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三重人格 > 章节目录 第18章 变身一念

章节目录 第18章 变身一念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为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彭州市九七医院,6月3日,上午9时44分。

    范承和在随身的笔记本上写了这样一行字,监视记录,描述性的文字为:2号目标,进入九七医院。

    安装在车身和车镜上的几处监视器,能把周围的景像360度还原在车里的行车仪上,车里的两人,能看到一身裙装的上官嫣红从他那辆红色的宝马上下车,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踱进医院,那摇曳的身姿,让两人心旌飘摇,似乎怕被窥到似的大气不敢稍出,只等不见人影时,范承和才把这段视频截存下来。

    “没有什么意义,就是来看大兵来了。”高铭道。

    “他不叫大兵,现在已经是顾总了。”范承和道。

    这是一个案子,顾从军是头号目标,重量级还在上官嫣红之上,监视居住加上外围侦察已经有数月之久,自地方到省厅,轮换了至少三批侦察员,每进一步都相当艰难。

    现在才发现以前都不算难,高铭这不愁得直咧嘴,根据侧面的消息,这个顾总一时半会仍然想不起自己的身份,还以为自己是一品相府工地的民工呢,他不确定地道着:“介个事很棘手啊,据说调咱们来之前,已经查的快有眉目了,嗨,这家伙跑到六百公里外,当了俩月民工,一下子把自己干的事全忘了,你说这可咋整?”

    “你是领导你问我?”范承和笑道,他说了,失忆倒也不错,少个祸害呢。

    “领导也不行啊,比咱们还发愁,鑫众的问题很隐敝,在全国二十几个城市都有分支,本来是准备以点带面突破,现在看样,这个点要在彭州突破,有点困难了。”高铭道,这些天唯一的确定的消息就是这位重要涉案人,确实是如假包换的失忆。

    “这个女的,不正在使劲治疗嘛,没准能想起来。”范承和道。

    “是啊,有可能想起来,可特么时间不确定啊,过三年五年想起来,咱们还办什么案?”高铭郁闷道,范承和斜着眼道着:“别瞪我,我可跟你跑了千把公里,一点好没落着,净落埋怨。”

    “得了得了,别贫了……去,去买的吃的,顺道瞅瞅,那脑残在不在。”高铭摆手打发着。

    正求之不得呢,范承和兴冲冲跳下车,两人窝着的是一辆普通大众轿车,买吃的和上厕所,差不多是唯一可以活动的时间了,范承和扣上了凉帽,在医院外兜了一圈,故意路过后院,那个满是栀子花的小院落,是专为既有病又有钱的人打造的高档场所。

    他看见了,大兵正在一处花圃边上,弯着腰,把花圃里的灌木枯枝、塑料袋拣出来,抱着往垃圾桶里扔,那样子欢喜的,还像在工地见过的样子。

    “哎呀,就找回顾总的皮了,可还是民工的心呐。”

    范承和心里如是郁闷地道,这不是棘手的问题,而是根本无从下手…………

    …………………………………

    …………………………………

    整十时的时候,上官嫣红敲响了标着主任医师的门牌,九七医院的脑科权威谢幼琼医生,回到彭州的第一站,就落定在这里了,连续来了数日上官嫣红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

    应声进门,这位年过四旬的女医生起身相迎,握手寒喧,落坐的功夫,上官嫣红已经迫不及待地问上了:“谢大夫,您看他还有希望吗?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回到市区,他连自己住的地方在哪儿都想不起了。”

    “您别急,我观察了几天,和患者谈了几次话……有几个问题,我得搞清楚。”谢医生坐回了桌后,语气地带着严肃。

    “您问吧。”上官嫣红心一跳,紧张道。

    “你别紧张,只是了解一下他的病史……第一个问题,大兵,也就是顾总,是不是曾经受什么重大刺激?”谢医生问。

    “没有啊,他到彭州半年多了,之前一直在京城,我们是偶遇,介绍给我们的董事长,之后是高薪留住他的。”上官嫣红道。

    “那意思是,他来彭州才半年?你们认识也就半年?”谢医生奇也怪哉地道,上官嫣红点点头,然后谢医生思忖片刻问:“家庭呢,怎么没见着他的家人?”

    “他父母离异,母亲去世,父亲又移民了………他们父子关系不太好,顶多一两个月一次电话。”上官嫣红简单勾勒道,那样的家庭,恐怕难有温暖可言。

    “噢……这可能就是心理诱因了。”谢医生喃喃道。

    “什么诱因?”上官问。

    “这个等会儿说……第二个问题,他现在只知道自己叫大兵,他和我谈话时,讲了一些奇怪的事,比如,他说他被关一个小黑屋里,比如,有个很恐怖的人揍他。还有他老觉得自己生活在一所大监狱里……好像还杀过人。”谢大夫有点奇怪地道。有果必有因,这种心因能反映出,肯定有过类似或者相近的事发生过,可能被记忆歪曲,但绝对不会毫无缘故。

    上官嫣红像被揭了疮疤一样难堪地思忖片刻,轻声回应道:“没有失忆以前,他有抑郁症……失眠很严重,离了药根本不能入眠。”

    “他的童年你清楚吗?”谢医生问。

    “不算很清楚,他父亲是搞地质勘探的,带着他走过十几个省,就知道这个,因为他能听懂很多方言,包括很难懂的粤语和客家话。”上官嫣红道。

    谢医生在纸上记着什么,其实是一个问号和一个惊叹号,不得不佩服人体的神奇,这位叫大兵的各项生理指数好的出奇,谢医生推断,应该是失忆后流落工地,繁重的体力活无意中治好了他的抑郁,这也算无心之得,现在可一点也看不出他有失眠、焦虑的倾向。

    上官嫣红心绪不定地问着:“谢医生,您有什么直说,是没希望了?”

    “呵呵,恰恰相反,我认为希望很大,而且,这未必全部是坏事……首先,你应该知道了,他现在没有抑郁症了吧,而且肯定不会失眠了。”谢医生道。

    咦?好像是这样。上官嫣红一愣,喜了下。

    不过随即又黯然了,都失忆到没心没肺了,自然不需要失眠焦虑了。

    “我是这样判断的……父母离异及母亲早逝,可能出现人格形成的缺陷。又长年居住不固定,这促使他心理上防备意识很强……很多双重人格的心因性就在这儿,对于**上、或者心理上的创伤,患者会在心里否认它发生过,否认这些惨痛的事曾经存在过……这类心因,相当于自我催眠,他的效应体现在,久而久之,记忆会在这个心因的诱导下,发生错误、甚至异变……”谢医生侃侃道着,这不幸记忆,是属于大部分宁愿忘记的记忆。

    上官嫣红却是听傻了,愕然问着:“双…双重人格?”

    “别紧张,不像美剧里的变态杀手……其实我们人体相当于一部机器,或多或少都有疾病,严格的医学会认为,普通人患心理疾病的概率可以高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生活和工作上的压力、婚姻及感情上的创伤、事故或者灾害带来的苦难,都可能导致这样或那样的心理疾病,双重人格,不算很严重的一种。”

    “那……哦,您刚才说希望很大?”上官只往好处想。

    “对,你看一组视频。”谢医生说道,把电脑搬过来,录了几个截屏,却是医院里,大兵在拣着垃圾、笑着和护士问好,甚至还有陪满脸褶子的老太老头聊天,看得上官嫣红大眼瞪小眼的,谢医生笑着问着:“是不是和以前,截然不同?”

    “我头疼的就在这儿,好歹一公司老总呢,不能和民工一样什么活抢着干吧……以前是个标准的高冷男,话都难得说几句,从洛宁回来,他说话乱七八糟的,还唱农村小调,什么那个……我根本没敢让他到公司。”上官嫣红不往下说了,那句“吃一碗,屙两碗”听得她都反胃。

    “希望大就在这儿,他在陌生的环境里呆的时间并不长,根据你反映的情况,他能想起很多和你在一起的细节……他的情况是,由创伤和心因共同导致的解离性失忆,进而形成一重新的人格,但‘农民工’这个身份从心底来讲,他并不认可,也并不准备接受……人的心理都有趋利避害的倾向,在一个底层、和一个白领之间,这个倾向还用选吗?”谢医生道。

    “可他想不起来啊?”上官嫣红道。

    “那是你操之过急了……这种问题我坦白说,药石是无效的,只有关心和爱护,才能让他找回丢失的自己,所以,我建议,这个病还是由你来治。”谢医生道。

    “把他带回去……我倒想过,可万一,再走丢了。”上官嫣红难为地道,一摊手道着自己的难处:“我其实不是他女朋友,而是他下属,我正在联系他父亲……”

    “那联系上了吗?”谢医生道。

    上官嫣红慢慢摇摇头道着:“我不可能干涉他的私事,他自己也记不起他爸妈是谁。”

    “那可能是他的心因,是最不愿意想起和面对的,联系上未必是好事……情况就这样,上官经理,您看……”谢医生道,眼神里竟然有点期待,不像普通医生,没病也巴不得让你长住下。

    “我……”上官嫣红犹豫着,她表情里的尴尬大于期许。

    “两个途径,第一,带回去,让他在熟悉的环境里慢慢回忆;第二,把他送更专业的精神病专科医院。他的伤虽然在脑部,可问题在心理上。”谢医生摆正了自己的电脑,目不斜视地道。

    “精神病医院”这个词,明显让上官嫣红的脸抽了几下,明显不忍,她枯坐了好久,似乎很难做出这个决定,她起身离开了,去向却是后院住院部。

    人走了,一句谢字都没有,谢医生皱了皱眉,似乎也被这件棘手的事难住了。

    ………………………………

    ………………………………

    栀子花怒放的时候是最美的,洁白无暇的花朵,如玉如脂,身处其间,像沐浴在清香的氤氲中。

    上官嫣红踱步进住院部的时候,大兵正凑向一丛栀子花,他伸长脖子嗅嗅,像享受似地闭着眼,丝毫没有觉察上官嫣红轻轻地踱到了他的身后。

    “你喜欢的不是栀子花。”上官嫣红轻声道。

    在这种毫无防备的心态中,闭着眼的大兵随口说道:“对,我喜欢鸢尾花。”

    “金百合花吗?我有一朵很漂亮的金百合花,也就是你说的鸢尾花,路易之花。”上官嫣红轻声道。

    大兵耳朵一竖,回头,愕然的眼神,记忆重现总是这样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一不小心,就迸出逼格很高的话来了。

    “想看看吗?”上官嫣红笑吟吟地问。他在大兵发怔的眼神中,慢慢地解开了胸前两个扣子,拉低了胸衣,在白得晃眼的胸前,赫然一朵金色的坠饰,正是一朵漂亮的金百合。

    “你要记不起这个,我今天就把你转到精神病医院。”上官嫣红语带威胁地道。

    大兵一瞅,那仅凤眼含威、俏脸带霜的样子,莫名地让他心悸,他紧张地,手足无措地慢慢挠上腮边了,而他的眼神却不离那只坠饰的左右,恍惚间这个熟悉的饰物勾起的记忆,他好像是从一双洁白如玉的手里……一双女人的手里接过了这个东西,好像很慎重。

    不对呀,我接过了,怎么会出现在她身上?

    当疑惑爬上大兵的脸庞时,上官嫣红又一次失望了,她喃喃道着:“看来得给你找个安全的去处了……等你的证件补办下来,我送你去国外。”

    这个失望的表情却又像刺激到大兵了,他冷不丁开口道:“我好像记得这个坠饰。”

    “继续,这是我闺蜜送给我的。”上官嫣红道,眼角掠过一丝兴奋。

    “不对,好像是我送给你的。”大兵道,他还原了这样一个场景,自己买的,从女营业员手里接过,然后送给了面前这位美女……对呀,很合理,我失忆了都想勾搭,何况没失忆之前。

    蒙对了,上官嫣红慢慢地笑了,她要继续问时,却发现大兵痴痴地盯着她的胸前,伸长脖子,似乎准备往更深处看,她蓦地一掩衣襟,把偷窥的视线挡住了,然后奇也怪哉,换了一张生气的脸瞧他。

    “你为什么这样?我……我在努力回忆,我们是不是,那个……那个……”大兵语结地道。

    “上过床?”上官嫣红哑然失色了。

    “对。”大兵道。

    “有印像吗?”上官嫣红问。

    “没有印象。”大兵摇摇头,有点无法原谅自己,这样的美女,不管是没上,还是上过忘了,都属于该死的一类。

    “那就对了,如果你的记忆里出现**女人,肯定不是我啊。”上官嫣红玩味的口吻道,像在嘲讽大兵。

    大兵懵然道:“可我为什么看你胸前时,会觉得浑身燥热,浑身的血往头上涌。”

    “正常,你没失忆前也是这么色……跟我走。”上官嫣红道,像是命令的口吻。

    “去哪儿?”大兵紧追着,在这个陌生地方,就这一熟人啊。

    “给你找找记忆,按你以前的生活方式来,你要是不喜欢你原来的生活,或者什么事都想不起来,那我……”

    “把我送精神病医院?”

    “对,找个条件最差的。”

    “呵呵……”

    “你笑什么?”

    “我觉得你是在吓唬我,你人这么漂亮,心地又善,一定是不忍心看我什么都忘了……真的,嫣红吧,能给我说说以前的事吗?我怎么觉得我们很亲近啊?”

    上官嫣红驻足了,慢慢地看大兵,那张帅气、阳光的脸庞,和曾经肃穆、优雅、博学的一位,似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了,那是个心思很深,从来不知道他喜怒哀乐的一位,而面前,却又是个天真无邪的一位。

    “怎么了?你生气了,那我不问你了。”大兵局促道,就像乡下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处处都得看人脸色说话行事。

    “没生气,其实你变成这个样子挺好的,比以前强多了,最起码看出我又漂亮,心地又善良了……走吧,给你换身衣服去。”上官说着,挽着他的胳膊,就这么出了医院,她抱着尝试的心态,像有顾虑一样,把大兵……哦不,把顾总顾从军,带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

    本来觉得很简单,不过大兵想错了,当有钱人,是很难受的。

    第一站居然是美容院,洗浴、理发、刮胡子,他妈的,大兵都忍不住骂以前的自己了,居然像娘炮一样,连眉都要修一下。

    后来他觉得骂早了,还有更娘的,指甲得人修,手还得保养……脚趾甲都有人替你修,而且是很漂亮的妹子,那妹子小心翼翼地给他的脚趾中间夹上棉签,纤细地小手帮他修大脚丫时,他有点紧张地直缩脚。

    奇了怪了,那妹子反而笑吟吟地。

    于是大兵更懵了,我本来是很仇富的,可为什么对这个不反感?

    在仇富与被仇的富人之间选择,恐怕就心理也不难做出决定,微妙的变化里,大兵心里的天平开始慢慢倾斜了,特别是当你起身,那些服务员一行一行鞠躬问好的派头,实在是让人心里舒服的紧。

    两个小时后,焕然一新的大兵出了房间,他一伸手,手掌宽大、细腻,那应该是一挥,就挥斥方遒;一抬,就覆云翻雨的手啊。

    他一迈步,这一迈应该是龙行虎步啊……噢对了,这个好像有记忆,以前就是这么走,绝对不是当民工贼头贼脑,偷偷摸摸,见谁都像做贼了。

    他一拎衣服,昂贵的西装,是个熟悉的牌子,噢对了……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衣柜了,每天会对着成排的西装,随手挑一件……然后再拉开抽屉,那里面会有很多牌子的表……那个动作像镌在骨子里的,想忘记都难。

    他一摸手腕,表果然有了,这个真记得起来,劳力士运动款的,不是最贵的,可却是他最喜欢的。

    他下意识地弯下了腰,而弯下腰时,却忘了自己要干什么,愣了片刻,却发现自己的视线,正看着自己的鞋……berluti定制款,when shoes have a soul(当鞋有了灵魂)。

    脑子里莫名地涌出这段记忆,berluti是一位制鞋师,无数外科医生还向她学习足部生理学。那是一位很传奇的女制鞋师,预订一双鞋要两千美金起,而且需要等两个月的时间。

    “奇怪,我为什么记不清人,却能记得清鞋呢?”

    舍本逐末的记忆,让大兵哭笑不得,不过他现在很确定了,自己就是顾总,就是顾从军,就是被这些尊敬、这些名牌包围着的一个富人,因为这一切,让他越来越熟悉,几乎摸到了记忆的影子。

    当他出现在大厅的时候,眼前一亮的上官嫣红迎了上来,慢慢绽开的微笑,似乎找到了什么,大兵脸上的懵然已经去了很多,他下意识地一摆肘,然后上官嫣红笑着挽上了他的臂弯。

    “你一定想起什么来了。”上官嫣红轻声问。

    “我觉得很失落。”大兵若有所思,却答非所问。

    “什么?”嫣红没明白。

    “我想起来了一部分,比如礼貌、比如仪态,甚至衣服鞋子和表,都隐约有记忆,可唯独没有熟悉的人……比如你。”大兵驻足,有点歉意地看着嫣红,这位辛辛苦苦把他带回来的人,却怎么也找不回曾经的记忆,他看着嫣红变得黯然了,像安慰一样道:“如果曾经的我令你失望过,我宁愿从此失忆。”

    嫣红毫无征兆地唏嘘了一声,她掩饰似地侧过脸,拉了大兵一把:“走吧,好歹说了句人话,不枉我把你接回来。”

    两人上了车,在高楼大厦林立的城市里穿梭着,很长一段时间,大兵都没有搞清嫣红脸上那种微妙的表情变化。

    有失望也有期待,有黯然也有兴喜,有喜欢甚至也有厌恶,他实在搞不清,这种微妙表情所传达的,自己曾经究竟是多么复杂的一个人…………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