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摸金天帝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高手是怎么烧烤的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高手是怎么烧烤的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比如,拉龙銮大车的那几匹六阶的野兽就是斗兽场的兽师专门调教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基本上排得上号的大家族,王公重臣们家里都有从斗兽场卖兽。

    毕竟,好些人出行都得靠马车以及野兽坐骑。

    而能骑上一匹四阶的野兽作为坐骑的话是相当牛叉的事。像展侍卫骑的五阶龙马兽就相当的牛逼。因为,五阶野兽就相当于人族十段位武者。

    自然,斗兽场是财源滚滚。丝毫不输给八海钱庄这样的财神。

    而驭兽师训兽师也是一个令人羡慕而高贵的职业,丝毫不输给丹师器师阵师的。

    “嗯……”白场长态度相当的冷漠,只是从鼻腔里哼了一声。

    貌似,一个王子在他眼中根本就没有份量。的确如此,就像是比尔盖茨也不会再乎一个小国的王子的。

    “老白,八王子可是五级的罗盘武胎。今后有可能会成为一名‘相师’。”唐院长笑着介绍。自然是为燕青提高点身价。

    “相师,呵呵,老夫只信自己。那些什么铁口直断,一卦千金,风水堪舆,逆天改命的说法全是这些人吹噓出来的。

    说不客气点,这些人全是一群骗子。

    要不然,你都能事先窥破一切了那就到赌场去豪赌上几把赚上几千万两的够逍遥几辈子的了。

    还用整天风餐露宿扛着竿幡儿走街窜户的到处叫嚷。

    甚至为了几两银子跳来窜去的累不累?”白朴一席话简直把相师给贬得一文不值。

    “呵呵,白场长这话可是有些偏颇了。

    你讲的这些人哪能称之为相师。他们只是一群招摇撞骗的神棍而已。

    相师分为十二品。像咱们燕国的范应大师就是一位四品相师。

    他不是也预测了好几件大事,比如,前年观星象紊乱说是北方有大灾。

    结果,北方真迎来了一场巨大的冰雹,结果,粮食颗粒无收。

    为此,大王还下拔了百万两银子赈灾。

    还有他说北郡王今年有场祸事,还真应验了。

    三月份的时候北郡王带兵跟赵国大战了一场。结果伤了肝脏差点丢了性命。还有……”燕青振振有词,说道。

    “呵呵,那是范应撞上了而已。

    前年,范应的马车拉车的地龙兽突然发狂了。

    结果马车不小心撞下了悬崖。范应堂堂先天境强者给摔了个半死,骨头断了好几根。

    呵呵,他怎么就不能提前算到自己会倒霉?”白朴讥笑着讲到这里瞄了燕青一眼,道,“小娃子,别去信命数。要相信自己才是,爱拚才会赢,不然,如果不努力修炼天上真会砸馅饼不成?”

    就在这时候,乾坤罗盘又是一动。显露出了一行字来——此人,四级训兽师。

    貌似自己的罗盘开启后可以鉴定职业等级了。燕青心里顿然欣喜啊,于是,靠近了唐院长一步。罗盘又是微微一动显露出了信息——武道宗师,五品官道。

    武道宗师好理解,因为,唐院长是强者。

    五品官道的话就有些难理解了。寻思了一下,估计是按唐院长的院长位置来划分的。

    镇国武院直属王室。唐院长的职位差不多跟燕国三公扯平。在燕国官场中的分类就属于五品。但威望跟武道实力方面的话三公拍马也是跟不上的。

    “哈哈哈,好东西上钩啦,咱即将有鲜嫩的蛇肉吃啦。”这时,白朴又得意的笑了一声。

    燕青发现,一条粗若儿臂,长达三米的水性眼镜王蛇给钓了上来。

    不过,就在白朴把它钩上来的时候罗盘居然一震指针一转指向了那条蛇后又反弹回来指着了白朴。而白朴手臂上居然腾出一道黑紫之气撞向了眼镜蛇王。

    “怪事了,黑气翻腾,好像白朴要倒霉似的。不过,这只眼镜蛇王尽管厉害,但也绝伤不了功境达到念气境的白朴的。”燕青心里寻思了一下,不过,还是好心的提醒白朴道,“白场长,要小心那条蛇。”

    “小心蛇,哈哈哈,小子,你也太小看我白某人了。

    别说它,就是个头比它大上十几倍的蛇兽又能拿本场长怎么样?

    难道你忘记了本场主干的是什么职业?本场长什么身份?

    小子,记住,不该讲的别乱讲。

    记住,前辈们在的时候少讲话,要多听多看多用心记。

    难道大王没有教导你如此作吗?”白朴嘴里教训着燕青,这边刀光一闪,咔嚓一声就把拳头大的蛇头给直接凌空切断。

    鲜血一喷之下蛇头还在空中扭摆了一下落在了距离白朴一丈之地的草丛中。

    而白朴看了它一眼嘴里还念叨了一句道,“瞪着老子干嘛,难道你这断了的蛇头还能跟我叫板不成?”

    因为,眼镜王蛇那黄豆大的小蛇眼居然瞪着白朴。好像死不瞑目似的。

    一讲完白朴控制着柳叶刀片开始直接隔空剥皮抽筋掏出内脏下刀子切蛇肉了。

    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草丛中的蛇头居然诡异的跳将起来,白朴在毫无防备之下那露在外边的大腿结果给蛇头狠狠咬住了。

    那是气得白朴脸腾地就红了,一巴掌下去直接拍烂了蛇头。

    不过,蛇头掉下来时长着倒勾的锋利蛇牙带走了老家伙二钱腿肉。

    “还是赶紧吃药吧老白,这水蛇王的毒性可不弱的。”唐院长劝道。

    “呵呵,就它这点微薄的毒性能伤得了我,唐院长,你太小看本场长了。”白朴貌似有些不服气,根本就不管不顾继续操刀凌空烧烤起蛇肉来了。

    而燕青发现。白扑身上冒出来的紫黑之气越来越多了。

    “白……白场长,这样子下去不大好吧。”燕青还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啰嗦!”白朴突然翻脸,瞪了燕青一眼,凶巴巴的训道,“小子,别以为仗着个王子身份就翘尾巴。在本场长面前,不要说你。就是你父王要跟我论交的话还得看本场长心情好不好?”

    “白朴,本王子‘铁口直断’。你将因为这条蛇而倒大霉。信不信由你!”燕青火上来了,一声冷笑转身大步走到了院子外边,道,“唐院长,小子我等你们钓完鱼再进来请教。”

    “嗯,你先进屋喝口茶。快了。”唐院长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其实,对于白朴的作法唐院长也是有些意见的。只不过看白朴面子不方便直接表达出来罢了。

    展飞一双眼阴冷冷的盯了白朴一眼。

    “瞪老子干嘛,滚!”白朴感觉到了展侍卫不满的眼光,立即转头一喝,一道黄色真元勃喷而出撞向了展飞。展飞刀光一闪划破长空砍向了白朴。

    卟……

    展飞连吐了三大口鲜血直接给强大的气流撞得退到了几十米开外。展飞气坏了,长吼一声。提着地武下等品级的刀马扑向了白朴。

    “展侍卫,你退到外边候着。”燕青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展飞抱了下拳头,凶厉的看了白朴一眼尔后气呼呼的退到了百米开外一株大树下盘腿坐下疗伤。

    燕青发现,白朴身上冒出来的紫黑之气更浓了。直冲到了空中十来丈高处。

    当然,这种紫黑之气其实是一种虚无飘渺的命数之气。外人根本就看不到的。只有真正的相师才能有感觉到它的存在。因为,它并不是毒气或真气。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