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恶灵相公 > 第四十四章 天鼓

第四十四章 天鼓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为您。

    我跌跌撞撞的回自己的房间翻出自己的日记本。

    从我怀疑自己的记忆总是断点开始,我就习惯性的做笔记。

    现在我把所有关于梦境的笔记连在一起,婚礼,日常,相遇,其实就是一个倒叙的过往。

    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复杂心情,难过?埋怨?爱恨?好像都不是,更多的是一种迫切,迫切的想知道一切,他们总是这样一点一点的在不得已时才透露给我一些事情,我想肯定有什么最重要的地方是我不能知道的。

    我抱着脑袋趴在桌子上,用我那为数不多的脑细胞使劲的想去理清楚这一切,脑袋里密密麻麻的声音与画面,头疼欲裂。

    “嘀铃铃”手机微信声音把我拉回来。

    摸过来一看是朱四喜发过来的一个动图,冷风嗖嗖中一个小人跪地求饶。

    我看过就算了,没有回。

    手机又响了,这次是一张照片,一块空地的照片,接着又发了好几张,像是空地四周的风景图。

    朱四喜发来语音“仙女,快给我看看这地儿风水怎么怎么样,我看这山清水秀,群山怀抱景物天成,最重要的是那边儿,哎等会儿我在拍一张…;…;”

    接着又发来两张糊图,看样子像是河流。

    朱四喜发来语音“东西两条河坏绕交流,似游龙做玉带”

    我不客气的回“看来你挺有先见之明啊,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提前找好墓地”

    朱四喜不服气“嘿,什么墓地,咱要投资,投资”

    “投资开墓地?”

    “你怎么三句话就不离墓地呢,女仙,你这样就不可爱了你知道嘛?”

    “女仙我呢现在以专业的角度告诉你,你这找的地儿建墓地是最适合不过了,富佑后世”

    说完就关机,世界清静了。

    苏榭还没醒,宋启星除了吃饭上厕所,几乎是不错眼的守在床边,眼睛都带着血丝,这点让我自惭形愧。

    拍了拍宋启星的肩让她去休息会,她对着我笑笑摇摇头。

    我拉了个凳子坐在她身边一起守着苏榭。

    宋启星冷不丁的问我“你说人到底怎么样才算真正的活着?”

    我很奇怪的看着她,讲道理这真不像是宋启星会纠结的问题“怎么突然这么感慨?”

    她又笑了笑“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无聊嘛”

    我问她“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一切可以重头来过,你还会选择现在的生活嘛”

    她想了想看着我,很坚定“会”

    我笑了“那你就是真正的在活着,无论开始与结果是否能如你所愿,总有一些事情一些人让你觉得不枉此生”

    宋启星笑了,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我摸摸她的头把她抱进怀里,我想,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与不为人知的一面。

    玉无瑕走进来,像个犯错的孩子,飘到一边默默的站定,其实我能理解他现在有些畏惧我的心情,但是我不得不说,角落里竖着一个鬼,还是个心情沉闷的鬼,那画面真的不美!

    而偏偏他生怕我看不到他受伤的样子,我眼睛瞟到哪边,他就转到哪边,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吼出来“你有完没完,哪凉快哪呆着去”

    怀里的宋启星吓了一跳,怯怯的抬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安静,别赶我走”

    “不…;…;不是,不是说你,我在微信,微信…;…;”

    没办法,我只得留着宋启星守着苏榭,我走到屋外,看着玉无瑕。

    他跟在我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副受伤小媳妇儿样子。

    我觉得有点好笑,为什么好像咱们的角色对调了一样?

    我说“我其实没有…;…;没有恨你或者是怎么样…;…;我只是需要时间去接受。毕竟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我已经转世投胎,有谁会吃饱了撑的去惦记上辈子的爱恨情仇?”

    他突然靠近我“如果,如果不是上辈子的事情呢?”

    我楞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拉过我的手,在我手上轻轻摩擦“从小你就是个机灵鬼,你知道玉家谁说话最算话,所以你总是费心思去讨好她,因为这样,我不喜欢你,觉得你虚伪,其实那不过是一个孤女为生存而练就的本事”

    他理了理我的头发“我多么希望你能真的投身能去富贵人家做个真正的小公主,哪怕你我从此陌路”

    我拍掉他的手“恭喜你,你的愿望实现了,我现在真的是富贵人家的小公主,虽然现在没爹没妈,但是没关系,我有个妹控大哥,超,疼,我”

    我把后面三个字咬的特种重。

    他看着我眼神有些痛苦“你可以问我的,我知道的,能告诉你,我一定不隐瞒,你不必如此”

    我后退一步冷笑“你曾经跟我说过,无论如何你都不会伤害我,我信了,我信你超过相信我自己。但是你骗了我,你总是在我自己快要解开谜团时站出来告诉我一些事情,然后舔着脸说你什么都会告诉我,你把危险放在我身边,我每天提心吊胆的防范着纠结着。玉无瑕,我是喜欢你,我承认,我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也许,我不是那么聪明但是我肯定不是傻子”

    他一把拉过我抱紧我“你是傻子,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傻最傻的傻子”

    我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我开始慢慢放弃挣扎回抱着他,抱了一回我深情的看着他“告诉我,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是天鼓”

    看,我也是可以用美人计的。

    传闻项羽乌江自刎前就听到了天鼓声。

    民间还有一传说,长江源头的格拉丹东雪峰有一面天鼓,只有勇敢善良的人才能听到天鼓的声音,死后将脱离凡尘而涅槃。

    天鼓渡人去往望乡,望乡是传闻中时间的夹缝,那里的人可以永恒可以任意的去往任何的时间处,换句话说可以随意穿越,很牛叉的BUG系统。这是小时候外婆给我说的故事。

    如果苏家世代守卫的是天鼓,天鼓又真的可以渡人去往那个BUG系统望乡,那么苏家人起了贪恋也不足为奇。

    但是,这跟玉家又有什么关系。

    我看像玉无瑕,他有些犹豫。

    我说“你刚才说怎么说的来着?这么快就反悔?”

    他无奈开口“望乡确实存在的,但是并不能任意掌控时间,只是那里的时间格外的漫长,人可以活很久,也可以根据守鼓人的位置去一些特定的地方,但是,去了,就再也回不去。天鼓有两只,分别在望乡与人间,要两只同时鸣奏才能打开时空的大门,天鼓每六十年响一次,是人界值守换岗的日子,天鼓在人间的位置也是随着每一任守鼓人降临位置的不同,而变换位置”

    “有一位守鼓人,在人间爱上了一个女人,成了家有了子嗣,返程的日子里因为舍不得亲人妻儿在规定的时间没有敲响天鼓,临死前他把天鼓的秘密告诉了自己的儿子,并再三嘱咐一定要在下一个六十年的时候敲响天鼓,但是他的儿子却把天鼓的秘密泄露了出去,引来灭门之祸。后来天鼓就在人间失踪了,自此人间与望乡隔绝”

    我不懂,就算这些都是真的,这跟玉家又有什么关系?

    “呵呵,什么关系?不过都是弃子,纵是灭门总会有那么些漏网之鱼,那漏网之鱼势单力薄护不了天鼓,就想出了这撒网分散的法子。他化名无极道人收了很多徒弟传他们玄学之术,给每一任徒弟一件东西,说他是被神选中的守护者,这些徒弟分散各地,那窥视天鼓的人要一个一个去排查去追寻,最后没了耐心,就开始一一杀害,很不巧我们玉家就是这弃子之一”

    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