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幽灵列车

第一百三十三章 幽灵列车

  “各位乘客请注意,现在大家跟我来,我们逆行两公里,等待救援,大家不要慌张,我们已经联系调度了,救援很快就到了。不但有帮助我们撤离的新高铁,随行的还有可以保护我们的高手。”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拿着电喇叭,对大家说道。

  她是本次列车的乘务长,列车长没了,乘务长就是最高领导了。

  江寻粗略的数了一下,在高铁出事之后,活下来的人足有五六十人,其中列车工作人员就占了三分之一。

  江寻想知道,怪物的杀人条件是什么,为什么这些人能活下来?

  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看不出什么共同点来。

  “江寻,有没有觉得列车员活下来的有点多了。”鱼冰凌凑近江寻,小声说道。

  “有个鬼故事,想不想听?”

  “什么故事?”

  “也许这是一辆幽灵列车,车上的乘务员统统是鬼,这样它们都活下来,就比较说得通了。”

  江寻这话说出来,即便是鱼冰凌听起来,都有些寒意。

  鱼归晚更是赶紧抓住江寻的手,紧紧抱在自己怀里,这才心安了一点。

  “晚晚,就算乘务员也是鬼,也是你的同类,你害怕它们干嘛?”

  鱼归晚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

  按照江寻说的,自己以前可是boss级别的存在,现在能力觉醒,能随时变身超凶的恶龙,到时候谁怕谁还不一定呢。

  不过……

  鱼归晚回头看了看,看到那些乘务员脸上略微茫然和空洞的眼神,鱼归晚还是下意识的往江寻怀里靠了靠,这些家伙,怎么越看越觉得瘆人呢?

  “车上还有没有人,麻烦都下车!车上很危险,我们现在要步行到两公里外等待救援!”

  乘务长拿着电喇叭对着高铁喊,她从车头喊到车尾,作为目前列车的最高领导,她理应上车去确认一下是否有乘客因为睡觉、昏迷、受伤等诸多原因没能下车,但她根本没这个勇气。

  这个时候上车,怕是多半就回不来了吧。

  “列车长席在几号车厢?”江寻问宋书月。

  “在8号车厢,怎么了?”宋书月愣了一下,不知道江寻为什么问这个。

  “嗯。”江寻点了点头,走向8号车厢。

  列车长席一般位于列车中部,这样列车两头的人办理事务都比较方便,江寻走到8号车厢的位置,一股精神波动无形的扩散开来。

  精神领域。

  这是江寻开启迦楼印后,获得的能力。

  在精神领域内,江寻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直接用精神力“看”到领域内的所有事物,就像有一双360度无死角的透视眼一样。

  而在此之前,江寻的精神力只能感知,不能用来视察。

  江寻看到了一个身穿列车长制服的中年男人,趴倒在列车长办公席上,他虽然是趴着,但脸却是向上的。

  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死不瞑目。

  一模一样的死法,除了脸的朝向跟乘客不同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新意。

  列车长死了。

  如果这是一辆所有列车员都是鬼怪的幽灵列车,那么职位最高的列车长却死了,这就有些不太合理了。

  江寻对幽灵列车的怀疑,稍稍减淡了几分。

  难道说,怪物就混在幸存者当中?

  江寻一眼看过去,五六十个幸存者,到底会是谁?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死亡之旅,现在只是刚刚序幕而已。

  接下来,还会有人被怪物杀死。

  而这些人,都算是江寻的挡箭牌。

  他必须在这些人一个个被杀死之前,找出怪物的能力,杀人的方法,还有它所在的位置。

  否则当所有人被杀得只剩下自己和两条鱼之后,那事情就麻烦了。

  “没有人了吗?没有人了吗?我们将在两分钟后出发,请听到消息务必下车。”

  乘务长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毕竟她一个拿死工资,犯不着为了这点工资把命搭上。

  “我们还不走吗?”

  有乘客已经在催促了,其中肌肉男催得最起劲儿。

  “你们这些人还在墨迹啥?不把我们的命当命吗?车上怎么可能还有活人?这车就是个鬼盒子,上面就是屠宰场,再不走还要死人!”

  肌肉男的嗓门很大,他这样一说,有人跟着起哄了。

  乘务长根本压不住,也不敢压。

  她这所谓的领导就芝麻大,列车的工作人员可能还听她一句,这些乘客怎么可能听她的,在死亡的威胁下,这些人还不知道会展现什么凶残的性子,她当然不想犯众怒。

  “走了,马上就走。”

  乘务长赶紧说道,可就在这时,一个全身染血的身影,出现在高铁的车门前,正在乘务长的身后……

  所有人看到这个身影,都心跳漏了半拍。

  乘务长注意到众人的表情,还有眼神所看的方向,一时间心里发毛。

  我身后有什么?

  乘务长脸色发白,她小心翼翼的回过身去,在她身后,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这个少女的样子实在让乘务长吃惊。

  她穿着白色的水手服,水手服上沾着斑斑血迹,下身穿着深蓝色的齐膝百褶裙,百褶裙上同样沾染了鲜血,只是因为颜色较深,看上去不明显。

  少女的右眼,带了一个白色的眼罩,眼罩也被鲜血浸染。

  她的衣衫多处破损,尤其百褶裙的裙边,还有她胸前的深红色领巾都已经碎得厉害,似乎经历了长久的厮杀。

  她的白色长袖也被撕掉了一条,鲜血沿着她的右手手臂流下,如同红色的小蛇,一直蜿蜒到她的指尖。

  而在她的食指和中指指尖,夹着一片寒光森森的刀刃,那看起来像是一柄手术刀。

  眼看着这样一个全身是血的奇怪少女出现在自己面前,乘务长吓得连退几步,差点被地上的石头绊倒。

  “你……你……你是什么人?”

  乘务长说话都不利索了,已经全部是死尸的高铁上,突然又走下来一个人,她是人是鬼?

  要是活人的话,之前为什么不下来?

  难道她就是怪物本体?

  少女根本没有理会乘务长,她看都没有看乘务长一眼,只是轻轻下了列车。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