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 章节目录 第39章 层出伎俩

章节目录 第39章 层出伎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39章 层出伎俩

    “有消息了吗?”尹白鸽焦急地问。

    几位技侦摇摇头,技术遭遇客观条件的意外了,温泉大酒店四周找不到等高的监视点,而地处郊外,实时的警务联结也未到位,他们的监视是封闭式,远程无法看到,偏偏这类财大气粗的五星酒店,连接洽的警员也爱理不理。

    他们说了:我们的安保在彭州是数得着的,不能随随便便来个人,我们就把监视交给你吧?客人**被侵犯了,我们酒店信誉受损算谁的。

    侦察员级别太低,他们要市公安局的通知,可偏偏这种事,是跨过当地公安的,侦察员好说歹说,甚至告诉对方可能有歹徒,都没把对方唬住。

    协商是需要时间的,尹白鸽瞧瞧时间已经到了午后三时,那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已发生和将发生什么事,现在可都是一抹黑了,她急切地踱步之后,开始直接接通一线的便衣了,命令就一句:

    想办法混进去,注意二号嫌疑人。

    在这种情况下,似乎最危险的,还不是头号目标……

    …………………

    …………………

    这个歹徒,一直在作坏事。

    叮咚…叮咚…两声清脆的门铃响起。

    一位女客人开了半条门缝,好奇看着门口笑吟吟的帅哥问:“您找谁?”

    错了,不在这一间,大兵眼睛一转计上心头,色色改口道:“美女,需要点特殊服务,排遣您的寂寞吗?”

    那女人本来十分警惕,可这场景似乎勾起她心猿意马来了,她试探地问着:“难道帅哥你……是那种特服?”

    坏了,女的尼马也想大保健,大兵一翻眼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下流,思想真不健康,我说的是陪你参观温泉景区。”

    气着的,那女的杏眼一翻斥道,不要!嘭声关上门了。

    叮咚…叮咚…又按了一间房间的门铃,房间特么太多了,实在不好找那几个暗镖,大兵就想出这馊主意来了,门一开,是位中年男,也在警惕地看着,大兵笑吟吟地问:“先生,我们这儿有陪浴的美女,需要给您介绍一位吗?”

    “啊,我说怎么没有骚扰电话,改成上门啦?”那位客人愕然道。

    “思想真不健康,一看你就是常嫖的,不给你介绍啦。”大兵见不是目标,直接回绝了。

    谁可料这么倨傲,反而让客人相信了,脑袋伸出来了问着:“嗨,多少钱?都有什么服务?”

    “房间里电话拔四个8,随时接受咨询。”大兵胡乱扯道,那门嘭声关上了,估计是打电话咨询去了。连摁了几家门铃都没找到目标,不过也没引起注意,他又摁向了下一家。

    叮咚……片刻门开,露出了一只犀利的眼,就是他了,那位穿千层底布鞋的精瘦男,他看着大兵,却没有说话。

    “你一定知道我是谁?”大兵虎气道。

    “干什么?”对方直接问。

    “站在门外我可没兴趣告诉你。”大兵不屑道。

    一位是人傻胆特大,一位就是艺高人胆大了,那人大大方方一开门,把大兵请进去了,身上门碰上的刹那,大兵蓦地转身,一直拳直捣,那位估计根本没料到大兵出手,双手一架,蹬声一退,重重地撞在门上,大兵跟着起腿蹬腹,那人慌乱间双手一垫,又躲过一踢,不过并不好受,力道又把他踢回门上。

    咣……房间里的一位冲上来了,直接拉着台灯砸上来了,这一位可是差多了,大兵回身一脚,嘭声把这位踢回床上,高弹力的床垫就是好,吧唧一弹,弹了老高,一不小心,我擦,台灯把自己脑袋磕了。

    最凶还是面前这个小个子,电光火石间他一蹬门,身形瞬间拔高,直拳直捣大兵面门,大兵一矮头,直接抱住了他,他化拳为肘,在大兵背后咣咣猛砸,大兵却嗷声忍着痛,直接抱着他扑进卫生间,把他当垫子,狠狠摔在马池子上。

    砰……那人后背砸在马池沿上,一下子脱力了,大兵顺手一拿放厕纸的塑料桶,往他头上一扣,咣唧咣唧开揍了,膀上、胸上、腹部,连打带踹,顺手扯着浴巾,边打边裹,瞧着反抗弱了,一脚踢到淋浴头下开了水,蹭蹭水下一淋,衣湿巾厚裹那么多,想动都难了。

    床上磕脑袋那位昏昏间似乎被人拖进卫生间了,等水一淋清醒了,惊得尖叫了一声,往右手,是同伴被塑料桶扣着脑袋,胳膊腿裹着浴巾难动分毫了,往下看,是自己的裤子被拉了,皮带在踝部打结了,想动也难了。

    水一关,大兵蹲在两人面前,喘了口气,这俩最难对付,喘气功夫那位被扒裤的紧张道着:“兄弟,兄弟……要钱包里有,自己拿。”

    “他是老蔡的人。”扣脑袋的道。

    “啊,老蔡的人?那就更好说了,自己人嘛,何必这样呢?”那人吓了一跳。

    蹭……大兵一拽厕纸桶,扣这个脑袋上了,明显不知道情况,那位被掀的定睛看看大兵,眼神稍有不服,大兵抽着另一位的裤带,直接把他腿绑上了。

    “嗨,有必要吗?那儿惹着你了,手这么黑?”小个子道。

    “少特么装蒜,怎么认识我的?”大兵问。

    “一块吃过饭啊……我操,你特么真是脑残了,想不起来了。”小个子恍然大悟道。

    这就不好办了,知道底细的,就没法诈了,大兵倒愣了。

    “嗨…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无怨无仇的,怎么下黑手啊。”小个子追问道。

    大兵觑觑眼,不屑道:“老板看你们不顺眼,让我弄死你们……这,这认识我,就更不能放过你们了。”

    啊……救命啊……那位脑袋被扣的吓坏了,扯着嗓子开喊了,大兵一拽,直接把他拉过来,倒栽在马池里,立杆见效,不敢喊了。

    那小子胆子却是真不小,盯了大兵片刻道着:“不可能,我们就是跟人的,弄死我们也不顶用啊,钱还得还。我们又不是债主。”

    “债主是谁?”

    “王昊王老板,津门府西开发商。不比你老板小多少。”

    “那……那就不弄死你们了,不过得给你们点教训,免得特么像苍蝇跟在我们老板后面……嗨,你叫什么?”

    “薛诚……咱们以前交过手,不偷袭,输赢各半。”

    都这份上了,这小子还挺横,不过大兵莫名地有点喜欢了,他盯了片刻,严肃道着:“输就是输了,找理由我也不会放过你……但是,好像我们以前有点交情,那我就于心不忍了,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脑残了?”

    呵呵……那小个子薛诚笑了笑,未语。

    “你一定觉得老子不敢收拾你,是吗?”大兵道。

    薛诚嘴角一撇回道:“那你一定不是老蔡派来的,没错吧?”

    他妈的,这是个明白人,大兵愣了片刻,点点头道:“是没错。”

    “那这样,也不是谈话的方式喽。”薛诚眼睛示意着自己被缚的腿和胳膊。

    大兵马上做了一个决定,蹭蹭给他解了,一伸手,把那位也拽出来,两人就坐在浴室的地面上,大兵蹲着瞧着,勉强客套了句:“刚才对不起了,我实在不知道该相信谁……薛诚,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是老蔡的保镖郭金荣一次喝酒说的,说你被人拍了。”薛诚道。

    大兵问道:“郭金荣?你怎么和老蔡的保镖在一块?”

    “都这一行的,又有生意上往来,免不了照面。”薛诚道。

    “但是……他好像没来?老蔡用的都是新保镖?”大兵问。

    “对,他根本不需要保镖,现在债主恨不得给他雇个警卫连呢,谁特么敢动老蔡,我们得拼命保他。”薛诚道。

    哦,对了,这年头欠债的才是爷,怨不得老蔡浑然不惧,敢情有债主保着他的周全呢,这些保镖怕是和老蔡的人也熟悉了。

    这一层没有问题,大兵思路转着,又问着:“那我的事……你还知道什么?”

    “呵呵,这样说吧,也许有一天,我们老板会赏我一个生意,让我当个小老板……或许这个生意半黑半白,但挣的钱有我一份,当然出了事,也得我扛着。”薛诚道,这是亲信最好的出头之事。

    “什么意思?”大兵明白点了。

    “意思就是,如果有人觉得我知道的太多了,也许,就是我活到头的时候了……顾从军,兄弟们挺佩服你的,听说你不但大把捞钱,还特么动了老大的女人。”薛诚撇嘴笑笑,还真像是神往。

    大兵蓦地整个人耸着笑了,以讹传讹的,倒还真有几分根据,他笑着道:“你在挑拔我和老蔡的关系?”

    “不用挑拔,老蔡的合伙人下场都不怎么好,他连台商都往死里坑,你离他那些大合伙人可还有点距离。”薛诚道。

    “知道他不地道,你们不也和人家合作吗?”大兵反问。

    “跟着狗吃屎,跟着狼啃肉呗,谁有本事弄钱,谁就是爷啊。”薛诚道。

    没错,有鑫众这个聚敛财富的盘子,恐怕眼红想分一杯羹的不在少数,而且,已经啃过肉的恐怕都不在少数,大兵眯着眼,以他现在脑残的思维也想得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群怕不都是富贵险中求的货色。而且他们的世界,有他们自己的规则。

    此时,他对自己曾经身处的环境却有了深深的厌恶,尔虞我诈、弱肉强食、贪婪如狼,他不知道能从这个环境里幸存下来,是不幸,还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大兵盯着这两位,似乎并没有伺机和他拼命的意思,他思忖说道:“以前那几位我熟悉的保镖,你们见着没有?就是你说,有个叫郭金荣什么的。”

    那两位互视一眼,摇摇头,另一位道着:“没看着,有些时候没见着了。”

    “妈的,没骗我吧?老子现在可是脑残,回头就准备去拼蔡胖子去。”大兵恶狠狠地道。

    “真没见着,不过未必是蔡老板动你的。”薛诚道。

    “你怎么知道不是他们动我?”大兵问。

    “太亲近了,不科学,没弄死更不科学……而且老蔡好像不是那种人。”薛诚道。

    大兵怒了,愤然道着:“你都不是这伙的,还特么知道老蔡是什么人?”

    “是啊,都知道,蔡总吃人不吐骨头的,根本不需要动手就能逼得你家破人亡。”薛诚道。另一位补充着:“而且还让你家破人亡的合理合法……那台商被他整得都不敢回大陆了,他那公司有片地原来是职工集资房的地盘,上百人一直在告状,不照样归人家了。”

    言外之意,蔡总收拾你,似乎都特么不用拍脑袋,分分钟捏死你,都不会让你知道怎么死的。

    那些发展的经销、那些加盟的分销、那些老态龙钟,也一个一个被拖进来的客户,大兵脑海中一闪而过,知道两人所言不虚,他默默地起身,若有所思地走了,那神情竟如失忆又加失心疯一样,失魂落魄地走了。

    “薛诚,啥意思,他妈的就这么算了?”另一位轻声问着,两人被收拾的狼狈不堪了,裤子掉了,衣服破了几处,那位额头还殷着血。

    “坏人好事,不得好死……和一个死人计较什么。”薛诚摸摸被打痛的地方,虽有忿意,可并不着恼,哥俩一对互搀着出了卫生间,刚换了身衣服,同伴就叫着薛诚,指着窗外,似乎这才是重要的事。

    对,就是这事,数辆豪华大巴驶进了温泉酒店的停车场,这个本来幽静雅致的地方很快热闹起来了,就见一群奇怪的队伍把酒店外场子填满了,穿着花花绿绿的大妈大婶、戴着凉帽的大叔大爷,特么的不像是五星级酒店,倒像是广场舞开演了。

    “喂,王总……我是薛诚,没错,老蔡正忙着接待各地的大户,刚到了,好的……对了,有件小事,原来老蔡手下那个顾从军,一直在找事,他把我们当成老蔡的暗镖了,刚交过手吃了点亏……我知道,非常时候,少惹事。”

    薛诚眼看着场面,如是汇报道,给人当狗腿的事,其实没那么风光,有时候很窝火,比如这趟,都不好意思说。

    ……………………

    ……………………

    “什么什么?我的人打你的人?放什么蔫屁呢?我还需要动手?我把活给你,你都得替我干吧……啊?顾从军,不能吧?我都没见着人,倒被你们见着啦……啊,我知道了……”

    蔡中兴放下电话,奇怪、诧异、愕然种种字样写在他脸上,让他一时拿捏不定主意了。

    有个生意伙伴打来的,说是顾从军他的人给打了,打得还不轻。打了谁倒无所谓,但在这个节骨眼出洋相,就有所谓了。

    “蔡总,嗯,睢溪、淮西几地的经销商刚到……咱们……”万江华弱弱提醒了一句。

    环伺着张芬、上官嫣红、刘茜以及公司中层一行人,不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又出什么意外了,这时只有上官敢说话,她轻柔地手搭在老蔡的肩膀上问着:“出了什么事?”

    “你们顾总,在18层打人了。”老蔡瞠然道。

    啊?不可能啊,最起码彭州这一行接受不了,那可是文质彬彬,学富五车,几乎受公司所有女性青睐的顾总啊,从来没见过他暴力的一面啊。

    “这……这不可能吧?”上官哭笑不得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嫣红,你去接旅游团,刘茜,吩附几个人,赶紧找着人,带我这儿来……咝,算了,都去接旅游团吧,他会来找我的,都去吧。”蔡中兴道,仅仅是微微不适,然后又变得气定神闲,言罢起身,带着众人一行,出房间径直到了隔壁看叔叔,那位有点痴呆的蔡董去了。

    余众谁也不敢多问,分乘两次电梯,下了大厅。

    大妈一多就乱,大叔大爷再一多,就特么更乱了,上官嫣红一行从电梯现身的时候,有经销商带头鼓起掌来了,然后瞬间是全场雷动,上官嫣红微笑着和一行客户握手前行,辛苦不绝于耳,偶见经销商,又是催问着办理入住,待站到人群中央,她对着众人轻施一礼道着:

    “各位鑫众同仁,首先我代表蔡总预祝大家旅途愉快,一路顺风……今天来的都是公司的大客户,没有你们的支持和厚爱,我们就没有今天的发展,也不会有未来的繁荣,借此机会,我代表公司全体员工,向客户,致以最真挚的谢意……这里是今夏消暑旅游的第一站,接下来,我们要游览四省十二个景区,明年的现在,我们的旅游就要安排在境外了,我相信,不仅仅是消费养老这个计划的全盘实现,而是会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为更多的客户创造一个安逸、闲适、幸福的后半生……谢谢大家。”

    掌声中,上官嫣红似乎瞧到了顾从军的身影在角落里一闪而逝,她给随行分配着接待任务,自己却有意无意往那个角落里走,不过等她在客户的热情里脱身出来,却再也看不到一直躲躲闪闪的顾从军了,角落是条员工通道,直通后厨。

    她有点懵然地想了想,却想不出所以然来,事情变化的太突兀了,拐走财务上人,拿了密钥发钱,现在又开始对合作商派来的人大打出手,这究竟是要干什么呢?

    她很想弄明白,不过可惜的是,根本没有机会,一回头就是熙攘如闹市的人群,光扫描身份证入住就够头疼的了,更何况还有不少是她认识或者认识她的人,一眨眼功夫,她又被热情的人群包围在中间了………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