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 章节目录 第61章 自取其辱

章节目录 第61章 自取其辱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61章 自取其辱

    “还有。”孙振华利眼如隼,盯着羞愧难当的大兵迫问着:“你在鑫众报销,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给鑫众里的女下属送首饰送包,带鑫众里的女职员开房,我觉乎着总有百把十万……小子,你还是个雏啊,组织的原则都是秋后算账啊,到拉清单的时候,你说得清吗?”

    形势,逆转了,仿佛坐在被审席上的孙振华才是警察,而他面前的大兵,已经无颜相对,头越来越低。

    “所以,你完了。”孙振华一欠身,这才发泄了点些许怨气似的,盯着羞愧的大兵,他指摘着:“功是功,过是过,就再大的功劳也改变不了你和我一样的下场,更何况,这些功劳轮不到你这样躲在犄角旮旯的人……失忆,可成不了你逃罪的理由啊,放走上官嫣红,就足够让你进来呆上几年了。”

    大兵,颓废了,被击溃了,他咬着牙,等慢慢抬头时,脸上青筋暴露,神情可怖,一字一顿道着:“咱们是私仇,你比我先死,我特么就觉得舒坦多了。”

    “呵呵……会很难的,你的愿望可能没那么容易实现。”李振华说着,冷不丁表情一敛,盯着大兵突来一句:“郭金荣死了吧?你拿什么指证我?”

    嗯?大兵眼睛一凸,表情怔住了。

    就四个人,货车司机被灭口,郭金荣被击毙,起码的目击都没有了,难道还想到发过洪水的洛河里找凶器?

    大兵慢慢平静了,像是很遗憾地道了句:“死了,这个我不用瞒你,我想他最后通话,应该是请示你的吧?”

    “你说,这种事我会承认吗?”李振华嘴角歪着,反问。

    “不会,你这老家伙其实挺高明的,一直不声不响在给蔡中兴办事,低调到谁都忽视你,了不起。”大兵道。

    李振华笑笑道着:“这个更没有可能指责,我是奉组织的命令潜伏的,我和你不是一个组织,我隶属于彭州省厅指挥,咱们其实差不多,都在利用工作机会中饱私囊,你捞的不少吧……哎对了,你失忆了,你是不是连自己以前藏的几百万黑钱都想不起在哪儿了?真可怜。”

    大兵气得直拍自己的额头,就这一句话,估计得写十几页情况报告,他向李振华竖着中指骂着:“孬种,怕老子比你好过了是不是?这场较量你没讨着便宜,想找回来啊?我打赌,你狗日的不知道自己哪儿露了馅。”

    “露的馅很多吗?不就一百多万?现在搁个好地方的派出所也不止收这么多,我会认罪的,你放心,还会主动揭举揭发你的犯罪事实。”李振华不屑道,他见大兵要开口,马上又堵了句:“别拿蔡青和刘茜吓唬我,我就是他们的司机怎么了?你还是刘茜的相好呢。”

    我艹,大兵气得直磕自己的脑袋,磕了几下,脸上表情急剧变化着,凶狠、泄气、愤怒,交替变化着,而李振华就像看一只发怒的小宠物在表达无济于事的情感,他表示关切地道着:“你现在可以交待了,争取组织对你宽大处理。”

    “嗯……嗯?”大兵被搞混了,他一停,像是思维跟不上动作,还得想想再说,想了一会儿道:“有两下啊,只想扛个财产来历不明罪……嗨你想得美……我告诉你,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袭击我的有警察参与,你信不?”

    “不信。”李振华不屑道。

    “把我打昏,是突然出手,这个我防不住,而剥光,肯定是担心我身上有定位,又来不及搜检了,而且怕有尾追,人、物一分离,扔发大水的河里,就捞上来,等发现发现,联系联系,核实核实,按正常的警务,后方找到停尸间里的我,恐怕也得几个月是吧?”大兵道,征询李振华,李振华根本没理他,大兵继续道着:“这不是江湖人的风格嘛,要是郭金荣办,怎么着也得脑袋上身上开几个窟窿,死相越惨才越解气嘛。”

    “也对啊,可这事。”李振华好奇问着:“我怎么没听郭金荣说起过,你们俩关系不是不错嘛。”

    “你装啥呢装?张官营镇东西都起获了,那天你们雇了多少人呢,你敢打包票,没有指认你到过现场?”大兵怒拍桌子吼道。

    “是不是啊,这个名字很陌生啊。”李振华不以为然道着:“要是没人指认呢?”

    哎妈呀……大兵一愣,发现坏事了,这是个惯于幕后操纵的,要在现场没露面,没指认,那会更麻烦。好像也对,这种身份的人,怎么能不知道那种事的轻重,而把体貌特征留在目击的眼睛里呢?

    李振华侧着头,严肃地看着大兵,然后脸上微微地蕴着笑容,反问着:“注意你现在的位置,在体制里,空口无凭乱讲话可不行……我倒是觉得蔡中兴临走前最后见的人是你,给你的好处应该不少吧,是不是很多藏匿资金的下落,在你手里。”

    “尼马逼,还老娘们生孩子血口喷人是不是,我当时要钱够多,我特么早溜了,那不一毛钱没落着么?”大兵瞪着眼道。

    李振华表情一敛,然后对着监控探头的位置,哈哈大笑,被问出真实心态的大兵瞬间又糗了,直低着头抚额头,几秒钟后,他像抓到救命稻草了一样道着:“医院……我被救回去,最关注死讯的只有凶手,谁出现在医院里二次补刀,就是谁。”

    “有道理。”李振华道,反问大兵:“那你找到是谁了吗?”

    “小马,李鹏进,都是郭金荣派去灭口的,不过被我反制了。”大兵道:“而销毁证据的当天,你们设计应该是这样的,当我‘逃走’通缉令出来的时候,不知情的罢了,而知情的就坐不住了,因为这颗失忆的脑袋里,没准能想起他们的黑事来……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安排,货车司机王传兵被灭口,凌晨的事,灭口的事做完,你们一路到洛宁医院,伺机毁去监控。另一路和地产商王昊的人一起到张官营销,销毁原始凭证……这应该是最后一步了,销毁医院的证据是为了保证自己安全;而销毁张官营的凭证,肯定是一个交换,让王昊想办法施加压力,而且做手脚把刘茜和蔡青接走……有凭证在,王昊不敢不听命于蔡中兴。”

    “嗯,很合理。可这个事应该找蔡中兴或者王昊核实啊。”李振华不置可否道。

    对啊,王昊可能未必知道李振华这步暗棋,而蔡中兴,早特么跑海外去了。

    一句把大兵问住了,大兵换着话题道着:“你也未见得就有多高明啊,我告诉你,你不动,谁拿你也没治,可你一动就露馅,懂不?你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动了,对吧?死扛有意义吗?真以为我没有证据是吧,我有很多很多证据。”

    “你讲证据就证据,不要像兜售原始股行不行?”李振华笑了。

    “证据,证据……”大兵慌乱了,迷茫了,疑惑了,对笃定的李振华面前,他像一个六神无主,被逼到进退维谷的嫌疑人,越来越急,开始急得反咬了:“我有很多,在鑫众里你最可疑,我查过,你没有买原始股,而没有买的,只有你和刘茜,那说明你知情……枪杀王传兵,案发现场出现我的指纹,那是一个败笔,案发时间,有特警保护着我去洛宁,你没想到吧?我的指纹,能取到的可没几个人,其中就包括你……我一直觉得有一只黑手在操纵我身边的一切,直到我发现你的身份,说实话,蔡中兴走那天,我把你诳走,是想以血还血,弄死你狗日的呢。”

    “呵呵,很可惜,最后一刻你害怕了,你不想死,千古艰难唯一死,谁到那个份上,也会苟且的。”李振华道。

    大兵问:“包括你吗?”

    “当然。”李振华道,不屑看着大兵指摘着:“但是你不够格啊,你所说的这些,都是猜测,总不能凭着你的猜测,给我定罪吧?”

    “你有种,我承认,我小看你了。”大兵瞠然道,向李振华竖了竖大拇指,似乎震惊于人在绝地的反击信念,瞧吧,这个貌似忠厚、木讷的李振华,那怕戴着手铐,依旧自信满满的,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宰一样,仿佛面前的大兵才是砧上的鱼肉等他下刀一样。

    所有的,都算不上证据,正如特勤的风格,喜欢干留不下证据的事,那怕就留下,也会想办法销毁的。

    大兵难堪了,滞滞地看着李振华,那眼光仿佛是乞怜,可却得不到那怕一点同情,相反,会招来更多的嘲讽、挖苦……

    ………………………

    ………………………

    监控室的门轻轻开了,正扼腕叹息高铭瞠然发现,高厅、孙组长一行,轻轻地踱步进来了,两人一返威风八面的姿态,像做亏心事一样,站到了监控屏前。

    “到哪一步了?”高厅问。

    “僵持阶段。”尹白鸽不动声色道。

    “快揭了?”高厅问。

    “快了。”尹白鸽道。

    咦,似乎领导还有运筹帏幄,高铭一愣,尹白鸽盯着屏幕嘘了声,示意别打断她的思路,她轻声道着:“大兵出来就给我打电话了,和基地一样,来一场戏……这是审讯技巧上的一个设置心理陷阱的方式,混淆心理证据和客观证据,他快成功了。”

    “这……这也是演戏?”高铭纳闷问。

    “当然,证据肯定有,但在他的心里,客观证据我们可没有,如果混淆这一块,那突破他的心理防线就有可能了……他现在已经确定我们没有掌握他的任何犯罪证据,他与所有的犯罪事实都没有关系,他在尽情的发泄他的不满,而且发泄到他的直接对手身上,现在的心理预期,已经提到足够高的程度了,如果只是一百多万黑钱的问题,那对他来说,完全在承受范围内。”尹白鸽轻声解释着。

    “我还是没懂,这个戏究竟要达到什么效果?”高铭问。

    “就是,在他心理预期盲目地达到这个高点的时候,再把他领到坑里,掉在这种万念俱灰的陷阱里,心理证据和客观证据,差别就不大了。当然,需要他思维和判断出现混乱。”尹白鸽道。

    “应该差不多,连我都被骂得狗血淋头了。”高厅道,手指点点直指孙启同,孙启同不好意思道着:“对不起啊,高厅。”

    “审下来我一概不究,审不下来我真得给你穿小鞋。”高厅笑道。

    “开始了,这一击才是致命的。”尹白鸽身一挺,紧张了。

    此时看到屏幕上,大兵突然地变脸了,颓废慢慢变得自信,佝着腰慢慢坐直了,脸上的表情从张惶惊恐,慢慢地换回了微笑……

    …………………

    …………………

    “老李啊,不管你真实姓名叫什么,先称呼你老李……其实你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你没发现吗?”大兵问。

    “是吗,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当警察。”李振华淡淡道。

    “不不不,我指的是,你这么确定的拿捏我,其实是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大兵道,李振华征询看他时,大兵笑着反问:“咱们同在一个组织里,你难道就没想过,我连上官都放走了,要是没点像样点的东西,组织还会相信我接收我,把我放出来?你不会真以为,装个可怜、卖个乖,就能搏得组织同情吧?”

    咝……李振华蓦地震到了,他惊讶地看着大兵,这个简单的问题,被他想当然地忽略了。

    “你以为那几个蠢货真能替你毁掉证据吗?”大兵轻声道着,淡淡地微笑着,他朝监控招招手,然后门应声而开,门口,一位警员推着移动桌,慢慢进来了,而让李振华惊恐的是,正播着的一组视频,洛宁医院的视频,门口、门厅、走廊,几处监控,还有截取的侧面的图像,让他目瞪口呆。

    “这是洛宁医院的监控录像,我离开医院的第一天,您意外地出现在监控里……其实我早拿走了,就等着你栽进这个自以为是的坑里,从回到鑫众开始,我就知道你是凶手,早就想弄死你,只不过特么后来又发现你居然是警察,我真的有点害怕……现在好了,我也是警察,你栽在同行手里,不冤吧?”大兵恶恶地道。

    这算是兜头一棒,心窝一刀,把李振华敲得如遭雷击,他滞滞地看着监控里,熟悉的自己,一下子万念俱灰了。

    “咱们都是骗子,甚至是比骗子更高明的伪装者。”大兵笑着道,用促狭的表情告诉李振华道:“我现在再告诉你,郭金荣死了,被我一枪敲了脑壳子……你信么?”

    你信么?你信么?你信么?

    那个促狭的表情,带的是冷笑,大兵反客为主,又是句句如刀、字字诛心道着:“郭金荣去张官营镇没人知道,你猜我是怎么知道的?”

    李振华眼睛越来越惊恐怖,此时眼前的大兵,那双犀利的眼光像两道剑光一样,可能把他窥个透彻,他战战兢兢,不敢稍动,因为,最恐惧的后果恐怕要发生了。

    “其实这是个死局,如果你不动,蔡青不动,谁都不动,那警察也动不了。这中间就需要一个契机,让这个幕后的策划动起来……不幸的是,我就是这个契机。”大兵一仰身子,轻松地道着:“仓促间,你们的手法太糙了,直接灭口货车司机王传兵,都没注意看看这个走黑路的司机也有防备?车上的行车记录把郭金荣摄下来了……至于用我的指纹貌似聪明,以你警察的思维考虑,那怕就不是我,估计也得查上很久;但你想过没有,伤敌一万自损八千啊,这么一做,岂不是把嫌疑目标缩小到一个很小的范围?”

    “你在嫌疑越来越重时候,犯的错误也越来越多,你归队就已经被纳入到监视居住了,从你住宅出去的信号都被捕捉了……后来发现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有更直接的,在接蔡青和刘茜以前,你遥控指挥着张官营的销毁,最早得知消息的也是你……你一定不陌生技侦的手段吧?”大兵道。

    身旁的录像里,播放着追踪的车辆,放大的画面里,车窗里伸出一只手,把一物扔了出来……然后,警员寻找的画面,带着泥迹的手机、卡,已经破碎的屏面手机,被分解了。

    “你太慌了,手机上的指纹都没有拭干净……其实从枪杀司机王传兵开始,郭金荣就已经被盯上了,他的死活真不那么重要,重要的,这个藏匿原始凭证的地方实在是不好找……还好,在您的正确指挥下,我们找到了……现在,还有什么想刺激我的可以说说?对,我敢说在这些影子公司,还有查到的地下钱庄里,有能指证你的人,你信么?”

    大兵眉色挑着,一字一句都在挑逗着李振华,从怒斥高厅开始,一步一步心理预期已经达到顶峰的李振华,猝然被这些真相,重重地击回原地,甚至还有不如。

    崩溃,不可抵挡的崩溃,让他面如死灰,他脸上的肌肉开始痉挛,额头的青筋像爬了几条毒虫在颤,在颤,颤抖到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往下落,打湿了锃亮的手铐、打湿了他颤抖的指尖,他都浑然不觉……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