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末日乐园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白天的绿洲,露出了獠牙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白天的绿洲,露出了獠牙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床底下,只有一截被扯烂了的床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玛瑟抓出床单一看,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她怎么就没想到呢!在120秒的洗白效果消失以后,对于恢复了体能强化的12来说,一条床单肯定是困不住他的……后悔、无措,还有一点恐慌,迅速地侵袭了她。

    如果不是耽误了那四十多分钟,他未必跑得掉。

    不过眼下最大的问题,正像巨石似的压在了两人的心头:

    ——如果12故意跑出去很远,那玛瑟岂不是又要消失了吗?

    一念及此,林三酒连坐都坐不稳当了:“玛瑟,你别着急,咱们这就去找他……绿洲的大门都派人把守着呢,他肯定出不去!”

    玛瑟闻言叹了一口气:“他还没有离开绿洲,我能感觉得到。”

    看了看同伴,她有些焦躁地解释道:“比方说,我可以在以卢泽为中心的100米范围内活动……那当我们之间距离到达70米的时候,我就会出现危机感。但是现在我一点危机感都没有,说明他离我还不远,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林三酒叹了一口气,简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好消息——虽然玛瑟暂时不会消失,不过暗地里却有一个杀人狂正在盯着她们!

    想了一会儿,她一拍手掌,终于下定了决心。

    “玛瑟,我们走吧。”她的神色很认真。“我有个想法……”

    现在签证官也找到了。绿洲这个地方又复杂,更别提陈今风还想对她们不利,如果不是前几天被牵制住了。傻子才会留下。现在12不见了,如果己方二人能早一步出绿洲,在绿洲外面守株待兔,那么总会抓住他的。

    “绿洲虽然是工厂区改建的,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后面培养农作物的地方全都用高墙铁门给保护了起来。12如果要走,只有从正前方走……翻围墙。或者强行突破大门。不管他选哪一个办法,我们两个在外面守着也够了。”

    尽管还只是一个大概的主意。但是却很有可行性——玛瑟听得脸上渐渐亮了起来,忧色少多了。“这还真是一个办法!”她有点激动地说。

    这个计划里需要解决的问题只有一个:如何能让人和车都悄无声息地离开。

    人倒好办,问题是车队……别说堂而皇之地开出去了,就算挪个位置。都能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我看,要不等白天的时候我们悄悄潜出去,打探一下情况吧。”林三酒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只想出了这个不叫办法的办法:“白天大家都睡觉了,戒备应该会松一些。与此同时,你一定要保持警惕,一旦有和12分开太远、或者离得太近的情况,都要马上告诉我。”

    玛瑟点了点头,神情惴惴不安。她算是那个死亡女医生事件的亲历者。以前和12同处一个身体里,谁也伤害不了谁也就算了——突然出现了眼下这种情况,过去的阴影全都浮了上来。

    林三酒看在眼里。也没办法。两人商量了一会儿白天的行动计划,就都心事重重地闭了嘴。

    有一个杀人狂在身边窥伺着,她们也不敢分开,一起挤在林三酒的单人小床上,好歹算是闭眼休息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从一楼大厅传下来的人声、杂音。像涨潮了一样越来越响;随着人们的走动,空气里逐渐漫开了食物的气味——林三酒知道。一天的工作又结束了,又到了晚饭的时候。

    顾虑到白天的行动,两人尽管没有胃口,还是吃下了不少东西。

    回到床上又躺了两三个小时,当地下室里的光线微弱地变亮了一点点后,绿洲的人们都静了下来,接二连三地沉进了睡梦里,发出了绵长的呼吸声。

    感觉大家差不多都睡熟了的时候,林三酒悄悄地坐起身来,向玛瑟招了招手。二人轻轻地走在过道里,步伐放得很缓慢。

    1628号单间里,方丹放下了手里一本烤得焦黑的书,盯着布帘下过去的两双脚,歪了歪头。

    “……我有点担心卢泽。”两人穿行在两百多个小隔间组成的过道里,玛瑟忽然轻声地说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

    “女医生那件事,他根本不知情。”玛瑟苦笑了一下,“事情闹开了的时候,正好是另外一个人格在。医生们和我们10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件事瞒着卢泽。”

    她叹气说:“卢泽还没有成年,他还是一个孩子呢……当初认识我们的时候,你也看见了,他觉得人格分裂很帅,很为自己有多重人格而骄傲。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体里藏了那么一个怪物,而且还用他的双手,虐杀了一个无辜女人的话……”

    说到这儿,她几乎说不下去了。

    林三酒也沉默了。的确,卢泽爱笑又爱说话,心地有时非常软,就像许多普普通通的、善良的大男孩一样,肯定无法接受这种事——别说卢泽了,如果这事儿放在自己身上,自己也受不了啊。玛瑟和他的感情很深,林三酒也不知要安慰些什么才好,只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又走了一会儿,就到了楼梯口。

    果不其然,今天小雨也正坐在一把折凳上守着门,面色疲惫地靠着墙,闭着眼,脑袋一点一点的。

    “我就奇怪了……她怎么这么怕白天出去人?”林三酒抱怨了一句,没想到下一刻目光一转,就发现了原因。

    小雨身边放着一个水杯、一张折起来了的纸,从纸背上隐隐约约地透出了黑色水笔写的内容。

    在五天前。林三酒在小雨的身边见过这样的纸。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用【意识力学园】抽调出了那一天的景象——纸背上透出的字迹被拉近放大,正反颠倒一下。就迅速地得出了纸上的内容。

    写着的是绿洲一共五名生活干事的名单,以及一些注意事项。两张纸一对比,林三酒发现在过去短短几天里,干事就被换掉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是李姐——原因都相同:他们所在的楼里,有人在白天出去了。

    小雨之所以神经过敏,大概源头就在这里。

    “小心点。我们从她身边绕过去。”林三酒用气声低低地在玛瑟耳旁说。

    玛瑟点点头,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从小雨的水杯上跨了过去。她行动一向十分轻巧,很快来到了楼梯门前,将手放在了门把上,一点一点地、极慢极慢地拉开了门。

    她回头对身后的林三酒做了个口型。示意她跟上,两人无声地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这一切,小雨都丝毫没有察觉。她脑袋已经垂在了肩膀上,彻底睡着了。

    当门被悄悄地关上时,不远处的过道里,伸出了一个脑袋。她疑惑地看了看小雨的方向,伸手将长发拢在了耳后——正是一时好奇心起,跟了出来的方丹。

    “奇怪……这个时候了,小酒还偷偷摸摸地出去干什么?而且看样子。她好像和玛瑟又和好了……”她一边轻声嘀咕着,一边也来到了楼梯口。

    左右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小雨也睡得很熟——这感觉就像做贼一样,她心里顿时涌起了一阵小小的兴奋。随即,方丹学着刚才玛瑟的样子,悄悄地拉开了门。

    从负一层出来,就是通往一楼大厅的楼梯了。那二人的脚步声轻得根本听不见,方丹侧耳听了听。就上了楼。

    楼道里没有灯,很黑。方丹摸着向上走。忽然间脚下一趔趄,差点被几块碎砖头给绊倒了,她急忙稳住了身子,有块碎砖被她一蹬,“咚咚砰砰”地滚下了楼梯,一下子撞在了负一层的门上。

    方丹的心都差点被吓出来,也不敢耽搁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了楼梯,推门冲进了一楼大厅里。

    外面……怎么好像要比想象中暗呢?

    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迷茫地眨了眨眼。属于白日的毒辣阳光,仿佛失去了一半威力,大厅里虽然比楼下亮堂多了,可是仍然有些昏暗。

    目光一扫,发现有两个人的背影,正一动不动地站在大门口。外面的光透进来,两个身影都成了浓黑色——不就是林三酒和玛瑟?方丹顿时促狭地想过去打个招呼,最好是能吓她们一跳……

    没想到还没走到林三酒的身后呢,她简直像后脑长眼睛了似的,嗖地一下回过了头来——方丹吓了一跳,刚笑着要说话,目光就被门外的景象给抓住了,张着嘴愣在了那儿。

    成群结队的堕落种,不知何时长出了一对对乌黑的翅膀,在门外的天空中来来往往,连太阳光都被遮住了,在地上投下了一片片的阴影。绿洲几幢楼的楼顶上,至少有几十个来回走动的身影,翅膀是没有了,每一个都在脸前生着一条长长的口器。

    林三酒神情很紧张,一根手指放在嘴唇前,示意方丹千万不要出声。她早已是一头的冷汗,忙不迭地点头——

    就在这时,忽然从身后响起了一声高亢的尖叫,撕破了空气。

    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来了,此时瘫软在地上脸色惨白,满脸眼泪,嘴里不断地发出没有意义的嘶叫声:“啊、啊啊……呜啊!!”

    林三酒一句“糟了”还没有说出口,楼外的地面上,已经扑通通地落下了好几只堕落种,激起了一片尘烟。(未完待续)

    ps:绿洲的部分,很快就会结束了。下一个世界不知道要写什么好呢?心里有太多选项了,不知道选哪个好。不过快过年了,也许我会选一个应景些的末日世界吧,啊哈哈。对了,昨天发文以后才看见,今天在这儿郑重感谢一下:

    谢谢狐婴的平安符,

    星晴月明的粉红票,

    还有吃人王的香囊!

    在首订不理想的情况下,有你们的支持真的很温暖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