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苏厨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不战而胜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不战而胜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不战而胜

  姚麟脸上有个巨大的疤,当年与兄长姚兕一起在西北对抗夏人,“中矢透骨”,这杀才依然“谈笑自若”,声盖一时,与姚兕号称关中二姚。

  苏油笑道:“君瑞这身量,不披挂重铠手握蛇矛,可惜了啊。可还在练字?桓侯书法,也是很可观的哦。”

  姚麟是和苏油一起到过敦煌的,苏油知道他的偶像是张飞,还知道他当年常常拿羊肉跟韩维侄儿韩宗儒偷换韩维的字迹,故而现在便用张飞来作比较,顺便取笑他。

  姚麟很得意,一拍胸脯:“司徒你看,现在俺们用钢笔了!”

  苏油笑道:“上马吧,领我们进寨。”

  姚麟屁颠颠地道:“末将给司徒和运帅带路。”

  其实都不用带,寨子前已经响起了号炮,军士们纷纷涌出列队,之后便是折可大等一干幕府指挥涌出营门,静待苏油一行的到来。

  大宋军事改革的另外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在用新军替代旧军的过程中,重新将军权从文官的控制中抢了回来。

  折可大是炮三班杀才之一,炸过宣房口后认了陈昭明做老师,葭芦川放火的真正罪魁祸首,之后又调入种谔手下一路杀到西夏灭国。

  几场大战役里头,都有他的身影,而且战功卓著,如今已然成了方面大将。

  炮三班的杀才们,如今也是各有际遇。

  其中王君万年纪最大,如今已是制置使,镇守岷湟;

  种朴在军事学院,担任战略机宜参谋科教官;

  苗履成了青唐统制;

  钱小侯爷进了海军,如今是南海水师协领,驻守龙牙城;

  王文郁的女婿,姚兕的儿子姚雄,则是北庭都护帐下协领;

  说起来几个人里边,还是折可大捞着的大战最多,升得最快,如今都和姚兕、王文郁等叔叔辈儿一个级别了。

  这几个人,代表的是大宋新一代的军人,他们已经成长为国家的屏藩。

  折可大的模样秀秀气气,待人接物也文质彬彬,换上士子的襕衫,完全就一个俊美秀才。比身边的王寀还有迷惑性。

  然而却是炮三班里对敌最为心狠手辣的,就数他。

  深得种锷和陈昭明真传,到了战场上,无论敌我,军士们就成了数字,打仗就成了做数学题,这娃就成了莫得感情的杀手。

  葭芦川边那一把大火,烧得王姥姥到现在都还时常做噩梦。

  但是苏油对他非常欣赏,认为军人做到折可大这样,才叫真正的专业,堪比后世的德意志军人。

  因为军人只有这样才能最快地达到胜利,而胜利,才是最节约成本的做法。

  这里的成本,包括人命。

  来到大帐之中,就见参谋正在地图前布置,苏油再一看那地图:“我就说你们的电报往来怎么那么多,还当自己在四路都经略司呢!还有你这图,也太独了点吧?”

  电报是有线的,需要中转站,大宋三百多个州郡,其实依靠着数十个中转站在连接。

  比如河北四路各州郡之间的电报,都须得经过大名府电报局;河西诸路的电报,都须得经过兰州电报局。

  前年秋季大练兵后,各个将领的防区,苏油按照兵种和将领的能力,重新优化了一次配置。

  大体来讲,越往西,部队的骑军战术、斥候侦察、武装越野能力就越厉害一些;

  而越往东,部队的土木工程作业、桥梁架设、夜战、两栖作战的能力就越强一些。

  地图上不光光仅有河北西路一面的战略部署和攻击线路,而是整个宋夏前线,从九原开始,到如今还在辽人手里的河套西北的何清、金肃、宁州三军,之后就是整个长城以北,包括了辽国一半的西京道和整个的南京道,都是折可大的战略目标。

  从推演上看,这娃是要从保州出发,向东北攻击析津府,切断要冲,然后折向西南,与九原二种,麟府二折,河中太原方面军一起,分军四路,吃掉在套内与长城以北,析津府以西的所有地区。

  还要包括河套与长城连接部的辽国西南招讨司。

  照这种搞法,河北西路方面军就独自包揽了收复幽云的主要任务,剩下的河北东路方面军和就只有在后世北京到山海关,如今的析津府和榆关一带玩玩。

  至于大名府路,更是沦落为纯后勤运输的打酱油队伍。

  折可大不以为苏油是在批评他,无耻地笑道:“我方面完成的任务越多,兄弟部队需要面对的压力就越小嘛……”

  “扯淡!”苏油笑骂道:“析津府有涿水、桑干河多条河流可以利用,雄霸离它的距离又近,我放着水师不用,拿河北西路的骑军去打,我得多蠢才干这事儿?”

  “你觉得你这个方案能在种巢二帅那里通过?你这呀,叫不切实际,过干瘾!”

  王寀就在一边吭哧吭哧直笑:“我就是这么跟折郎君说的,他还不听。我还是将原来那张指挥图挂上去吧……”

  苏油又审视了一下地图:“等一下,这个思路还是有价值的,我再看看啊……”

  对着地图想了一阵:“的确有价值……你们看啊,如果河北东路军计划没有成功的话,我们还可以从保州出一支偏师,按照可大的法子,做出攻击析津府的态势,吸引辽人分军,就能够让河北东路军安然回来……”

  帐内所有人,甚至包括刘奉世,都在齐翻白眼,切,司徒这万年老苟!还是未虑胜,先虑败那一套!

  见到帐中众人不屑的眼神,苏油才呵呵笑道:“还有这地图有点久了,有些不准确。”

  “最新的情报,耶律和鲁斡已经抽走了套内三州的全部兵力,撤到了黄河以北,以全力对付鞑靼。”

  “将原来三州之地,交给云内州指挥使萧海里防御,整个河套,已经是我大宋的了。”

  所有人都是又惊又喜。

  辽国在河套里边其实还有三个州,占了河套东北角一点点地方,种谔是早就看不惯了,但是受制于外交态势,也不敢轻易挑衅。

  现在大宋竟然一兵不出,轻轻松松就拿到了手,让折可大不禁有些头紧:“这戏法……这怎么弄的?辽国皇太叔他就这么听话?”

  “因为形势所迫,这本来就是辽人的最佳方案。”苏油说得云淡风轻:“眼看鞑靼人又要开始攻势,西南招讨司即将面临蒙根图拉克和玛古苏两路夹攻,耶律和鲁斡从国内又得不到增援。”

  “套内三州如今本身就是死地,赖在那里的辽人,我大宋麟府、九原随便一支兵马就能够将之吞掉,而辽人隔着黄河,想救都没法救。”

  “与其让军队丢在那里虚耗,捏着个占地的名头,还不如将之抽调出来。”

  “一来可以保证这几支军队的安全,二来还能够加强自己的实力。”

  “当然,这么明显的弃地行为,在辽朝内部也是会引发轩然大波的,可这不刚好有萧海里在吗,便将这锅丢给萧海里去背好了。”

  “这,就是耶律和鲁斡与北院枢密使阿苏的想法。”

  “对于耶律延禧来说,萧海里不可靠,这一点他完全知道。”

  “但是现在的辽国,军队远比占地重要,这一点,耶律延禧也同样知道。”

  “这就叫当政者的无奈,只能在两个烂选择里边,挑一个相对不那么烂的出来。反正已经有了借口,足以搪塞天下人悠悠之口,这不就已经够了吗?”

  折可大说道:“耶律延禧我管他去死,可是……可是这样,我大宋也太胜之不武了吧?”

  “对呀,不武之谋嘛,可不就是胜之不武。”

  “九郎你不会天真地以为,种五能将萧海里攥在手里,耶律延禧与耶律和鲁斡能做出这样的抉择,三州之地能从辽国夹袋里掉出来落到我们大宋手上,我大宋受命于天,一点努力都没做过吧?”

  折可大顿时零乱了,这……这才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

看过《苏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