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 章节目录 第84章 方识其难

章节目录 第84章 方识其难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84章 方识其难

    大店乡,38公里。

    姜佩佩驾驶着MINI下了高速,沿着标识往前开,速度放慢了,再走一段,导航的信号消失了,眼看着天快黑了,她拿着手机拔着大兵的号,一接通就脾气大发地吼着:

    “嗨,你逗我玩呢是不是?这荒山野岭的哪有人?到底在哪儿呢?”

    “乡路上,你到哪儿了?”

    “我也在乡路上,过了标识牌了,有快十分钟了。”

    “那就快了,我在路边点了堆火了,你只管往大店乡开。”

    “好…吧。”

    手机扔到副驾上,她一踩油门,急速向前,边前行边嘟囊骂着:贱!贱!贱!!

    不知道是骂南征,还是骂自己,反正是心情格外地坏,这两天打电话,他不是根本不接,就是推托有事,避得远远的,今天一接到他的电话,姜佩佩却像神经质一样,想都不样就来接人了,现在想想不对了。

    就是啊,姐的矜持呢?姐的高傲呢?真没出息。

    说不清是好奇,还是喜欢,反正她来了,她处在一种既有恼怒,又有期待的心态里,那个像谜一样的男人,说不出什么地方吸引着他,反正和他在一起觉得很轻松,当然,也很快乐。

    车又驶不到十分钟,终于看到了路边的火焰,凫凫地冒着烟,此时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已经看不见了,只有一条孤零零的路蜿蜒在山地丘陵之间,她放慢了车速,快到火堆旁时,路下草丛里跳出来一个人,向她挥舞着手臂。

    “南征?”

    她愣了,下意识地踩了刹车,泊车跳下来,眼睛直了,眼前的南征,像从地里刨出来的一样,一身土一头灰,脸上污七八糟的,衣服还挂破了几个口子,疲惫地向她打了个招呼。

    姜佩佩愣了下,旋即狂笑起来了,笑得前附后仰,花枝乱颤,这画风太过滑稽,她都想像不出怎么能变成这个样子。

    “有水么?”大兵问。

    “有。”姜佩佩笑着跑到车后,打开后备,刚准备取,大兵已经伸手自取了,提了瓶隔空一扔喊了句:“接着。”

    还有人?姜佩佩侧头一看,哎妈呀,还有个不如大兵的,像只大狗熊钻上路面了,拿着瓶水,仰头咕嘟一口,基本就见底了,那威猛样子吓了姜佩佩一跳,她看看那位,看看靠在车边,也猛灌水的大兵,好奇问着:“谁呀?”

    “我一哥们。”大兵道,此时张如鹏上来了,又拿一瓶,拧盖就喝,大兵指指姜佩佩介绍着:“我一姐们。”

    这介绍,等于没介绍,张如鹏嘿嘿一笑点头示意,看得姜佩佩浑身起鸡皮疙瘩。

    “别害怕,他也是警察,我以前的教官。”大兵道。

    “我怕什么?”姜佩佩强自镇定了句,纳闷地问着:“怎么了这是?整成这样?”

    “奔了十几公里呢,没喝着水,这一路水源都不敢喝。”张如鹏打着嗝,这口气缓过来了,大兵也长舒一口气道着:“差点被人追上……哎,谢谢啊,佩佩。”

    “那干什么了?你们不是警察么?”姜佩佩更奇怪了。

    这事怎么说呢?张如鹏害羞地低下头了,想出手赃车,被人给举报了,特么的这说是警察办的事,能信么?大兵却是脸不红不黑道着:“说来话长,我们暂时斗不过犯罪分子,所以就采取了战略撤退……快上车,把我们送回来。”

    说着一骨碌起身,张如鹏从路下提回了两人的行李包,上车却让他有点不好意思,这位女士干净整洁的车里,飘着香水味道,两人就这么拱进来,简直是两头猪钻进闺房了,还好姜佩佩很大方,和张如鹏客气道着:“没事,没事……我哥们的哥们,也是哥们,我叫姜佩佩,欢迎您到岚海来。”

    “我才不愿意来呢,他把我拐来的。”张如鹏悻然道,这一路不断突破底线,他都快萌生退意了。

    “东西拿来……废什么话啊,才这么点小挫折就懊丧,让人家姑娘笑话你呢,亏你这么大个。”大兵回头拿着东西,顺便刺激了张如鹏一句,听得姜佩佩奇也怪哉了。

    这到底谁是谁的老师啊?好像反过来了。

    车疾驰开往高速,大兵却在忙着打开微型电脑,联结着手机信号,把录下来的照片、视频打包,一古脑往回传,那些装备怪模怪样的,让姜佩佩老奇怪了,她顺便问了句:“什么东西啊?”

    “电脑啊,你不认识?”大兵笑道。

    “啊呸……我问你传什么东西呢?”姜佩佩道。

    “鄂澜山上拍的照片,初步的。”大兵道,回头看了张如鹏一眼,怕张如鹏多心,解释了句:“没事,大鹏,佩佩是自己人,要不是她,我还想不到这儿呢。”

    “啊?就是上周咱们说的那个?”姜佩佩惊讶问,倒不惊讶内容,而是惊讶,这就干上了,大兵低头道着:“对,不过我提前告诉你,你不能乱掺合……哎对了,你见我妈了吗?”

    “现在才想你妈来?什么东西,自己溜了,还说和我一起逛省城了。”姜佩佩一提这事,又火了。

    大兵却是安慰道着:“别这样嘛,大不了回头真陪你逛省城。”

    “啊呸,谁稀罕似的……告诉你啊,回去给我加油,白跑一趟啊。”姜佩佩怒道。

    “成成,没问题。”大兵安慰道。

    但也就仅限于安慰,安慰时连眼皮都不抬,几次瞥到大兵这么专心,看都不看她一眼,姜佩佩是真怒了,她道着:“成什么,成心是不是?到底干什么了偷偷摸摸的?”

    “哎呀……我都成这样了,你给点同情心嘛,差点被人扣大店乡里,你是不知道,我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第一个想起来的人就是你啊……一说你拍马就赶过来了,把我感动的,简直都无以为报了。”大兵恬着脸,这次是说好听话了。

    “哼,这还差不多。”瞥一眼的姜佩佩终于找到满足感了,她笑着道着:“出来几天嘴溜了,会糊弄人了,再来几句,我拍马这么快赶来了,多来几句拍马屁的。”

    “这还用拍马屁吗?没看到你的美貌,把我老师震惊的到现在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这叫惊为天人啊。路上我还想了句歇后语来着,形容你的,想听不……叫西施坐飞机,美上天了啊。”

    大兵兴之所致,满口马屁滚滚,姜佩佩被他逗得咯咯直笑,浑然忘了刚才的怒火中烧了,只有张如鹏在车后郁闷抚着脸在想着:

    这狗日的骗不了坏人,哄女人倒是有一套,还把老子当道具。

    ……………………

    ……………………

    天色将晚的时候,匆匆梳理了收到的资源,尹白鸽从车里出来了。

    地点是津门市南浦园小区一幢楼,她是步行进去的,在楼门禁上报了名字,门开了。

    边走边熟悉着要见的人,姓凭,名吉星,年龄61岁,退休前是缉私总队的技侦处长,技术警衔很高的一位,不过从任吉星的履历上看,尹白鸽却没有发现什么可圈可点的事迹,是从主任科员开始,一步一步熬到退休的。当然,这同样无可指责,大多数在机关的内勤,都会沿着这条不起波澜的路,走到职业的终点。

    乘电梯到楼层,任吉星已经等在门口,笑呵呵的一位老人,满头华发,保养得很得体,把尹白鸽请进屋,尹白鸽还没开口,任吉星倒笑呵呵地说了,大驾莅临,尹处长可是203专案的功勋人员,怎么想起我这个退休老头了。

    反过来,本想恭维人员的,倒先被恭维了,尹白鸽不好意思道着:“任老,您这是笑话我呢,我这点事算什么。叫我小尹吧。”

    “不不不,干事的人吧也不算少数,但能成事的,就绝对是少数了。好,就叫你小尹,你可让一批前面冠个‘老’字的无地自容啊。”任吉星笑道。

    老伴倒茶了,把两人请到了书房,退休的日子过得蛮舒服,家里花鸟虫鱼一应俱全,书房里多数是养生和营养学的书,落坐下来,任吉星笑着单刀直入了:“别客气,能帮上忙,是我荣幸。”

    “您这样说才是真客气。”尹白鸽提着电脑,拿出来,又拿出来DV来了,老头纳闷一下,尹白鸽解释道着:“我可能得录点,要请教的是专业问题,我怕我回头解释不清楚,不介意吧任老,我只录音。”

    “那这是……”任吉得有点惊讶了,这肯定是事关重大。

    “有关稀土。”尹白鸽道。

    “哦,那就确实太专业了。”任吉星道,看看尹白鸽,像不信任似地反问道:“这个,你可以直接咨询缉私总队的同志啊。”

    “问题是,在位的,我信不过。这话难听了点,但目前,我只能这么做,找一位旁观的、找一位没有职位牵挂的咨询……您不介意吧?”尹白鸽轻声道,看着这位缉私老警。

    一切尽在不言中了,任吉星笑了笑道着:“好吧,看来你成事也不浪得虚名啊,方向正确……录吧,有人听我老头骂娘,我求之不得呢。”

    “好,开始前,我请您看点东西,刚从鄂澜山上提取回来的。”尹白鸽道。

    她把视频,画面,一一给任吉星展示,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有些地方甚至是不忍再看,快进过去了,哎声和叹气不绝于耳,看到末了,任吉星的唏嘘声音已起,他喃喃道着:“作孽啊,作孽啊,不过几十亿的利润,可能要十倍,百倍地代价才能把环境恢复……一代人作孽,可能要祸害几代人啊,稀土是战略资源啊,这是毁灭式的盗挖啊……”

    唏嘘到气喘,愤怒到流泪,老人的情绪半天才稳定了一些,他从书柜的底层,找到了几件蒙尘的地图、笔记,在桌上摊开,尹白鸽轻轻摁了录音键,郑重地听着。

    “……在稀土的提取过程中,要先用硫酸铵浸泡土壤,形成硫酸稀土和氢氧化铵在土壤里,再经过草酸或者碳铵的沉淀,变成草酸稀土或碳铵稀土,这基本上完成了从开矿到取矿的全过程,留在土壤里的是硫酸根和铵离子——化肥的主要成分,但若浓度太高,会把植物的根都要烧掉……据环保部门测算,稀土行业每年产生的废水量达2000多万吨,其中氨氮含量300mg/L~5000mg/L,超出国家排放标准十几倍至上百倍……最严重的问题仍然是水土的氨氮污染,因为土壤里氨氮超标,下雨的时候被冲刷到农田里,农田也会受污染……”

    任吉星侃侃讲着,对比着尹白鸽带来的鄂澜山区的资料,一样一样解释着,这是个怵人听闻的故事,不仅私挖盗采,即便就企业开采,也是像“搬山运动”一样对生态环境毁灭性的破坏,标准的方式是,把整个山头扒光,地表裸露风化,好多年之后,依然寸草不生。

    心痛是肯定的,可为心痛的事做了什么?尹白鸽小心翼翼地问着稍歇的任吉星道着:“……据我查到的资料,邻省和我省两厅,对稀土走私的打击力度也是相当大的,但并没有发现大宗的、成团伙、存时长的地下渠道啊,特别是我省,根本不是主产区……我想问的是,如果说在我们省有成规模的走私,您觉得可能吗?”

    “在利益的驱动下,一切都有可能。”任吉星直观道。

    “但鄂澜山一带的产量会有多少?”尹白鸽反问,似乎盗采,并不足以养起一个规模化的走私。

    说到这个问题时,任吉星的表情凝结了,仔细地看了尹白鸽几眼,那眼光,让尹白鸽明显觉得有问题了,她示意着:“要不,我关掉录音。”

    “你这录音做什么用?”任吉星问。

    “有一线的同志在调查,可惜的是,他们和我一样,是稀土盲。”尹白鸽道。

    “那就不用关,但接下来都是不负责的话,你们自己求证。”任吉星慎重道,他展开地图,在赣南市画了一个圈,笔直地连了一条线,这条线通过鄂澜山、直达岚海、津门出海口,而大店乡,就是这条直线的中点,尹白鸽惊讶道着:“您是指,大店乡除了是产地,还有可能是一个中转点?可能吗?”

    “利益驱使下,一切皆有可能,白云鄂博的稀土矿还从广西走私到越南出境呢,南部沿海在稀土的执法上已经经历了数年磨练,水平要高出很多,我们在寻找新的途径,他们也同样在寻找新的走私渠道,如果放在东部沿海一带,如果从以前的空运、集装箱运变成化整为零,又有什么不可能的……以前吨价是两到三万,现在可是涨了十倍了。”任吉星道。

    “可现在国家对稀土都是配额生产啊,从主产地走私可能性不大吧?”尹白鸽不信地道,大兵给的消息就够她消化,谁可知道,那仅仅是个开胃小菜。

    任吉星慢慢地笑了,笑着告诉她:“你可以查一下权威统计,201*年,全国非法稀土矿产量估计有4万多吨,违规冶炼分离产品有5万多吨。相比之下,全国稀土指令性生产计划的企业分别生产稀土矿产品、冶炼分离产品7.6万吨和8.2万吨。也就是说,违法产出,和合法生产,几乎是五五之数……另一方面,出口税号、产品目录跟不上行业发展。业内人士指出,稀土有17种元素,性状和用途差异很大,出口的稀土产品也有上百种,目前稀土出口税号却只有50来个,目前在出口管理上,却仅将稀土产品简单分为氧化物、盐类和金属三种,可能专业人士,都分不清不同种类稀土之间的差别。”

    “对呀,如果限制出口的中重稀土,混杂在普通出口产品里,会不会……”尹白鸽狐疑道。

    “肯定会,也肯定有。”任吉星道着:“指令性计划的含义是,针对某个企业,比如今年上半年,只允许你生产一千吨,可这只够企业三个月的开工量,如果按计划来,那得辞退工人,否则还得发工资,交保险;机器停产还存在锈蚀的问题,更难办的是,万一到恢复生产,可能一时半都招不到人……我参加过稀土生产安全检查,大部分都没有那么规矩,完成指令计划,都有悄悄生产的……”

    “那盈余出来的部分,可能就是走私的源头了?”尹白鸽问。

    “对,源头不好断流啊,涉及到地方的利益,而且有不少外资企业也掺合进来,说是合资建厂,其实无非是掠夺性的开采,再披着合法的外衣谋利,最终受苦的,还是普通老百姓。祖辈生养的故乡,会变成草都不长的绝地啊。”任吉星抿着嘴道,压抑着心里的愤怒。

    尹白鸽良久无语,看着老缉查脸上的愤怒,愤怒之后的无奈,她轻声问着:“我们能做点什么?”

    “可能什么也做不了。”老任摇摇头。

    “不,还是可以的,那怕查获一个走私分子,那怕打掉一个团伙,都是我们该尽的义务,那怕能尽一点绵薄之力,也胜过我们当一个望洋兴叹的旁观者吧?”尹白鸽道。

    任吉星一瞪她,不悦道着:“你在质疑我?”

    “不,我在勉励自己,去年,准确地讲是一年半以前,有一位女记者深入岚海大店乡,鄂澜山一带,可能接触到了很多事,之后她就失踪了,讫今为止杳无音讯……她是津门人,现在只能在失踪人口记录上找到她的名字……其实我和您一样,一直是旁观的态度,一直觉得什么走私,离我们的生活还很远,又何必去趟那趟浑水,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尹白鸽轻声道着,像在讲一个故事。

    任吉星被这个故事吸引了,他出声问着:“是一桩刑事案件,让你们联系到了走私?”

    “对,目前还没有什么证据……唯一的证据就是大店乡鄂澜一带的私挖盗采。”尹白鸽道。

    “那是中重稀土产区边缘,价值更高。女记者应该是接触到了她不该知道的事。”任吉星悠悠道,后果不必说了,肯定是一个被雪藏的悲剧。

    “对……我接触的刑事案例很多,对于嫌疑人、受害人说实话已经麻木了,如果就一个不知趣的记者,我可以漠视。反正她和我非亲非故。”尹白鸽屏息静气,想着让她无法释怀的一幕,轻声哽咽道:“可是不行,这位女记者陈妍失踪后,她的父亲每天在市里发寻人启事,在找女儿;母亲带着六岁的孙女,在拣着破烂维持生活……才六岁的小女孩啊,一个罪案荼毒的无辜的人,会有很多很多……如果所有的警察都选择看客的位置,可能被荼毒的人,会越来越多……”

    任吉星听到尹白鸽话里的意思了,他问着:“看来,你是想激将我?”

    “那我能成功吗?我只是觉得,可能需要一位专业人才。”尹白鸽道。

    任吉星笑了笑,在想什么,尔后又笑了笑,看看尹白鸽期待的脸,像是却之不恭,又像是有所顾忌,就在尹白鸽觉得希望渺茫时,任吉星却是正色道着:“你已经成功了。”

    尹白鸽一下子兴奋得笑到灿烂了,伸手道着:“谢谢任老。”

    任吉星和她握握道着:“是该我谢谢你,我当了一辈子警察,都没有干过一件值得回忆的事,也没有干过一件想去干的事,现在看来有机会了。谢谢你,替我向专案组领导问好,我随时听从召唤。”

    坏了,理解成专案组招蓦了,笑着的尹白鸽脸上一僵,下意识地看看门,然后压低了声音,安抚着这位盲目兴奋的坐下,眼光闪烁、语重心长开始解释了:

    任老,暂且还没有专案组,不过很快了,在开始之前,我们先统一一下认识……

    ……………………

    ……………………

    另一路回到了岚海,姜佩佩出离惊讶了,先是饭店目睹这一对货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地吃了六七个菜,几大碗米饭。后是到家旁观风风火火来的潘云璇,劈头盖脸训了儿子一通,南征又给了她一种不同的印象,在老娘面前别提多老实了,老实的像个萌宝宝,就是满嘴瞎话,编了一通给领导办事,想调回省城的故事,又把老娘给哄住了。

    姜佩佩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成了个非常好的挡箭牌,有她在,潘云璇都不忍太过苛责儿子,而且还给两人创造独处空间……这恰恰又被儿子哄了,潘云璇瞅着这一对心满意足地走了,回头被打发到小区外遛达的张如鹏就回来了。

    “洗澡,你先洗,去吧去吧……我给你找身衣服换上啊。”大兵推着张如鹏,先撵卫生间了,自己是匆匆洗了把脸,糊弄完老娘了,回头时,却发现又一个疏漏不好补了,姜佩佩正杏眼圆睁、怒容满面地看着他,大兵讪笑笑,不好意思道着:“佩佩,您看……这也不方便的,要不你。”

    姜佩佩怒火终于爆发了,上前拽着大兵,往门外拽着,边道着:“你给我出来,我得跟你算笔账啊,整个是消遣我是吧?还拉上我一起骗你妈……信不信我现在就告诉她你干什么去了。”

    “别别别……你听我说。”大兵道,出了门,站定一瞧,姜佩佩这怒容满面的,让他无言以对了。

    不好办啊,这姑娘又不傻,僵持片刻,看瞪眼的姜佩佩怒火难消,大兵干脆直说了:“那你说,怎么办吧?”

    “我说你听?”姜佩佩问道。

    “当然听,必须听,一定听。”大兵正色道。

    “那好,很简单。”姜佩佩怒容变缓,然后突来嫣然一笑道:“带我一起玩怎么样?”

    “啊?那不可能。”大兵直接否决。

    “不可能算了,我走了,你保重……一会儿给你妈打个电话,就说你往家里带了个男的,把我撵出来了。”姜佩佩说走就走,背着身说了句让她也嗤笑的话。

    “喂喂喂……别走别走,我怕了你了。”大兵赶紧地,上前拦着,差点就抱个满怀了,不过又赶紧矜持了一下,不好意思站定了,姜佩佩笑着逗他:“那同意了?”

    “必须同意……不过,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啊,你确定?我们现在什么都没发现,可能是瞎忙活。”大兵犹豫道。

    “要么说你笨呢?你找我啊,我问你,你认识稀土吗?”姜佩佩问。

    大兵懵然摇摇头:“到目前为止还不认识……怎么?你认识?”

    “我也不认识,可我认识射频检测仪啊,想要吗?射线一照,二十秒钟可以检测出结果来,准确率百分之八十九,海关才有的装备,我打赌,你连那儿有生产也不知道。”姜佩佩得意地道。

    大兵兴奋了,极度地兴奋了,兴奋得几乎想抱着美女亲上一口,那兴奋的表情快到爆发的临界时,姜佩佩又是一盆凉水泼来了:“一台价格一万二,不接受私人定货。”

    “哎呀,我……”大兵难为地直挠脑袋。

    “看你表现喽,说不定我能帮上忙……我走了。”姜佩佩调戏了大兵一通,这才得意洋洋地开路。

    大兵瞬间反应过来了,屁颠屁颠追着:“哎,等等,我送送你……慢点下楼,这楼梯陡,我说佩佩,你怎么知道的?”

    “我查的呗,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哦,太感动了……哎,要不,我陪你走走,这月上柳梢头,正适合散步啊……”

    “瞎掰吧,有月亮吗?”

    “没有……没有也没关系啊,看你比赏月可好多了……”

    “哈哈哈……就你贫吧啊,你跟我老实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和疯了一样去查这事,那是你的事吗?别想糊弄我,给你最后一个说服我的机会。”

    “嗯,没问题,这个故事就长了,得从我发现我爸的笔记开始……”

    两人说着,恰如漫步一样出小区门了,草草洗完的张如鹏不见人,在窗户上看到了这一对,瞧那腻歪样子,让他悻悻骂着:

    这狗日的,生活真丰富多彩,看得老子也想退役了……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