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斗智斗勇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斗智斗勇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张铁说这话咯噔都没有一个,完全一气呵成,不由得让人不信,听了这话,那个叫斯内德的人眼睛像蛇一样的盯在张铁脸上看了好久,似乎想看出什么破绽,而张铁只是装作没注意到一样,两只眼睛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斯内德手上的钱袋,努力的咽着口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们陪你一起回家拿好不好,要是我们放了你,你跑了我们就很难找到你了,我们只是普通的拓荒者,第一次来黑炎城,对这里可算不上熟悉!”仔细盯着张铁脸上表情的的斯内德用和蔼的声音开口说道。

    张铁装作认真思考了一下的模样,“好!不过你们要先付我三个……不,五个金币我才带你们回家,这算作订金,毕竟那个东西是我捡到的,你们想要要回去的话要支付一点报酬……”

    斯内德和哈克对视了一眼,张铁似乎都能从两个人的眼光中感觉到就在顷刻之间,两个人似乎用眼神交流了一个残忍的信息,那个叫哈克的男人嘴角勾勒出的那条弧线,有着说不出的恐怖与不屑的意味。

    “那好,带路吧!”五个金币变成一溜金光被抛到张铁的手里,张铁一把就把钱紧紧的攥到了手里,然后连忙把钱装进口袋,又指了指远处桌子上的那一堆原本是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些东西可不可以还给我!”

    “当然……”

    和张铁预想的一样,哈克和斯内德住的地方是黑炎城火车站附近靠近上东区边缘地带的一家规模很大的拓荒者旅店,哈克和斯内德要了一间独门独户位置颇为偏僻的一间套房作为自己的落脚处,张铁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把自己弄进来的,但看着哈克那夸张的身材和力量,只要把自己装在口袋里,背在身上,再用披风遮挡,应该没有人会怀疑——拓荒者这个群体都是一些脾气和行事手段古怪的家伙,有着很多的禁忌,应该没有人会怀疑这个家伙披风下的口袋里面藏着一个人。

    来的时候张铁在昏迷之中,出去的时候斯内德让张铁披上一件披风,再戴上一顶帽子,稍微把自己遮挡了一下,然后,张铁和哈克与斯内德却像三个好朋友一样勾肩搭背的走出了旅店,在旅店混迹的各色三教九流的人物,也没有人有兴趣往他们身上多看一言。

    斯内德的右手像搂着一个好朋友一样搂着张铁的脖子,让张铁暗暗叫苦,张铁感觉搂着自己脖子的,不像是一只手,而像是一条正在吐着信子的毒蛇,那条毒蛇随意一口,就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小命,而且这个叫斯内德的家伙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腥味,让张铁隐隐有些作呕的感觉,就连张铁都不知道这个斯内德手里的那把匕首什么时候会出现,然后顺势就往自己脖子上一划就把自己的人生给终结了。在这两个人面前,哪怕自己已经是一名一级战兵,但张铁却感觉自己如婴儿一样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这两个人是六级,还是七级?张铁不知道,张铁知道的是这两个人随便哪个一出手,自己就完了,所以今晚,不要指望自己的那点武力值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希望,想要保住小命,就只有从别的地方着手。

    “我们兄弟刚来黑炎城,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紧张,一紧张我们就忍不住会做一些自保的事情,说不定就会伤害一些人,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人,你的任何语言和动作都不要让我们感到紧张,这样对大家都好,明白了吗?”走出旅店,斯内德颇为温和的对张铁说道。

    张铁顺从的点了点头,脑子却在飞快的转动着。

    时间已经差不多是晚上九点,还不到黑炎城宵禁的时候,所以街上人来人往的特别多,三个人就顺着街道边上走着,张铁和斯内德勾肩搭背的走在前面,哈克跟着两个人走在后面,一起向张铁的“家里”走去,期间在路上遇到两拨巡逻的城卫军,张铁知道这些巡逻的城卫军救不了自己,所以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举动,这个时候,张铁最怕遇到自己的熟人,一旦遇到,搞不好自己今晚就要栽了。幸运的是,一个熟人都没遇到,而且在错过两拨城卫军后,张铁的老实也让张铁感觉一直紧绷着的斯内德和哈克稍微有些放松下来,三个人之间那种紧张的气氛稍微缓解了一下。

    “那块木头好像只是红雷松材质的,很普通啊,为什么对你们这么重要呢?”走在路上,故作放松的张铁问斯内德。

    “没什么啊,你知道像我们这样的拓荒者,有时候会有一些隐秘的交易和联络方式,那块红雷松是一块信物,这只是我们拓荒者的一点小手段,因为红雷松的花纹和材质都很奇特,基本上不会有两段花纹完全一样的红雷松的木材,所以把一块红雷松劈成两片,就是任何人都无法仿冒的接头用的信符,两块红雷松对在一起,木头的纹理接上了,就说明人找对了,拿到那块木头,完成我们的任务,我们就走了,你这个小子还真是好运,这么轻松就赚了十个金币……”斯内德也故作轻松的回答道。

    张铁这才恍然大悟,知道了红雷松的作用原来是在这里,看样子,这两个人是想来黑炎城找什么人,双方就用那块红雷松的木头做接头用的信物,没想到他们两个人却把接头信物却弄丢了,这才火急火燎的找自己。

    “说来也不好意思,要不是我撞了你们,你们的东西也不会丢,要不这样,我只要你们八个金币就可以了!”张铁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

    “十个就十个吧,这是你的运气,也算我们自己不小心,我们就当出钱给自己买个教训好了……”

    “呵呵,那谢谢了,这些金币可够我用好长一段时间了,家里的零花钱平时给的可没这么多,一周也就一二十个银币,找两次女人就差不多了……”

    “哈哈哈哈……”

    “嘿嘿嘿嘿……”

    双方各自一肚子鬼胎的边走边聊着,倒真的像两个好朋友一样。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在张铁精神放松之下,斯内德突然问出的这个问题差点让张铁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名,不过好在今天晚上大脑一直非常清醒的张铁心里早就有了一套保命的预案和故事,一听到这个问题,立刻想都不想的就回答了出来。

    “我叫杜少风……”一说完,张铁就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斯内德,就好像一下子说错了话一样。而斯内德的眼里则闪过一丝得意,这小子,到底还嫩了一点。

    三个人在上东城的街道上走了二十多分钟,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张铁的“家”所在的居住区。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我进去拿拿东西马上下来找你们?”张铁的心脏砰砰砰的剧烈跳着,语气却和刚才一样平常。

    “你家就住在这里?”看着眼前这个戒备森严,高墙外灯火通明,大门口还站着两排全副武装城卫军的居民区,斯内德和哈克脸色难看的问道。

    “是啊,我哥哥是黑炎城的军官,这里是黑炎城城卫军军官的家属住宅区,我们家当然住这里了……”张铁理所当然的说道,“以前我们也不住这里,可自从我哥哥当了军官以后,黑炎城就分了一套房子给他,我们全家就搬来这里住了,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张铁刚一动,肩膀就被斯内德紧紧的扣住,斯内德的眼里闪着一股寒光,刚刚的温情瞬间就消失不见,一双眼睛如要捕食猎物的蛇一样死死盯着张铁的脸。

    “你和这里的守卫很熟?”

    “是啊,我就住在这里,怎么能不熟呢!”

    “那我们一起进去!”

    “好啊……”张铁笑了笑,神态轻松的说道,“只不过这边的家属区管理比较严,你们两个是生面孔,要进去的话要叫里面的家属出来领人才行,我和守卫说一声,让我哥出来领我们进去就行,走吧,我们一起进去……”

    张铁先走出了一步……

    三个人一起向那个小区的门口走去,每走一步,张铁的脚步都像锤子一样的落在心上,这个时候,张铁只觉得自己口里发干,眼冒金星,完全就像在走钢丝一样,脚下就是万丈悬崖,一个不小心就要粉身碎骨,只要守卫一开口,说不认识自己,那自己就完了,这个时候张铁就是在赌,赌斯内德和哈克这两个人比自己还怕被曝光,这是张铁的感觉,张铁感觉这两个人对黑炎城的城卫军及其忌惮,这一路来的时候,碰到两波城卫军,张铁都感觉到斯内德搂着自己的手的力道都会变强一点,似乎在警告自己不要乱来,普通的城卫军也许不放在这两个人的眼里,可黑炎城的军官最低都是由五级以上的战兵晋级而来的高手,这里是现役军官的家属区和宿舍,到处都是军人,有大把的军方高手在里面,张铁就不相信这两个人敢和自己一起往里面闯,自己今晚的生机,就在让这两个人相信自己能拿到木块,但实际上又拿不到的这一线矛盾之中——能拿到,两个人目的达到了,自己就是死,完全拿不到,两人绝望之下,自己也是死,只有这两个人在能拿到和拿不到之间摇摆的时候,才有自己的活路,自己的生命对他们来说才有价值。

    这些道理,都是这两年在杂货店打工的时候唐德告诉他的——给那些绝望的人一线希望,也就是给自己一线希望,让自己有用,但别让人用完就不需要再用,这就是身处囫囵时弱者的保命之道。

    如果这两个家伙最后会相信自己说的话,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放自己过去,那自己就彻底逃出生天了。

    离小区门口的那两排站岗的城卫军越来越近,张铁表面上故作镇定,实际上一双脚都差点软得挪不开步子,离那些士兵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六十步……

    五十步……

    四十步……

    三十步……

    看到三人走近,已经有警觉的士兵看了过来,终于,快要到二十步的时候,张铁肩上一紧,斯内德搂着他的手已经用力让张铁转了个方向走开。

    “我改变主意了……”斯内德的话让张铁心里快要崩断的那根弦又一下子送了下来,“拓荒者都不太喜欢和这些穿制服的人打交道,有些很简单的事被这些人一弄会变得很麻烦,我们还是另外想个办法再说!”

    “这有什么麻烦的,很简答啊!”张铁故作不解的说着,“要么我进去把东西拿出来,要么我们一起进去把东西拿出来,交易就完成了嘛……”

    “斯内德,我总觉得这个小子不太对劲儿……”跟在两个人身后的哈克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让张铁心中一跳……

    在转入街边一处不显眼的角落里的时候,斯内德冷冷的看了张铁一眼,“哈克,你先看着这小子,我去转了圈,看看这里的情况……”

    斯内德离开,哈克的一只大手掐落在张铁的脖子上,“小子,我就是觉得你不对劲,别跟我耍花招,你要不老实,我一把捏碎你的脖子……”

    张铁老实的赶紧点头……

    十分钟后,消失了一阵的斯内德重新回到了这里,脸色变得更难看,“我们先回去……”

    “你们放开我,我进去两分钟,一会儿就能把那木块拿出来给你们!”

    “闭嘴!”斯内德一声低喝,哈克的手一用力,张铁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上像被一圈钢筋给裹起来一样,瞬间张铁的脸就变成紫红色……

    “别弄死他,回去再说……”

    ……

    三个人用了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回到那家拓荒者旅店,一路上,哈克和斯内德都沉默不语,两个人只是用一种暴躁而狠毒的目光看着张铁,让张铁的心渐渐的沉到了谷底,张铁知道,自己前面的花招起作用了,让这两个人的计划失败了,两个人现在正在矛盾之中,而真正考验自己,决定自己生死的时候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