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 章节目录 第27章 鸟枪换炮

章节目录 第27章 鸟枪换炮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睢溪停留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行程是马不停蹄地往下一站赶,此地的负责人喜滋滋地把一干上级公司人恭送上车,那像拣了个金元宝的样子,实在让大兵纳闷。

    好像就是财务上把这些原始股的原件放在负责人手里,以大兵当民工深谙防人之心不可无的经验,这个做法实在弊端太多,不过碍于总经理的身份,没敢问这种白痴的问题,只是上车时实在架不住这份猫抓痒痒的疑惑,行驶不久便停了车,让秘书叫财务那位。

    “啊?这大白天的?”刘茜凤眼一瞪,不悦了。

    “是啊,大白天不谈业务,难道移到晚上?”大兵道。

    这句有说服力,刘茜直接开了车门喊着后车上的田晓萍,那位下了车犹豫了片刻,不过还是快步上来,坐到顾总的车里。

    瞅瞅司机老李,这是上官嫣红的亲信,叫李振华,四十多岁的老同志了,听什么玩笑话他都没表情,估计这就是他能成为亲信的原因,这个封闭的空间让大兵觉得有点安全感,他回头问着:“晓萍,这两天咱们的工作就是这个?”

    “嗯,对啊,下一期的发售,要在这一两天全部到各市的经销手里,然后经销还要给分销,根据销售数字,还要反馈到仓储上配货。”田晓萍道,一副正经人家的姑娘样子。

    公司里都这样,那怕两人就有早上刚从一被窝出来的奸情,表面上也毫无表情,大兵倒是喜欢这个样子,他皱皱眉头,思忖着,理论上,这是奸商和骗子较量,尔虞我诈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信任基础?

    “怎么了,顾总?”刘茜问。

    “这个合理不?比如我说几种情况,虽然是赠送原始股,但这个原始股能卖了钱,经销难道不会自己动脑筋,直接卖原始股,或者把原始股卖回公司变现?就即便不这样做,能保证他们按时回款?”大兵问。

    “哦,这事啊,卖不动的才赊,卖得好的谁赊给他们啊。”刘茜笑了。

    “他们要直接变现怎么办?”大兵问。

    田晓萍却是笑笑解释道:“这是防伪条码的,只有回款到账,输入联网电脑,公司才认可发行的这张原始股,否则是无法卖出的。预付款肯定要先收的,否则配货也到不了位。”

    卧槽,果真是奸商,这门户看得挺牢,大兵皱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什么地方有问题,此时却听着那位人来熟的秘书刘茜和田晓萍说笑上了。

    刘茜说啊:“想想我刚来那会儿,差老远了,找经销他们都把咱们当骗子。”

    “那时候大家不了解公司的情况嘛。”田晓萍道。

    “就睢溪这个二货,去年开得还是辆长安面包,现在都开宝马了……有时候想想,发家致富,几乎就是一夜间啊,哎晓萍,你和你老公……还分居着?”刘茜左绕右绕问,这话里有话的。田晓萍不好意思说着:“分着呗,一星期醉七天的,咋跟他过。”

    “那孩子呢?”

    “跟我妈。”

    “噢,说起来真不容易的,你们原来那小厂……”

    “刘秘书,您别提原来那厂子了,要不是您带带我,我估计现在还在保险公司跑业务呢。”

    “可不,我就见不得人受罪……瞧瞧那些年风里雨里晒得,皮肤都差多了。”

    刘茜明显在说田晓萍不管脸蛋还是出身,都差太多了,田晓萍有点不自然地,看看顾总,又看看这位妖娆的秘书,免了那点自惭形秽的心态要出来点。

    直到大兵都听不下去了,回头翻了刘茜一眼道着:“啥意思,看不起劳动人民啊,我还当过民工呢。你说话我怎么听着就是厕所里吃香瓜。”

    “啥?”刘茜愣了。

    “你说啥?不对味嘛,你以为你自己是电线杆上挂暖壶,水平(瓶)高啊?”大兵民工练就的损嘴出来了。

    两句话把刘茜干得直瞪眼,猛地大呼一声:“停车。”

    司机老李一踩刹车,刘茜哼了哼,下车坐后面车上了,田晓萍没忍住,噗声笑了,难得有表情的司机也嘿嘿乐了,撵走了这个自我感觉太好讨人嫌的,耳根子就清静多了,田晓萍反而不好意思地说了:“顾总,您说话太重了,刘秘书其实人不错的。”

    “我没说她错了,就是有点烦她……李师傅,我以前是怎么说话?”大兵好奇问。

    司机憨厚一笑道:“顾总,您以前都没跟我说过话。”

    “哦……那我得向您道歉啊,这次我学到的东西可真不少啊,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人不可貌相,其实每个人都不简单。”大兵道。

    那司机没明白,嘿嘿笑笑道着:“顾总您太客气了。”

    大兵像是谈兴颇浓一般,回头看看有点羞赧的田晓萍问着:“晓萍,你觉得我很客气么?”

    “嗯,有点。”田晓萍不好意思道。

    “呵呵,还是客气点好,没准就求着谁了,装高冷酷有什么意思啊……晓萍,咱们的业务以前也是这么做的?”大兵问。

    “是啊,一直这样……回头我把那个……还是给上官经理吧。”田晓萍说着,猛地想起了顾总受伤,话题委婉地转了。

    大兵知道自己没资格再插手业务了,他道着:“对,你都跟上官汇报,我这脑子现在不好使了,可我怎么瞅见睢溪这负责人不地道。”

    “赚钱的生意,他们还是有分寸的,以前刚做时候比较难,就赊给人家,人家都未必接,这不经营一两年了,名声和信誉都有了,大家才有信心了。”田晓萍道。

    “以前回款没出过漏子?”大兵关切问。

    “有过点坏账,不算多,大发展时期,避免不了的。”田晓萍道。

    “这样预付好,省得要账麻烦,什么时候改的?”大兵问,纯属故意,他根本不知道是改的,还是就一直如此。

    “四月份就搞成这样了,条件成熟,减轻咱们财务上资金压力,肯定是势在必行的……对,顾总,就是您离开公司那段时间,刚给经销商实行的新制度,大家还是能接受的……顾总,您……”

    田晓萍再问时,大兵又痴痴地歪着脑袋,不知所想。来时上官叮嘱过,顾总的记忆有问题,不要刺激,不要乱说等等,田晓萍知趣地闭嘴了。

    而大兵的思维却是迅速而高效地运转了,就像在一品相府小区,怎么协调物业、装修公司、材料商之间的关系一样,他隐隐地从这些只言片语中,嗅到了点危险的味道………

    …………………………………

    …………………………………

    鸟枪一换炮,那掌控一切的感觉袭来,人是非常爽的。

    高铭和范承和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不愧是孙副厅长老将出马,带来的都是各专业的精英,半个小时,接通了彭州、津门两市到这个设点的数据直联,紧接着应急通讯启动,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指挥部已经和到达当地省厅的孙启同可以直联了。

    现代通讯的便利给侦破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联结的交通监控,可以拍到华联天厦进出的每个人体貌特征,上了排查名单的,手机、固定电话的通讯记录会被秘密排查,日常生活无所不在的通讯、银行记录,就成了经济侦查线索的由来。

    这其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不但固定场所可以查,就顾从军、万江华那一行流动的车队,也能在这里看到实时的信息,车辆、车号、随车人员,都在案卷里开始登记编号了。

    内线……有内线混进去了。

    高铭和范承和这两位老外勤一眼便看得出,回传的视频和图片角度,都是偷拍。这时候,两人不但不佩服那位原先还颇有微词的尹白鸽了,就一个老侦察员能做到这种程度也相当不错了,而这位,可是指挥着一直在跟进。

    “账户在动了,有一笔十七万进账……汇出地为宿北市,建行。”孟子寒盯着屏幕,经营异常已经让银行对标记账户做了示警,出入账的信息可以实时反馈。

    正在调试电脑的尹白鸽凑到孟子寒身边瞧,高铭好奇问着巩广顺道着:“领导,咱们查账,会不会让对方警觉?”

    “你指银行示警?”巩广顺笑着问。

    “对啊,咱们内部都保不齐有人通风报信呢,何况银行?”高铭问,这种秘密行动,自然是保密做得越好,成功的概率就越高。

    尹白鸽和孟子寒呵呵笑了,巩广顺笑着解释道:“我们长年在银行标记的示警账户,至少有上千个,经济案件和刑事案件不同,刑事在于找人,而经济案件,侧重于找钱……还有经济犯罪嫌疑人也和刑事犯有区别,就比如咱们这件案子,你抓不到证据,就即便这些钱放在你面前,你都无计可施。”

    “国际上的热钱都这么进来的,你明知道是热钱,但你无法证明他是非法资金,所以只能疑罪从无。那些专业的资金掮客,可比银行人员的业务水平要高。”尹白鸽发了句牢骚。

    “你们在津门,不会没有听说过蔡老板吧?”孟子寒问。

    “当然听说过。”范承和说道,不过俱是道听途说那些关于富人的传说,脱不出老婆一群,孩子一堆,金银无数的俗套,他说了两句,知趣地闭嘴了,巩广顺却接着他的话头道:“传说不实啊,就像乡下人说皇帝顿顿吃肉夹馍一样,其实真相远比传说精彩,这个人不管是拍到纺厂的场地,还是挤走台商,那一件事都不地道,可那一件事都合法,我没上班的时候,经侦就对他立案侦查过。”

    “一点毛病没有?”高铭不信道。

    “毛病很多,但那一项都不致命,直到后来这个董事长成了他叔蔡青,那个患老年痴呆,他彻底撇清了,我现在有点怀疑啊,就这件案子起底,能不能抓到蔡中兴还得两说。”巩广顺道。

    “那得看起得是否彻底,如果资金都汇聚到鑫众,如果我们查到大批的原始凭证,那就错不了,这么大的资金盘子,津门玩得转的人,一巴掌都数得过来。”尹白鸽道。

    “时间不好把握啊。四月份行动失利,估计他更警惕了,肯定要调整自己的部署。这种明打明的擦边,不管是我们,还是他,都知道要害在什么地方。”孟子寒道,要害就是凭证,可恰恰这事对方也相当清楚,以人传人、一级一级下分的方式,你不知道哪些原始的凭证,会人哪一级,会从谁的手里消失。

    范承和听不太懂,纳闷地道着:“我就不明白了,明明都是骗子伎俩,怎么就有人上当呢?”

    “大科学家牛顿,也在最简单的庞氏骗局上中过招,你想一下,你花一百买了一瓶酒,怎么也值二三十块,虽然贵了点,可回头就有人现金收购你手里的股票,然后卖了六七十,你什么心态?”尹白鸽笑着道。

    “好像挺划算。”范承和道。

    “而且还在涨,下一次再喝一瓶,那赚送的股票,能卖到八十啦。说不定攒上两年,喝瓶酒吃点酵素什么的,还能赚好几百,何乐而不为呢?”尹白鸽笑道。

    范承和不说话,以免觉得自己像白痴样,孟子寒道:“其实很简单,利用亲缘、人脉的渠道把第一批销出去,回收;接着第二批,只要骗局循环起来,就像滚雪球一样,会越滚越大……这中间的经销和分销是关键,他们是真正得利者,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推销……如果上市,或者一直循环下去没什么问题,怕就怕在,操纵的庄家在适合的时候收割,留下现金流、停止竞付,相当于用等额的纸股票,换回来了钞票啊。”

    不管冠之以多么堂皇的外表,骗子的最终目的,肯定要钱财落自己口袋的。

    “如果肯定是骗局,如果肯定是非法,居然滚这么大,有点不可思异。”高铭喃喃道。

    “除了股交所、股市等二级市场,所有一级半市场流通的股票、公司内部股都不受法律保护,违法肯定没问题,但不是所有违法都能受到应有惩罚……他们选择二线以下的城市为目的地、有经济实力的中老年为目标,是个很聪明的选择,监管松懈,法制意识淡薄,再加上他们搞出这么多公益、消费养老、社会服务等等噱头,别说你们,我们都觉得难以置信。”巩广顺道,他整理着各地鑫众的活动照片,一副牙疼的表情,那些大叔大妈可都是认死理的,谁对他们一点好,他们就说谁好,那怕是骗子。

    范承和越听越怵然,难为地道着:“好像越听越难了,比我们抓刑事犯罪分子还要难。”

    “也有简单的。”孟子寒回头道:“那就是等崩盘以后,我们就师出有名了,不过恐怕这烂摊子,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他搬过电脑,正在浏览的一页网页,《十大金融骗局揭秘》,配图无一例外,都是举横副、拉白条的投资人,一个个如丧考妣,欲哭无泪。

    “好吧,我们估计领会不了,一切听指挥,能不出现这种情况更好。”高铭放弃了试图了解的机会,但那个结果他知道,无论谁也不愿意接受。

    “很简单,我给你两个三三小组,到收网的时候,把那个脑残抓回来……一定、务必要抓回来,在此之前,要保证二十四小时监视到位,别让他被灭口了,他涉案很深,就找不回证据,也能提供一个有力的人证。”尹白鸽慎重道。

    两个三三小组,要都是特警,那几乎就是抓持枪逃犯的水平了,不过对比大兵的表现,高铭一点也不意外,他和范承和互视一眼,范承和说了:

    “尹指挥,您放心吧……我们恨不得现在就把他闹回来,这脸丢的,我以为今天我们得卷铺盖滚蛋了。”

    这决心表得,尹白鸽灿然一笑,没作评语,只是看两人,似乎仍然有点怀疑……

    …………………………………

    …………………………………

    中午饭是在宿北市吃的饭,这个团队的气氛还是不错的,女人居多,而且漂亮女人居多,饭间其乐溶溶,对万助理及顾总恭维之声不绝于耳,秘书刘茜虽然耍了点小脾气,可转眼就像没事人一样,坐在大兵左右添酒挟菜,捎带着对田晓萍也客气多了。

    三位随行的司机更守纪律,酒不沾唇,用餐极快,等一行人下来,他们已经整装待发了。

    这气氛和这效率,都让大兵心生肃然,这家伙做事和个纪律部队一样,个个精神抖擞的,又要到下一站开始卖原始股了。

    “这个点在哪儿?”大兵上车问秘书,摁下车窗,又合上了,这里是个工业城市,污染很重,路面、楼宇,处处都是让人很不舒服的灰黑色,连路边的树上,都落着薄薄一层。

    “老年病医院……负责的叫贺星明,哎对了,贺医生是糖尿病专家,要不让他介绍个大夫?”刘茜道。

    大兵一愣,纳闷地问:“给我治治?”

    一看表情不对,刘茜赶紧转移话题:“算了,算我多事。”

    “多事也不管用,刘茜,你说……负责人是医生?”大兵问。

    “对,专家水平的。还给蔡老爷子看过病。”刘茜得意道。

    大兵不解了:“那他个医生,搞这第三产业,合适吗?”

    “我们这就是当第三产业搞的,没有门槛,和安利直销一样,谁也可以做,加入人的多了,医生、当官的、搞批发的,还有原来很多推销医疗器材和教辅资料的,也在给我们做市场。反正谁的人脉广、关系多,谁就赚钱,贺医生差不多是最好的一家啊,再做一两年,我估计他在帝都买房都没问题。”刘茜道。

    “吹牛了吧,帝都那房,是人能买得起的吗?”大兵不信道,就失忆都相信不了有这么好的事。

    “一会儿您自己看啊,咱们鑫众制造的百万富翁,多得去了。”刘茜道。

    假不了,大兵看刘茜边抹口红边轻描淡写说话的神情就假不了,他心事重重地不再多问了,不一会儿到了建设路上,车辆一停,震憾即到。

    沿着老年病医院大门往外,队伍已经排了几十米,清一水的大妈大叔偶而夹带着老态龙钟的大爷,沿着队伍往里走,院子里几张桌一字排开,量血压的、看口腔的、验血的、号脉的,井然有序的队伍在慢慢移动,那专家义诊的牌子格外惹眼,其后坐着一位戴着眼睛,头发花白而精神却格外矍铄的老头,在刘茜的指点下,那就是这儿的负责人……贺星明。

    从这里售出原始股?

    大兵脑袋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不过问号马上消失了,人脉广、关系多这是销售的要素,而这样一位老年病专家要推荐你酵素什么的,那真是飞机上点灯,太特么高明了!这些日薄西山巴着多活几天的老头老太太,还不是可了劲往外掏钱。

    万江华带头的一行人,和贺医生打着招呼,进这所医院了。

    大兵驻足了,因为他他忽然觉得一阵像疼痛一样的感觉袭来,在心里,很让他不舒服。

    对了,那是良心还在。

    或者说,记忆丢了,可良心却回来了,在他的心里隐隐作痛。

    而更痛的是,他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挽回不了,只能看着那些面貌慈详,形容苍老,步履蹒跚,是谁父母、或者是谁亲人的老人们,无知无觉地走进这个看不见的陷阱………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