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渡劫剑下!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渡劫剑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第七十九章、渡劫剑下!

    这真是人生何处不惊吓啊!

    李牧羊正在暗自庆幸裤裆里面的那点儿金币总算是保住了,如果自己稍微节俭一些,到了学校再做一些杂役,勤功俭学免了每天的饭钱,说不定一整年都不需要再向父母要钱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免得到时候不好解释,让他们心生疑惑,若是跑到船行去打听知道了自己一路遭遇怕是担心的晚上都睡不着觉了吧?

    李牧羊一直自责自己不能给父母做些什么事情,所以,他也尽量地不给父母惹什么麻烦。

    没想到转眼间就被人给扣了一顶通敌之罪-----这可不是开玩笑,按照西风帝国律法,倘若发现有通敌之人,查明属实可斩立决。

    也就是说,这群黑衣人要是对自己心生不满,当场就可以把自己给斩成数段丢进这鸡鸣泽里面喂大鱼。

    至于有没有查明属实,还不是他们那一张嘴一句话?

    “你有何凭证?”李牧羊心里暗恨,有种想要把这个家伙给砍上十几二十刀的冲动,但是却竭力地保持着情绪上的平静。越是愤怒,越有可能被他们认为是做贼心虚。

    最关键的是,现在敌强我弱,要是当真把他们惹怒了的话,自己怕是只有吃亏挨打的份吧?

    李牧羊刚才亲眼所见,他们一个个的高来高去的,腾空飞跃如履平地,一剑斩下整艘楼船的舱顶都没有了。那个崔照人让李牧羊想到了杀手乌鸦,心想就算是杀手乌鸦遇到他怕是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自己还是小心谨慎一些为好,实在不行就把崔小心的名字也报上去,说自己是天都崔家的上门女婿-----李思念曾经隐晦地给李牧羊透露过一些崔小心的家世。李牧羊听了之后很吃惊,也很苦恼,却也只能感叹命运弄人。这次倒是可以把崔家的名头丢出来吓唬吓唬这个整天板着一张死人脸的黑衣傻逼-----

    “凭证?”崔照人指了指李牧羊身边的那众多生员,说道:“他们说的话就是凭证。”

    “就凭他们一面之辞,你就认定我有通敌之嫌?”

    “这船上那么多人,他为什么单单要帮你说话?”崔照人的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眼神却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李牧羊,心里思考着李牧羊通敌的可能性到底有几分,说道:“帝国监察司押送重要罪犯,一路上行踪极其保密,几乎不可能被人知晓,却仍然被敌人钻了空子-----刚才那个水鸳鸯的话你们也听到了,他们是被人蛊惑前来拦路劫财的。”

    “还有,昨天晚上你们的钱袋纷纷被盗,然后你带着一伙人跑去要搜查我们的楼层,难道不是要故意要替那些人制造混乱,吸引我们的视线?这么多人亲眼所见,我总不是冤枉了你吧?”

    “要求搜船的人可不是我。”李牧羊急忙解释,指了指身边的**浦,说道:“是他率先提出要搜船的,也是他带人闯到三楼楼梯口的。难道这些不是大家亲眼所见?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不是比我更有通敌嫌疑?因为当时的混乱是他们先制造出来的。我只是一个安静的跟随者而已。”

    “李牧羊------”**浦的小心肝都要吓裂了,满脸愤怒地指着李牧羊,破口大骂着说道:“你这卑鄙小人,别想拉我下水。当时我可是和那个胖子狠狠地争吵了几句,差点儿就要大打出手。倒是你-----他很是为你说了几句好话呢。还骂我们是井底之蛙,安知星空之浩瀚。你们不会很早就认识了吧?”

    “你看看,这不更加证明我和他根本豪无关系吗?你要是和人合伙抢劫,难道不应该是假装互不相识,或者再制造一些激烈的矛盾好在事后撇清内奸的关系-----就像你们和他吵架那样。如果我们以前认识,他用得着当着大家的面为我说话?如果我们当真联合,他既然都已经得手,我为什么仍然留在船上没有离开?”

    李牧羊表情黯然,一脸哀伤委屈地说道:“因为我考了个帝国文试第一,被君主御批嘉奖。又因为江南城主燕伯来是我的伯伯,城主之子燕相马是我的生死兄弟,所以他们对我非常排斥,极尽挖苦打击之能事------我明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我也知道大风刮倒的总是那些高耸入云枝干茂密的大树-----可是,我也不想这样。我也不想考帝国第一,我也不希望我的伯伯是江南城主,我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

    “-----------”崔照人有种一剑把这小子斩成两段的冲动。天都崔家,也是你这种无知小儿可以攀附的吗?

    “我可以用我大伯江南城主燕伯来的名誉起誓,我绝对没有做过那等劫财助敌之事。如若违誓,让我大伯不得善终。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种通敌之罪,我李牧羊实在背负不起。”

    “-----------”崔照人握剑的手不停地抖动,他觉得自己已经控制不住体内的浩然正气。必须要做出一些除暴安良的事情才能够解脱。

    “你有没有通敌,这种事情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崔照人的眼里杀气弥漫,冷冷地盯着李牧羊说道:“跟我们回一趟监察司,自然就会真相大白了。”

    监察司被称之为帝国铁狱,听说进去的人生不如死。就是仙人进去也能够被他们剥了一层金装减去几层信仰之力。

    李牧羊自然是不会去的。

    他也不能去。

    他没有宁死不屈的坚韧性格,也没有为了正义愿意牺牲的伟大情操,他更不会任你万般酷刑加身我自当是置身火海等待涅磐重生------他的嘴巴不是很严,骨头不是很硬。而且他才刚刚变白了一些,人也变帅了一些,他不想被丢进大狱变成厉鬼一样的废人。

    “我不能去。”李牧羊说道。“我已经被星空学院录取,学长骑鹤下江南送喜报的时候再三嘱咐,不要误了入学之期。”

    “星空学院?”崔照人眼神绽放出焕彩,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李牧羊。

    “正是。”李牧羊傲然说道。谢天谢地,终于蒙对了一个强硬的靠山了。之前说的江南城主燕伯来和城主之子燕相马人家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看来燕伯来的权势也不过如此嘛。

    崔照人眼神闪烁,再一次上上下下认认真真地审视着李牧羊。

    情况变得复杂起来。

    这个家伙竟然被星空学院录取,倒是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你说你是被星空学院录取?”

    “是的。”

    “以帝国文试第一的成绩被录中?”

    “是的。”

    “呵呵--------”崔照人冷笑几声。

    帝国每年都会有一个文试第一,只要持续地考试,就不停地会有文试第一。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文试第一都能够被星空学院录取。

    而且,能够被星空学院录取的文试第一--------除了眼前这个李牧羊,也就只有千年之前的那位诗仙李秋白了。

    假如李牧羊没有说谎的话。

    他倒是希望他说谎,因为他是不是文试第一,是不是被星空学院录取,很容易就能够查出来。

    可是,如果他没有说谎的话,那么,他的背后就一定有人在推着他捧着他--------

    崔照人突然间开始相信李牧羊通敌了。

    崔照人一步步地朝着李牧羊走去,笑着说道:“看来你还是得跟我们走一趟-------放心,误不了你的入学之期。”

    说话的时候,崔照人突然间一剑拔出,朝着李牧羊的脑袋斩去。

    强杀!

    不管你是帝国的文试第一,还是星空学院的新生,既然你上了这艘船,趟了这浑水,那就别想再全身而退。

    人死了,文试第一又如何?星空学院又如何?

    只要扣死你通敌的罪名,就算星空学院再不满意,也得照顾帝国的面子------监察司是替皇帝办事的,难道他们会为了一个还没有入学的学生就要向自己出手报复吗?

    而且是一个死学生。

    至于李牧羊身后的那些推动者,那就更不会放在崔照人的眼里了。

    既然他不能够确定李牧羊的来历,那就证明对方不是自己这边的人-----在这关键时刻,不是自己人就是对人。

    杀了也就杀了,能奈我何?

    冷面菩萨,菩萨护国,冷面杀人。

    事发突然,谁也不曾想崔照人会突然间拔剑杀人。

    那一剑如平地而起的惊雷,如划过天际的流星。

    转瞬即逝,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

    就是帝国顶尖的高手,在遭遇冷面菩萨崔照人的‘渡劫剑’时也生出犀利刁钻变化万千的感念。

    渡劫剑下难渡劫,这是流传于西风帝国的一句谚语。称赞的就是崔家渡劫剑法和与之相配的《十万八荒无意诀》的厉害之处。

    至于李牧羊-------

    在长剑出鞘的瞬间,崔照人就已经把他看作是一个死人了。

    (ps:月底了,求一张月票!

    另,不要脸的推荐一下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帐号:liuxiahui28,第十三期《柳言挥语》已经发布,你有七个女朋友不知道到底选择哪一个的感情问题吗?你有初中毕业到底是接受富士康的offer还是去蓝翔学校深造这样的人生迷茫吗?你有一天三次一次三十秒这样的生理和心理隐疾难以诉说吗?来吧,在微信公众平台提出你的问题,我也不一定能够解决。

    新浪微博:搜‘柳下挥’添加关注。)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