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七十六章 一笼包子都换不来(求首订)

第七十六章 一笼包子都换不来(求首订)

  蓝千羽脸色惨白,咬了咬牙,看着手中的剑。

  她知道规矩,失败者要走,是要留下一点东西的。

  她咬住领口的衣衫,反手一剑削掉了自己一条手臂!

  一时间,血流如注,她的身体也跟着晃了晃。

  接着,她对着江寻点了点头:“阁下的话,我会带到!”

  蓝千羽捂着伤口走向了大门。

  就在这时,从后方传来了苏万山的声音:“苏皓轩的事,蓝家要给个解释。”

  蓝千羽脚下踉跄了一下,坚持地应了一声“好”,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直到走出大门,她才感觉到浑身虚脱。

  虽然舍下一条手臂,她也没指望江寻真的能放过她,但是没想到她真的活着走出来了……也许在江寻眼中,她根本入不得眼。

  宴会厅内。

  浓浓的血腥味中,苏家人无比震惊的目光投向了场中的三个人。

  江寻他们身边原本围满了人,现在却硬生生地形成了一片鲜血染就的真空地带。

  苏万山凝重的目光,凝聚在江寻三人身上。

  而其余的苏家人,都感到胆寒。

  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切就突然开始了,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束了!

  江寻根本没给苏家考虑的机会。

  苏皓轩的事情,足够苏家产生犹豫了。

  而在他们犹豫的这段时间里,局势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全场唯一有不同感受和表情的……只有苏苏了!

  原本看到事情越来越脱离轨迹,苏家似乎马上就要因为蓝家的挑拨和错误的判断,和江寻这个极其重要的救命恩人成为仇人……不能说话的苏苏早就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

  她几乎是眼睁睁看着,苏家一步步走向万劫不复!

  还好!

  江寻把出来搅风搅雨的蓝家直接打趴下了!

  苏苏其实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暴力的场面,她感觉视觉和心理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原本她已经觉得鱼冰凌和鱼归晚不简单了……可是没想到,她们那么强!

  那柔弱的身体爆发出的却是如此恐怖的力量,那滴落的鲜血,和白皙的皮肤形成的鲜明对比,却让人有种心醉的力量之美!

  苏苏早就看痴了!

  同样身为女性……她却除了样貌和钱一无是处。

  甚至在样貌上,也逊色于鱼冰凌和鱼归晚。

  而江寻……

  江寻的一举一动,跟暴力完全扯不上关系。

  但那种随心所欲,云淡风轻的感觉……单独看可能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当看到他面前死去的蓝风城时,一种难以形容,毛骨悚然的感觉,就会涌上所有人的心头。

  苏苏的小脸兴奋得通红,用力地挥舞了一下粉拳,虽然不能说话,却用口型表达了她的意思:“太厉害了!杀得好!”

  江寻是来救苏家的,而蓝家却跳出来挑拨离间,往江寻身上泼脏水!

  苏苏都恨不得能亲自上去打两下。

  嘀嗒,嘀嗒。

  整个宴会厅里,只能听到鲜血滴落的声音。

  鱼冰凌毫不在意地直接用手去抓刀锋,掌心内血肉模糊,但当她现在低头看向手掌的时候,伤口已经愈合,透过血迹看到的,是细腻无瑕的肌肤。

  “这就是怪物的身体……这种感觉,果然很非人啊。”鱼冰凌绝美的面庞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一幕,很美,但却让苏家人的眼角狠狠一抽!

  这时,苏万山打破了沉默:“江先生……之前多有得罪,我代表苏家,向你诚恳的道歉。”

  以苏万山的身份,面对江寻一个小辈,依然放低到足够的姿态,使用了敬语,而苏家众人都不觉得有什么,武道世界,强者为尊!

  “不必道歉。”江寻淡淡的说道。

  听了江寻的话,苏万山神情微微一松,还好,江寻的实力实在恐怖,而且又这么年轻,如果他因为今天的事,日后对苏家报复,那苏家的路恐怕有些难走,这一点看看蓝家就知道了。

  “江先生大人大量,苏某在这里谢过了。”

  “我说不必道歉是因为你的道歉毫无价值,开口说一句话而已,连一笼包子都换不来,在我心里,情、义、恩、仇都有一个衡量的准则,不会因为几句好话,就改变我的准则。”

  嘴里的话是最不值钱的,在江寻以往99次穿越中,不知见了多少人在人前称兄道弟,好话说尽,一到背后就开始捅刀子。

  江寻不会因为一句好听的话而对谁产生好感,但会因为一句恶语,而将那个人灭掉。

  因为好话可能是口是心非,而恶语往往是真情表露。

  苏家跟江寻本来倒是无冤无仇,但这次,苏家却在酒里下了毒!

  只要是要害自己的,不管是什么原因,江寻都不会一语带过。

  一笼包子……都……换不来??

  苏万山愣了,他苏万山在幽竹国好歹也是一号人物,他这辈子的亲口道歉,加起来次数不过一只手!

  别说道歉了,就算他逢年过节收到的无数祝福短信中,他让秘书挑选一些回复过去,都能让收到回复的人受宠若惊。

  可今天他的亲口道歉,得到的评价却是连一笼包子都换不来,他真的无言以对。

  苏万山心里很不舒服,他耐着性子说道:“那江先生想怎样?江先生专门从飞羽国来到幽竹国,一来就找到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女,并跟着她来到了苏家,江先生可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是来谈情说爱的。”

  虽然江寻揭露了蓝家针对苏家做的事情,但这并不代表江寻本身就没问题。

  他跟随苏苏来到苏家,必然有他的目的。

  苏万山现在客客气气的,是不想与江寻交恶,但如果江寻想图谋苏家的话,苏家也不会坐以待毙。

  “当然不是!我来苏家,本来是为了得到‘死神之歌’的。”

  江寻很平静的说道,他的目光在宴会厅内随意一扫,其实从踏入宴会厅开始,江寻就在尝试寻找那个怪物。

  他能感受到宴会厅始终弥漫着的鬼气!

  这种气息,来自于江寻精神力对怪物本身的感应。

  事实上,一直试图杀死江寻的蓝家,并没有引起江寻太多的在意,他真正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那隐藏起来的怪物身上!

  哪怕在与蓝家激战的时候,江寻也分出一股精神力注意着四周的异样。

  一般来说这样的激战中,怪物有可能会趁机采取某种行动,然而,江寻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个怪物,很棘手。

  然而江寻的话,落在苏家众人耳中,他们就惊住了。

  原本就有人猜测,江寻来苏家,是图谋死神之歌。

  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江寻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而且语气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仿佛这死神之歌像是自助餐厅里的炒饭一样,随取随拿。

  苏万山面色一沉,这个江寻,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但他还是忍耐下来,因为他注意到,江寻说的是“本来”,至少他现在应该改变了主意。

  “所以江先生现在的目的呢?”

  “现在么,除了死神之歌外,我需要再要两枚血晶。”

  苏万山:“……”

  欺人太甚!

  苏万山忍不了了!他的耐性已经很好了,可是面对江寻,他的忍耐到了极限。

  “江先生,我知道你很强,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江先生该不会以为自己无敌了吧?当我苏家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爷爷!不是的!”苏苏这个时候已经被解除了语言禁锢,她赶紧开口了,她看得出来,江寻懒得解释那么多,但她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再误会什么。

  “江先生他这次来是为了帮我们的,我们苏家都大难临头了,我们家族潜伏着……”苏苏说到这里,一时间有些犹豫,怪物这两个字,她很忌惮。

  在此之前,江寻一直没有提过怪物这个词,那个怪物是否已经意识到,它其实被发现了呢?

  如果它意识到这一点,它又会做什么?

  “你说家里有什么?”苏万山看向苏苏,目光如鹰隼一般。

  苏苏心里一虚,一时间有些不敢回答了,但是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江寻,又看了看即将犯下大错的苏万山,以及同样对江寻怒目而视的众多苏家人……

  她咬了咬嘴唇,吞吞吐吐的说道:“有……怪……怪物……”

  苏苏话音刚落——

  “嘭!”

  只听一声爆响,在人群中,有个苏家子弟,突然爆炸了!

  一个活人,诡异的爆炸,却并不是想象中的血浆飞溅,而是像气球一样炸开!

  没有鲜血,没有任何血肉。

  他就像是被吹爆了。

  突如其来的动静,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在场苏家人悚然地看着那个人爆开的位置。

  有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知道刚才有什么爆炸了,却不知道是一个人。

  可是在死者周围的那几个人,却都感到毛骨悚然,如坠冰窖。

  这个人,在他身体爆开的那一瞬间,还在跟其他人进行眼神交流,神情自然,反应真实……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正常。

  苏苏浑身一震,脸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全身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她惊恐的眼神,立刻投向了江寻。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