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十章?新术
  赵清菡身材高挑,今夜穿了一袭束腰不过膝的白裙,将美好身材展露无疑,曲线起伏,双腿修长。

  夜风吹来,扬起她一绺乌黑光滑的长发,莹白瓜子脸很美,原本清秀甜美,带着微笑,但现在……却笑容凝滞。

  现场安静,所有人都未动。

  赵清菡一身白裙,连她这种见惯场面、情商很高的女子都陷入刹那的寂静,可想而知,气氛多么异常。

  王煊转身,正好与对她对面而立。

  山上枫树火红,景色秀丽,山下城市灯火灿烂,这些像是一幅画卷的背景,将现场的人衬托出一种宁静的美。

  王煊真的没有想到,赵清菡会突然出现。

  最主要的还是秦诚乱插话,导致画风突变。

  “你来晚了,自罚一杯。”王煊开口。

  谁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镇定,一点都不带迟疑的,举起手中的酒杯,对身前的赵清菡微笑致意。

  赵清菡平日虽然从容自信,经常出席各种活动,见过大场面,但刚才身体确实略微有些发僵。

  现在下意识就要举起手中的红酒杯,但很快她又冷静下来。

  举杯到一半后,她脸上重新漾起笑容,恢复灿烂,但却没有说话,也没有去与王煊碰杯,想看他的表现,还能有什么迅速与机敏的反应。

  这时,秦诚开口说话:“清菡,你别误会,老王他人很靠谱,刚才主要是我说话太急了!”

  原本淡定的王煊不淡定了,很想说,兄弟,你会不会说话,怎么又插话了?!

  这种事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尽快揭过去,没什么好解释的,所以王煊刚才面不改色,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赵清菡也无言,举起手中的酒杯与王煊轻碰,浅浅的润了润红唇,转身离去,留下一个优雅的背影。

  “我说错什么了吗?”秦诚问道,他自己也知道画蛇添足,越描越黑了。

  王煊拍了怕他的肩头,道:“你说的没错,这不,直接将她给支走了,大家都不尴尬。”

  秦诚吐着酒气道:“不是,我的本意是想和她单独说两句,喝一杯,结果人都走了,我找谁去。”

  “直接就过去呗,她现在又没离开。”孔毅给他支招。

  然后,他将王煊拉走,来到山顶边缘区域,凭栏眺望远处大地上的灯火。

  “这次有人帮你说话,想将你带到新星。”孔毅双手放在栏杆上,说出这样一句话。

  王煊已经知道,林教授曾找过投资方。

  但是,他觉得孔毅应该不只是要告诉他这些,不禁侧头看向他。

  “旧术研究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对你有印象,虽然你的状况与选拔条件不符,但你在旧术上的表现有些惊人,所以想破例带你走。”

  果然,当中有隐情,孔毅单独找他有话要说。

  “凌薇的家人干预了,要将你压制在旧土,不让你去新星。”

  这些话像惊雷般响在王煊的耳畔,让他瞬间酒醒,目光顿时无比犀利,盯着孔毅。

  孔毅一向强势,毫不示弱,转过身来与他对视,道:“你不信的话可以找人去查,总会有蛛丝马迹留下,况且这件事儿既然我知,也一定还有其他人了解。”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王煊问道。

  孔毅沉声道:“我怕你得到一鳞半爪的消息,知道有人压制你,最后会错怪在我头上,这口黑锅我不背!”

  他转身离去前低声补充:“凌薇家里远比你想象的有力量,有影响力!”

  看着他的背影出现在别墅灯火处,王煊依旧站在原地,转身再次眺望山下的璀璨城市。

  “是我将人想的太好了吗?”他轻语。

  早先,秦诚就曾怀疑,是不是他前女友家里出力了,要将他压制在旧土,当时他还摇头,认为不至于。

  王煊接触过凌薇的父亲,确切的说,是那个中年人主动找到过他,给他施压。

  第一次见面时,凌启明虽然很严肃,但是他也有另一面,脸上也写满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担忧与关爱,怕她选错人。

  当时,王煊被对方审视,凌启明言语很冲的质问他,但他并没有生气。

  将心比心,如果他有个女儿在异星有了男友,王煊觉得自己也会有些担心,会杀过去看一看。

  凌启明的气场实在太强,到后来确实让王煊有些受不了,被一而再的警告。

  不过那个时候,无论凌启明气场多么强,也没有私下动用关系针对他,这让王煊对他印象不算坏。

  王煊一向不愿以恶意来揣度别人,总会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认为这是一个强势父亲对女儿的保护,虽然过分了,但也勉强可以理解。

  直到现在,他觉得自己将一些人与事想的过于美好了。

  他摇了摇头,吐了一口浊气,向回走去,对于已经发生的事,他不愿再去纠结,人始终要向前看。

  “王煊,这边来!”周坤喊他过去喝酒。

  王煊顿时眼神异样,他很清楚,周坤一旦饮酒,那就会放飞自我,像是换了个人般,嘴里会说个没完。

  周坤不在乎,道:“我去找你时不是说了吗,今晚要与你喝个痛快,好好聊一聊。”

  不远处,苏婵、徐文博等人眼皮微跳,周坤这是主动要去泄密啊,他一喝醉,那就成话唠了,有问必答。

  “他故意的吧?”李清竹小声道。

  苏婵撇嘴,道:“随他吧,新术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过段时间肯定会传到旧土。”

  王煊明白,周坤借着醉酒,主动要告知他一些情况。

  这时,秦诚凑了过来,满脸喜滋滋:“我刚才和女神单独喝了一杯,她说有时间以后到月亮上去看我,对了,刚才他还问起老王你,旧术到底练到什么层次了,我告诉她,约等于九点八个孔毅,十二点五个周坤,十一点六个徐文博。”

  周坤原本还准备醉酒呢,一听这话顿时不干了,道:“秦诚,有你这么比较的吗?”

  孔毅也走了过来,神色不善,道:“你会不会说话?!”

  即便是高冷的徐文博也绷不住了,嘴角抽搐了两下,道:“秦诚,有你这么衡量的吗,我都成计量单位了?”

  “我那只是随口一说,喝酒,大男人都计较什么?”秦诚一把拉住周坤,道:“我最喜欢和你喝酒了,来,咱俩走一杯!”

  周坤斜睨他,秦诚这绝对是冲着灌醉他套秘密而来,还不清楚他其实要主动对王煊“泄密”呢。

  王煊赶紧拦住秦诚,怕他真将周坤灌醉倒地,道:“慢点喝。”

  秦诚诧异,周坤喝下半杯酒后就渐渐开始放飞自我了。

  “我告诉你们,新星那边出现了新术,也叫超术,更有人希望称之为神术……”

  “周坤,你胆子不小,随便就在外面乱说话,有些事现在还处在保密阶段,你这样做好吗?”

  突兀的话语传来,有人在大步接近。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留着短发,身体健硕,能有一百八十五公分,眼睛非常亮,犀利的刺人。

  “云哥,我喝醉了,下次注意。”周坤酒醒了,但并不紧张,显然认识这个男子。

  来人比周坤、徐文博等人要大上几岁,小麦肤色带着光泽,他很强势,言语不委婉,盯着王煊与秦诚,道:你们也真敢,套话呢?想灌醉周坤,从他这里知道一些事?”

  周坤立刻拦住他,道:“云哥,这是我们同学间的聚会,你如果想喝酒,去房间!”

  孔毅、徐文博等人也立刻走过来,挡住他的去路,劝他不要这样。

  “你谁啊,说话这么冲,吃枪药了吗?!”秦诚一点也不惯着他,直接质问。

  看到苏婵、李清竹等人也走了过来,云哥顿时笑了,道:“你们紧张什么,我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

  赵清菡走来,道:“云哥,我知道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不要这样好不好?”

  云哥笑了笑,道:“我今天不是惹事儿来的,嗯,就是听说有这里有人旧术练的不错,想切磋下。”

  “王煊,你不是对新术很好奇吗,来,和我切磋,我给你演示!被称作云哥的人竟说出这样一番话。

  一时间,不要说旧土的同学,就是来自新星的同窗也都心惊,他竟然……练成新术?!

  王煊很平静,他早已注意到,这个人是乘坐一艘小型飞艇上来的,停在两架飞碟不远处那块稍小的空地上。

  他一出现,就直接朝这边走来。

  王煊意识到,这个人就是冲他而来的,因为其目光曾多次落在他身上,不断扫视与观察。

  现在,这个青年更是直接点了他的名字。

  “简单的切磋,敢不敢来一场,旧术对新术,你有信心吗?”被称呼为云哥的青年再次问道。

  王煊看着他的面孔,若有所思。

  若是在往日,有人莫名向他邀战,王煊多半会无视,懒得理会。

  但是,眼下这个青年让他意动,竟已经掌握所谓的新术,他很想看一看那到底是怎样的一条路!

  “新术,也被称为超术,还有人更愿意称它为神术。”

  很强势的男子在那里自顾说道,接着又补充:“旧术,在新星几乎要正式淘汰了,现在有人开始称呼它为陋术。”

  他冲王煊招手,道:“你想证明一下吗,看一看旧术还能否焕发出新的光彩。”

看过《深空彼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