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猥亵美女

章节目录 第十章 猥亵美女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放学后再次跑到车站,悄悄的,恋恋不舍的目送黛娜老师坐上车,一直等到交通车消失在自己的眼中,张铁才从车站后面的那条小巷离开,往明光大街跑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只能偷偷的看着,但张铁还是感觉到时间过得很快,像飞一样,如果可以,张铁宁愿一辈子就这样看着黛娜老师的背影就足够了,可以天不从人意,黛娜老师还是离开,而在黛娜老师离开之后,张铁发现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唤了起来。

    这两天总是饿得特别快,以前放学的时候还能撑着,现在放学的时候肚子已经在抗议了。张铁无奈的嘀咕了一声,拍了拍已经瘪了的肚子“你今天中午吃的可是红烧肉啊!”。

    想到红烧肉,自然想到了科林上尉给自己介绍的那份兼职,面前的车站有到明光大街的交通车,可车费要四个铜板,张铁决心自己把这个钱给挣了,一边跑,张铁一边安慰自己,年轻人嘛,火力壮,多跑跑没坏事。

    张铁不是第一次来明光大街,不过每次来,这条大街上的每一个地方似乎都让张铁感到一种莫名的自卑与格格不入。

    明光大街的街道两旁有着众多的商店,那商店橱窗里有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商品,刚刚张铁在路过一家鞋店的时候就忍不住驻足打量了一下展示在商店橱窗里的那双皮鞋,那双皮鞋的标价把张铁吓得半天没有反应过来——16个金币!天见可怜,老爸上一年班再加上老妈在家里卖一年米酿,最后赚到的钱也就差不多是16个金币而已,16个金币,1600银币,160000铜板,将近7吨粮食,想了半天,张铁也没有办法把七吨粮食和别人脚底下的一双皮鞋联系在一起。虽然张铁知道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但这也太挑战他的承受能力了。

    在看过那双皮鞋的价格以后,张铁对街道两旁商店橱窗里展示的东西就免疫了,越看那些东西,会越让人感觉人生无趣,油然升起一种自卑感,所以张铁走在明光大街上,就是一副目不斜视的样子。

    路边停着的一辆辆漂亮的汽车,有穿着制服的司机们在殷勤的把汽车擦得锃亮,张铁咽了咽口水,目不斜视的飘过……

    路边的高档餐厅里飘出各种诱人的香味,张铁咽了咽口水,目不斜视的飘过……

    高档的俱乐部门口,一排个子高挑的性感美女站在俱乐部的门口,高开的裙子叉口露到了雪白的大腿处,显出万种风情,张铁咽了咽口水,目不斜视的飘过……

    路边的酒店门口,打着领结,穿着燕尾服,戴着白色手套的门童和侍者殷勤而周到的为一个个进出着酒店的客人服务着,看看酒店大门那几个漂亮的天使雕塑,张铁咽了咽口水,目不斜视的飘过……

    有同龄的俊男美女在路上与张铁擦肩而过,看了看别人穿的一身考究的衣服,再看看自己这一身老土的校服,张铁咽了咽口水,目不斜视的飘过……

    有绅士淑女在路边的咖啡厅里低吟浅笑,聚众畅谈,看了看咖啡厅外面的水牌价,张铁咽了咽口水,目不斜视的飘过……

    张铁此刻的样子,在明光大街许多商铺和酒店门口眼光刁毒的侍者眼中,就是一个跑来见世面的乡巴佬和透明人。甚至没有几个人会把眼光在他身上停留一会儿。

    在明光大街上幽魂一样的飘了半个小时候,张铁终于顺着门牌号,来到了明光大街18号,前面是16号,后面是20号,看着眼前那十多阶台阶门口柱子上挂着的那个熟铜制成的写着大大的“明光大街18号”的招牌,张铁瞬间傻了眼,比那个门派更冲击人眼球的,是台阶尽头大门上的那几个大字——铁荆棘战馆。

    战馆?战馆……战馆!

    科林上尉给自己介绍的工作居然是战馆里的兼职,张铁瞬间差点泪流满面,自己真的错怪他了,科林上尉是大大的好人哪!

    这个时代,武力就是最大的本钱,战馆就是提高一个人武力值最好的地方——至少在黑炎城是这样。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挺起自己的胸膛,张铁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那封介绍信,大步就朝着铁荆棘战馆的大门走去。

    金币们,美女们,我来了!张铁心里大叫了一声……

    “站住,请说明来意!”铁荆棘战馆的大门口,是四个穿着全身甲胄佩剑而立的守卫,威武的造型十分唬人,张铁一接近大门,其中的一个人立刻把手一伸,阻止张铁进入。

    看着面前这个高出自己两个头的大汉那身拉风的,打磨得像镜面一样可以照出自己此刻那个扭曲人影的全身钢甲,张铁顿觉心底莫名一虚,“我……我是来这里应聘的,科林上尉介绍我过来的!”

    “科林介绍的,有什么凭证吗?”

    “有,有……”张铁连忙拿出科林上尉给自己的那封介绍信,一直到此刻,拿出信来后,张铁才发现信封背面的右上角的那个荆棘图案和这里似乎有点关系。

    大汉把介绍信拿在手里,看了看信件,又看了看张铁,终于把信还给了他,“拿着信,不要乱跑,跟着我走!”

    张铁拿着信,跟着这个大汉就进到了铁荆棘战馆的大门,和张铁想象中战馆内那种一推门而入就看到一堆彪形大汉热血横飞打得热火朝天的情形不同,走进铁荆棘战馆内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厅,大厅里有喷泉,还有那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大厅周围干净得没有一点多余的布置,什么花花草草统统没有,一切都显得那么干净利落,这模样,倒和张铁刚刚在外面看到的那些高档酒店的大堂有那么一点相同,这里唯一显示出一些战馆气息的,则是走道两旁陈列的那些战甲和兵器,那些战甲和兵器有些是新的,有些则斑痕累累,充满了一股肃杀的气息。

    大厅内很安静,除了脚步声外,就只有喷泉流水的哗哗声。

    真的有美女哎,穿着盔甲的大汉领着张铁绕过喷泉,张铁就看到了美女,不是一个,而是一排,一排站在服务台后面的美女,张铁瞬间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那一排美女一个个眼睛往张铁身上一盯,张铁就微微变得有点局促起来,还不等张铁细细品鉴一下这些美女们的姿容,穿着盔甲的大汉随手就指了一个美女,“这是来应聘兼职的,把他带到汉斯经理的办公室!”

    在大汉说出自己应聘兼职的时候,张铁感觉原本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美女们好奇的目光们瞬间就从自己身上离开,似乎瞬间,自己就变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跟我来吧!”那个美女从服务台后绕出来,跟张铁说了一句话后就走向了旁边的一条通道,张铁连忙跟上。

    走在张铁前面的美女扎着一个好看的马尾,二十多岁的年纪,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弹力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运动裤,把她无限美好青春的身材显露无疑,美女的身带着一股好闻的香味,走在这个美女背后,张铁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靠近着这么一个漂亮女人,特别是看着这个女人那细细的腰肢下面包裹在紧身裤中那挺翘的屁股在走起路来时那荡人心魄的律动感,张铁只觉一股热血直冲脑袋,小弟弟瞬间就膨胀坚挺了起来,太尴尬了,张铁连忙把手伸进裤兜里把那个不安分的家伙紧紧按住。

    铺着地毯的走道里没有一个人,只有这个美女袅袅的走在前面,看着前面的美女,张铁觉得自己这个时候作为男人应该说点什么才对,最终,在走了十多步后,张铁鼓足了勇气傻里吧唧的在后面问了一句。

    “你……你好,我……叫张铁,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马尾美女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眼神从张铁身上一扫而过,眉角挑了挑,然后嘴角飘起一丝讽刺的微笑,微笑里还有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我叫玛丽,其实你不必知道我的名字,虽然我们都是来这里赚钱的,但你只需要知道我的人生和你这种人之间这一辈子不会有什么交集就行了,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人生的第一次搭讪遭到毁灭性打击的张铁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脸部肌肉笑的有点僵硬,张铁感觉很委屈,更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只是问个名字,至于吗,老子哪里像是癞蛤蟆了?同时,心里一股被人无视和侮辱的怒火瞬间就升了起来。

    面对侮辱,张铁的脾气是把侮辱加倍的还回去,而且,作为一个男中学生,从小的经历和男中的环境都让张铁深刻的体悟到了这么一个道理——当有人欺负或侮辱你的时候,要立刻做出反应还击回去……不是明天,不是后天,不是你准备好以后,而是立刻,立刻回击。所以无视这个“遇到侮辱立刻回击”原则的人,都无一例外的成为任人欺负的倒霉蛋和懦夫。

    所以,此刻,张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上前一步,狠狠的盯着这个名叫玛丽的女人的眼睛,在女人惊恐的眼神中,用两只手抓住这个女人裸露在背心外的肩膀,“女人,你相不相信,有一天你会自己脱光了爬在我面前求我干你!就像这样……”然后张铁就对着这个女人真的做出了西斯塔常做的那个猥琐动作,狠狠挺动了两下腰部,要命的是,张铁一松开手,他右手原本握住的小弟弟,一下子就弹了起来,在裤裆上撑起一个高高的帐篷,然后高高的帐篷隔着两层布料,连续两次撞击在玛丽的小腹上……

    被人按住肩膀连续两下“棍击”,似乎把玛丽这个女人吓傻了,她从来就没想过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大白天,第一次见面,就在战馆的走道里,一个来干兼职的毛都没长齐的穷小子,居然对自己做出这样过分的事。

    在玛丽发出尖叫之前,张铁松开了手,退后一步,再次把右手伸进裤兜,把小弟弟牢牢按住,挑衅的扬了扬下巴,摆出一副无赖相,“带路吧,女人!”

    张铁的心此刻也在打鼓,他自己都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这么干了,就在走道里猥亵了一个第一次认识的美女,想到刚刚那两下美妙的触感,此刻内心在忐忑中居然生出一种奇异的兴奋感,让他浑身兴奋得毛都竖了起来。

    玛丽的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想张嘴最后又忍住了,用手指着张铁,浑身气的发抖,最后,在和张铁狠狠的对视了十多秒钟之后,最后愤怒的甩过头,一声不吭带路走到前面。

    张铁内心一下子舒了一口气,刚刚他都打定主意,要是这个女人真的大喊的话,他马上撒腿就跑……

    铁荆棘战馆很大,两个人足足在那条深井一样的过道里走了将近一分钟,玛丽才把张铁领到一间写着“经理办公室”的房子面前……

    “这就是汉斯经理的办公室,我把你带到了,你自己进去吧!”,说完这句话,玛丽就真的像天鹅一样昂着头,看都不看张铁一样的飘走了。

    张铁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这个声音,张铁就想到了唐德那个抠门的死胖子,然后张铁推开了门,就真的看到了一个死胖子,肉山一样的坐在一间装饰豪华的办公室的楠木大班桌后面,一只眼睛夹着一只水晶镜片,正哈着气,用一块绿色的绒布,用力擦着自己外套上那金光闪闪的黄铜纽扣……

    这个汉斯经理绝对是一个比那个从不留自己吃晚饭的唐德更抠门的一个家伙,这就是张铁见到汉斯经理的第一个印象。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