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末日乐园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贵世界的名字都太奇怪了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贵世界的名字都太奇怪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这都是什么破事儿啊!!”

    伴随着女性怒气冲冲的喝骂声,一只靴子重重地踹在了公交车车门上,立刻震得落客门一阵摇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然而头顶上方写着一个鲜红“1”字的牌子,依然稳如泰山地挂着。

    在林三酒背后,是在低着头叹气的玛瑟,以及刚刚从激动中平静下来的卢泽。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只有一次机会了吗?”林三酒喘着气,两眼通红,无名火更旺了:“这是谁在背后搞鬼啊!!”

    玛瑟无奈地轻声安慰道:“小酒,你别生气了。从另一方面来看,也许这个倒数反而救了我们一命……要不然,说不定咱们早就死了。”

    话是这么说,可一时间林三酒还是觉得接受不了。她总觉得自己像是被谁耍了一样……她努力压制住心里的火气,双手死死地攥着裤子。

    过了好一会儿,她猛地站起身来:“我出去走走。”

    卢泽头疼似的揉了揉太阳穴,也是精神很不好的样子。

    下车走了几步,夜风卷着砂砾一阵阵地打在身上,微微的疼痛让林三酒深切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周遭静寂极了,没有半点杂音,人甚至能听见血液从耳朵里流过的声音。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情绪逐渐缓和了下来。

    好静啊。不过……是不是有点儿太\安静了?

    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林三酒微微皱起眉头,目光落在了不远处脏脏的雪铁龙上。

    对了……前两次这个时候,田鼠不都已经过来叫他们起床了吗?怎么这一次都到现在了,也没听见他的手机铃声响?难道他还没醒?

    想到这儿,林三酒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了雪铁龙前,有点担心地叫了一声:“田鼠!你醒了吗?”

    等了一会儿,车里依然毫无动静。

    她忍不住用袖子擦了擦车窗上的灰,弯腰往向里看去。

    车里副驾驶的座位被放了下来当床用,旁边随意扔着几个吃了一半的食品包装袋。喝空了的饮料瓶、几件脏脏的衣服——唯独不见田鼠的人影。

    林三酒的心立刻提了起来,在车队附近一边张望一边绕了几圈。周围什么也没有,十分空旷,树木早都化作了飞灰,一眼就能看出去很远。可是两圈走下来,她却连田鼠的脚印都没看见一个。

    正巧这时卢泽和玛瑟一边说着话,一边开门下车了——林三酒听见响动,忙跑过去去扬声喊道:“田鼠不在车里,不见了!咱们要不要去找找他?”

    他们一楞,都没想到田鼠竟然失踪了。玛瑟张了张嘴,正要说话的时候,忽然从车顶上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男人声音:“我说——你们还是不要找了,找也找不到的。”

    三个人顿时一惊,条件反射似的往后退了几步,抬头朝车顶望去。

    在夜晚银白的月亮前,两个黑影在高处一站一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炎热的夜风从他们身上流过,影子浸在月光里,看不清楚面目。

    刚才说话的,好像是那个坐着的人。他姿态闲适极了,从车顶上垂下了一只脚,声音里含着戏虐:“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你们也觉得我好看?”

    三个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话好了。

    就在这时,一旁站着的男人忽然很不屑似的“嗤”了一声,朝前走了一步,忽然踏着雪亮的月光一跃而起,化作一道影子重重地落在了地上,顿时激起了一阵烟尘。

    这个男人身材非常高大,一身强健得如同野兽般的流畅肌肉,充斥着危险的爆发力。他背上负着一把长长的、略带弧度的刀,似乎是把日本武士刀——可是却没有刀鞘,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系在身上的。只有钢铁铸成的刀身,在黑夜里反射着流光。

    对于进化人类来说,从公交车上跳下来不难做到——可是不知怎么地,这个男人身上的某种东西一瞬间拉响了林三酒等人的警报,他们的神色都戒备了起来。

    男人抬起头,朝几人缓缓扬起了一边嘴角,露出了一个几乎称得上是凶狠的微笑。

    一瞬间,一股从没体验过的气势,如同海啸一样席卷而来。

    好像被这个人抽走了空气一样,三人连呼吸都停止了一刹那。这绝对不是错觉,也不是心理作用,而是实实在在、触手可及、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威势。在这种威势下,就连站着都变得很困难了——强撑了一会儿,玛瑟第一个坚持不住了,咕咚一声坐在了地上,脸色发白。

    卢泽一脸的不甘愿,额头尽是冷汗,慢慢地屈下了一个膝盖。

    林三酒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对面的男人给捏住了,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着想要支撑她站稳。她战栗着,努力压制住自己转身就跑的冲动。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野兔在草原上遇见了美洲狮。

    那是一种无能为力的绝望感——对方和自己,根本就不是食物链上同一层的生物。

    这个时候,林三酒“敏锐直觉”早已全开,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警告她:快点逃,快点逃,快点逃……

    就在她要支撑不住,真的撒腿就跑的时候,一直坐着的男人轻飘飘地跳了下来。突然之间,平地里好像起了一阵化冻春风,吹开了千万梨花,微微地抚过林三酒的脸颊。刚才要杀人一般的威势,缓缓地消失了。

    一跳下来,他就指责了一句:“你吓唬他们干什么?”接着转头安慰三个人:“没事没事,他就是这个臭毛病,你们别害怕。”

    背着武士刀的男人哼了一声,嗓音沉沉的:“是他们太弱了。”

    “……你们是什么人?”心跳缓缓地镇定了下来,越听这两人的声音,林三酒就越觉得耳熟:“你们找我们是想要干什么?”

    “还有你刚才不让我们去找田鼠,又是什么意思?”卢泽扶着玛瑟站了起来,听见林三酒发问,也忙插了一句。他虽然年纪小,可见事却很灵敏——自从那个说话很温柔的男人跳下来以后,他就看出来了:这两人好像没打算对他们动手。

    就凭对面那个眼神凶狠的男人,如果真的要杀他们,可能还要不了三十秒。

    刚才坐着的男人确实如他自己所说,长得很好看,笑起来如同一瓣桃花似的,白牙闪闪发亮。他看了看三个有点狼狈的人,忽然笑着说:“你们还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呢吧?”

    三个人没说话,背着武士刀的男人忽然开口了:“真是又弱又笨。”

    林三酒顿时想反击一句、或者瞪他一眼也好——可刚才的恐惧感仍残存在心里,她最终咬着嘴唇什么都没说。

    “他们毕竟是刚开始没多久嘛……”桃花男打了一句圆场,朝几人说:“好了好了,我会从头把事情告诉你们。看样子,你们没怎么经历过‘新世界’吧?”

    卢泽和玛瑟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地说:“我们经历过两次新世界,只有小酒还是第一次。”

    桃花男闻言顿时吃了一惊,睁圆眼睛望着他们:“两次?难道你们连着两次经历的都是e级世界?”

    “……e级世界是什么?”卢泽迷茫地问了一句。

    “呃?”桃花男顿时一副很棘手的表情:“……真是的,没想到我还要给你们科普。听好了,在新世界降临的众多平行空间里,按照生存的难易度不同,是分了从e到a五个等级的。你们玩过游戏吧?对,就是像游戏一样。不知道哪一位前辈,为了能够更好地适应新世界,就划分了这么五个等级。e级是最轻松的了。”

    听见“最轻松”三个字,玛瑟脸色顿时一变,不过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不过她身边的卢泽却一下跳了起来,白皙的皮肤泛起了红,忍着气说:“最轻松?在我们上一次的战争世界里,死去的同伴太多了,每天都有超过10万的士兵伤亡!这怎么能算轻松!”

    “战争世界里,死的最多的还是平常人。我说e级最轻松,你以后就知道了。”桃花男的笑容凉凉的:“因为一旦过了e级,哪怕是进化人类也都变得像草芥似的,保得住今天保不住明天……就像你们现在一样。”

    “极温地狱……是哪个等级?”林三酒忍不住问道。

    桃花男看了她一眼,笑着说:“d级。”

    林三酒脸一白。

    这个叫他们一连死了两次的地方,仅仅只是d级而已?那c级和以上会是什么样子?想到这儿,她声音都有点发颤了:“这个级别,是怎么判定的?”

    “说到这个,就跟你们眼下的处境有关系了。”桃花男恢复了刚才暖意融融的笑:“所有e级以上的新世界,都会随机出现……嗯,怎么说呢,相应难度的地区陷阱。我们叫它‘副本’。”

    “副本?”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重复了一句。

    “就是一个名字罢了,就算你叫它厕所都随你便。总之,副本里一般是各种各样的生死危机……就像游戏里一样,只有活着闯关成功,你们才能从副本里走出去。每一次死亡,倒数就会减少一次,三次机会用完了,到时也就真的死了。”

    “那……我们现在真的只有一次机会了!”林三酒怔怔地说。

    “没错。”出乎意料的,开口的是背着武士刀的男人。“你们前两次的表现,真是差得叫人想哭。”

    林三酒忍气吞声地咽下了要说的话——确实,连着两次全军覆灭,好像是有点太那个了……

    眼看气氛被同伴一句话打击到了谷底,桃花男忙苦笑着说:“也不能怪你们,你们的对手比你们经验丰富太多了……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离之君,他叫黑泽忌。这一次,我们是来帮忙的。”

    =====

    我知道我大言不惭地说过“言情成分会很轻”这句话……但是为什么黑泽忌这个人物一出来,我就这样地心动神摇呢!作者真的好喜欢这种类型的男银!就是这么任性……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