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邪神 > 第四章 太丢人啦!

第四章 太丢人啦!

  “你真的帮了我!”鱼归晚这时候已经明白,自己刚才是想多了,江寻真的是来帮她的,这件对她来说无比可怕的事情,竟然这么简单就被解决了。

  难怪她会觉得身体这么舒服!

  说实话,鱼归晚已经不太记得一个正常人浑身放松时是什么感受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恢复正常后,完全放松下来了!

  鱼归晚眼神亮晶晶地看着江寻:“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一定是一个神医对不对?!”

  那种可怕的变化,简直就是最恐怖的绝症,鱼归晚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得了很严重的心理疾病,是一种反社会的人格障碍,但她找到的心理医生一点都帮不上忙。

  可江寻仅仅从外表就看出了她的疾病,还通过某种未知的治疗方法,简简单单地就将她治愈了!

  这不是神医是什么?!

  虽然江寻看上去实在是太过年轻了,不太符合鱼归晚对那种德高望重医学圣手的想象,但是这并不重要。

  “对吗?我猜的没错吧!”鱼归晚兴奋地问道。

  江寻:“……”

  行吧。

  随她怎么说,反正真相她一时半会儿应该接受不了。

  见江寻不吭声,鱼归晚顿时觉得自己说中了。

  “谢谢你救了我,请问医生您叫什么名字?您是怎么知道我得病的?以前见过我吗?我到底是什么病呀?”鱼归晚满脸好奇。

  江寻顿时有种被吵得头疼的感觉。

  你不是刚醒吗?怎么这么多问题?

  小女孩的精力都这么旺盛的吗?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这件事还没有完。”江寻淡淡道。

  鱼归晚顿时被浇了一盆冷水,神色一下子变得很紧张。

  “我并没有彻底治愈你,或者说得更直接点,你这个‘病’是不可能被治愈的。”江寻道。

  如果非要将恶鬼降临吞噬的过程说成得病,也不是不可以。恶鬼降临,是不知不觉将原本的灵魂吞噬,而江寻“治疗”她的方法,是让她的灵魂反过来吃掉了恶鬼,并不是将恶鬼消灭掉。

  鱼归晚的身体,还是会变成恶鬼。

  即便她的灵魂意识占据主体,但是身体却会出现恶鬼的本能。

  而这种情况下,鱼归晚的状态会变得很不稳定。

  “这样一来,至少每个月一次,你会重新冒出想要吃人的念头,甚至比以前更严重,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可能你周围已经是各种残肢碎肉了。”

  恶鬼彻底被她吞噬,恶鬼的本能自然会完全融入她的身体,到时候想吃人的念头自然会比现在严重,尤其是她体内是一只成长性很强的鬼,而成长性强,也意味着食量巨大!

  “怎么会这样……”鱼归晚小嘴一瘪,眼圈顿时又红了。

  “你别急着哭。我既然说了要帮你,就一定会帮到底。每当你冒出这种念头的时候,我都会为你治疗,绝对不会让你吃上人肉汉堡包的。当然,如果是你在清醒的状态下想吃的话,那我是不会阻拦的。”江寻道。

  鱼归晚吓得一激灵,连忙抓住了江寻的衣袖:“不要啊!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吃人肉的!神医哥哥,你一定要帮我!”

  她使劲地摇着脑袋,以示自己态度的坚决。

  江寻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头顶,将她的小脑袋固定住:“你不晕吗?”

  “你也别叫我神医了,就叫我名字吧,我叫江寻。”

  鱼归晚乖巧地点了点头,她感觉自己今天的心情就像是在游乐园坐过山车一样,大落大起又落又起……真的是太刺激了。

  不过她还有个问题很不解:“为什么是每月一次呀?”

  江寻看了她一眼。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身体变成恶鬼之后,鱼归晚还会不会保留人类女性的一些特征……估计短时间内……可能会。

  鱼归晚眨了眨眼睛,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蛋一瞬间又烧得通红。

  “……其实也不仅仅是每月一次,如果你在其他时候闻到活人的血腥味,或者你自己受伤,也都会导致你……觉醒。”江寻想了想,解释了一下。

  本能觉醒。

  “还有,你今晚的状态最为不稳定,最好是住在我这里。”江寻第一次使用精神之刃,他也想观察一下自己对鱼归晚的灵魂绑定是不是如他预料的那样,牢不可破。

  鱼归晚的脸更红了,她不由得用双手捂住了脸蛋降温,声音更是像小猫呼噜似的,根本听不清楚:“明白惹……”

  她偷偷从指缝看了江寻一眼,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道江寻为什么要帮她,不过对她来说,现在简直就是重获新生,不管江寻是不是想要钱,都是应该的,更不用说她以后还要靠江寻……

  可是按小姐妹们平时聊的内容,男生帮女孩子还有另一个可能性,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江寻突然凑近了她。

  鱼归晚顿时紧张地浑身缩了一下,她可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呀!

  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她头顶传来了江寻的声音:“你的力气应该恢复了一点吧?”

  力气?和力气有关系吗?

  没等鱼归晚继续想下去,江寻的声音又继续传来:“你有味道了。”

  欸?!

  鱼归晚猛地抬起头来,一脸茫然。

  江寻委婉地说道:“你该洗个澡了。”

  恶鬼被吞噬过程中,散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死气,那是异界恶鬼死亡时特有的一股诡异味道。

  现在这股味道正从鱼归晚的体内散发出来。

  当然这一点就不用跟她说得那么具体了。

  “欸?……欸?!”

  鱼归晚的小脸腾地一下烧得红通通的。

  太丢人了!

  她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呀!

  再也不出来了!

  “我帮你吧。”江寻拦腰将鱼归晚抱了起来。

  鱼归晚身材十分娇小,体重很轻,江寻感觉自己就像是抱着一个软绵绵的布娃娃。

  鱼归晚下意识的就想要反抗,但当她落在江舟的怀里,却身体一软,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

  这主要也是因为……

  江寻真的好香,他全身都散发着诱人的肉香……

  江寻将鱼归晚放到了鱼缸里,又把一张浴巾挂到了旁边。

  “慢慢洗。”

  鱼归晚听到江寻走出去关上了门,顿时伸手捂住了发烫的脸颊,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指缝里发出了一个低低的声音。

  为什么……总想咬他呀……

  这时,回到客厅的江寻,突然听到了一阵很轻的手机铃声,正从鱼归晚的书包里传出来。

  他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了一部粉色的可爱手机,来电显示:姐姐。

  鱼归晚的姐姐鱼冰凌,是一个商界女强人,能在商场上打拼出一席之地,必然不是个普通女人。

  她和鱼归晚相依为命,一直对鱼归晚管教得非常严格,鱼归晚乖巧纯真的性格除了天生外,有一部分原因也是鱼冰凌管教保护的结果。

  否则她身边那群高中女生,不少心智都已经很成熟了,甚至有些男朋友都换过好几茬了,只有她虽然接收了一些奇怪的信息,但事实上一直都是朵小白花。

  江寻看着响个不停的手机,想了想,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看过《我老婆是邪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