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九十三章 你清醒一点!

第九十三章 你清醒一点!

  看来这怪物不仅能让人心错乱,还可以激发人的潜能,让人爆发出更强的力量,但是这种爆发对人本身的负担可是很大的,新闻中就曾经有过一位母亲为了救出被汽车压住的子女,在母爱的作用下爆发出了超乎常人的力量,硬生生抬起汽车,结果子女一被救出,她却立刻死去的事件。

  “月灵!你清醒一点,我是你师父!”老道士暴喝一声,见月灵仍旧在拼命劈砍,他突然手掌一翻,指间夹着一张泛黄的符箓。

  接着,老道士的神色也变了,道袍鼓荡,神色严肃:“区区怪物也敢在我面前作祟!给我醒!”

  轰!

  仿佛一声惊雷响起,老道士手中的符箓突然化为了一道流光,狠狠地劈在了月灵的头上。

  但月灵的额头上并没有留下伤口,而是整个人突然一僵,接着眼中的暗红色缓缓退去,眼神中露出了一丝茫然:“师……父?”

  不过紧接着,她就两眼一翻,当场晕了过去。

  老道士连忙接住了月灵,伸手摸了摸她的脉搏,随即说道:“没事了,她只是脱力了,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司明歌的眼神有些惊讶,她以为符箓都是骗人的,但是没想到老道士的那张符箓居然真的让月灵清醒了过来。

  她不禁问道:“道长,刚才那是……”

  “是清心符,可以让人恢复神智,保持清醒。”老观主捋了捋胡须说道,虽然道观的情况现在很糟糕,但幸好仰月观底蕴深厚,有这些祖宗留下来的瑰宝,否则的话,今天只会更惨。

  司明歌点头道:“有道长的清心符,也不用担心这怪物还能继续错乱人心了。”

  看到这张清心符,江寻目露沉吟,其实符纸本身画的线条,没有任何意义,哪怕画个鱼归晚都没有问题,但绘制这清心符红色墨汁,却来自于雁飞山一种特殊的植物,它看起来像是一截毫无生气的枯木。

  名叫万骨枯。

  万骨枯只会生长在万人坑和古战场中,它靠着汲取生长地的灵魂之力生长,几千年才会长出一两尺。

  把万骨枯研磨成粉末,用水化开,就会呈现出血红色。

  用来做墨汁,可以制成符纸。

  因为在万骨枯漫长的时间里,这种木头会凝聚太多的魂力,故而可以清心凝神。

  再加上这老观主其实已经领悟了拳意,他将自身意志灌注符纸之中,双管齐下,便可以起到如自己的精神飞刀一样的效果。

  宇螭有些神色凝重地扫视了一眼周围:“这怪物到底是怎么下手的,它藏在哪里?”

  厨房里除了蛇和月灵外,就看不到其他人影了。

  可是谁都知道这怪物就在暗中盯着他们,这种敌暗我明,只能被动的感觉让人非常不舒服。

  这时候,前院突然又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赶向了前院。

  前院中,那三名登山队员正互相搀扶着,背包也不要了,只拿着登山杆,看样子是打算连夜离开道观了。

  看来在他们走后,这三名登山队员也惊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他们都惊恐不已,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他们一刻都无法在这个道观里继续待下去了。

  “道长,你这里在闹鬼啊!”

  “我不想死,我还想活着,我要下山!下山!”

  这些人的精神显然快要崩溃了,本来大家都好好的,其乐融融地彼此按摩,结果突然发现其中一个人被他们活活打死了,这还得了。

  短时间内,又是有人失踪,又是所有人都成了杀人犯,这种精神上的冲击对普通人来说太难接受了。

  “你们……”宇螭皱了皱眉头,“天都已经黑了,你们自己下山太危险了,可以说是送死。”

  “可是我们不走也要死了……”三个登山队成员都快哭了。

  “从现在开始,大家都围在我身边!我们就在这个院子,任何人都不离开半步,我们坚持到明天,明天,会有救援到来。”阿雄已经联系了众多兄弟,这阿雄看起来头脑简单,不太聪明的样子,但实际上他手下有一个帮派,兄弟很多!

  而司明歌,也扛不住压力,联系了家族。

  虽然司家有内部权力斗争,但是嫡系弟子陷入险境,也还是要救的,至少明面上不能放任家族嫡系成员死去不管,那样的话整个司家就散了。

  宇螭说话间,已经大刀金马的坐在了院子中央的石台上。

  他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刀。

  这刀刀柄极长,刀身狭窄,有些像苗刀。

  这把刀,已经跟随宇螭许多年了。

  “好,那我们就在院子里吧。”老观主点头,现在看来,这个方法最安全。

  司明歌也拿出了武器,那是一对峨眉刺,她现在坐不住,就站在宇螭旁边,时刻准备应付黑夜中可能出现的危险。

  一时间,大家都聚集在宇螭周围了。

  只有江寻三人还站在道观的门口。

  “你们不过来吗?背对黑暗和未知很危险。”宇螭皱眉说道,他感觉的出,江寻这三人虽然没有练过武功,但似乎有些非凡的本领。

  江寻开口道:“我觉得刚才登山队几个人的提议还行,其实下山是个不错的选择。”

  什么?

  下山?

  这个时候,外面黑黢黢的一片,根本不知道怪物在哪里,贸然下山不是送死吗?

  而且下山又有什么意义?

  他们总不可能连夜走出这片深山吧,只要他们还在山里,怪物就可能在他们周围,到时候没有灯光,丛林密布,视野也受限,而且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那不是任怪宰割?

  “喂,你疯了啊?下山不是送死?”司明歌不满的说道,都这时候了,这小子添什么乱啊,自以为那个大长腿美女能保护你吗?能背着你走几步山路就以为她无敌了?

  当然这些,司明歌懒得说,别人非要寻死,她也劝不了。

  倒是阿雄是个老实人,他开口道:“这位小兄弟,现在不是提出独立意见的时候,面对那个怪物,而且敌暗我明,咱们最重要的就是团结一致。”

  “那没办法了,我的意见就是下山,在这里反而更危险。”江寻摊了摊手,他看了一眼登山队三人,“你们三个刚才不是说要下山么?要不要一起,我可以带你们出去。”

  三个登山队成员看了看江寻,又看了看外面黑漆漆的夜晚,一时间心里犯怵。

  再看院子里,宇螭稳坐正中央,老观主、司明歌两人一左一右,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他们不好意思的摇头道:“我们刚才是被吓傻了,现在冷静下来想想还是算了,下山还是太危险了,而且我们总不能摸黑走一夜啊。”

  “那就算了吧。”江寻摇了摇头,“我们走吧。”

  他当即带着鱼归晚和鱼冰凌,转头走出了道观大门。

  “这家伙,自己死就算,还要拉上别人。”司明歌看了那个三个登山队员一眼,虽然他们什么本事也没有,但总算不蠢,没有傻乎乎的跟上去。

  “只是可惜了那两个女孩,也不知道被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司明歌越想越生气,在她看来,那一大一小两个妹子起码也是身负异能,可以在崎岖的山路上健步如飞。

  可是那个江寻呢,走山路还要那个长腿妹子背着,吃软饭吃到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

  简直没脸没皮啊。

  司明歌正想骂几句,却忽然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宇螭陷入了沉思。

  “嗯?宇螭大哥,你怎么了?”

  不知不觉间,她对宇螭的称呼已经发生了改变,其实宇螭大她十几岁,叫一声叔叔也合情合理。

  司明歌很早就听过宇螭的事迹,知道他很强,如今在这惊悚的道观中,宇螭成了最强力的依靠。

  于是,司明歌莫名对宇螭生出一种依赖和仰慕之情。

  “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宇螭随口说道。

  他在回想江寻说过的话。

  江寻要走的时候,说了一句不经意的话,他问登山队的三人是不是要跟他一起走。

  在任何人听来,这都只是随口一说,听起来没什么问题。

  而且江寻因为被孤立,说出这种找回面子的话语也正常。

  但宇螭不这么认为,他有超乎常人的敏锐直觉,这种直觉,曾帮助宇螭一次次的渡过险境。

  他认定,江寻不会是那种因为被孤立,就想拉拢同伴支持自己的人。

  他根本不在意被孤立。

  那江寻为什么要问这三个人走不走?

  救他们吗?

  这也不合理,江寻就算真有些本事,但想带三个普通人在深夜中安然走出大山,也是痴人说梦吧。

  宇螭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了登山队剩余的最后三人。

  难道……在江寻看来,这三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想到这里,宇螭心思一沉。

  他不知道江寻是不是有真本事,也不管他是不是随口一说,这都没关系,小心驶得万年船,宇螭对这三人,多留了一份心。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