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市井之辈 > 244 独闯龙潭4
  “……霜姐啊,不管你怎么解释,我这心里总是会羡慕嫉妒恨,有钱就是好啊!”走到暖房的最西边,刘若霜打开了北房的门,然后洪涛就不由自主的说了句实话。

  屋里的装修摆设完全就是按照酒店标准间来的,应该是一间客房,但此时已经被当做仓库来用,从床到卫生间地面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包装箱,有的打开过,有的根本就没开过。

  遮阳帽、冲锋衣、羽绒服、排汗速干保暖内衣、登山杖、抓绒裤、软壳裤、冰爪鞋套、登山鞋钉链、防水包、羊毛魔术面罩、速干毛巾、登山袜、登山靴、多功能快挂、防风抓绒帽、护踝、护腕、滑雪镜、登山包、急救包、帐篷、睡袋、镁棒、防风打火机、帐篷灯、头灯、充电宝、气罐、炉头、海事卫星电话、GPS导航仪……

  洪涛数了数,两只手两只脚数不过来,其中不乏国际顶级品牌。比如说Blad的滑雪镜、羽绒服、睡袋、帐篷、头灯,Komperdell的登山杖、冰爪、钉链、快挂、岩钉、地钉、登山绳、登山鞋、登山袜。

  这两家公司一个是美国牌子,一个是奥地利牌子,都是专供极限运动的顶级厂家。它们的装备不见得有多漂亮,也不见得有多流行,市面不常见,价格还不是贵了一星半点,但在专业圈子里那是大大的有名,安全和耐用才是重点。

  “自己用就别心疼钱了,钱再多人没了更冤。你不是也跟着去过嘛,正好看看还缺什么,我抓紧采购。”刘若霜也不是完全听不得别人说她有钱,只要别带着那种引申意思就成。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洪涛也不是专业领队,一时半会想不出还缺什么。其实这么看根本看不出缺什么,得拿着清单一项一项查。刚要出门,发现卫生间地面上还摞着十多个大纸箱,外面也没有商标。

  “咔嚓……刺啦……见过吗?”刘若霜确实有老爷们的风范,人狠话不多。当下拿起一把猎刀,三下五除二打开了三个箱子,掏出来一些花花绿绿的塑料包装。她则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脸上全是得意洋洋的笑,就等着洪涛虚心求教呢。

  “山之厨、尾西……这两种我吃过,山之厨的米饭有点硬,要多闷几分钟,不过菜的味道好一点。尾西的米饭软硬适中,就是菜比较淡。海福盛我还真是头一次见,有了它早餐就方便了。”

  如果换在昨天,必须把这份乐趣给人家。但现在不成了,经过一上午的交流,洪涛觉得对付这个女人光靠奉承、赞美是没用的。她有点日本人的性格,极度看不起弱者、崇拜强者。

  你要是比她强,她立马就服服帖帖,啥毛病都没了。你要是碍着面子总太谦虚,她就会蹬鼻子上脸,不光态度不好,还缺乏信任。

  这三种袋子里装的都是便携冻干脱水食品,山之厨和尾西是正餐,前者是国内企业制造,菜的风味也更符合中国人的口味,比如肉末茄子、蘑菇炖鸡、土豆牛肉、咖喱牛肉,每包菜七十克左右重,还有单独的米饭包,重一百二十克,都是是用特殊工艺脱水的熟食品,保质期三年。

  后者的尾西是一家日本食品公司,生产出来的口味肯定更日本化。诸如红豆饭、鸡肉饭、松茸饭、五目什锦饭、海菜饭之类。但它的包装更高科技,里面充满了氮气,保质期可以达到五年。

  这类便捷食品平时密封,吃的时候打开袋子,加入一定数量的热水闷十到十五分钟就可以吃。口味肯定不如家里炒的菜、焖的饭,但胜在便于携带和食用。

  平时旅游没必要买,这玩意不便宜,三四十一袋,但对于登山和穿越活动就很实用了。不用再带各种压缩饼干和速食面,也不用再担心营养搭配。

  到了一定海拔高度,就算有炒锅和煤气炉,做饭也是奢望。除了大气压偏低之外,强烈的风雪也是妨碍。奔波了一整天,累的和孙子似的,再折腾一个小时做饭,很浪费宝贵的体力。

  吃这个很方便,做一锅热水用不了几分钟,再泡十多分钟,总共不到半个小时一顿饭就解决了。除了口味不是太好之外,热量、营养都很足,完全能满足一个成年人的需求。

  还有一种叫海福盛的包装洪涛没见过,看了看简介之后也不难理解。这是一种能长期保存、方便食用的粥块。打开包装加入热水之后,能像冲泡黑芝麻糊一样得到一大碗粥和麦片的综合体,加上料包之后,味道应该、可能、没准还能下咽。

  要不洪涛只跟着去了一次就再也不想去了呢,每天吃不好、睡不好、除了风沙就是冰雪,经常还得克服高反下车,轮着锄头铁锹把车轮挖出来。

  不管有多美的风景,到了这种时候也没心情看了,除了拍几张照片证明自己来过之外,屁的享受也没有。还不如驾驶着大帆船环球冒险呢,毕竟船上可以有美女同行,风平浪静的时候干啥都不受罪。

  “……一样拿两袋,中午我们就吃它了!”听到洪涛的回答,刘若霜脸上的笑容立马就僵了,忍了几秒钟,转头走了出去。

  “中午……呦,可不是嘛,都十一点了。你这里不是有厨房吗,要不我凑合炒俩菜焖点米饭吧。这玩意也不便宜,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洪涛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要拿冻干便携食品在家当饭吃,好家伙,比自己还懒。

  “你随便,我没意见……”刘若霜不仅懒,好像还不会下厨,真不知道她在这里一个人怎么活。

  厨房里有两个双门大冰箱和两个卧式冰柜,里面不光塞的满满的,还什么都有。洪涛找了一坨冻大虾和两条黄花鱼化上,再拿了点柿子椒和茭白,三个菜不就有了嘛,两荤一素,比地主家都硬。

  “怪不得若愚竞争不过你呢,老男人也有老男人的优势,懂生活,会哄女人……”这就是刘若霜拿起筷子时给出的评价,应该还算正面吧。

  “其实我一点都不老,不信你问问韩立,他亲身感受过,最有发言权。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不需要总把脸蛋弄的太光鲜,差不多别吓人就成了。但男人的身体很重要,你看常年坐办公室的,三十多就虚了。不是吹啊,我这身体保持到五十岁肯定没问题。”

  可洪涛不满足于这种不疼不痒的评价,就好像他是一块带着皮壳的羊脂玉,卖力的推销着满身的优点,生怕被别人漏过。即便中间有裂有冲,也要说成岁月的年轮,活的深沉。

  “和我表白这些没用,我也不是亚楠那样的小姑娘,靠三句两句话忽悠不晕。想讨好是吧,来,展现展现真本事,看看还有什么疏漏,这才是我想看到的。”

  面对这番很不要脸的自我推销,刘若霜毫不动容,既没反驳也没躲闪,而是又扔过来一份资料,顺势把洪涛面前的盘子挪到了她跟前,看起来这盘油焖大虾挺对她的胃口。

  “从这份清单的内容方面可以看出,霜姐您有非常丰富的野外生活经验,也很懂得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按说是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了……”

  其实洪涛是故意让着刘若霜的,如果他真按照习惯的速度吃饭,这盘大虾几分钟之前就该没了。既然要示好,争取宽大处理,那就得做全套,尽量不说讨人厌的实话。

看过《市井之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