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 章节目录 第38章 卿本嚣张

章节目录 第38章 卿本嚣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38章 卿本嚣张

    午后一时,整个指挥部空气莫名地紧张起来了……

    警力不算多,可都是省厅调集的精锐特警,这些在封闭环境里训练出来的煞神,只认命令不认人,他们没有压力,握这把利器的人才有,因为要对付的是,是至今无法确定违法犯罪行为的嫌疑人……两个字前缀:疑似!

    经侦局目前只能给出这样一个定义,对于经警,不见凭证不下手已成工作程序,但这一次实在是太大了,万一卷走钱,万一浮出一个诈骗大案,那作为守护一方安宁的警察恐怕又要站在舆论前沿。那怕你就可以推托,也无法接受那个千疮百孔的结果。

    这些想法在孙启同的心里闪过,犹豫更甚了,他甚至希望自己是错的,那样最起码可避免无法挽回的结局,可种种证据表明,这个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集资骗局,离引发雪崩,就差最后一点重量了。

    重点和重心在什么地方?触发的时间会是什么时候?这些,都仍然是悬而未决的,仿佛你只能看着而无计可施一样,让孙启同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蹬蹬蹬一阵高跟鞋声音传来,孙启同回头,看到了焦急一脸的尹白鸽,尹白鸽的眼光却落在窗台下一堆烟蒂上,两人相视时,俱是愣了下,像是被对方的形容憔悴给惊到了,不过这时候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尹白鸽汇报道着:“孙组长,二号试图躲开监控视线,是否抓捕?”

    “搞什么嘛?这是失忆了还是失心疯了?蔡中兴在什么位置?”孙启同问。

    “正在回彭州的路上,还需要半个小时。”尹白鸽道。

    二号,二号,失忆的大兵,不是终极目标,但他的份量似乎并不轻,可能结案的证据,就藏在他失忆的脑袋里,可偏偏这家伙站在专案组的对立面,孙启同焦虑地踱了几圈,然后像情急一样问着尹白鸽:“你确定,支配他现在的人格,不单纯是顾从军?”

    “确定,邓燕的判断是正确的,脑伤未愈,他也不可能记起全部,而且从王八喜几位民工的到来看,农民工这个人格成份对他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尹白鸽道。

    “那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虽然他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但也未必就和蔡中兴穿一条裤子?”孙启同问,附加一句:“毕竟他被袭击的事,还悬着,他就脑残也应该想得出,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了。”

    尹白鸽眼神一凛,然后惶然点点头道:“对啊,今天他的表现很反常,把田晓萍藏起来了,然后鑫众彭州的财务就一片混乱,不会是……”

    下文没说,如果是这个脑残捣的鬼,那无论警方还是鑫众总部,都该哭笑不得了。

    一念至此,尹白鸽掏着电话,开着扬声问着:“一组,报告目标位置。”

    “正在三环路上,开往南泉的方向。”

    “继续监视。”

    尹白鸽扣了电话,然后和孙启同瞠目相视,一下子明白了。

    蔡中兴一行的抵达地,正是南泉区的温泉大酒店,这个脑残不是想脱逃,而是去接头去了。

    “他是一个人走的?”孙启同好奇问。

    “对,单车独行,连秘书也没带。而且是悄悄溜的。”尹白鸽道。

    “他不是想跑,而是去火拼蔡老大去了。他的钱和喜欢的女人,可都是蔡中兴的。”孙启同凛然道,把自己的思维放到最脑残的层面上,应该就是正确的了,他思忖片刻,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道:“也好,咱们不敢轻易动蔡中兴,有这么个搅局的倒不是坏事……拉开监控距离。”

    说罢,他匆匆地奔回指挥部所在的会议室,几处回传的监控,正播放着几个重要节点的动向,蔡中兴的车队正赶往彭州、顾从军总经理的车,正飚向温泉大酒店,此时,又拍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那位秘书刘茜,刚刚离开鑫众公司所在的华联天厦,匆匆上车,去向也是同一处:

    温泉大酒店!

    “看来今天有出好戏啊。围绕着财富、美女的争夺大戏,我现在倒觉得这个重心,暂时要在上官嫣红身上,你们看呢?”孙启同莫名心情好了几分,问着参案几位。

    “应该有戏,同伙之间,特别是像组团的骗子,谁技高一筹,谁就笑在最后,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上官嫣红,我们几乎没有掌握多少东西,可她上连蔡中兴、下联彭州整个市场环节,连顾从军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咝,会不会她挑拔一下,让顾从军和蔡中兴扛上?”马文平如是判断道。

    “不容易吧?蔡中兴形影不离跟着的私人保镖有至少四个,近身都难。”孟子寒道。

    呵呵……孙启同莫名地笑了,在场都没有明白,只有尹白鸽知道究竟,可她一点都笑不出来。

    对了,这家伙可还有另一面,洛宁那个血腥的场面……

    ………………………

    ………………………

    一个……两个……三个……又去掉一个……

    大兵躲在帘子后,用微型望远镜瞧着,镜头里,可疑的车辆退走一辆,又退走一辆,只剩下了一辆,车里一位男子,下车的一位扮住旅客,进了大厅。

    很奇怪,失忆的脑袋能告诉他,这就是可疑目标,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认出来了……对,眼光,下车先朝后看、手里总是拿着东西,有意无意地遮着腰部武器;还有步幅,几乎像机器丈量过的,每步距离相等。普通人不管你一摇三晃、贼头贼脑、平平常常,都和这种人不是一类。

    妈的,警察!

    大兵骂了句,他没当回事,自己从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失忆都可以当成护身符后,就没把警察当回事了。抓了还得放。

    稍等不多会儿,又看到了秘书刘茜,匆匆奔进门厅,不一会儿又出来了,在车里拿着东西,那东西大兵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淮西市那个光头经销商王云龙送的东西,据是老中医开着壮阳药,那玩意……卧槽,难道是刘茜用来贿赂蔡总的?

    蔡总阳萎?这个恶念头泛起来时,他莫名地有点兴奋,而且是找不到原因的那种兴奋。

    她不放心地又仔细看看,没错,就是那玩意,藤编的提兜,很古朴,也就越有钱的金主,才越喜欢这种千金难觅的土玩意。

    容不得多想,很快视野里看到蔡中兴的车队,大兵在窗户上看到这一行人,数了数,蔡中兴和上官嫣红相随下车,蔡中兴依次和来迎接的人握手,五位保镖,三位司机,还有一位女人搀着位蹒跚的老头,估计就是鑫众的董事长了。那刘茜很会来事,一步三摇地殷勤去搀老董事长了。

    看到上官和蔡中兴春风满面,一股子妒火中烧的,大兵轻轻拉上了帘子,把门虚掩着,一闪身,出去了………

    ………………………

    ………………………

    “张芬,顾总呢?”上官嫣红瞅了个空,随口问张芬。

    公关部这位,好奇看看:“咦?我们以为他早来了,这么重大的事务他不会错过吧?”

    人多眼杂,都忙得和蔡总套近乎,有领路的、有摁电梯的、有做请势,只等蔡总和上官两位上了第一部梯,余众这才挤着下一部上楼,反倒是那位蹒跚的老董事长没人搭理了,被两位姑娘搀着,慢悠悠地刚进门。

    此时正从二楼下来的大兵瞥见了,一闪身,露了一只眼睛瞧着,那家伙七十多的人了,明显看到胳膊肘往刘茜胸部碰,满是褶子的脸眯着,似乎说了句什么笑话,让两位姑娘都不好意思了,这德性特么的比记忆中的八喜和九贵还猥琐。

    三人上了电梯,大兵闪身出去了,不足为奇,有钱人和普通人在生理需求上是一致的,档次稍有差别而已,而刘茜这样靠脸蛋和卖骚混的,估计是不会介意勾引那个男人的。

    不对……他走到门厅口停下了,又看到了三辆车,下车的一位,顺手和蔡中兴的司机打了个招呼,本来准备收拾司机的大兵,蓦地驻足了,返回了大厅,坐到了沙发上,拿了张报纸装样子。

    又是七个人,似乎还不是一路,分三拔在总台登记,大兵不动声色拍了几张,躲在角落地悄悄瞄着,一位剃着庞克头很扎眼,脖子上隐隐有个纹身;还有一位精瘦的引起了他特别注意,穿着千层底布鞋、走路像灵猫一样悄然无声,摆着的手,能看到手背粗糙,皮肤颜色很深……这是练家子,别看瘦小,估计打几个大个子都不在话下。

    一层……二层……一直到十八层,停下。

    蔡中兴一行住在十九层,这几位,莫非是暗镖……卧槽,难办了,七加五,十二个人,大兵思忖下,实在没有一个打十个的能力,不过这仅仅让他犹豫了下,然后马上又开始付诸行动了,明攻不行暗箭,好像这一套对他来说并不难,就像下意识的动作一样,他已经想出了若干种袭击的方式……

    ………………………

    ………………………

    十九层,数位保镖在房间里用仪器检测了一遍,点头示意,往外走。

    窃听和偷拍无处不在,反窃听是保镖的首要工作,窗户上架起了一个吸铁石似的仪器,这种用发光二极管制作的仪器会干扰成像,让远程摄录的仪器上显示一层浓重的红色。

    保镖做完这一切,轻轻地掩上了门,那些坐等在会议室的公司中层,挨着个进去给蔡总谈话。估计是勉励加褒奖,一个一个出来都是面带喜色,还有的握拳,像疯子一样轻呼着:蔡总万岁。

    保镖对此似乎习以为常,面无表情,不闻不问,就在这时候,一个意外悄然来临,某位保镖身上的手机,铃铃铃响了……

    ………………

    楼下,脑残的大兵正在诈蔡中兴的司机,司机好奇地盯着他,大兵严肃地问着:“怎么?不认识我?”

    “我认识啊,可您这叫……保镖,干嘛?”司机不解。

    “啧,你身后七点钟方向,一辆哈弗,那是便衣,让保镖多长点眼,别什么事落人家手里。还有,一直在大厅里一位,是他们的同伙。”大兵指着两位,这司机眼睛有点拙了,明显不谙此道。

    大兵更严肃地教育着:“你太没点警惕性,真不知道,蔡总是怎么教你这个司机的。”

    “顾总,我只管开车,别的我学不来啊。”司机郁闷了。

    “不多点眼色会吃亏滴,比如我,就被人在脑后干了一家伙,稀里糊涂就掉河里了,九死一生啊……哎我的事,你听说了没有?”大兵问。

    司机像听天书一样,愣眼看着,憋给大兵一句:“头回听说。”

    哎妈呀,是个二傻子,该着大兵郁闷了,把这家伙哄得上楼,回房间,然后他就等在电梯口上,只等着被通知下来的保镖带头的,叮声电梯到层,这位保镖刚踏出电梯门,然后大兵就贴上来了。

    话说这一招简直是神来之笔,手里的报纸卷筒,一戳喉结,那保镖啊声叫疼,二戳进嘴里,声音就发不出来了,刚蓄势反抗,却不料胯下一疼,却是大兵的大手抓住他裤裆里的一机两蛋,于是哟哟哟只能跟着大兵的脚步走,一闪进安全出门去了。

    一进门,大兵手一加力,往墙上一撞,保镖跟着贴墙上了,报纸一抽,他刚要喊,蓦地又插回去了,那人嘴里难受地,眼神惊恐地看着大兵,蓦地再抽出来,他倒不敢再有动作了,高举着双手,瞬间投降了。

    没办法了,老二被制住了,先保命根子啊。

    “小子,他妈的以为老子认不出来你来是不是?”

    “什么什么?”

    “装,再尼马装……说,你们中谁去洛宁了?”

    “啊?没有啊。”

    “再说没有……”

    “啊……”

    近身打得又狠又准,一肘拳一窝心,再问掌沿敲喉结,想缩都没地方,喉结、心窝、胯下几处齐齐受制,那滋味可不好受,保镖崩溃了哀求着:“大哥,大哥,轻点,轻点……”

    “你要不告诉我点什么,我捏碎你家老二啊。”大兵凶相毕露,其实他并不知道什么,只是觉得在蔡中兴的身边应该有答案,而司机和保镖里,就是最近的一层了。

    那保镖疼得呲牙咧嘴道着:“大哥,大哥,误会了……我我我,我根本不认识您啊,什么洛宁,您是谁啊?就就就,追债也不能冲着我们啊,我们就挣点辛苦钱……”

    “啊?”大兵傻眼了:“你特么再说一遍,不认识我。”

    “真不认识啊,您是……谁啊?”保镖带着哭腔道。

    呀,坏啦,打错人了。可不对呀,自己和蔡中兴这么近,司机都认识,保镖不可能不认识啊,于是大兵手一加力,逼问着:“他妈的你再装,敢说不认识老子,以为老子真脑残了是吧?”

    “大哥,大哥,真不认识,我跟蔡总才俩个月,你们有什么恩怨,不能发泄在我一跑腿的身上啊……真的,我武校刚毕业了,这不头份工作。”那保镖吃疼乱叫着。

    “胡说,你刚毕业,就特么当头儿?”大兵问。

    “我们都刚毕业,也就穿身西装戴个墨镜装装样子,哎哟哟哟,大哥,轻点轻点……”那保镖被折腾得已经没有反抗意识了。

    这时候,大兵却失望至极了,全放空了,他慢慢的放开,人戒备,手蓄势……考验,试试这人的斤两,却不料他失望了,这人疼得直捂自己裆部,根本不像个硬角色,还会伺机反击。

    那就错不了了,这特么是个菜鸟,大兵一转身要走,蓦地又回来了,揪着这位问着:“你真不认识我?”

    “真不认识。”保镖战战兢兢道。

    “就来了你们四个?”大兵问。

    “啊,五个,我们一届的……不信您去问问。”保镖生怕对方又施辣手。

    啪啪……正反一对耳光,大兵打得极其潇洒,骂了句,尼马逼,连保镖都有山寨的,这么假,打架都不会。

    转身嚣张地走了,几步回头,那保镖像被强暴的小媳妇,缩在墙角根本不敢反犟,于是大兵郁闷地啐了口,知道这是如假包换的劣质品了,和他们原始股一样,都是唬人的。

    坐着电梯直驱十八层,七个人开了四间房,还不是一个位置,他只问到一间房号。五星级酒店,大兵就脑残也知道不太敢胡来,最起码在能看得见的地方不敢胡来,他转悠了两圈,瞄着楼道里的电话,慢慢地拿起来,找着生气的情绪,拔着总台吼着:“喂……总台吗?房间刷不开了,消磁了……给我上来开下门,1819。”

    不一会儿,有位服务生匆匆奔出电梯,对着怒容满面的大兵直抱歉,大兵把自己房卡扬着:“什么破房卡,才多大会就开不开了。”

    “对不起先生,可能是您和手机放在一块消磁了,我帮你加磁去……请稍等。”服务生拿着管理卡一刷,嘀嘀一响,门开了,大兵一只脚伸着压住了门,卡扔给了服务生:“快去,一会儿送上来。”

    服务生被这凶相吓得赶紧走,然后听到了屋里喊着:“谁呀?”

    “我。”大兵道。

    “你谁呀?”对方又问。

    “就是我吧,还能是谁。”大兵操着和对方一样的方言,像熟人一样,说得像真的一样,那服务员不明白了,回头时大兵笑着告诉他:“对不起啊,兄弟,我忘了我房间同伴在呢……赶紧给我加磁去。

    见是熟人熟口音,那服务生进电梯了。然后大兵推开门进去了。

    一位正提着裤子的男子从卫生间出来了,直愣愣瞧着大兵,大兵笑着招手道:“嗨,很惊讶是吧,又见面了。”

    “你谁呀?怎么进来的?”

    那男子像没有反应过来,这特么突然进来一个人怎么回事,然后眼前一黑,嗷地一声,直接被踹进卫生间了,然后劈里叭拉咚、劈里叭拉咚开始猛响,夹杂着大兵怒气冲冲的话:

    “装不认识是吧,老子在洛宁见过你,化成灰老子也认识。”

    其实是真不认识,也真想不起来,他是期待用拳脚让对方想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大兵抽了条毛巾擦着手出来了,背后那位遭殃了,裤子掉了一半,爬在马池上哼哼,鼻血长流也没想起自己怎么惹了这个陌生人。

    他们根本不是蔡中兴的人,而是蔡中兴的债主派着跟来保护投资的。

    大兵关上门,悻悻骂着:他妈的,又打错了!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