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黑炎城风暴

章节目录 第三章 黑炎城风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野狼城堡外堡最高的那座尖塔的建筑下面,有一个会议室,这个会议室,是负责此次试炼的临时督查委员会的办公所在地,因为这座城堡还有驻军的缘故,每隔三天,黑炎城军方就会利用信隼与这边通一次消息,发布一份黑炎城军方的消息通报,让这里的守军能及时知道黑炎城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野狼城堡变成了黑炎城学生的试炼基地以后,这个消息的通知对象,则变成了在这里参加试炼的临时督查委员会的各位成员还有在这里参加试炼的学生。

    今天,在收到了从黑炎城飞来的信隼带来的那封信后,看到信中内容的执勤老师面色大变,立刻就让人把所有的老师和各个学校的试炼负责人召集了过来,然后就在会议室里把信中黑炎城军方出具的官方通报读了一遍……

    原本还心情轻松的各人在听完这份通报后,一个个的心情都沉重了起来,会议室里的空气如同凝固了起来,落针可闻……

    就在前天,当野狼城堡这边迎来六月的第一场降雨的时候,黑炎城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一天,黑炎城军方出动重兵,突然包围了位于黑炎城明光大街上的纽穆恩商团的驻地,然后就以搜查军方逃犯的罪名对纽穆恩商团的驻地进行了强制搜查,黑炎城军方的强制搜查意外遭遇到了纽穆恩商团护卫队的拼死反抗,纽穆恩商团护卫队的拼死反抗在早有准备的黑炎城军方的铁拳之下被碾压得粉碎,而在随后对纽穆恩商团驻地的搜查中,军方逃犯没有被搜出来,但却搜出了更惊悚的东西和证据,在那些无可辩驳的证据之下,配合着对被控制的纽穆恩商团黑炎城方面负责人的审讯,一个巨大的阴谋浮出了水面——纽穆恩商团与红巾盗勾结,意图制造机会里应外合让红巾盗血洗掌控着整个黑炎城的煤钢联合会的几大家族,在黑炎城制造恐怖气氛,然后扶植他们控制的傀儡上台,并最终让黑炎城发布声明脱离安达曼联盟,宣布加入到诺曼帝国的惊天布局。

    黑炎城官方在昨天晚上已经把这件事向安达曼联盟做了通报,整个安达曼联盟震动,而安达曼联盟则在收到通报的当天晚上,就以整个联盟的名义向诺曼帝国的外交部提出了最强烈的抗议,希望诺曼帝国对此事件能给黑炎城和安达曼联盟一个合理的解释,到今天早上的时候,诺曼帝国依旧沉默着,而黑炎城已经开始在城内查封诺曼帝国商人的产业和商团等机构,并停止了与诺曼帝国的一切生意往来……

    由红巾盗带来的紧张气氛这次再升一级,黑炎城军方于今天开始正式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野狼城堡的会议室里诡异而凝重的沉默着,诺曼帝国这四个字压得所有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无论对黑炎城还是对安达曼联盟来说,这都是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只需要从一组数据中就能看出双方的实力差异有多大——黑炎城的军队人数一直在5万到6万之间,整个安达曼联盟的军队人数在约40多万,而仅仅与安达曼联盟毗邻的诺曼帝国的北疆军团的常备军人数就在300万以上,如果真要打起来的话,仅仅一个诺曼帝国的北疆军团,就能把整个安达曼联盟推平,这些年安达曼联盟之所以与诺曼帝国平安无事,最主要的原因不在于安达曼联盟的实力有多强,而在于同样与安达曼联盟毗邻的太阳神朝与诺曼帝国的矛盾和制约让诺曼帝国不敢轻易动手,诺曼帝国是一个疯子,太阳神朝也是一个疯子,当两个疯子在一起隔着安达曼联盟对视的时候,反而没有人会抢先动手了,这样的局面维持了几十年,也让黑炎城发展了几十年,现在,这两个疯子中的有一个已经没有耐心了……

    “需要把这件事向那些学生们通报一下吗?”在会议室里的松木圆桌旁沉默了良久之后,才有一个老师开口说了一句。

    “我看不用了,等离开这里,该他们知道的,他们自然会知道,就让这些小家伙们再享受一下他们这一生最后这难得的一段快乐时光吧……”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说这话的那位长相斯文的老师,那位长相斯文的老师却无所谓的笑了笑,“各位,在与黑炎城和安达曼联盟平静了几十年之后,诺曼帝国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呢?而就在几周前,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所有国家的战略物资都开始在慢慢涨价了,这意味着什么,大家不会不知道吧,一个小小的黑炎城和安达曼联盟,值得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所有国家这么大动干戈吗?”

    科林上尉皱了皱眉头,这个老师的话中有一些东西,可这些东西对于并不以智力和分析能力见长的科林上尉来说,一时难以把握住这背后的意思,“哲罗姆,你的意思是有大战要发生……”

    “我什么意思也没有……”说话的哲罗姆环顾了一圈,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们大家都是些小人物,无法决定大事,只不过我记得,离上次人族与魔族的第二次百年圣战结束,时间好像已经过去170多年了……”

    圣战!

    这突如其来的两个字像一股零下五十度的寒风一下子毫无征兆的吹进了会议室,听到这两个字,连科林上尉的脸也白了一下……

    ……

    张铁今天早上过得一点都不快乐,不光不快乐,还郁闷得要死,无论是谁,要在一个早上像土拨鼠一样挖够三百公斤的矿石,还要把这些矿石装在矿篓里,再背着矿篓走上个1.5公里的单边路程才能把矿石送到交货地点的话,无论谁也快乐不起来。矿篓里装着的铁矿的含铁量在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六十之间,沉甸甸的颇为压人,整个矿篓装满以后可以装得下近两百公斤的铁矿石,可对现在参加试炼的这些学生来说,没有一个人有能力背着两百公斤的重物,还能走上1.5公里,不要说两百公斤,就是一百公斤都很困难,能背着五十公斤的矿石走上1.5公里,回来还有力气挖矿的,已经算体力好的了,挖矿不难,一个人一天挖几吨都没问题,而要被这些铁矿背到交货点,那才是真正考验人体力的事情。

    张铁今天早上忙活了一早,在咬着牙一番苦干之后,以他身为一阶战兵的体力,也只不过是堪堪背着三次七十多公斤重的矿篓走了两次1.5公里,刚刚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三分之二,就感觉浑身有点脱力,脚也有点发软,刚刚背完第三篓矿石交了货,领到了两盒干粮,就一屁股做在一颗松树下,再也爬不起来了。

    经过这么一次,张铁发誓,以后不论刮风下雨,每天必须都来挖一次矿,把当天的最低数额缴够才行,这样拖欠三天的想一天补完,劳动量实在太大了一点,太折磨人了。

    和外面一样,矿洞内原本也有拉矿车用的小铁轨,可那些小铁轨不知道是被哪个缺德的混蛋给拆了,铁轨的印记在坑道里还清晰可见,可所有挖矿的人不得不靠自己的双脚走出那条近一里长的坑道,让挖矿的效率一下子降低不少。

    和往常一样,只干了一个早上,对有些想来体验新鲜的家伙来说,就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很多人在背了一次矿之后,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

    靠着树坐着,一边喝着水,一边吃着干粮的张铁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自己头顶树上那两只快乐的小松鼠,这几天,似乎发现了野狼谷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和它们抢夺起让它们过冬的松果来,这两只小松鼠这个时候也忙活了起来,一趟趟的把松果往着自己安家的树洞里搬去,比张铁还要勤快,看着那两只小松鼠忙活的样子,让张铁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和这些小家伙们抢夺它们过冬食物的,也有自己一份,而自己的勤快程度,比起这两只小家伙来说,可差得远了……

    ……

    这雨停后的第一天,对所有的试炼学生来说,大家又像机器一样的忙活了起来,这次的试炼,对大多数人来说,似乎很难与快乐两个字联系起来,在离张铁所在地约十多公里的一处山洞中,当张铁靠着大树吃着干粮的时候,格力斯却和他身边的几个人做着一件更与快乐两个字毫不沾边的事情……

    山洞里此刻已经血流遍地,在山洞里哺乳一堆小狼的几头母狼惨死在格力斯剑之下以后,那些一个个比刚生下来的小狗大不了多少的小狼也全部遭了格力斯的毒手,几窝小狼,足足有二十多只,全部被格力斯残忍的杀死,在最后用脚把一只想要咬他脚跟的小狼的脑袋狠狠在地上踩碎之后,山洞里群狼的哀嚎终于停止了下来。

    洞内的哀嚎一停止后,沙隆和组海尔就冲了进来,两人都小心的避开了地上的那些狼血,此刻的沙隆和祖海儿,和格力斯一样,全身从上到下的皮肤都变成了暗绿色,似乎涂抹过某种奇怪的汁液。

    “赶快走吧,要是等狼群回来发现我们就来不及了……”沙隆说道。

    “格力斯,你的这双鞋沾过狼血,不能要了,不然那些狼会找到你的,现在大家赶快离开,去把身上掩盖我们气味的苦芋根和血狼花的汁液洗干净,不能让人发现这里是我们做的……”看到格力斯的脚下踩碎了一头小狼,祖海尔连忙叫了起来,叫着的祖海尔有些慌忙的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个用防水油布密封好的袋子,打开,用两根手指从里面拎出一小片碎毛巾一样的东西丢在了地上。

    看了看自己脚上鞋底上沾染上的那些幼狼的血,格力斯骂了一声,然后迅速和沙隆与祖海尔离开了这个已经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狼窝。

    “你的事办妥了吗?”离开的时候,格力斯问祖海尔。

    “放心,其余的毛巾碎片,我已经一路布置好了,那些回来的野狼只要顺着那些碎片提供的气味路线,就一定能在张铁每日回树屋老巢的路上找到张铁,这些野狼是最记仇的,也非常狡猾……”祖海尔阴笑着,“一个普通的战工,被一群野狼盯上,啃咬得尸骨无存,这和我们可没什么关系!”

    “哈哈哈……”格力斯和几个狗腿一起大笑了起来……

    两个小时后,外出觅食的狼群回来,然后整个狼穴就开始回荡起公狼们低沉的悲嚎……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