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 章节目录 第82章 观火隔岸

章节目录 第82章 观火隔岸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82章 观火隔岸

    “……警察问,就说认错了。就说是高宏兵砸的我指头……还说不是拘禁,是打昏了,就忘了放我了……问陈妍,就…就说不,不知道怎么回事……如…如果再有人来问,除了这些……什么也不能说……”

    “是…是大店乡鄂澜山的矿口、浸池照片,还有全乡的土质检测详细报告。”

    手机的微视频,偷拍的画面,惊惶恐惧的受害人栗勇军,哆嗦地说话。

    这组视频现在已经出现在孙启同的办公桌上,他仔细地看了一遍,又一遍,除了这个视频,还有一群疑似涉黑分子的人物,就在董魁强的家里,虽然没有有价值的信息,可凭着大兵扮“黑警察”轻而易举“借走”价值几十万的越野车,足够给人充分的想像空间了。

    “张如鹏怎么也去掺合了?”孙启同的第一句如是问到。

    “哦,我不太清楚。”侧立一旁的尹白鸽解释道:“我刚问过基地,他是请了年假,张教官有些年没有请过假了,所以基地直接批了,两周。”

    “这个家伙。”孙启同无语了,呶呶嘴,手下意识地摸摸腮上的伤,有个耳光很重,直接把眼角迸裂了,还贴着创可贴呢,虽然找了个堂皇的理由,可毕竟压不住心里的怒气。

    尹白鸽战战兢兢,话不敢多说,以她所想,是试探一下领导的态度,在这个系统里,有时候事实可没有领导一句话有效,毕竟这种被雪藏的案子可能牵涉很大,级别不够根本压不住那些层出不穷的跳梁小丑。

    不好说,看来对挨了一顿怨念挺深,孙启同起身,踱步到了窗口,像是思考一样看着窗外,好半天才问了句:“你想伸手拉他们一把?”

    嗯?这个问题很奇怪,尹白鸽一下子倒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顿了下道着:“在原则上,我服从组织;在个人情感上,我倾向于他们,但我不会感情用事。”

    “哦,回答得很狡猾,不愧是政治部出来的。”孙启同笑笑,疑窦丛丛踱着步,像有一搭没一搭问着:“马沛龙抓到没有?”

    “暂时没有,可能是听到风声藏起来了。”尹白鸽道。

    “那他们找到董魁强的家里,这些人……”孙启同好奇问。

    “带头的这位宗绪飞,是个渔船船主,没有案底,按董魁强的社会关系查,是他的舅亲,如果单从猜测的层面看,可能这个以亲缘为纽带的团伙,为数不在少数,我查了下他们名下渔船,六条,房屋固定产有七处,仅这些就是个天文数字了。”尹白鸽道,外围消息往往能直观反映出这些人的富庶程度,不用警察思维,就普通人也应该判断出,不是什么善茬。

    “董魁强呢?”孙启同问。

    “别人是案底清白,他是就没有一点清白的地方,问题太多了,随便什么罪名都钉得住。”尹白鸽道,从警务的角度来讲,严重的两极分化只能证明一件事,浮在表面的这一位,是主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孙启同嗫喃道着:“这可能要牵涉到地方和缉私上,别说你,我想越位难度都会很大,缉私的总队长和我平级啊,你让我打他的脸去?再说这东西名不正言不顺的,立案标准都不够啊……不要觉得我官僚,如果不官僚,这官根本当不下去。”

    当头泼了一瓢冷水,尹白鸽悻然收拾起了东西,她转身时,小心翼翼问着:“孙副厅,那我……该怎么办?他们昨晚就去大店乡了。”

    “当我不知道这事,我会把这些东西转给缉私总队,或者方便时候会敲打敲打下面,但仅限于此,我分管的是经侦,就即便有重大线索出现,也不可能把案子的主动权争到手里……我们纪律队伍,肯定不能乱了章法。”孙启同移开视线了,拿起了一份文件准备批阅。

    那怕是通晓心理学的,尹白鸽也看不透这是出于公心还是私意,不过从领导的位置,故作不知恐怕是能给予下属的最好态度,她轻轻拉开门,回头瞥时,看到孙启同无动于衷的侧脸,她叹了一口气道着:“对不起,孙副厅长,我给您找麻烦了。”

    “不客气,每个人在正义和私心之间总得作出选择,你做得没错,等你到了我的位置就会明白,就不止这一种选择了,回去吧,再等等。”孙启同挥挥手,屏退了这位得力属下。

    轻轻地掩上了门,尹白鸽清楚地感觉到了,通向上层的门被紧闭了,孙副厅所说的选择,无非是维稳大局的小节之间的选择,所有的领导阶层都会选择第一种,但求无功,不求有过的心态由来已久,恐怕这趟浑水,很难有人愿意来趟了。

    公心?私意?

    尹白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连那怕一点兴趣也让上层提不起来,而没有上层的支持,她连参案的可能都不会有,当然,前提是可能立案的话。

    一个栗勇军,窝囊废材;一个董魁强,烂人恶材,还有一位失踪一年零六个月的女记者,前记者,她重新再梳理一遍,仍然觉得立案可能性渺茫,除非找到女记者的下落,否则那怕栗勇军反口,也钉不死董魁强,那样的地方势力她感觉得到,关进监狱,对他们而言无非是换个地方为非作歹而已。

    大店乡的信息还没有传回来,尹白鸽斟酌着,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和那两位说,无聊的翻查着手机,看到大兵留下的信息时,她匆匆挎起包,半路溜号,直奔着那个地址去了。

    是陈妍的家庭地址,大兵留下了线索,让她代为陈妍已经离婚的前夫……

    …………………

    …………………

    “这个事……怎么说呢?”

    坐到了尹白鸽的车里,三营坊派出所指导员开口就绊住了。

    “直说。”尹白鸽发动着车,单刀直入道。

    “往前走,拐两个红绿灯……没法说啊,案在我们所报的,可人不在这儿丢的啊,我们反馈到失踪人口记录上了,听说她牵扯到岚海一件什么案子里了,再后来就没下文了,我们所里人手紧张啊,辖区还管不过来呢,要正常情况下,也应该有消息了。”指导员道。

    “什么叫应该有消息了?”尹白鸽带了点个人情绪,现在连小所里也有官僚作风了。

    “三十好几了,又是见多识广的,不应该被拐卖对吧?要是个什么随机的祸事,也应该被发现了对吧?她本身干的就是危险事,可能发生什么事肯定有防备对吧?理论上应该被发现,如果没有,那只能证明一件事。”指导员分析道。

    “什么事?”尹白鸽故意问。

    “八成是知道的太多了啊。”指导员凛然道,这一行有直观的判断,而且有时候还特么经常不幸言中。

    尹白鸽知道苛责没有什么用,警力匮乏,事务繁重,已经是警务系统的通病,日常的事务就够他们忙的了,还真不可能去追这么一条没头没尾的线索,她换着话题问着:“家里还有什么人?豆豆是谁?”

    “啊,您也知道豆豆?”指导员吓了一跳。

    这是大兵留的信息,尹白鸽道着:“我听人说的。”

    “豆豆是陈妍女儿,她离婚后就住在娘家,家里还有爸妈,爸是退休工人,妈没工作,原来这片郊区农民,没办法,就一个独女,一年多不见人,老爷子每天在大街小巷发寻人启事。”指导员道。

    “到她家看看,兴许能有什么发现。”尹白鸽随意道。

    “不用不用,这个点没人在家。”指导员道。

    “哦,小孩上学,那老人总该在吧?”尹白鸽问。

    这句之后,良久无语,尹白鸽问着:“又怎么了?”

    “再拐个红绿灯就能看见,不用去家里。”指导员瞠然道,没有多说,尹白鸽懵然不知,车驶过一个老式小区,在路边慢慢停下,然后指导员很不舒服地指指:“就在前面。”

    垃圾堆?尹白鸽眼光一下子滞了,远远地,一老一小,在垃圾堆里刨着,那个梳着冲天辫的小女孩,尹白鸽喃喃问着:“是她?她就是豆豆?”

    “对,老的是陈妍她妈妈,女儿失踪就有点神经不正常了,带着孙女拣点破烂,一到快中午的点,就等在路口,这小孩子因为这个也辍学了……真不是我们不管啊,给居委也反映过了,没用。”指导员道着。

    尹白鸽像没有听到,又把车开近了点,她下车,往前走了几步,看得更清了,那老太太正撑着口袋,小女孩拣着一捧脏兮兮的塑料瓶子,正高兴地往袋子里装,看到警服鲜亮的尹白鸽,那老太太恶毒的一瞥,拉着孙女,扛着袋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尹白鸽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找到。

    蓦然间,她不知道为什么悲从中来,鼻子一酸,两行眼泪从眼里盈出来,她擦去了,又止不住了流出来了。

    好半晌才控制住情绪,坐回到车上,指导员像是窥到了她的心态一样,劝慰着:“没办法,天下可怜人多着呢,我们实在可怜不过来啊。”

    “指导员,我能拜托您一件事吗?”尹白鸽驾着车,轻声问道。

    “救济就算了,现在只要穿着警服的去,她会唾你一脸的……这家人性子倔,也就居委那帮大妈能说上话,偶而接济点,不过,不管用啊。”指导员道。

    “不是救济,帮我试着联系下她的前夫,看能不能商量下领走孩子……这样怎么行,才多大啊。”尹白鸽说着,眼睛又是一酸,她突然明白了大兵和张如鹏的动机,如果在其他的位置可能有不同的选择,可当她站在同一位置时,她知道别无选择。

    “更不对了,已经丢了一个小的,再领走一个小的,你觉得一对老人还能撑几天?”指导员毕竟人情通达,提到了一个更难的问题。

    好像也对,尹白鸽道着:“试着联系下吧,我们有同志介入这起案子了,我们会尽一切努力,找到陈妍的下落。”

    “谢谢,那就太好了,不管是死是活,这个心愿了了,人才能重新开始啊……尹……您叫?”指导员此时才慎重地问着,本来以为是省厅一个闲职级别的。

    “我叫尹白鸽,省厅政治部主任助理。”尹白鸽道。

    “这个事很难办啊。”指导员善意地提醒了句。

    “我知道,可总比根本没有人去办强,如果因为畏难没人敢站出来,那些受害人的家人会寒心的,如果一直没人敢站起来,我想,那怕我们这些身穿警装,头顶国徽的警察,也会寒心的。”尹白鸽说着,车泊到了派出所门口,狠狠一刹车,只顾看尹白鸽的指导员被闪了个趔趄,车停才惊省,他看尹白鸽的眼光里,多了几分尊敬。

    “拜托了,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尹白鸽道。

    “谢谢。”指导员奇怪地谢了声,他默默下车,默默地,肃穆地、不应该地,向尹白鸽急急驰离的车,敬了一个礼。

    尹白鸽的去向是津门市刑事侦查四大队,这儿有两位熟悉的人,已经升任大队长的高铭,以及破格升任四大队副指导员的范承和,路上电话联系,这两位自然是受宠若惊,车驶到大队门口,两人已经奔出来迎接了。

    “尹指挥啊,那阵风把您吹来了?”范承和乐滋滋地迎上来了,不过一看尹白鸽眼睛红红的,倒把他吓了一跳,高铭也发现了,好奇问着:“怎么了?尹指挥……昨天那事,人抓着了没有?现在这帮地痞流氓太没王法了,连省厅领导也敢打。”

    “到你办公室说话。”尹白鸽不容分说,和两人相随到了队长办,手机信息,电脑权限入网,调出了电子档案,一指,让两人看。

    省厅尹指挥的提示,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两人抓紧时间熟悉,不过越看越迷糊了,像这样的失踪案例,每年不知道发生多少呢。但迷糊之后,又模模糊糊抓到了点什么,高铭和范承和小声咬着耳朵,走私、非法绑架拘禁、失踪、再加上袭击举报人,这之间若隐若现的联系,想不勾动刑警的阴暗神经都不可能。

    “说吧,什么任务?”高铭直接道。

    “我是以私人身份来的,没有带任务。”尹白鸽道。

    “没事,您熟人吧,我们该帮也得帮嘛。”范承和大咧咧道,高铭看尹白鸽脸色慎重,捅了捅范承和让他闭嘴,然后小心翼翼问着:“尹指挥,您这到底是?”

    “告诉我,你的第一感觉。”尹白鸽道,一线刑警的直觉,比上层的案例分析可要准多了。

    “应该是个棘手的案子,案发地在岚海,市里没法插手;岚海不管故意隐瞒还是真找不着,咱们都没治。无从下手啊,没有岚海警方的配合,受害人询问怎么做?嫌疑人传唤怎么做?更别说,还有漏网这个高宏兵还没找着人……不好办。”高铭道。

    “稀土走私得缉私上插手啊,搁我们办,我们连稀土也不认识啊。”范承和瞠然道。

    “对了,沿海一带走私由来已久,就即便有这种走私,也是夹杂在大量的普通货物走私里,咱们插不到海关里面,就发现苗头,也会被他们截走的……陈妍嘛,应该是摸到了什么黑事,被人掐线的可能性很大。”高铭道,对于案件的分析没有什么感情,非常非常理性。

    “掐线”,这个刑警惯用的俗语,是灭口的意思,尹白鸽默默地起身拿起自己的手机翻到了那张车上抓拍的照片道着:“希望你们不要认为我是感情用事,陈妍失踪一年零六个月,她父亲每天傻乎乎在市里发寻人启事,人都快疯了。这是她妈妈,领的小女孩叫豆豆,刚六岁,辍学了,每天除了拣破烂,就是等在路口,等着陈妍回家……我今天穿的是警服,你们知道她们一对祖孙看见我是什么动作吗?”

    “是什么?”范承和好奇问。

    “她掉头就走,就像我比那堆垃圾还让她们恶心一样。”尹白鸽道。

    “这失踪案多得去了,不能怪在警察头上啊。”范承和道。

    “如果是个普通的失踪案,我可以漠视,可你们作为专业人士应该清楚,这不是失踪,而是非常可能是一宗罪案,其实除了她的父母和不懂事的女儿,我们都清楚,陈妍可能已经不在了……我就问一句,没有人敢接案,如果让你们接案,你们愿意吗?”尹白鸽问,神情有点悲恸。

    “高队,这个我们不能坐视啊。”范承和情绪来了。

    啧…高铭撇着嘴,瞪了范承和一眼,然后难色地想想,凛然道着:“尹指挥,咱们自己人我就不说官话了,这案子之所以没那个队敢接,那是因为大家都明白,可能牵涉到走私,可能牵涉到涉黑势力,更可能还有我们自己人参与在内,谁接都是找不自在啊……要是省厅领导牵头,没二话,我们往死里刨,可让我们自己接,这能成吗?”

    “哦,也对,我忘了你们俩都是聪明人,而且已经升职了。”尹白鸽不多说了,收起了自己的手机,起身就走,她边走边道着:“不过有个傻瓜已经开始查了,我现在相信他确实人格分裂,确实失忆了,变成另一个人了,都不知道这些事的凶险,都没有想过,这种事可能赔上他的前程甚至赔上身家性命。”

    “嗨,您说……大兵?”高铭眼睛一瞪,被刺激到了。

    “对,我可以违反纪律告诉你们他的身份,他父亲是一名地方人武部的军人,叫南骁勇,救灾牺牲的烈士,生前就一直奔波举报岚海地区私挖滥采稀土矿的事,南征被省厅遣回原籍之后,我以为他废了……可今天才发现,是我们废了。他就是那个被袭击的举报人,他在做着和他父亲同样的事,而我们,都明哲保身躲得远远的。”尹白鸽迈步走了,摔上了办公室的门,那一声摔门是如此地愤懑,吓了两人一跳。

    有时候很多决定是冲动的,当尹白鸽把车倒出来时,高铭和范承和已经奔下来了,堵在去路上,尹白鸽摇下车窗,看着两人,知道那个不会让她意外的结果。

    “我们接了,从调查我市失踪人口开始,直到查出真相。”

    高铭正色道,这个决定可能做得很艰难,毕竟,要从聪明人变成不识时务的傻瓜。

    “谢谢,有一天你可能会后悔当了警察,可不会后悔今天这个决定。我会联系你们的。”

    尹白鸽摁上车窗,车翩然而去。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