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九十七章 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第九十七章 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至于阿雄,他虽然清醒了,却还在发呆,他呆滞的眼神,完全落在了鱼归晚的身上。

  他在心里衡量鱼归晚的身高和年龄。

  一米四?

  十二岁?

  十三岁?

  不会吧。

  我阿雄闯荡江湖二十年,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九,金钟罩炉火纯青,身上刀枪不入,连太阳穴、眼睛和身下要害也防御强大,可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被一个小女孩给暴打了?

  阿雄有点接受不了。

  而这时,阿雄忽然想起了什么。

  糟了,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宇螭胸口!?

  他金钟罩炼至大成,这一拳宇螭可未必守得住。

  阿雄从地底跃出,急忙地奔到了宇螭面前。

  宇螭本能地紧张了一下,不过下一刻,阿雄就焦急地说道:“大哥,你怎么样了?”

  宇螭这才松了口气:“我没事,你不用自责,这不关你的事。”

  阿雄一脸怒火:“那个该死的怪物!我要把它碎尸万段!”

  老观主叹了一声,面对这个怪物,他们真是毫无抵抗之力,如果不是江寻出手,他们注定要全军覆没了。

  “我和这位居士到底是怎么了?”

  老观主问江寻道。

  “玩弄人心,这是那个怪物的能力。它可以让你们做出任何荒诞的事情,自己却觉得理所当然,不管看到什么恐怖的场景,也都觉得很正常。同时,通过这种类似于催眠的方式,它也可以激发你们的潜力,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算是两种能力,但彼此相关。”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宇螭问道。

  “江寻。”

  “原来是江先生,江先生看得这么清楚,宇某佩服,江先生是否已经有眉目了?你知道那个怪物在哪里吗?”

  之前江寻提出要下山,现在看来,他应该是已经料到会出现这种问题了。

  离开鬼域,避免成为怪物的第一攻击目标,在怪物发动进攻之后,从外面出手,一击破除鬼域。

  这的确是明智的选择。

  毕竟打团的时候,都是肉盾先上去吃技能,吸引火力,ADC最后进场大杀四方。

  只是宇螭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一天沦落成当肉盾的命运。

  而且最可悲的是,他其实并不肉,根本没坚持多久,真正的肉盾阿雄还被策反了。

  不过江寻要走之前说过,想要带走那三个登山队员……

  想到这里,宇螭的目光,不禁飘向了缩在院子角落的三人。

  现在经过这件事,那三名登山队员看老观主三人的眼神始终充满了畏惧,生怕他们三个再出现那种诡异发疯的情况,他们下意识地靠近了江寻三人,心中更是后悔刚才没有跟着江寻一起走。

  他们只是普通人啊!怎么就卷入这么诡异的事件中去了!连老观主他们那种高人都难以自保……

  眼看着三名登山队员向自己这边靠过来,江寻并没有理会,而是在院子中央的石台上坐了下来。

  “江先生……”宇螭忍不住提醒。

  但转念一想,首先暗示这三人可能有问题的,正是江寻。

  江寻的感知力,可比自己敏锐多了,他根本用不着提醒什么。

  三人已经靠在了江寻身侧。

  而鱼冰凌和鱼归晚一左一右,站在了江寻的身边,此时江寻已经是这个院子里的核心。

  鬼域虽然被破,但怪物并没有被杀,它依旧躲在暗处,随时可能发动攻击。

  气氛一时间又变得诡异起来。

  众人心思各异,宇螭一边打坐疗伤,一边分出一缕意念,警惕着登山队的三人。

  老观主在担忧自己的徒弟。

  阿雄还沉浸在伤害到自己好兄弟的自责中。

  司明歌则频频看手机上的时间,心中在估算家中的救援还要多久才能来。

  就在这时,坐在江寻旁边的一个登山队的成员毫无征兆的站了起来。

  在这个登山队员站立之后,其他两个成员也依次站起来,他们的身体站得跟僵尸一样直。

  一时间,院子里的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

  这接连站起的诡异动作,怎么看都不正常。

  而宇螭已经第一时间停止疗伤,他的刀像是有生命一样的跳到了自己的手中,随时准备斩向三人的咽喉。

  宇螭还顺带看了江寻一眼,江寻并没有过多的动作。

  而这时候,让宇螭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三个人接连站起之后,又按照站起的顺序依次倒下。

  一个个脸朝下,向前直挺挺的摔倒。

  “这是……”

  宇螭愣住了,他本来还以为怪物的本体要出现了,然而他们怎么就倒了?这是什么战术吗?

  “他们怎么了?”司明歌已经一跃而起,跟这三个像是僵尸一样的家伙拉远了距离,但与此同时,她又不敢跟江寻离得太远。

  现在江寻就是生命的保障,别说出这个院子了,就算是离江寻远一点,站在院子里阴暗的角落,她都没这个胆子。

  “大概是死了吧。”江寻说道。

  死了!?

  宇螭愣住了。

  他的刀都要砍出去了。

  江寻却说他们死了?

  就这?

  你们突然跟僵尸一样冒出来,就是打算好了排队挂掉吗?

  宇螭伸出手,想要试探一下这些人的气息,他先看了江寻一眼,见江寻没有阻止,他的手指才放在三人的颈动脉上,果然已经没有脉搏了。

  “确实死了,为什么?”宇螭疑惑。

  “是怪物动的手?它们已经能隔空杀人了?”司明歌心里慌慌的,这三人一死,怎么看这个院子里,也就她一个弱鸡了。

  江寻和那对姐妹花不用说,剩下的宇螭、阿雄、老观主,随便拿出来一个也比她强太多了。

  如果怪物下一次想动手,那十有八九会杀她!

  江寻道:“他们本来就不是活人,在进山之前就死了,只不过他们自己不知道。”

  “什……什么!?”听到江寻的话,司明歌只觉得毛骨悚然,她可是一路跟着登山队们一起来的这里。

  她跟这些人偶然遇上,想着进山有一队经验丰富的向导也不错。

  可现在江寻居然说,他们都是死人?

  她跟一群死人同吃同行,一连好几天!?

  “这……这怪物是鬼吗?”

  操控一群死人,还让他们在死去的情况下不自知,这种能力未免太可怕了!

  江寻道:“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但这其实没什么,他们进山之前只是身体死亡,意识还活着。”

  人的意识来自于脑,所谓“缸中脑”悖论,就源于此。将人的脑切下,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大脑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

  对于这个脑来说,周围的一切,人、物体、天空,经历的事情,哪怕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带来的感觉,还真实存在,那么,这个脑将无法分辨自己的处境。

  而且也难以界定,这个被切下的脑,到底还是不是人。

  有一部分怪物,便有操控人脑的能力。

  同时它们还能分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维持被寄居人体基本生命机能的运转,让那些人觉得自己还活着。

  “这么说,登山队里全是死人?”宇螭皱眉道。

  “是的。”

  江寻会在离开道观的时候,提出让那三人跟着自己走,只是想通过这三个傀儡,找到更多的线索。

  “怪物为什么要控制这些普通人。”老观主问道。

  “因为你道观的位置太偏了,这里平时根本没什么人来,它会饿,这些普通人,在它的影响下,可以为它来带‘食物’。”

  当江寻点破这一点,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登山队竟然是这样的作用?

  谁能想到,在山野里碰到的一支业余登山队,居然是为鬼怪带来食物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面色古怪的看着司明歌。

  司明歌这一刻满脸通红,她感觉自己像是被公开处刑,毫无疑问,她就是那个被带来的食物了。

  这也太惨了。

  她感觉得出,江寻和宇螭都是为了某种目的来的,而她居然是作为食物被带过来的。

  实力不如人也就罢了,来的原因也如此悲剧。

  不对……我不是被当做食物带来的。

  我是来这里也是有目的的!

  司明歌猛然想起这一点,也不顾她想隐藏秘密的初衷,脱口而出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一个秘密!”

  “哦?你也是冲着‘元晶’来的?”宇螭看向了司明歌。

  他并不在意把这个说出来,江寻显然也是为此而来的,而现在看来,根本没谁有能力与江寻争夺元晶。

  元晶的称呼,其实并不是江寻的专利。

  包括“食尸鬼、凶鬼、修罗”这些鬼怪的分级,也都不是江寻自己命名的。

  江寻穿越九十九次,他对这些东西的称呼来自于世界约定成俗的叫法。

  而这个世界每次对这些东西的称呼,也基本相同。

  现在,“元晶”的叫法已经慢慢叫开了,只是只有很少的人知道罢了。

  司明歌显然就不知道。

  “什……什么元晶?”司明歌愣了一下。

  “你刚才说为一个秘密而来。”

  “是啊,可是我的秘密……”司明歌说到这里,忽然一脸茫然。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