形态,对江寻的精神力负荷可想而至。

  他已经到极限了。

  不过他的付出是有回报的,一瞬间的幻觉,让水手服少女陷入了回忆和迷茫,那一缕亮光延缓了消失。

  借助这个机会,江寻直接进入!

  本垒打!

  呼——

  场景骤变,江寻进入到了水手服少女的精神世界。

  这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如同绿发一般的丰饶水草笼罩在淡淡的晨雾之中。

  在森林的中央,有一方碧绿的水潭,一个身上不着寸缕的妙曼少女,就坐在水潭旁的礁石之上。

  黑色的礁石,与她白皙如玉瓷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少女,正是水手服少女的精神体投影,因为投影的模糊,她的胸口还有腰腹处,都笼罩了一层朦朦的圣光。

  这正是少女的内心世界。

  江寻看着眼前的少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的精神世界,和她构造出的虚拟世界,画风完全不一样。

  同样的一个少女,她沐浴着朦胧的圣光出现在这里,如同森林神女一般神圣美丽。

  而在那个黄泉一般的虚拟空间,一切都灰暗无光,她身穿染血的破碎水手服站在枯树之下,如同掌管死亡,把守黄泉渡口的黑暗使者。

  为什么这个少女的精神世界和她创造出来的世界,画风相差这么大。

  少女看向江寻,她尽管没有说话,但江寻只是与她对视,就知道了她心中所想,这是精神层面的交流。

  也只有江寻,通过精神力,可以以陌生人的身份,与一个自闭症女孩交谈了。

  少女:你不是我哥哥……

  江寻干咳一声道:“抱歉,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

  少女:……

  江寻见少女没有什么反应,他猜测这哥哥应该是她的心结,如果能通过这个打开突破口,也许能真正进入到少女的内心之中。

  江寻试探性的说道:“那个……你要不试试,再找个哥哥啥的?我这个人自带宠妹属性,不管傲娇啊、干物啊、毒舌啊、腹黑啊、病娇啊,统统可以搞定。”

  江寻感觉自己像是诱拐萝莉的怪蜀黍一样。不过没办法,毕竟是自闭症女孩,他这也是迫不得已才使出的治疗方案。

  少女沉默了许久:我想杀了我哥哥,可惜他已经死了。

  江寻:“???”

  “咳咳,其实我也不宠妹的……对你哥哥的事,我表示很遗憾,要是他活着,你还能……满足一下愿望。”

  少女:……

  江寻此时有点尴尬,他感觉自己说出去的话傻乎乎的,果然跟妹子心灵沟通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你也是被困在这里的吧?被困多久了?”

  少女没有回答。

  江寻猜测,可能自己的问法,触及到了少女最不愿意回忆的一些事情,比如被困时间这种,对一个在时间囚笼饱受煎熬,孤独自闭,精神都出问题的女孩,这种问题还是太敏感了。

  他换了一种说法:“我们跟你也一样,都被困在这里,只要大家齐心协力,还是有可能找到出路的。”

  江寻故意提及与少女共同的遭遇,以拉近自己与少女的关系,得到一些认同感。

  他犹豫了一下,又说道:“你不想出去吗?你应该很久没有看到家人了吧?”

  但愿少女跟家人的关系正常一点,不至于全家都要打要杀的,如果少女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亲人,激起一些对美好事情的回忆,也能让她振作起来,跟他们一起合作走出时间囚笼,

  少女轻轻摇头:我们不一样。

  “嗯?”

  少女沉默了一会儿:我是复制体,它的……复制体。

  江寻愣住了,好一会儿他都没反应过来。

  一个突兀出现的指代,难道她指的是……怪物!!?

  这个少女,她是怪物的复制体!?

  江寻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再看这个少女,他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居然是这样的来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怪物也有复制体?

  这难道是它主动促成的?

  还有一个问题,这个怪物的长相……

  江寻看向少女,一时间有些愣神:“它长得跟你……一样?”

  少女不回答,只是看着江寻,那眼神……

  江寻感觉他看鱼归晚的眼神,应该也是这样子……

  “咳咳。”江寻用咳嗽来掩饰尴尬,“她为什么要制造你?”

  少女摇头:不知道。

  “你跟她也不能同时存在吗?同一时空中,只能活一个?”

  少女:不是。

  “这个时间囚笼,复制的规则是什么。”

  少女:

  死一次,则直接死亡,或者回到进入时间轮回起点之时。

  死两次,则成为时间轮回的奴仆。

  死多次,禁锢加深,永世无法离开。

  “原来是这样。”少女的描述非常简略,但江寻听明白了。

  少女口中的死亡,指的是轮回时空中的死亡。

  死亡之后,主宰这个世界的怪物,可以有两种选择。

  一是将你复活,送回现实世界,也就是轮回刚开始的时候。

  二是直接让你死亡,那就是真的死了,现实世界也会死去。

  但即便是第一种选择,复活后送到现实世界的你,已经是复制体了。

  也就是说,只要进入时间轮回一次,被杀后就已经死了,继续活着的,只能是复制体。

  而在轮回时空死亡两次之后,那结果就更可怕了。

  因为来了两次,时间轮回会带你到过去的世界,你就会成为时间轮回的奴仆,永无休止的重生,死亡,再重生,再死亡。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禁锢越来越深,根本不存在打破时间轮回,回到现实世界的可能。

  因为……那时候的你已经化作了时间轮回的一部分,就像是这个轮回中的火车、铁轨、草木、泥土……

  就像是轮回的背景墙,再也无法割舍和离开了。

  而这些的注入时间轮回中的生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可以增强这个时间囚笼,假以时日,它会变得范围越来越大,直到覆盖整个白越山区,乃至继续扩散,笼罩整个太夏!

  江寻无法判断这个怪物的等级,但毫无疑问的是,现在的她只是不完全体,可即便如此,她已经如此难对付了。

  “她也有杀死你吗?”江寻问道,如果复制体不死的话,那么复制体在轮回中,会不会产生新的复制体?

  少女:没有。

  “那你身上的伤?”

  少女:在轮回重启的时候。

  女孩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时间,但江寻清楚,能轮回重启的时候伤到她的,也只有怪物本体了。

  这怪物,是个变态吗?

  在轮回空间制造出自己的复制体,然后对她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又或者……她们只是在对练?

  毕竟怪物除了神鬼莫测的能力之外,也需要一定的近战能力,说不定那怪物复制自己,只是为了提升实力呢。

  Emmmm……听起来很不靠谱的样子。

  江寻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难道说……这个时空囚笼,也需要类似于“域灵”的东西?

  就像是一些上古宝器,也有自己的器灵一样。

  这怪物,想把自己的复制体,培养成为这个巨大的时空囚笼的“域灵”!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怪物也是够狠的,用自己的复制体做域灵。

  江寻问道:“你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吗?”

  少女摇头:我并非她的完全复制体,我只有她少部分的力量。

  果然如此,江寻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

  可以说,水手服少女只是怪物本体的分身。

  只是,怪物复制自己,也需要在轮回空间中自杀吗?

  这时,少女的意念再度传来:轮回重启,是这个时间囚笼最脆弱之时。

  听到少女的话,江寻心中一震!

  他立刻竖耳倾听,他明白,少女接下来说的,是这个时间囚笼的弱点和隐秘。

  而且,他跟水手服女孩是精神层面的直接交流,也不可能被怪物本体听到。

  这信息太关键了。

  少女道:

  轮回重启时,她必须分出一缕神念,完成时空重启。

  这是你唯一打破轮回的机会。

  那个时候,她的绝大部分力量,都投入到重启轮回中,她分出的神念并不强,你也许能击败她,但机会只有一次。

  一旦错过,她会有防备,你再也无法找到她。

  少女说完这句话便沉默了。

  “为什么帮我?”江寻问道。

  少女不回答,她的身体在礁石上轻轻滑过,一跃入水。

  无数水花溅起,如同阳光下洒落的珍珠,而在那惊虹一瞥之间,江寻似乎在闪烁的珍珠与圣光中,看到了一抹朦胧却美丽的风景……

  若自己是摄影师,定格下这个瞬间,那一定是绝美的画卷。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