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末日乐园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门后的人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门后的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怎么回事,不是说超市里没有人吗?”玛瑟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浑身紧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刚才的确没有啊。谁知道是他妈从哪儿进来的……”卢泽低声骂了一句。

    此时三个人手里各握着一把菜刀,以卢泽打头,林三酒、玛瑟则警戒着两侧,缓缓地朝刚才发出撞击声的方向靠近。

    菜刀还是刚才林三酒灵机一动,从熟食区里找出来的。大概是平时用来切卤味的,想来不会太锋利——即使擦过了,也还有一股淡淡的腐臭卤味的气息。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了刀,三人还是有底气得多了。

    “咚”地,又是一声闷响,震荡着空气。

    这一下,三人立刻辨认出了准确的方向,同时朝右前方快步走了过去——“在这里!”玛瑟用手一指。

    不远处昏暗的蜡烛光下,一扇门上挂着“员工专用”的牌子,静静地伫立着。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林三酒点了点头,开口了。——不管里面是什么人,年轻女性的声音总是会让对方放松一些警戒的:“谁在里面?马上出来!”

    空气中静默了几秒。

    等了一会儿,就在林三酒即将要不耐烦地再问一次的时候,忽然从门后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啜泣。随即,一个清亮的声音怯怯地问道:“……你们是谁?”

    三人有些惊讶地看了看彼此,略微松了口气,放低了手里的菜刀。不光是因为声音的主人很明显是个女孩,而且这声音里还饱含着浓浓的童音——听起来,门后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十四岁。

    “……小妹妹?你多大了?我们不是坏人……”林三酒谨慎地问了一句:“门后面就你一个人吗?”

    小女孩含着哭腔的声音“嗯”了一下说:“我十一岁了。”

    这一下,三个人手里的菜刀都放下了。玛瑟甚至还顺手用旁边货架上的毛巾把她的刀给遮了起来,生怕吓着小女孩似的,柔声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你的爸妈呢?”

    小女孩的哭腔猛地重了不少:“我、我的……爸爸在这里上班,昨天晚上他带我过来……然后好多人冲了进来,抢东西,我爸爸把我关在这里,叫我千万不要出去……”

    几人的面上都闪过了不忍的神色。不用问,这个小女孩的爸爸,肯定已经化作了一具尸体了——说不定就是他们搬出去的尸体其中之一。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要不你先把门打开?”玛瑟温柔地敲敲门。

    “我叫王思思。爸爸说,不是他回来不许开门……”小女孩又啜泣了一声,“可是到现在他也没回来……”

    几人都不由动容了。这么小的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的一晚上……卢泽低声示意林三酒:“你也说点什么,安慰安慰她啊。”

    林三酒顿时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眼看玛瑟也一边朝门里说话,一边冲她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眼神,她只好咳了一声,硬着头皮说:“王思思,你坚强些!”

    话一出口,另外两人立刻像看怪物似的看了她一眼。

    林三酒无奈地瞧了另外两人一眼,表示自己是无能为力了——别看她是个女孩,可从小就是当男孩子一样养大的,对付小孩最是没辙。更何况这孩子饱受惊吓,正是脆弱的时候——让她来安慰,不造成心理阴影就不错了。

    王思思被她这句硬邦邦的话一砸,立刻嗫嚅着不出声了。

    玛瑟白了林三酒一眼,压低声音对两人说:“这孩子大概已经进化出高温适应的能力了……老关在里面也不是个事。”她随即扬声道:“思思,你爸爸不让你出来,是因为当时外面不安全。现在外面已经安全了,你出来,咱们一块儿等爸爸好不好?”

    门后的王思思好像很犹豫似的,哼哼了两声,拿不定主意。

    此时母爱泛滥的玛瑟听见她的哼哼声,简直心都化了,忙走到门口继续柔声说:“……你从昨晚就一直在这儿,想必饿了吧?阿姨这儿有很多吃的,你都爱吃什么?”

    “嗯,我好饿……我爱吃妈妈做的鱼……”王思思怯怯地说。“还有巧克力棒……”

    玛瑟眼睛里闪着可疑的水光,抹了一下眼角,她一叠连声地说:“好好,咱们把门打开,阿姨带你去吃东西,好么?”

    见她自个儿就把情况处理得挺好,后面两个闲人叽叽咕咕地咬起耳朵来。

    卢泽轻声说:“玛瑟一直说她以前结过一次婚,但是两人因为要不上孩子,最终还是离婚了……”

    怪不得呢!林三酒听得有些目眩:看来分化出来的人格,也确实有自己的完整经历啊……

    就在两人闲聊天的时候,王思思在玛瑟的百般劝诱下,终于答应出来了。

    “阿姨,我这就出去……”王思思怯怯地应了一句。随后只听门后的锁“磕哒”地响了一声,门把手转动了一下。

    可是门却纹丝未动。

    “咦?”玛瑟有些讶异地低头仔细瞧了瞧,对门缝里问道:“思思,你爸爸临走前,是不是从外面把门锁了?”

    小女孩的声音立刻慌了:“好、好像是,我不记得了!”

    这下,几人都皱起了眉。这家超市因为主要面向高端客户,因此每一寸地方的用料都很讲究,连员工室的房门都十分厚重。看了看那个钥匙孔,玛瑟不甘心地喊了一声“思思你退开,阿姨要踹门了”,其余二人还来不及拦,她已经重重一脚踹了上去——

    只听玛瑟倒吸了一口冷气,立刻抱着脚坐在了地上——门连晃也没晃一下。

    “怎么办?”她头一回有些无助地看了看两个人。

    林三酒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她也许可以将这扇门收起来——如果之前收铁门不算的话。但那就代表今天她只剩一次转化的机会了,而现在,才刚刚早上七点半……再说,她今天到底是不是还有一次机会,还是不确定的事……林三酒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毕竟门还有别的办法可以打开,而这次机会——如果还有的话——或许留下来对大家才最好。

    “我们之前搬死人的时候,看见过几个这家超市的员工,身上还穿着制服的。”卢泽想了想,首先开口了——让林三酒暗暗地松了口气,心里的愧疚减轻不少——卢泽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暗示两人:“也许有钥匙的人就在那里躺着呢……”

    是了——王思思的爸爸锁了门,那他就肯定有钥匙。他女儿就在超市里,必然也不会跑远了,想必就死在了超市里,结果被几人给抬上楼了——

    这么一想,三人顿时又来了精神,凑头商量了几句。

    因为外面早就已经天光大亮了,想必温度更是可怖,因此三人中唯一没有身体强健过的林三酒就被留了下来,守住了员工室的门口。玛瑟很不放心的样子,临走还嘱咐了一句:“不该说的就别说了,别吓着孩子!”

    林三酒满脸尴尬地点点头。

    等二人一走,超市里立刻又陷入了幽静中。王思思好像也知道门的另一边只剩下刚才那个*的“坚强姐”了,因此除了偶尔的一声抽泣,什么话也没有。

    林三酒百无聊赖地坐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把玩自己手里的菜刀。

    说起来,现在卢泽和玛瑟都走了,如果要试验今天最后一次机会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候。可是她怎么也下不了决心:除了手上一把散发着淡臭的菜刀,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收起来的东西——如果浪费了最后一次机会,那可真就欲哭无泪了。

    也不知道她纠结犹豫了多长时间,只听门口电梯处很快就传来了脚步声——林三酒站起来一瞧,正是卢泽和玛瑟二人。

    “这么快?”她疑惑地问。

    卢泽冲她露出了两颗兔牙,笑着说:“咱们运气好,翻到的第一个女的,就是这家超市的经理。我从她兜里找到了一串钥匙……”说着,将手里叮叮当当的一串举起来给林三酒瞧了瞧。“多亏这个经理在钥匙上贴了条,可方便咱们啦。”

    林三酒愣了一下,眼珠朝门口转了转:“王……她爸爸呢?你们不是在……”她压低了声音:“她爸爸的尸体上找到的?”

    “咳,有钥匙就行了,没找着……那谁,也不是件坏事嘛。”卢泽大大咧咧地把钥匙交给了玛瑟。

    “思思,阿姨回来了,这就给你开门啊——”玛瑟一边说,一边蹲了下来。

    就在她手中的钥匙插进锁孔的那一刻,林三酒的心脏忽然突突地跳了一下——在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手心里一道白光已经一闪而过,刚才的菜刀化成了一张卡片,被她牢牢捏在了手里。

    林三酒有些吃惊地看着自己手里的卡片,还来不及后悔自己的冲动,只听员工室门口响起了钥匙开锁的金属碰撞声,接着,玛瑟轻轻地推开了门:“思思,阿姨把门打开了……”

    在玛瑟迈步的一瞬间,林三酒忽然猛地飞身扑了上去,一把将她推倒在了地上。

    =============28号回来,这个月看起来签不了约了。更新不会断,大家看着玩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