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给个痛快

第一百四十五章 给个痛快

  精神攻击的恐怖,程千叶非常清楚,被一般刀刃刺中,那只要避开要害,就只是皮肉伤而已,而被精神之刃刺中,它却会沿着你的神经网直接进入脑域。

  不过,程千叶对抗精神系异能者,却有自己的底牌,她身体飞退的同时,手中链球甩出,尖刺合金球,直接砸向江寻的精神之刃!

  程千叶的这一击中,蕴含着她的武意!

  武者可以通过在攻击中灌注武意,破解精神攻击,尤其是有些经历尸山血海的武者,他们的武意会与杀意混合,如同血池地狱一般。

  这样武者发出的招式,一样有攻击灵魂的效果,普通人的灵魂是很脆弱的,必须有躯壳保护着,可是面对这样的攻击,即便灵魂在躯壳之中,都会被这杀意灼烧,甚至魂飞魄散都有可能。

  而在这方面,程千叶虽然算不上经历尸山血海,但她被困在时间囚笼中漫长的时间,在时间囚笼中不断杀人,甚至包括杀她自己。

  她分解尸体,打磨人骨,体内蕴含的不是修罗魔神一般的杀气,而是痛苦冤魂的戾气。

  她想要以充满戾气的武意,磨灭江寻的精神之刃,一般的精神系异能者,精神体与他们脑域相连,如果精神体受创,他们也会受到反噬。

  “碎!”

  程千叶厉喝一声,就要将江寻的精神之刃击碎。

  与此同时——

  “呜呜呜!”

  只听阵阵鬼哭之声,大量的冤魂厉鬼从程千叶的锁链中飞出,它们发出痛苦的呜吟,如同在炼狱中饱受煎熬一般。

  看到这一幕,鱼冰凌心中大惊,就连已经变身恶龙的鱼归晚也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情况?那些都是程千叶所杀的冤魂?

  她能收服冤魂为自己所用?这还是武道吗?开玩笑的吧!

  其实此时此刻,别说是鱼冰凌和鱼归晚了,连刚刚才厉喝一声,正要以势如破竹之力灭杀江寻的程千叶,也彻底惊呆了。

  这些鬼魂……是……我打出来的?

  我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招式?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难道说,在一次次的时间穿越中,我杀死的人,都被我的无意之中禁锢了灵魂?从而为我所用?

  可是人死后,真的会变成厉鬼冤魂吗?

  还是说,这是整个虚拟时空的特性,在这里的人死后,才会变成厉鬼?

  就比如,我其实已经可以打通地府的时空,将地府的冤魂,引到人间来?

  这岂不是意味着,我又得到了新的力量?

  想到这里,程千叶心中狂喜,她现在不但拥有空间力量,还拥有了操控鬼魂的能力?

  越来越强!

  小子,我看你还死不死!

  程千叶嘴角泛起一丝狞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现在不是去研究自己新力量的时候,厉鬼冤魂,最克精神异能者!

  要知道,这些厉鬼冤魂中蕴含的恐怖纷杂的怨念,全部加持在一个人身上,完全可以令其疯狂。

  即便精神系异能者意志坚定,也承受不住成百上千的冤魂冲击。

  死吧!

  程千叶意念一动,想要控制这些厉鬼冤魂去污染江寻的精神之刃,然而就在厉鬼冤魂飞出的时候,它们忽然毫无征兆的转向,然后所有厉鬼冤魂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全部向着程千叶冲击而来!

  什么!?

  程千叶傻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冤魂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厉鬼向我复仇?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这不是我获得的新能力吗?

  “死!死!死!死!”

  “杀!杀!杀!杀!”

  程千叶耳边回荡着百鬼哭啸,她的脑袋几乎要炸裂开来!

  “滚!”

  极度恐惧的程千叶一声暴喝,她直接将空间裂缝祭出,向这些厉鬼斩杀而去。

  她拥有的空间裂缝,不是一道,而是三道!

  三道空间裂缝,这是程千叶在时间囚笼中修炼出来的力量!

  这股力量,为她所掌控!

  然而,这三道空间裂缝,却完全不能奈何这些厉鬼,空间裂缝直接从厉鬼体内穿过,厉鬼却毫不受影响。

  这怎么可能?

  程千叶心中大骇,就算是鬼魂,也无法免疫空间裂缝的攻击。

  空间裂缝可不是实体的刀刃,那是能切开一切的隔断,无论能量、精神、物体,全部会被斩开。

  眼看着自己最后的攻击无效,程千叶有些绝望了。

  ……

  “这老太太在干什么?”鱼冰凌吃惊的看着程千叶胡乱出手,跟空气斗智斗勇,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杀她!”江寻口中吐出这两个字,此时他神色专注,额头的青筋微微跳动着,显得极为吃力。

  他施展了幻之精神领域!

  这才是江寻精神领域的完全状态,在开启迦楼印之后,江寻激活了精神领域。

  精神领域可以帮江寻仔细探查到周围的一切,无论声音、景象,精神波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但这只是精神领域的防御形态而已。

  精神领域的攻击状态,便是幻术攻击。

  在江寻的精神领域内,他可以制造各种幻象,但对精神力消耗很大。

  以江寻现在的精神力强度,在激活幻象的时候,他将无法再发动精神之刃攻击。

  刚才,程千叶看到向她飞来的两道精神之刃,漫天飞舞的厉鬼冤魂,乃至鱼冰凌和鱼归晚脸上的惊讶神情,全都是幻象。

  其实她周围什么都没有。

  而这时候,程千叶已经感觉到不对了,鬼魂免疫了全部攻击,而且只是在她周围飞舞,并没有对她造成伤害,感觉就像是闪动的全息投影一样。

  难道说……

  程千叶猛地意识到,精神系异能者是有可能影响别人神智的,只是难度极大。

  然而,她只是刚刚产生这个念头,鱼冰凌就已经出现在程千叶的身后!

  听到江寻的指令后,鱼冰凌没有丝毫迟疑,如瞬移一般出击!

  “蓬!”

  鱼冰凌的右腿如同蓄满力量的弓箭一般射出,鱼冰凌的合金高跟鞋鞋尖,也如同锐利的箭头一般扎入了程千叶的背心!

  “咔嚓!”

  鱼冰凌这一脚蕴含着旋转力,直接绞碎程千叶的血肉,继而踢断脊椎!!

  破碎的脊椎骨在强大的冲力下向前射入程千叶的肺脏。

  程千叶的身体如同新月一般向前弯曲着飞出,她因为惯性而向后仰的头颅喷出了一口鲜血。

  “噗通!”

  程千叶重重的摔在地上,距离江寻不远。

  她嘴里不断的往外冒血,以鱼冰凌的恐怖攻击力,就算武道大事在不做防备的情况下,也根本一击都承受不住。

  “你……”程千叶的视野渐渐模糊,她已经确认,刚刚她所见到的冤魂厉鬼,都不过是幻觉罢了。

  其实江寻的幻术攻击并非无懈可击,冤魂厉鬼的幻象有许多失真和模糊之处,而且幻术攻击如果有心防备,也可以凭武意破之。

  但程千叶在时间囚笼中杀戮太多,早已经在杀戮中迷失了自我,所以这么多冤魂厉鬼冲出来的时候,她并没有太多怀疑,也就注定了她的死亡。

  江寻看着长大嘴巴,生命渐渐流逝的程千叶,开口问道:“你当时对林子琪说过一句话——

  ‘既然你不想活了,那股力量留给你也是浪费,我就先杀了你。’

  你口中的‘力量’,应该就是操控时空的能力吧?既然你会提到浪费,那你的潜台词似乎是,这股力量还可以通过杀死林子琪而夺到自己手里,那样就不浪费了,是这样的吗?”

  江寻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程千叶惨笑,她张了张嘴,依稀可以看出她的口型是:“去死。”

  江寻摇了摇头:“非要找罪受,你这样一时半会死不了,本来想给你个痛快,既然你不同意就算了,我问那个胖子也是一样。”

  江寻说着转身离去,留下绝望的程千叶,她张了张嘴,又想说什么,可是却完全无法发声了。

  她就这样在地上抽搐着,痛苦至极。

  江寻转向了大排档老板。

  此时的大排档老板非常凄惨,他被鱼归晚暴打,几乎崩溃。

  “我……我说!你的猜测没错!能……能力的确可以通……通过杀死林子琪获得……而且本身获得力量的途径……就……就是杀死别的幸存者……杀……杀人,可以积……积累力量……”

  在鱼归晚的攻击下,大排档老板一边躲避攻击,一边前言不接后语的说道,就怕说晚了被这恶龙萝莉给弄死。

  “能……能不能……叫停这……这家伙……我快……不行了。”

  “嗯,你回答得很痛快,所以晚晚,你给他个痛快吧。”

  江寻判决了大排档老板死刑。

  虽然这些人是被时间囚笼逼成这个样子,但是杀人者人恒杀之,堕落失去本心就有取死之道,更别说他还意图对鱼冰凌下手。

  “等……等等!”

  大排档老板还想说什么,可是这时,鱼冰凌已经加入了战场,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和冷漠。

  也许是林子琪的遭遇,让鱼冰凌对这个人渣更加深恶痛绝。

  她深知在这一次次的时间穿越中,怕是不知道有多少少女,惨遭大排档老板蹂躏和摧残,而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拥有力量,林子琪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及时赶到,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对这种人渣,直接杀掉简直是便宜他了。

  “咔嚓!”

  大排档老板被鱼冰凌一脚踢碎膝盖!

  “啊啊啊!”

  大排档老板发出绝望的惨叫,他肥硕的身体直接摔到在地,他抱着自己的断腿痛呼。

  他此时心知已经绝无幸免的可能,他知道自己得罪了这个女人,落在这个女人手中,怕是比他蹂躏的那些女孩下场还要惨。

  “不是说……给个……痛快……吗……”大排档老板口齿不清的说道。

  “噗!”鱼冰凌从高空中落下,她左腿屈膝蹲下,右腿自然弯曲在身前,而右脚的合金鞋跟,正踩在了大排档老板的喉结上。

  喉结碎裂,鞋跟直接扎入咽喉。

  大排档老板全身抽搐了十几秒,终于慢慢不动了。

  而过了一会儿,程千叶也断了气。

  猎鬼人四人组,只剩下一个林子琪。

  林子琪这个时候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她看着江寻三人,沉默了许久后由衷的说道:“谢谢你们。”

  她感谢江寻救了她,否则的话,在死之前还要受到大排档老板的蹂躏,那真是比死要痛苦一百倍。

  “不必谢了,我感觉你也没什么求生欲。”江寻理解林子琪,在这种必须不断杀死过去自己的死循环中,总要找点爱做的事情,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大排档老板和金丝眼镜男爱做的事情简单粗暴,那就是满足下半身。

  包租婆一直都爱打麻将,同时她也逐渐变态,通过扭曲内心,找到生命的刺激感。

  只有林子琪,她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动力。

  林子琪心中确实迷茫。

  她无法挣脱这个时间囚笼,即便死也无法解脱,另一个她会继续留在这里,承受囚笼的折磨。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江寻说道。

  “问吧,我知道的也不多。”林子琪点了点头。

  “你们通过杀戮,获得怪物赐予的力量,这股力量能带出这个时间囚笼吗?”

  江寻感觉得到,包租婆对怪物赐予的力量很在意,但实际上据江寻观察,这股力量也不是多么逆天,无非是创造虚拟空间和利用空间裂缝罢了。

  林子琪道:“我们出都出不去,又怎么会知道能不能把这股力量带到现实世界。”

  “既然都不知道,还如此热衷于追求它?”江寻心中摇头,“我有一种感觉,你们拥有的空间力量可能只是怪物的施舍罢了,或者它用这点甜头来刺激你们自相残杀。”

  听到江寻的话,鱼冰凌微微蹙眉。

  果真如江寻所说的话,这个怪物真的太邪恶了,它不但将所有人困在时空囚笼里,逼迫他们自相残杀,还给予杀人最多的人奖励,这对人性的考验太严酷了。

  林子琪道:“你说的我们都有想过,可是程千叶坚信这股力量能带出去,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会修炼得越来越强。

  当时我们对时间囚笼做出了种种推测,李鸣宇——就是那个带金丝眼镜的,他说这个时间囚笼跟他以前看的一部小说很像,那部小说的主角进入了无限轮回空间,在空间里杀掉各种各样的怪,完成各种任务,获得积分,再兑换成能力强化自己,最后突破轮回。

  本来只是李鸣宇随口一提的网络小说,但程千叶相信了,而且越来越坚信,她开始疯狂的搜集各种力量,杀戮,再杀戮,哪怕她在杀戮中获得的力量其实也少得可怜。”

  原来如此。

  江寻明白了,在时间囚笼的折磨中,程千叶已经成了个偏执狂,她需要给自己一个目标,于是她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

  在时间囚笼中磨炼升级,等到将来出去的时候,可以带上一身空间异能。

  这是她的精神支柱。

  然而谎言再美好,也只是谎言而已。

  “你们之前打麻将,赌的就是力量?”江寻好奇的问道,在这个时间囚笼中,金钱没有意义,能作为赌注的,也只有那无法确定到底有没有意义的空间之力了。

  林子琪轻叹一声道:“其实赌的是人头。”

  嗯?

  鱼冰凌听后,心中莫名的一寒。

  林子琪继续道:“一个筹码,就是一颗人头,赌局结束——也就是到你们上车的时候,按照筹码来分配,拥有多少筹码,就可以收割多少人头。收割人头,就可以增强自己的力量,所以你说赌的是力量,倒也不错。

  除此之外……李鸣宇和那个胖子之间还有专门关于女人的赌注,赢得多的,可以优先……你懂的。”

  林子琪说到这里脸色有些不好,显然她是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有些恶心。

  “真是颠覆啊……”江寻感慨,G850次列车上经过几小时恐惧折磨的幸存者们,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等待的救援列车会是这样的情景。

  刚上列车看到的四个救世主一般的猎鬼人,他们打的是用自己的骨头做成的人骨麻将,筹码是上车幸存者的人头,以及女幸存者的优先“享用权”。

  真是一场地狱之旅。

  “江寻,难道说那个水手服少女,她也是依靠杀人获得的空间能力?”

  鱼冰凌忽然想到了这一点,她总感觉那个少女空灵得像是人间精灵一般,这样一个少女,也杀人不眨眼吗?

  难道说,她看起来柔弱的外表,其实也包着一颗血腥的心?

  鱼冰凌觉得这很矛盾,这个少女明明给了他们很多帮助。

  她专门提醒幸存者们空间裂缝的逼近,似乎当时她下车跟随大部队,就是为了做出这种提醒。

  但发现提醒无果之后,她才消失了。

  接着林子琪被女干杀的时候,也是她出现,为自己和江寻指引了道路。

  能随意破解包租婆的虚拟空间,她的空间掌控力,似乎还在包租婆之上。难道说她杀得人比包租婆都要多?

  这个女孩,有善有恶,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