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末日乐园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吗?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吗?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林三酒竟然大喇喇地走进两个干部的合围里了——这件事,其余的几个人都没有留意,更是没有想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为大家现在都很忙。

    “咻”的一声轻响,一股激烈的气流猛地炸开来,正在拼命奔跑的玛瑟“砰”地一下,一头撞在了空气上,差点摔倒。

    伸手摸了摸,原本无形的空气此时似乎变成了一堵墙,也不知道边界在哪里。她捂着鼻子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陈今风。

    后者脸上的笑容真是止也止不住,心满意足地搓了搓手,朝前走了两步:“你看,咱们这不是又见面了吗。”

    玛瑟冷冷地看着他,放下了手,指甲唰地伸长了。

    即便探照灯正努力地照亮着绿洲,可没有了金属反光的透明指甲,在昏暗的夜里连看都很难看清。只有玛瑟自己的目光扫过时,才能看见她两个尾指上的指甲都断了,空落落的,少了两根。

    陈今风却一点都没把她的开战架势放在心上,目光在她的胸前停了停,这才笑道:“对了,我见过冯七七了哦。”

    玛瑟倏地抬起头。

    “看来你们两个的关系还是很不好嘛。他今天早上,不但把你上次为什么会消失的原因告诉了我,还告诉了我一点关于你指甲的事……”陈今风笑得很让人讨厌,声音粘腻得要命:“总之,我如果一个个地把你的指甲都掰断。你就伤不了我了吧?”

    12去见过陈今风了?他现在在哪?

    明知道对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玛瑟也懒得问了。她语气毫无起伏地吐出了一句:“想躲开我的指甲,你尽管来试试看。”

    陈今风脸上的笑容淡了。啪啪地拍了两下手掌。随着声音在空气逐渐消失,以他们为中心,一圈圈涟漪似的颜色波荡开来,用不上一个呼吸的工夫,周围的景象已经全变了。

    原本一片昏暗,由楼上投下来一个个探照光柱的工厂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艳阳当空的一片丛林。高大而模样稀奇的植物丛立着,脚下是漫过了脚腕的一片野草地。玛瑟所在之处还算开阔。抬头一看,浓绿的枝叶之间映着一小片湛蓝的天空。

    刚才陈今风站着的地方,此刻空无一人,只有几朵嫩黄的小花。

    她谨慎地走了几步。全神贯注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陈今风的声音忽然从蓝天上传了下来:“……上次你见我打开的那个巢穴,不过是最初级的一个模样而已。今天我把它完全展开了,怎么样,漂亮吧?”

    他的话音刚落,一道高速旋转的疾影忽然从身后激射而来——速度虽快,但带起的风声却细微得几乎听不见,飞至玛瑟脑后时,她这才一激灵,猛地一侧身。那东西从她面前飞了过去,落在了地面上。

    她的鼻尖上,这个时候才慢慢地渗出了一条血迹。

    玛瑟惊魂未定地看了一眼。才发现那个东西竟然是一朵野花。

    坚硬化后的野花,花瓣僵直地展开着,边缘闪烁着锐利的刀光,一旦转起来简直就是一个漂亮的绞肉机。她拾起了花,在自己的头发上轻轻一割,红色的碎发立刻漫漫扬扬地落了下来。

    “哈哈。怎么样,不错吧?告诉你。我巢穴之内的所有东西,都可以化身武器……可不要光是当心野花啊。”

    抬头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下一秒玛瑟忽然迈开步飞奔起来,在她身后一片又一片尖利的薄片密密麻麻地从天而降,简直像是追逐她似的,一直当她跑出了足有二十米,才停了下来。

    她回头一看,发现地上林立着的是——一片片插在地上的坚硬白云。

    还真他妈是“所有”东西都能变成武器啊!她暗骂了一句,目光快速地将这个巢穴打量了一遍。

    虽然蓝天看起来无边无际,丛林也越来越幽深,可是这个巢穴不可能真的是无限大,一定还是会受到现实当中的物理限制。就拿上次的医务室来说,巢穴仅仅只占据了一间房间,外面依然有人声来往……

    现在的问题是,在这个并非广阔无边的空间里,陈今风到底藏身在了何处。

    “我说——”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就在玛瑟抬头的那一瞬间,一道绿影刷地抽打了过来。她急忙一个翻滚躲开了,却发现这一次攻击瞄准的不是她,而是她的手——卷曲的藤蔓停在了空中一抖,里面掉出了两只长长的指甲。

    低头一看,自己左手无名指和中指上空空的,只剩下了指甲的断茬。

    “还有八只——”陈今风得意的声音被放大了:“等你的指甲都没有了以后,我就出去见你,咱们好好地玩玩儿,啊?”

    不对,其实她只剩六只指甲了。

    玛瑟的额头上滑下了一滴冷汗,心情有些焦躁了起来。她不能把指甲收起来,一旦收起来,就连最后的防身武器都没有了。

    他会在哪儿呢?

    她摸了摸身上的口袋,顿时失望了。在绿洲的时间太长,已经习惯了电灯灯光,身上都没有揣着打火机的习惯了……不然还可以放个火试试。

    视野的角落里又是一个黑影飞速袭来,玛瑟不知道那是什么,不敢用指甲去招架,只好转身就逃——没想到刚一转身,十来根树枝便呼啸着朝她飞了过来。她一时情急,抱着头在地上一滚——

    “好,只剩七个了!”伴随着陈今风的笑声,又一只指甲断开了,扎在了树枝上。

    五个——这才是她现在还拥有的指甲数量。左手还有两只。右手还有三只——

    咦?

    玛瑟忽然楞了一下。

    陈今风的巢穴里,暖阳并不烈。和熙的阳光融融地洒在绿叶和枝条上,映着碧蓝的天。一切都很干净,也很清楚。跟绿洲那种昏暗的光线可不一样,这个巢穴中的所有东西,都是纤毫毕现的——

    那么,为什么陈今风还没有发现自己指甲的数量不对?

    他是隔着什么,才会看不清楚的呢……?

    玛瑟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再这么被动抵抗下去。指甲很快就会被全部折断的,到时自己可就真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了——还不如冒一次险。

    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震得胸膛都在颤抖——玛瑟左右看了看,突然放开了步子,扭头朝浓密荫翳的丛林飞奔而去。

    这一次,她丝毫没有顾忌了。发挥出了自己的最大速度,像一道残影似的直扑向了密林深处。

    身后无数草叶、枝条、花朵,同一时间浮到了半空中,密密麻麻的,遮蔽了大半天空——看一眼都叫人觉得触目惊心。

    “怎么了?你这是想躲吗?”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今风的声音似乎与刚才有点不同。随即,身后数百个化身为致命武器的花草,嗖地一下,跟着直冲进了密林里。

    不光是身后的追兵——丛林内部也纷纷化出了无数闪着刀光的枝条和叶片。汇集成了可怕的数量,雨点似的朝玛瑟打来。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前行的。

    两只护住头脸的前臂。早已经是鲜血淋漓了,外翻的伤口有的甚至深可见骨;大腿上扎着几只钢片似的花,每跑一步都仿佛要把腿上神经切断一样的痛。衣服就更别提了,在暴雨一样的袭击里,早就化作了条条碎布,露出了底下雪白与血红交映的皮肤。

    然而陈今风却连提也没提到她半裸的样子——反而口中的报数声一声比一声紧。声音里甚至带着一点不安:“六个、五个、四个——”

    他报的,正是玛瑟失去的指甲数量。

    “三个!”

    当他报出三。而实际上玛瑟只剩下了一个的时候,仿佛无尽的树林终于停止在了一条河边。

    河面泛着微波,在阳光下闪烁着一点一点的金光。

    望着河面,玛瑟一张糊满了鲜血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狰狞的笑。剩下的唯一一个指甲早被她用身体保护好了,无论背后的攻击变得多么疯狂,陈今风始终没法继续倒数下去。

    “到底还是被我找到了啊……”

    几乎在她这句话刚刚出口的同时,河面上有规律的金光破碎了,水浪四溅,跳出了一个人影,飞也似的朝着另一边逃去。

    “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吗?”玛瑟笑了一声。她的身体里,从来没有爆发出过这么大的力量——

    在投射出阳光光晕的蓝天之下,一个浑身浴血的女人身影飞跃在空中,那一刻好像凝固了似的——她的猎物翻滚着砸在了地面上。

    陈今风只觉后背传来一阵*辣的痛,接着眼角瞥见了一滴属于自己的鲜血。他才刚刚张口惨呼了一声“不——”,阳光就消失了。

    蓝天也消失了。

    草地、丛林、小河,一切的画面都模糊了,渐渐地淡出了他的视野。

    工厂区的楼房和探照灯,又出现在了眼前。

    空气一瞬间变得烫人的灼热,每一口呼吸仿佛都是在自虐——接触到地面的皮肤还来不及疼,已经冒出了焦臭的白烟。

    这就是没有进化出高温适应的人的感觉吗?

    陈今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感觉自己像是一条离了水的鱼,五脏六腑都快碎裂了一般——这时,一只脚重重地踩在了他的喉咙上。

    “我们又见面了。”玛瑟低头看着他,虽然浑身是伤,但表情却很平静。“不过,下次我可不想再看见你了……”

    “不、不要……求、求求你……”

    没有理会,玛瑟将最后一只长长的利甲,如同切豆腐似的,深深扎进了陈今风的额头中央。(未完待续)

    ps:发了觉得很后悔,自我谴责了一下:这孩子,太不会过日子了。明明可以省着发两天,非得一口气全发了!看你临时有事、没有存稿的时候怎么办!这样自我教育了一下,感觉差不多了。求一求粉红推荐收藏……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