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 章节目录 第28章 妒火中烧

章节目录 第28章 妒火中烧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刘茜从医院门厅出来,急色匆匆地分开排队咨询的人,四下张望着,似乎没有找到目标,她招着手,把几个司机都喊上来了,附耳几句,三位司机像得到了命令,分开方向,边走边东张西望,找着一眨眼就消失了踪影的顾总。

    “刘茜,找见了么?”万江华匆匆奔出来问。

    “没事,都去找了,这人怎么这样,怪怪的。”刘茜显得有点生气。

    万江华邀着她:“丢不了,先把正事办完,贺医生这儿你熟,老头什么意思,怎么答应得吞吞吐吐的。”

    “还能有什么意思?嫌返点低呗。”刘茜道。

    每销售一份,从百分之四点五已经提到百分之七了,万江华算算,其实产品加上原始股回购再加上返还,二级公司基本已经没有利润了,他思忖片刻道着:“这老不死的,加上成本,咱们得倒贴了。”

    “那没办法,以前是渠道为王,现在是经销坐庄,少了他的客源,咱们什么也做不了。”刘茜说道,她下意识地回头看看排成龙的长队,免不了有点眼热,在推销的眼中,这可是个取之不尽的资源啊。

    “那给他涨涨吧,只要能做到量,只要能先款后货。”万江华让步了,这一步让得,让他脸色有点扭曲,估计是上火了。

    不过问题不大,没人会把情绪写在脸上,对于销售人,永远有一张笑吟吟的脸,两人踱入门厅后,那张习惯的、职业性的笑容又挂到了脸上,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外面的司机却在忙着找了,李振华却是注意到失魂落魄的顾总了,他沿着街道过了两家超市、一个花店,然后在拐进胡同的甬道不远,便很容易的找到了蹲在旮旯角上的顾总,那样子让他好不纳闷,愁容满面、两眼无神,像个准备寻短见的。

    “顾总……您怎么在这儿。”李振华踱到顾从军身边,显得焦急地道着:“大家一直在找你,上官副总打电话找不到你,还以为您出什么事了。”

    顾总?对了,我是顾总……大兵恍惚间省过神,却是莫名其妙问着:“有烟么?”

    “啊?哦,有。”李振华掏着口袋,不好意思地,把自己的廉价烟掏出来,大兵拿了一支,娴熟地叼在嘴上,凑着火,抽了一口,李振华好奇瞧着,居然没被呛着,一大口吞云吐雾地就出来了,那样子像个老烟鬼一样。

    以前不抽烟啊?哦,失联一段时间,肯定抽上了,不为人知的这一面被窥到,李振华倒显得局促了,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眼看着顾总根本没有兴趣顾及别人的焦急。

    “李师傅,咱们认识多长时间了?”大兵抬眼问。

    “有半年多了吧,您来公司以前,我就在这儿。”李振华笑着道。

    大兵讪笑笑说道:“我都想不起来了,经常听人说脑子进水,脑袋被门夹了,被驴踢了,我这比上述情况,好像都严重啊。”

    “没事,顾总,这得慢慢想,来时候上官副总安排了,一定要照顾好您。”李振华蹲下来,轻声道。

    上官副总……上官嫣红,大兵默默地喷了一口烟,那张凄婉的娇厣,那双泪涔涔的凤眼,那位不远千里却把他接回来的佳人,让他万般愁绪,全化做一声深深的叹息。

    “李师傅,我以前是个什么样子?”大兵突然又问这个问了无数遍的问题,李振华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讪笑道着:“挺……挺好。”

    “又在骗我,就不可能是好人,我在工地有工友说了,这叫蛤蟆腚上插鸡毛,怎么看也不是只正经鸟……呵呵。”大兵意外地笑了,李振华噗哧被逗笑了,他赶紧收敛,不好意思地道着:“顾总,那有这样说自己的?”

    “咱们这一群,不带你们啊,包括我,包括公司的,都特么不是好鸟。”大兵恨恨道,李振华愕然了,不敢搭腔,大兵瞅瞅这位老实巴交的老司机,放低了声音问着:“李师傅……我,我问件事,你一定别骗我。”

    “问…问我?”有点木讷的老李司机,紧张到惶恐了。

    “对,问您,咱们的上官副总,我和她以前,关系很好吗?”大兵问,那是他最在乎的事,也是现在最在乎的人。

    “很好啊,您没来以前,我就是给上官副总当司机,您来了,她担心您对彭州不熟悉,就让我一直跟着您,您和上官副总,以前在津门就认识啊。”李振华司机道,有点可怜地看着大兵,知道公司传的顾总被袭击的消息应该是真的了。

    “那我们……是……什么关系?”大兵比划着,如果能知道点,那恐怕就是最近的这位了。

    老李纳闷了,狐疑问着:“您指?”

    “我是指,我们除了工作关系……或者说就仅仅是工作关系,没有私下的接触……噢对了,就有也不会让您知道啊。”大兵一抚后脑,发现自己犯傻了。

    但他不傻的是,上官那若即若离的表情,他总觉得有什么事,可这么重要的事,偏偏想不起来。

    看大兵这么懊丧,老李不忍心了,告诉他道着:“顾总,我这号年龄算是过来人,感情的事吧我倒是知道点,每次上官副总回津门,都是您抢我的位置,亲自送她的,她来也是,您亲自接的……虽然上官副总表面上不怎么理睬,不过看得出,她心是热的,您出事后,她都不止一回往津门跑。”

    “那找了吗?”大兵问,毕竟呆了那么长时间。

    “找了,都回津门不止一回了。好像您走前一天,你们俩吵架了……然后她老自责了,在车上总是一个人生闷气自言自语,埋怨自己不该给你甩脸色看,她是以为您回总部了,或者一气之下出国了,可谁也没想,您怎么在洛宁那小地方。”李振华道。

    哦……大兵心里的浊气一下子尽去,升腾起一股子暖意,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除了血缘兄弟姐妹,总还是有关心着你的朋友,也许是恋人。怨不得那天见面她差点就哭了,怨不得她总是那么的幽怨,许是因为太过在乎,才显得那么的冷漠。

    答案对吗?大兵思忖着,可他突然发现,之于男女关系,自己并不像看财务报表那么在行,其中的蹊跷、转折、暗示,实在太让人费解了,他一念至此问着老李道着:“李师傅,我以前是不是很不堪?”

    “这个……这个……我……”

    “您别不告诉我啊,不告诉我怎么改啊,这回我算是知道了,关心我的人是谁,我不能再做对不起她的事……那,告诉我,我的私生活,您知道多少?”

    “可…您别理解错,我是说上官副总人不错,可不是说您和上官副总之间有什么,这……这……这要命的事。”

    “什么要命的事?”

    “上官副总,和蔡董的侄子,那个……好像是那种恋人关系。”

    “啊!?”

    大兵惊得直瞪眼,然后一个猝不及防的记忆碎片袭来,他一下想起一个面孔,然后被烟呛到了,剧烈地咳嗽,李振华赶紧给他捶着背,片刻这口气缓过来,大兵扔了烟头,咬牙切齿地看着李振华,李振华吓了一跳,惊声问着:“顾总,您怎么了?可别说……是我说的啊,我可靠这营生养家糊口呢。”

    “没事,没事……我突然想起来了,是我搞混了……你先走吧,我静静,我想一个人静静。”

    大兵说着,像被人揭了羞处一样地难堪,躲也似地,往胡同深处自顾自溜走了。

    蔡董…侄子…前一天吵架…

    几个碎片连在了一起,当他正觉得自己和上官嫣红曾经是恋人的时候,这些记忆碎片神奇地就连在一起,告诉他正确的答案。

    他妈的,根本不是,一直想不起来的那个男人就是蔡董的侄子,就是蔡中兴,是个恶丑的,长得像个屠夫的大胖子,心中的女神上官嫣红,是他的女人,老子好像是吃豆腐被扇了一耳光。

    他走到无人角落,背靠着墙大口喘气,寻回来的记忆告诉他。没错,就是这样,他捂着脸出办公室门的时候,正碰到了李师傅,那个场景,就像现在的掩面而逃一样,尴尬极了…………

    ……………………………

    ……………………………

    金色的手机轻轻地放在桌上,司机回了电话,而顾从军依然没有接她的电话,上官嫣红莫名地感到一阵阵烦闷袭来,让她心慌,心乱。

    她慵懒地坐着,无聊的时光,仿佛又被牵回了记忆的漩涡。

    三年前,当她步出紧锁的铁门,迎面和煦的阳光,那一刻的兴奋和激动无与伦比,即便是枯燥、艰难的监狱的生活,也挡不住她对未来的向往。她发誓要拿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一年过去了,依旧处处碰壁的她,落魄地走在津门大街上,放弃了北上广那些不切实际的向往,当过嫌疑人的经历会让大多数公司拒之门外,何况还是信用卡诈骗的罪名。她回到家乡是因为得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试机会,生活的窘迫已经让她无从选择,她是坐着公交车去面试的。

    面试的公司名字叫:鑫众。

    命运的触底往往会反弹,她没有想到反弹来得这么久,而且弹得出乎意料地高,其时不过八个人的团队,一个月后成了五十人,又过几个月,成了三百人,而她,平步青云走上了管理者的位置。

    其实就是推销“原始股”这个虚拟的产品,不过与纯粹的发行不同的是,它是嵌入在实体的产品里,附加在一个美好的愿景里,而且有鑫众幕后的财力支持,谁也没有怀疑,这是改变一生命运的机会。

    对于一位熟悉财务的人,却能洞悉其中的奥妙,发行……回购……再发行……再回购,在这个循环资金流通中,鑫众并没有赚钱,赚钱的是经销和分销,得利的是持股人。鑫众不过是靠着沉淀在散户手里惜售的原始股那份本金在勉力维持,大量的捐赠和广告,以及高昂的财务成本,和赚回的吆喝、形象,几乎是不成正比的。

    不过她清楚,谁也不是傻瓜,都觉得傻得最可爱的鑫众企业,才是最高明的一方,这个市场在人为的怂恿下已经呈现病态的火热,总会在适合的时候,那些看不见的黑手,会毫不留情的收割,然后像所有集资的结局一样,留下一地狼籍、一片哭号。

    她眼皮跳了跳,监狱里的生活场景又奇怪地反射回记忆中,让她莫名地恐惧,这种恐惧,和曾经遭遇给她的愤怒,成了一种精神上的折磨,她拉开抽屉,倒了两片药和水吞服,消化着这种不适应。

    于是她又想起了,一年前,初见顾从军时,儒雅的淡吐,精辟的言辞,潇洒的微笑……那时候她又一次触到了怦然心动的感觉。

    很可惜,她已经委身于人了。

    上官嫣红默默了把玩着手指,这些回忆让她局促,让她紧张,她总是在自责,是自己把他拉到这个漩涡里,让曾经很阳光的一位陷在这个泥沼里,变得日渐堕落。

    或许也是我的原因?

    她在想,酒会上顾从军彬彬有礼的邀请,凝视她的目光,抚着她的动作,都莫名地让她心里悸动;她在想,他捧着玫瑰来送的样子,遭遇她冷眼相加,然后他落寂地把玫瑰扔了好远;她在想,每一次去机场迎接她,他总是那么的期待,而她总是在他送回家时,给他一个冷漠的闭门羹………她甚至在想,如果不是自己太过患得患失的话,生活或许又是另一个样子。

    也许,和他漫步在梦幻巴黎,去听一曲老派的歌剧?也许,和漫步在夏威夷的海岸,享受渡假的时光。她心里交织着懊悔、期许、憧憬,种种情绪让她心绪很乱,乱得理不出头绪,却偏偏又一幕浮上心头。

    ……………

    “嫣红,有件事我得告诉你。”顾从军鬼鬼祟祟关上门,站在她身边,像往常一样,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可她知道,自命风流的顾总,身边并不止一个女人,她下意识地让了几步。

    “从军,你就不知道什么叫检点?你制造的闲话还嫌少啊,连津门的蔡总都有所耳闻了。”上官嫣红在斥着他,也在提醒着自重。

    “你听我说,不管你怎么看我,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别让我喜欢的人,和这艘破船一起沉没。”顾从军道,脸上表情不像平时那么浮滑。

    上官警省了,看着他,低声问着:“你想干什么?警察可盯着你,你赌博的事还没了呢。”

    “所以我准备走……你呢?适可而止吧,你现在的身家足够过上安逸生活了,别吃得太狠。”顾从军严肃道。

    上官吓坏了,胸前起伏着,而且她想到了最坏的一种情况,往桌边走,然后顾从军拦住她了,不让她走,她推搡,却被顾从军捏着胳膊,抱起来了,她怒斥着:“放开。”

    “你别犯傻了,警察没动手,只不过在放水养鱼,这么大的盘子就十个蔡胖子也兜不住。要不是顾及社会影响,随时都可能抓他。”顾从军压着嗓子说话。

    “这就是你给他的回报?在关键的时候捅他一刀?没有他,我根本没有今天。”上官嫣红俏脸扭曲着,虽然她想过有一天终归要沉没,可那一天,总觉得还很遥远。

    “我并不想害他,可也不想陪着他完蛋……我送你走,出国,我们分头走,永远别回来了……我知道你喜欢我,虽然你无数次拒绝过我了,可这一次,我希望你听我的。”顾从军轻声道,磁性的声音说着,上官嫣红的心一下子软了。不过她理智地说道:“这一次我还是要拒绝你,即便他可能给不了我未来,可他给了我一个安逸的现在……即便我喜欢你,你也无法接受我的过去。你走吧,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又一次被拒绝的顾从军眼光渐渐地冷了,他漠视着,声音像带刺道:“如果出事,他会毫不犹豫地扔下你,毁了你……钱能买来的东西他都不会在乎,包括你。”

    这一句像刺激到了上官嫣红心里痛处,她蓦地像雌兽一样,挥手“啪”地扇了顾从军一耳光,怒不可遏地指着门:滚。

    …………………

    蓦地,那声清脆的声音又响起地耳边,惊省的上官嫣红才发现她又走神了,这个抹不去的回忆成为她心里的噩梦,她抚着右手,仿佛刚刚扇过耳光一样,手还是那么火辣辣地疼。

    不欢而散的一个上午,那天是四月十四日。

    当天中午,机场仓库被查,远在津门的蔡中兴被传唤,她事先得到了消息,带着公司几位骨干登上了高铁,幌子,都是幌子,机场仓库里没有东西,公司里也没有,这些撤离的人并没有走,而是只坐了一站就去而复返,唯一不是幌子的是顾从军,他被蔡中兴调走,第二天,赤身**地出现在刚发过洪水的洛河里……

    她无从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这一次她知道了,顾从军的喜欢和关心,没有掺假,否则他有很多机会可以抽身事外。可他却没有走,似乎就是为了证明,这个故事不会有善了的结局,而为了她,他宁承受不管是什么样结局。

    不知不觉间,两行清泪自上官嫣红的脸颊上轻轻淌下,她默默拭去。

    泪是凉的,可心,却有了一丝温度………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