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列车长(二合一)

第一百三十七章 列车长(二合一)

  江寻本以为,4-8节都被空出来了,他们这些人上车后就会被严加看管,但没想到,江寻上车之后,就看到两男两女围在一张桌上,他们居然在搓麻将。

  本来高铁上的桌子很小,四条长城根本摆不下,但他们坐的座椅似乎是特质的,桌子被加宽了好多,椅子的位置也是正好,搓起麻将来相当顺手。

  “碰!”

  四人中正对着江寻的女人,推倒了一个麻将对子,又把牌池里的那张牌拿了过来,摆在对子旁边。

  这是一个中年女人,她烫着卷发,嘴里叼着一根烟卷,似乎对什么都一副不屑的神情,这装束,就像是影视形象里的那位经典包租婆。

  大妈,高铁上也能抽烟的吗?难道上面为了你们打麻将,烟雾报警器也拆了?

  在包租婆对面,也是一个女人,看上去二十五六岁,额头上架着一副墨镜,头上带着一个歪斜的报童帽,打扮有点复古,像是九十年代的文艺女青年。

  她似乎对打麻将没什么兴趣,只是凑一把手,打得非常敷衍。

  至于另外两个男人,一个穿着西装,戴着金丝眼镜,一副写字楼金领的打扮。

  而另一个肥头大耳,脑袋铮亮,他一边打牌,一边摸着自己的脑袋,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像是一个油腻的大排档老板。

  江寻看了一眼,立刻判断出,这四个人,都是猎鬼人!

  他们都有不凡之处。

  太夏作为四大强国之一,果然非同一般,在如此偏远的白越山区出了事,居然能这么快调用一股强大的力量派往这里。

  对幸存者们上车,四个人根本没什么反应,他们还在打麻将,只有那个包租婆稍稍抬头,目光在江寻身上短暂停留,而后就移开了。

  这时,在这节车厢里,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的中年男子,微笑着走过来:“辛苦大家了,现在安全了,我们的人会保护你们,将怪物找出来。”

  看到这中年男人走过来,幸存者中的列车工作人员都是愣住了。

  “列……列车长?”乘务长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您怎么在这儿?”

  列车长!?

  江寻心中一凛。

  从这乘务长的态度和言语判断,这个列车长分明是她的上级,而不是这辆新车的列车长,应该就是出事列车的列车长!

  可是……江寻明明已经确认过,那个列车长已经死在了办公桌上。

  但接下来,乘务长的话让江寻心中稍稍一松。

  “您不是被调任到了G689次列车上了吗?现在这辆车正在跑吧?您怎么会出现在这辆车上?”

  调任?

  江寻听明白了,看来这位列车长,确实担任过出事高铁的列车长,但后来调走了。

  而死在办公席上的那个列车长,应该是刚上任不久的。

  “我这几天休假,又正好在白越山区这里,放心不下你们,就跟来看看了。”

  列车长的话,让出事高铁的列车员们都是心中一暖,但同时他们也觉得有些奇怪,列车长怎么会正好出现在白越山区?

  这里如此偏僻,如果不是跑车,谁会来这里?

  休假的话,不应该回家陪老婆孩子吗?

  这辆列车的情况,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江寻摇了摇头。

  一群经历各种灾难却不死的列车员,神秘的水手服少女,四个猎鬼人,以及明明已经卸任,却又离奇出现在这里的列车长。

  这次灾难自始至终,都透露着一股诡异的味道。

  不过,事情再怎么诡异,也得吃饱饭再说,折腾了这么久,可把孩子饿坏了。

  毕竟之前鱼归晚在车上只是吃点零食薯片什么的,也就塞塞牙缝。

  江寻带着鱼归晚和鱼冰凌来到4号车厢。

  厨师已经准备了各种各样的食物。

  “请问你们准备的食物是自助的吗?”

  “是的,而且是免费的。”心地善良的厨师向江寻三人投去同情的目光,他大概听说了这些人的遭遇,尤其看到鱼归晚还是个孩子,也就跟他上小学的女儿差不多大,太可怜了。

  “想吃什么别客气。”厨师说着,对一直在舔舌头的鱼归晚投去了慈祥的目光,小姑娘真可爱。

  “可以吃了吗?”鱼归晚本来已经端着盘子想取食物了,但她想起了什么,很乖巧的问江寻的意见。

  江寻开启精神领域,探查了这些食物,以免再出现类似仰月观的事件,还好,食物都很正常。

  “可以吃了。”

  得到江寻的许可后,转眼间,鱼归晚的盘子就装得满满的。

  此时整个4号车厢,就江寻一桌人,其他幸存者根本吃不下饭,刚刚经历了生死地狱,看了无数鲜血、内脏,这得心多大才能来餐车吃饭。

  高铁上的自助,都是最简单的菜品,不过厨师的手艺很好,做出来的菜很好吃。

  于是,饿了一天多的鱼归晚开始放飞自我了。

  “收敛点,小心那个厨师大叔把你当成怪物给举报了。”鱼冰凌一边夹起一块西蓝花,一边对妹妹说道。

  而就在这时,江寻忽然听到一声尖叫——

  ……

  “书月姐,我想上厕所。”

  人有三急,小桃子已经半天没上厕所了,她又不敢一个人去,就跟宋书月开口了。

  宋书月也害怕,不过看到表妹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是说道:“我陪你去。”

  两人来到隔壁的洗手间,高铁的厕所内部空间非常狭小,根本站不了两个人,可是如果一个人方便的话,小桃子就要把自己关进一个狭小的空间,她根本不敢关门。

  但是女孩子上厕所,不关门又怎么好意思。

  宋书月心细,看出了小桃子的想法,她轻声说道:“我在门口守着,门你不用关。”

  “那……那好吧。”小桃子红着脸点了点头,“我……牵着你的手可以吗?”

  “好。”宋书月递出一只手来,与小桃子牵着,虽然是表姐妹,但她也不好看着小桃子上厕所,便把头偏向门外。

  小桃子一边拉着宋书月的手,一边单手小心翼翼拉开自己裙子侧边的拉链……

  舒舒服服的嘘了一发,小桃子单手扯下一段卫生纸,并且按下了冲厕所的按键,不知为何,刚刚上厕所的时候,小桃子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

  “啊——”

  女孩子的尖叫声拥有强大的穿透力,几乎整个车厢都听到了。

  人们都想出事地赶来,江寻也带着鱼冰凌和鱼归晚快步奔来,他看了一眼出事地,是洗手间。

  宋书月六神无主的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嘴唇颤抖,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怎么回事?”

  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的中年男人挤入人群,他是本来放假,却意外出现在这里的列车长。

  “刚才,书月和陶雪结伴去上厕所,我们听到尖叫赶过来,就已经这样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乘务长回答道,陶雪就是宋书月口中的小桃子。

  “陶雪出事了?”列车长心中一沉,“都让开。”

  人群散开,可以看到厕所虚掩的门。

  列车长推开门,就见到,陶雪瘫坐在便池旁,她裙子已经提上了,但是拉链还没来得及拉。

  陶雪的脸色,已经白的跟纸一样,但是……她没死。

  她全身发抖,双手紧抱自己的肋下,像是吓得崩溃了。

  “发生了什么事?”

  列车长问陶雪,这是遇到鬼了?

  然而很快,列车长就发现了问题,即便是他,也吓得一个哆嗦。

  陶雪和宋书月都没事,但是……马桶里有一颗人头。

  一个二十几岁,带着黑框眼镜的头颅,好好的放在马桶的孔洞中,他的头发已经湿了,脸上和眼镜片上也沾着水渍,水渍有点发黄。

  因为人群空出来了,江寻走到厕所边,也看到了这一幕情景。

  这死法,也够惨的。

  江寻又同情的看了一眼陶雪,她似乎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了这个马桶。

  大妹子,你上厕所之前都不看一下的吗?

  其实这也不怪陶雪,她太害怕了,根本不敢往洗手间里看,还一直拉着宋书月的手。

  她一直到提上裙子,冲水之后,才不小心瞥了一眼马桶,看到了一片黑乎乎的东西,那是死者湿漉漉的头发……

  而在此之前,陶雪上厕所的时候,就已经觉得不对劲了,但是哪里不对,慌张的陶雪却没有真正意识到。

  其实是因为马桶里有一颗人头,导致陶雪的喷射路程变短了,以至于撞击的声音过早,而且头发也缓冲了撞击,声音也不对。

  可是陶雪哪里能注意得了这些,她只想赶紧上完厕所,赶紧离开。

  于是,就发生了这样一幕惨剧,把一颗人头当便盆,对陶雪的心理冲击可想而知。

  “取出来吧。”

  列车长对身边一个年轻列车员说道。

  列车员面有难色,不是吧老大,你这让我怎么取?

  他用塑料袋包住手,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感,把人头提了出来。

  人头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虽然被马桶水冲了一下,但脖子处的断裂伤口还残存着大量的血迹,皮肤破碎的不成样子,还有碎裂的颈椎骨……

  人们看清了受害者的脸,他竟然是……出事高铁的司机李莞!

  “嗯!?”

  江寻眉头一挑,死的竟然是高铁工作人员?

  江寻本以为,那幸存的十八个高铁工作人员,会一直撑到最后,甚至直到车上只剩下他们。

  但他没想到,幸存的乘客们还剩十几个呢,高铁工作人员却开始领盒饭了。

  为什么李莞会死?

  这打翻了江寻原本的推测。

  而且……

  江寻忽然发现,这颗人头不对劲!

  江寻注意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这时候,四名猎鬼人也走了过来,过道狭窄,江寻便让开了。

  “你发现什么了吗?”鱼冰凌看到江寻紧皱的眉头,察觉到江寻的心事。

  “死的人是李莞,十八个列车员也开始死,这已经很奇怪了,更奇怪的是……

  我记得,在走那两公里的时候,有空间裂缝划了过来,李莞喊了一声‘卧倒’,然后,他人就扑倒在地。

  在扑倒的时候,他戴着的黑框眼镜摔坏了。

  但是这颗人头,他却带着一副完好的眼镜,难道怪物杀人,还负责整理遗容的?”

  江寻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他精神力强大,可以关注到许多细节,空间裂缝袭来时,李莞的动作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除了眼镜问题,我还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李莞是怎么死的?”

  “难道不是怪物用空间裂缝切头?”

  江寻摇了摇头:“不会的,空间裂缝是最利的刀刃,之前那一道裂缝,切开那么多人,在不同人身上的切口连起来,都是一条完美的直线,但李莞的脖子,我仔细看了伤口,伤口附近的皮肉都已经破碎,还有沾着筋膜的碎裂颈椎骨,甚至伤口某些地方,皮肉还有少许翻卷,这可不是空间裂缝切出来的,否则伤口会很干净,像是镜面一样整齐。”

  “那有没有可能……李莞是被怪物用空间力量投入了马桶里,他的脑袋在马桶便池里,身子却进了里面,脖子则卡在马桶洞里,然后被……卡断了?”

  鱼冰凌描述的死法,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连鱼归晚听了,都快吃不下饭了。

  “马桶的洞虽然细,但也只会把脖子卡变形吧,直接卡断不能想象,如果是以前的绿皮车,马桶洞直接通向铁轨,倒是有可能身体悬在排泄口外面,直接被铁轨拖断,但现在的高铁,都有独立的集粪池,怎么会断脖子呢?而且……伤口处有皮肉翻卷,就像是……刀伤。”

  刀伤?

  鱼冰凌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个身穿水手服,全身染血的少女。

  她的手里,拿着一把小小的手术刀。

  鱼冰凌道:“我忽然在想,那个水手服少女有没有在车上?”

  江寻摇头:“不知道,她之前凭空消失后,我的精神力就没有察觉到她。”

  鱼冰凌微微沉思,“你说……她突然消失,如果不是隐身,会不会是……走入了一扇看不见的空间之门里?”

  嗯?

  江寻心中一凛,空间之门?这是空间能力!

  鱼冰凌怀疑,那个水手服少女,是怪物本体!?

  江寻无法给出确切回答,他说道:“但如果她真的是怪物本体,那么她出现的收益是什么?”

  单单水手服少女提示这些幸存者不要靠近铁轨,这还不算什么,但她主动出现,这就很奇怪了。

  江寻之前在蓝家、苏家、仰月观遇到的怪物,没有哪个会主动出现。

  ……

  ps:今天也是很忙的一天,晚了点。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