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 章节目录 第67章 家国情伤

章节目录 第67章 家国情伤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67章 家国情伤

    “我是指挥部,呼叫先遣车队,呼叫先遣车队……”

    “我是先遣车队,听到,重复一遍,听到,我是先遣车队。”

    “报告你们的情况。”

    “我们正行进在平度山区公路上,十七号路段,距离大店乡还有二十公里。”

    “加快行进速度,天亮之前务必赶到受灾村,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把灾情汇总上报。”

    “是,保证完成任务。”

    “……”

    滋滋的电流和干扰声音,在一个狭小的车内空间,南骁勇挂起了通讯步话,发愁地看着前方缓慢行进的清障车,抬腕看看表,已经到凌晨四时了,离昨晚接到灾情通报已经过了六个小时,受灾的大店乡坪凹村现在已经是断电、断通讯,成为与世隔绝的绝地。

    “南指挥……根本赶不到啊。”一位军装的司机提醒道。

    “放你娘的屁,就二十公里了,爬也得爬过去。”南骁勇恶言恶声骂了句。

    不骂还好,一骂,车停了,前方的清障车亮着警示灯,路又毁了。

    此时的车外,从海面上刮来的风挟裹着雨水,像倾泻一样往下泼洒,路基处处见毁,17号段沿途的树木,现在躺满了路面成了残枝断丫,南骁勇跳下车,打着强光电筒看看,是一处坍毁的路面,他爬上了清障车驾驶室,鼓着中气喊着:“怎么样?得多长时间?”

    “有四十多方,清出来得一个多小时……光机械不行,让工兵上。”司机伸出脖子吼着。

    “来不及了,你等会。”南骁勇跳下车。在车前,空地上,强光手电打着旗语,吼着集合,随行的十辆军卡门纷纷打开,跳下来披着厚重雨衣的战士,迅速向他面前集合。

    “我们经过五个小时的急行,离受灾地只有不到二十公里了,前面路基已经毁了,短时间通不过去……现在我需要十名志愿者,徒步赶到大店乡坪凹村,把最需要的食品、药品背过去,把灾情汇报回指挥部……愿意接受这个任务的,出列。”

    南骁勇吼着,抹了脸上一把雨水,二十几人的队伍,齐刷刷站出来两行。

    “你……司机留下。”

    “你……留下,医护兵,你跟队。”

    “打包行李,除了应急装备、净水管,全部背成压缩饼干和药品。”

    一行人迅速爬上车,打着装备,南骁勇吼着:“其余人,工兵带队全部上,清理路面。”

    另一行,从驾驶里抽着工兵铲、撬杠,在应急灯的照明下,纷纷奔向被堵的路面,协同的履带式清障车开始清路。

    片刻后,十名志愿者队伍集合了,大雨衣扔下了,换成了单雨披,每个人的背后,鼓鼓囊囊半人高的大包,南骁勇喊了声:“通信员,卫星电话拿来。”

    扔下工兵铲的通信员飞奔而来,把一部砖头大的卫星通讯手机递上来,南骁勇拿着郑重塞到了领队手里道:“沿途路况逐一汇报、灾情要在天亮前必须报回指挥部……早一分钟赶到,说不定就能多救几条命,明白吗?”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领队郑重收起了这部联系后方的通讯工具。

    “同志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这个时刻到了。我不是政工干部,思想动员的那些屁话我就不说了,但我要告诉你们,不管你们平时是多么操蛋的孬兵,在大灾大难的时候,就他妈不愿意也得挡在老百姓面前,因为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准备好了吗?”南骁勇咆啸地吼着,那声音盖过雨声、风声。

    更大的声音吼着:“时刻准备着。”

    这声音穿云破雾,铿锵如雷,负重的战雨挺着腰杆,齐齐在吼。

    “出发!”南骁勇吼着。

    “跑步前进。”领队带队喊着。

    这一行救援队迎着风、冒着雨、踏在泥里、石上,那一盏盏头灯,在漆黑的夜里,在漂泼的雨中,像一道明亮的闪电,一道,不会熄灭的闪电,在照亮着前方,在连接着通往灾区的生命线。

    十五分钟后,先行队伍汇报,前方还有一处障碍。

    这里加快的清障的速度,履带式清障车,连挖带铲。司机、工兵、通讯员、指挥员,都在肩扛手推,把更大的石块撬松,撬下路沿,眼看着,一条可容军卡通过的路面要出来了。

    “报告南指挥,他们已经接近大店乡。”通讯汇报道。

    “好……同志们,加把劲,就快开了。”南骁勇嚷着。

    “这块石头不行,清障用不上力,推不动。”

    “撬杠……上撬扛。”

    “再来两根……”

    “拖车绳拉过来。”

    困境有狠办法,肩不行、撬杠上、撬杠不行,拖车上,一块足有小轿车大小的石块拦在路中央,底下的泥石被刨了,撬杠撬松了,拖车绳拉过来了,南骁勇指挥着挂绳,打着电筒,喊着号子:

    “一、二、三……起!”

    “再来……一、二、三……起。”

    他呼着号子,石后撬,石前拉,那块石头终于被撬拉晃了,而此时,坐在清障车驾驶位置的司机却听到了风声雨声中,不和谐的轰轰声,他下意识看路上的坡面,当耀过去的灯光扫过一棵活动的树时,他一下明白了,头伸出窗外喊着:“快闪开……泥石流……南指挥,泥石流……”

    边喊边打着电筒示警,石后的战士省悟了,回头被隆隆声音吓坏了,扔下家伙往一边撒腿就跑,南骁勇发现了,起身欲跑时,却瞟到了通讯员好死不死从车里下来了,正懵然喊着:怎么不撬啦?

    他在清障车后,轰轰的车声根本没有发现危险,南骁勇在这一刹那做了一个他也不相信的动作,回头,奔向指挥车,像疯了一样,指着通讯员身后,喊着,快跑…快跑……泥石流……

    两下示意,通讯员看到危险了,往外向跑,那一个刹那,清障车的司机看到了让他一生都难忘的画面,像千军万马奔涌而来的泥石流,一瞬间掀翻了清障车、一眨眼卷走了指挥车,也在这瞬间,南指挥身站的位置,头灯一闪而逝,蓦地被吞没了……

    时间,定格在200*年6月7日,凌晨四时五十分。

    一个多小时后,灾情准时回传到了指挥部,而困在17号路段的车队却失去了联系……

    ……………………

    ……………………

    “这是记录救灾仪器保存下来的珍贵资料……那场台风暴雨灾害,引发的泥石流冲毁了几个村,受灾人口四万,我部奉军区命令参与救灾,你父亲是当时救灾指挥部成员,就是这样牺牲的……他的遗体是四天后才被找到的,被泥石流冲走了几公里……”

    宋部长轻轻拭着几滴老泪,目不转睛地看着影像资料,在缅怀着战友。

    寻找的现场,雨停了,处处是泥泞,军人、民兵、群众,几乎是拉着散兵线在寻找,找到地是五公里外的一处凹地,南骁勇曲蜷着,像一尊泥塑,被哭着、被同样是一身泥泞的战友抱出来,背起来,还有在哭着,徒劳地喊着他名字的战友,在徒劳地想唤醒他。

    大兵静静地看着,看着父亲的遗体,看着泥泞的军装,看着他已经辨不清面目的脸庞,两行热泪慢慢的流下来,他不由自主地抽泣了一声,那种浑身像燃烧的感觉,烧得他难受、难堪,难以自制。

    他抚着额头,不愿意再往下看追掉会的场景,因为他没有出现在追悼会上,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可他知道,那个错误会让他内疚到下辈子。

    “……孩子啊,你也当过兵,也从过警,我想你应该最理解你的父亲,坦白地讲,他不像宣传里那么高大上,相反的是,很差劲,爱喝酒,爱跟别人吹胡子瞪眼,爱骂人,单位人缘也不怎么好,训练上作风粗暴,甚至私生活可能还不检点……”宋部长道着,话锋一转却是评判着:“可他依旧是位值得尊敬,值得缅怀的战友,大灾大难,挺身而出,为国捐躯,虽死犹荣……你觉得这也是套路吗?或者把你放到他的位置,你的选择和他会有区别吗?”

    大兵慢慢地抬起头,在父亲的遗像下,挂着一面地方送来的锦旗,上书十六字:生为家国,以国为家;死为家国,先国后家。

    “没有区别,我会和他一样的。”大兵道,他的眼睛模糊了,喃喃地像是诅咒着不公平的世界道着:“只是,为什么是我父亲……为什么……为什么……我曾经根本不理解他……”

    “你的事我听说过一点,大学毕业回来参与过几次公考都落榜,你父亲嫌你没出息,你嫌你父亲没本事,爷俩从冷战到嘴仗打得很凶,后来你父亲才想了折中的办法,让你去当兵……想磨磨你的性子,对他而言,当了一辈子兵,顶多了解军营。”宋部长道。

    “可能全岔了,我在部队是武警行刑枪手,他在救人,而我在杀人……他是满腹怨气,我是满身戾气,可能谁也无法理解彼此在做什么。”大兵轻声道,两人殊途同归,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心态。

    “那现在呢?”宋部长问。

    大兵此时方抬头,却看到了同来的数位军人,刚刚抹完泪,眼睛还红着,宋部长胸前起伏着,仿佛又经历了一次惨痛一样无法自制,大兵慢慢起身,向宋部长敬礼,表情复杂地道着:“谢谢您,让我有机会重新认识我的父亲。”

    宋部长抬手,把大兵敬礼的手放下,数位军人,向着这位烈士的遗孤,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

    礼毕,宋部长道着:“有什么困难,可以向组织提……我们尽力帮你,你以前很孤僻,不爱和人说话,复员后安排到市中院,可能干得不怎么舒服,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人武部可以出面协调一下,帮你调个单位……”

    “我以前提过要求吗?”大兵问。

    “没有,你很怨恨你的父亲,从来都不愿提起他。”宋部长道。

    大兵微微被刺了一下,抿抿嘴道着:“如果以前是出于怨恨,没有提要求,那现在,我仍然不会提什么要求。”

    “为什么?”宋部长怔了下。

    “如果生前,我让他的脸面蒙羞;那身后,我怎么能让他的荣誉蒙尘。”大兵说出来时,一阵释然。

    宋部长叹了口气道着:“你长大了,变得快和你父亲一样了,固执……小陈,把东西给他。”

    其中的一位军人,从这些荣誉堆里,郑重地取出了一个布绒的盒子,递到了大兵的面前,打开了,一枚勋章,他抽泣了一声道:“南征哥,我是你父亲的通讯员,陈向东……南副部长,是因为救我才被泥石流冲走的。”

    大兵目不转睛地盯着勋章,却像无法承受之重一样,不敢去接,宋部长道着:“非金非银,不值几个钱,留个念想吧……可在军人眼里,荣誉却是视如生命的。”

    “他属于这儿,那就让他留在这儿吧。我都没有来得及让他看过我的。”大兵默默地掏着口袋,他有两枚立功奖章,而且有一枚是部颁的个人二等功,那熠熠生辉的奖章,背后能有多少故事,让宋部长眼神滞了一下。

    大兵却把三枚奖章,都轻轻地放在盒子里,他奇怪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转身轻轻地离开了。

    “你们……收起吧,别跟来了。”宋部长追着大兵的脚步,和他并肩走着,他好奇地看了大兵几眼,这个印象中,实在出入太大了,大兵似乎窥到了他的心思,出声问着:“宋部长,是不是觉得我很陌生?”

    “对,简直换了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变了。”宋部长好奇了。

    “我没变以前,是个什么样子?”大兵问。

    “比你爸脾气还坏,估计是从小揍得太厉害了,逆反心态很强,你爸牺牲部队通知,你都没回来。”宋部长道。

    “可能那时候,我巴不得他死了呢,我现在记得起,他我往死里揍我。”大兵道,宋部长道着:“那真不能怨你爸,原来老武装部大院里的小孩,基本被你打遍了,后来你就成队长了,带着他们组团出去打,没少头破血流啊。”

    大兵羞赧地笑了笑,宋部长道着:“都是行伍出身的,最好的教育方式,就是揍一顿;揍一顿不行,就多揍几顿……老子打儿子,我们这些粗人看来是天经地义,这个难道你也介怀?”

    “不是,但那个年纪恐怕理解不了。”大兵道。

    “还好,你也长大了,要是老南能看到这一天多好,你可没让他少操心,父望子成龙,子将父作马啊,天下的父母心,都是一样的。”宋部长道。

    这时候,大兵驻足停下了,诧异地看着宋部长,轻声问着:“那我妈妈呢?我听说他有外遇,而且在闹离婚。”

    咝……这个事宋部长皱眉头,似乎不想往英雄脸上抹黑一样。

    “我当过英雄,所以我比您更了解英雄,所谓英雄,可能是比别人更冷血、更无情,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在某些方面可能更不堪。”大兵肃穆道,像在追究一个被雪藏的真相。

    “好吧,希望你不要看成是诋毁,我们是地方武装,和地方干部差不多,免不了应酬什么的,你父亲有位红颜知己,在市总工会,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你妈妈来单位闹过两回,闹得满城风雨的,你爸也是个操蛋性子,越闹他还越坚持要离……是你当兵走那一年,我想你应该也知道,说不定不回来,也有这层原因在内。”宋部长轻声道着。

    大兵舒着气,像是气不自胜,不过之于他对男人劣根性的了解,倒不觉得十分意外。

    宋部长小心翼翼地道着:“结果还没来得离,他就出事了,我还是那句话,作为父亲作为丈夫,他可能不合格,但作为军人,他是楷模。”

    “我也会把事物分成两面性来看,可你想过我妈妈的感受吗?我想……她肯定对我们父子俩,都绝望了。”大兵难堪地道,报国为家,报到有家难回的份上,肯定是始料未及的。

    这句话却是让宋部长放心了似的道着:“所以现在好了,你能理解了。”

    “我妈妈……她还好吗?”大兵嗫喃地问。

    “还好,她很坚强,当过随军医生,比你想像中坚强……你爸去了之后,你也一直不如意,后来有个机会招蓦走了,又是两三年没消息,所以……”宋部长道,吞吞吐吐。

    “改嫁了?”大兵问。

    “你要觉得难堪……就,不要去打扰好吗?那幢房子她留给你了,她什么也没有带走,还有你父亲的抚恤,都留着,给你成家……她不止一次来我这儿,托我打听你的消息,可惜你们警察方面保密,对自己人倒是很牢,我什么也打听不到。”宋部长犹犹豫豫道着,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大兵的脸色。

    脸色很好,他放心了,只是他不知道,怎么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没准备去打扰,不过……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我可放不下。谢谢您,宋叔叔。”大兵礼貌地,向宋部长鞠了一躬,客气地劝着他别送了。

    直到人走了,宋部长还在原地发呆,这…好像与预料的,完全不同,省厅政治部给的消息是,这位人格分裂倾向,可能会被旧事刺激,让他们注意方式方法呢。但这结果,却让宋部长觉得有亏欠和羞愧一样,实在是于心难安呐!

    这一天是大兵生活的转折点,好像是回归正常生活的转折点,他去了市医院、外科,在哪里,见到了梦牵魂萦的女人,那怕头上已经多了几丝白发,却还像照片里那么漂亮,而且在记忆里变得清晰了,是他唯一的亲人……母亲!

    母子俩相视间,思念、怨愁、忐忑、甚至像陌生一样,近在咫尺,却不敢相认,大兵看着,想着爸爸,想着蜷缩在泥浆里,再也醒不来的爸爸,他未语泪先流,怯怯生叫了一声:妈,我是大兵,我回来了。

    妈妈号陶大哭,扑上来,搂着儿子,一遍一遍看,一把一把抹泪。从走廊哭到办公室,在办公室又哭了很久,可出来时,那擦干眼泪的脸上,已经带上了幸福和温馨的笑容,那怕偶而笑里还有泪。

    这一天,在夕阳的余晖下,在岚海市北郊的烈士陵园,一对母子身影,相携站在一处碑前,呆了很久,他们相携离开后,那碑身前放了好大的一束鲜花,在花团的锦簇之上,镌着一位逝者的名字:

    南骁勇 烈士之墓。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