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十五章 监控中的身影

第十五章 监控中的身影

  (如果大家发现章节不能后翻了,试试先往前划两次,再往后划一次,就摆脱bug啦)

  红星大厦。

  武装警察已经将这里包围,疏散了周围的所有人群,整座大楼被封闭。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远处的人们只听到了枪声,看到了火光喷射,滚滚浓烟几乎将红星大厦30层以上全部包裹了起来。

  还有人在远处拍摄视频,发布到网上。

  “听说发生了火灾?”

  “谁知道呢……我隔壁就有一户人家,女主人报警说自己把全家杀了,然后自杀了,奇怪的是最后里面只找到一具尸体。”

  “你们不觉得最近这种事故太多了吗?”

  “世道本来就乱啊。”

  “还好之前火警一响,人基本都跑出来了。”

  而在红星大厦内。

  一队队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戴着头盔,看似面无表情,但透过头盔的玻璃罩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们的眼神都像是看到什么恶心恐怖的生物。

  在武装警察进入时,那鬼仆已经膨胀到了几乎充满整个走廊。

  当武装警察出现后,鬼仆身上突然冒出了另外两颗人头,一男一女,都瞪大着眼睛,然后三张面孔,齐刷刷地看向了他们,同时发出了没有任何声调起伏的声音:“有人吗?”

  “有人吗?”

  “有人吗?”

  三个不同的声音,但语气却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单调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着。

  这一幕,让现场的人都毛骨悚然。

  “开枪!千万不要让它接近!”

  然而这鬼仆,即使是被子弹打中,也丝毫不影响行动能力,直到在密集的枪声中,它被完全打成了碎肉,才终于不动弹了。

  检查搜索时,这些武装警察发现,这鬼仆的尸体好像太多了一点,完全不像是一具尸体的量……

  “保持警惕,检查有没有其他怪物。”

  “搜寻受害者和幸存者。”

  “受害者按意外事故通知家属。”

  其中一名武装警察沉声说道。

  他是这支队伍的队长,而他们也不是普通的武装警察,是为了对付这些怪物专门选出来的特别行动队。

  即便如此,他们看到这些怪物,也觉得阵阵发寒。

  “明白!”

  “明白!”

  这名队长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在众人没有看到的角度,他玻璃罩后的眼睛突然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红光。

  “这鬼仆怎么提前觉醒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弱,居然只吃了两个人……”

  “现场还有另一名同类的气息,这件事和她有关?”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眼中的红光一闪而逝,在回到大厅时,他看到几个人从外面走进来。

  他知道这些人。

  前两天刚来的特别调查队,级别比他高,可以算他的长官。

  这些人是政府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专门负责调查“怪物”,据说他们已经有了不少成果,政府方面也通过他们的调查,做出了许多准备。

  但……

  “没用的。”他的嘴角不动声色地翘了翘。

  特别调查队中,一名戴着圆眼镜,头发束成马尾的女生突然转过头来,漆黑的眼眸看向了那队武装警察的背影。

  “阿希,是否发现什么了?”调查队中的队长开口问道。

  他们这支特别调查队中,只有岳含希这一个女生,尽管岳含希看上去非常书卷气,长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平时也不怎么爱说话,声音细细的,但却没有人敢轻视她。

  岳含希,她很有名!

  首先是她的身份不低!她的母亲凭借其铁血的手腕和老练的作风,在飞羽国政坛中被称为“铁玫瑰”。

  如果岳含希从政,有她母亲铺路,必然是一路顺风顺水。

  但是她没有,毕业之后,她竟然进入了军队系统。

  而看似柔柔弱弱的岳含希在军队中,表现极为出色,她的性格独立、沉默,在另一只调查队时,她已经凭借出色的能力表现升为队长。

  在一次行动中,她的一名队员仗着自己经验老道,背景也不弱,不服岳含希一个黄毛丫头的指挥,和岳含希产生争执,险些导致行动失败。结果岳含希脸上看不出一丝怒火,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一枪崩掉了这名队员。

  杀人之后,仍旧面无表情,只是推了推眼镜,轻声细语地对旁边的人说:“他违抗命令,我怀疑他是怪物,不然他为什么会想害死我们一整队的人呢?”

  那名队员中枪即死,显然并不是怪物。

  尽管这名队员违反命令在先,给行动带来了危险,但岳含希二话不说就杀人的举动也惹怒了不少人,更何况那人的背景不弱。哪怕有她母亲这一重关系在,她也应该受到较为严重的惩罚。

  但最终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岳含希仅仅只是丢掉了队长的职务,然后就被打发到了这支新建的调查队中做一名普通队员。

  对于这种“普通”队长,即便这名队长马博也是有名的精英,也不敢等闲视之,一直对岳含希很客气。

  “之前的火警是怎么回事?这里出现怪物,但损伤却几乎没有。有查到是什么情况吗?另外,怪物似乎变强了,刚出现的时候还没有这么难杀。情报里说过只是最低等级的怪物,代号鬼仆。”岳含希一眼扫过去,就从武装警察身上溅上的鲜血和碎肉察觉出了异常。

  那都是怪物的血肉,几乎都被打成肉沫了。

  其余人也发现了这一点,马博说道:“这一点正在调查,怪物的身体很快就会运回总部进行全面尸检,在此之前我们先进行现场调查。”

  “我想先去看看监控。”岳含希开口道。

  “分头行动。”

  查看监控也是行动的一部分,马博立刻表示了同意。

  监控室内。

  红星大厦总共有38层,所有楼层,所有摄像头覆盖范围下的监控录像,都已经被送到了这间监控室。

  “初级怪物鬼仆最早出现在36层。”

  “这是一家化妆品公司……”

  这间监控室总共有20面屏幕,岳含希将所有关于36层的监控视频都投放了出来,全部开到了8倍播放速度。

  随后她往后一靠,拧开了一瓶咖啡,快速的光影变幻反射在了她的镜片之上,而厚厚的镜片后面,岳含希的目光无比专注地扫动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突然间,岳含希直起了身体,手指快速地点下了暂停,然后将其中一幅画面放大。

  再放大。

  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年轻男性的身影。

  ……

  ……

  江寻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推开门的瞬间,他又重新把门拉上了。

  鱼冰凌见江寻动作怪异,又沉默地一言不发,心中顿时产生了一丝不妙的预感:“出事了?”

  江寻表情古怪。

  “你不是说她乖乖在家的吗!”鱼冰凌的脸色一白。

  江寻推开了房门,说道:“你自己看吧。”

  鱼冰凌急忙进门一看,顿时没了声音。

  两秒钟后,江寻听到了她那娇媚的笑声,不由得揉了揉眉头。

  “这就是你说的乖乖的?”

  在鱼冰凌的笑声中,江寻也无奈地进入了屋内。

  这屋子乍一看,真的会让人生出“我是不是走错门”的强烈疑问。

  桌椅到处乱扔,餐桌的边缘不知为何变得坑坑洼洼,地上的棉被成了一片片的碎片,里面的棉花飞得满屋子都是。

  不仅如此,抱枕,就连沙发都没能幸免于难,不仅表面的海绵被撕开,就连底下露出的木板上都留着十几道深深的抓痕,这样的痕迹还延伸到了四面的墙壁上……

  整个房子简直就像是被飓风洗劫过一样!

  江寻走近一看,那桌边的坑洼,居然是一排排的牙印,上面还能清晰地看到两颗小虎牙留下的小坑呢!

  地上的那些棉被碎片,边缘处也残留着被啃咬的痕迹,光是看这碎片的数量,就不难想象这条棉被都经历了什么。

  邻居没有报警也是奇迹。

  而鱼冰凌一边看,一边弯起眼睛,笑意盈盈。

  江寻对这个女人真的没话说了。

  这可都是你那个无敌乖巧的妹妹干的,你还有心情幸灾乐祸?你不是应该深感自己的教育很失败才对吗?

  江寻的确可以感应到被绑定目标的大概方位,等灵魂绑定的程度加深后,这种感应也会越来越清晰。

  到最后对他来说,被绑定的鬼甚至就像是他的一个分身,他能感应到对方的情绪,念头,无论对方有任何动作,他都可以感同身受。

  但是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他的感应还是最初的阶段,他只能感应到鱼归晚一直在房子里,却没想到她在房子里这么活跃!

  “嗯,我现在放心了,晚晚的精神看起来很好。”鱼冰凌故意说道。

  两人到两间卧室门口都看了看,却没有看到鱼归晚的身影。

  就在这时,从江寻卧室里传出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江寻和鱼冰凌对视一眼,走进了卧室内。

  声音是从江寻的衣柜里传出来的。

  江寻拉开了衣柜。

  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团在一堆衣服当中,怀里还抱着其中一件衣服,正专心致志地啃咬着,就算衣柜门被拉开她都没有注意到,还时不时将脑袋埋进衣服里吸吸鼻子,嘟囔道:“好香哦!”

  鱼冰凌:“???!!!”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又猛地看向了江寻。

  江寻对她摇了摇头,表示不关他事。

  他怎么知道鱼归晚能馋成这样?

  还对着他的衣服做出这种反应?

  他也很惊讶的。

  这时,鱼归晚似乎终于察觉到了什么,她小巧的鼻子用力吸了吸,然后就顺着这股更香的味道将脑袋伸了过来。

  咯噔!

  鱼归晚浑身一震,猛地抬起头来,迎上了鱼冰凌的目光。

  “姐姐姐姐……姐姐?啊啊啊!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鱼归晚的小脸瞬间烧得通红,一跃而起,“嘭”的一声闷响传来,她的脑袋顿时撞到了衣柜顶上。

  江寻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衣柜,衣柜还好吧?

  鱼归晚不知所措地解释道:“我不是……我没有……”

  天啊!

  为什么会这样!

  姐姐怎么会在这里?!她是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鱼归晚醒来后发现江寻不在,就在屋里等了一会儿。

  但是左等右等也不见江寻回来,她又没有江寻的手机号码,只好给江寻留了个字条,决定先回家。

  可就在她走到门后的瞬间,她突然饿了。

  那种抓心挠肺的饥饿感排山倒海地袭来,让她在一瞬间就感觉到身体和精神都无比空虚,而那种空洞洞的感觉,让她一下子陷入了无比抓狂的状态,迫不及待地想要填满自己的身体!

  想吃!她想吃肉!

  鱼归晚用最后的一丝理智控制自己反锁了房门。

  然后……

  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直到她来到了江寻的房间里,闻到了一丝江寻的气味。这熟悉的味道让她从狂躁中渐渐平静了下来,她几乎是本能地钻进了气味最密集的地方,然后凭借这一点点的香味,缓解身体内巨大的空洞感……

  她也很不容易的好么!

  江寻惊讶地看着鱼归晚从满脸涨红,挥舞着双手想要解释,到突然抽了抽鼻子,大眼睛里噙满泪水,然后晶莹的泪珠就啪嗒啪嗒地掉了出来……

  “你们两姐妹聊一会儿吧。”江寻说着,走出了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屋内先是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便传来两姐妹说话的声音,不一会儿又传出了鱼归晚的哭声。

  而江寻将一张椅子扶正,坐下来刷起了手机。

  他一有空就在汲取大量的资讯,由于他所知道的东西太多,所以他能从一些普通人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信息里捕捉到背后的真相。

  最近的边境冲突,世界十几个小国先后爆发内外战争,相对稳定的大国最近也动作频频,国内动弹不安,整个世界似乎都隐藏在战争阴云之下……但这只是表面的情况!

  虽然也有人注意到这些事都是在最近几个月内集中爆发,好像世界格局即将发生巨大变动,弥漫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但是这些人各种分析后,却仍然无法拨开重重迷雾……

  “一切快要开始了……”

  江寻知道,这世界上已经有不知多少人变成了容器,它们一个接一个觉醒,早就已经做好了安排,一切已经不可逆转。

  这时,卧室的房门打开了。

  鱼冰凌和眼圈红红的鱼归晚先后走了出来。

  看得出来,鱼归晚放松了很多,江寻替她消除了最大的危机,但她还不知道该怎么跟鱼冰凌解释。

  而现在,这个压力也荡然无存了。

  “想不到,江寻哥哥你也救了我姐姐……”鱼归晚显然也知道了鱼冰凌的身份,也不知道鱼冰凌是怎么跟她说的,但她应该也知道了真相。

  她现在既不是人,也不是鬼。

  两头都是怪物。

  但有鱼冰凌在,又有江寻的帮助,鱼归晚虽然眼神中流露出害怕,但却努力没有哭出来。

  江寻笑了笑,突然看向了墙面的抓痕,问道:“这些都是你留下的吗?”

  鱼归晚愣了一下,其实她也不知道。

  她转头看向旁边的墙壁,这么深的抓痕,都能看到下面的红砖了,真的是她留下的?那她的手指早该烂掉了,疼也疼死了吧!

  看了看自己的葱白的手指,鱼归晚下意识将自己的小手放到了抓痕上。

  严丝合缝!

  喵喵喵?

  江寻则微笑着站起来,走过去摸了摸鱼归晚的脑袋:“很好,这说明你已经将降临到你体内的那个恶鬼,消化得差不多了,只需要获得足够的营养,你就能真正觉醒,开始进化。”

  鱼归晚呆呆地看着江寻,脑袋上仿佛冒出了一个问号。

  “听不明白也不要紧,你的潜力很大,我一定会让你进化得足够强的。”江寻道。

  猩红女王,潜力又怎么会不大。

  但江寻想要鱼归晚成长到不止猩红女王的地步。

  鱼归晚只是个高中生,以人类身份突然接触这些信息,一时半会儿还反应不过来,但并不妨碍她理解江寻的意思。

  “也就是说,江寻哥哥会保护我的!”鱼归晚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不,其实是反过来的……

  我很弱的,真的。

  这房子不经过全面清理是不能住人了,鱼冰凌想了想,直接邀请江寻住到了她们家。

  她们家只有两姐妹在住,空房间多得是。

  而且她和鱼归晚都有失控的可能,鱼归晚还没有真正变成恶鬼,就能把房子破坏成这样,如果变成恶鬼还不知会有多大的破坏力。

  和江寻接触越多,也越有机会搞清楚他到底都知道多少事情,究竟是什么人。

  所以不管怎么看,江寻和她们住在一起,都是最优解。

  江寻对此也没有异议,双方在一起,更有利于灵魂绑定的不断加深。

  “太好啦!那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鱼归晚对除了鱼冰凌外,唯一一个知道自己身份的江寻,有着天然的信任,加上灵魂绑定的好感,所以立刻就露出了开心的笑颜。

  鱼冰凌默不作声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这小傻子……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