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杀君马者!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杀君马者!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第六十九章、杀君马者!

    庭院深深,很容易就让人迷失在这巨大的园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崔小心居住的院子在崔宅的园林深处,她喜欢安静。当年父亲和大伯二叔争得激烈的时候,她被小姑接走远避江南。一经数年,重新回来后小院依旧,但是眼前风景已经变得陌生。

    那时候尚且细嫩的牵牛花已经爬满院墙,她亲手植下的天都樱竟然长了一人多高。紫色的花朵开得绚丽,让她这个爱花之人恨不得伸手去抚摸每一片花花瓣。

    当时种的时候心思纯净,没有想到能够收获此时此刻的心情。

    “小心----小心------”熟悉的嗓音传来,然后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

    崔小心转身看着大步跑来的表哥燕相马,说道:“表哥如此匆忙,是有什么事情吗?”

    “不好了。李牧羊考了个第一。”燕相马跑到崔小心身边大声喊道。

    “什么?”崔小心一脸疑惑,问道:“什么第一?”

    “李牧羊,那小子竟然考了个文试第一,是咱们整个西风帝国的第一名,这怎么可能?”

    崔小心表情错愕,然后又释然开来,脸上逐渐绽放出笑意,说道:“我应该猜到的。”

    “什么猜到了?”

    “只能他能够答应出来的题目,那就一定是正确的。今年大考的题目很难,恰好有很多题目是我之前给他讲解过的。他全答了,自然也就全对了。文试第一也就是理所当然之事。”

    “真是难以相信,那小子是不上考试的时候作弊了?”

    崔小心的眉头轻轻皱起,说道:“表哥可是看到过别人作弊?”

    “那倒没有。我又不是和他同一个考场,怎么知道他有没有作弊呢?”

    “既然表哥没有看到李牧羊作弊,那就不要轻易否定一个人的努力------因为你看到了别人取得这样的成绩,却不知道别人为了这个成绩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崔小心表情严肃,话中倒是有了一些训诫的味道。

    “我就是那么一说。当时我听说你每天去给一个男同学补课,所以就找人调来了他的资料。结果那么一瞅,嘿,差点儿刺瞎了我的眼睛。你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就是一头猪-----你别误会,我并不是说李牧羊是猪。我就是觉得奇怪,哪有每次都考全校倒数第一发挥如何稳定的怪才?”燕相马嘿嘿地笑,眨巴着眼睛笑嘻嘻地看着崔小心,说道:“表妹如此紧张他,不会是-----”

    “表哥,休得胡言。”崔小心厉声打断了燕相马的调侃。

    燕相马四处打量,发现周围并没有人旁听,这才放心下来。

    自己的一句无心之失,要是传到有心人耳朵里,小心表妹或许没事,但是远在江南的那只黑羊怕是要遭遇雷霆打击。

    “表妹勿怪,我就是开个玩笑。”燕相马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说道:“我父亲赏了他两千金币,还称赞其为‘江南名驹’,现在天都议论纷纷,不少人都说要看看那个李牧羊到底长得什么三头六臂----”

    崔小心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杀君马者道旁儿。”

    “什么意思?什么杀君马者道旁儿?”燕相马出声问道。

    “《风俗通》有载:长史马肥,观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驰驱不已,至于死。”崔小心出声解释着说道,看向眼前的天都樱满怀心事。

    “表妹是什么意思?”燕相马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一脸不可置信地说道:“难道你是怀疑我父亲故意捧杀李牧羊?”

    “不然的话,那两千金币如何解释?”

    “或许那只是家父爱慕其才,所以重赏。”

    “那句‘江南名驹’呢?”

    “为江南才子扬名,有何不可?”

    “表哥,你觉得姑丈对李牧羊观感如何?”

    “------”

    “因为他和我相识,所以姑丈是不可能喜欢他的。对不对?”

    “或许通过此次考试有所改观----”

    崔小心笑笑,摇头说道:“他们那样的大人物,怎么会在乎一次考试成绩呢?不管是小考还是大考,也不过只是一次考试而已。就算是李牧羊拿了帝国的文试第一,又能如何?帝国哪一年没有文试第一?好了,我们不需争论这个,李牧羊何时抵达天都?”

    “不知道。”燕相马摇头。

    “不知道?”难道他不是要去西风吗?开学之期到来,每个新生都要到学校报到----”

    “李牧羊没有去西风大学。”燕相马说道。

    崔小心表情愕然,心中竟有隐隐的失落。

    良久,出声问道:“他去哪里?”

    “据说是去什么星空学院。星空学院在哪里?是在帝国境内吗?怎么从来都没听人讲过。这所学校不会是骗人的吧?”

    “星空学院?”崔小心满脸惊讶。

    “小心,星空学院是什么学校?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因为你没进去。”

    “我没进去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报考过?可是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啊----那什么破学校?连少爷都不要,看来那学校也不怎么样嘛。回头等我查到他们的地址,非得去把他们的校门给拆下来不可。我燕相马可是江南城最有名的纨绔子弟,什么事情我做不出来?”

    “------这件事情,你当真做不出来。”

    “为什么?”

    “因为星空学院没有大门。”

    “------”

    兄妹俩正在聊天时,崔小心以前用的小丫鬟翠儿小跑着过来,声音娇脆地喊道:“小姐,小姐,陆家的小姐来了,说是要看望你。”

    “陆契机?”崔小心眼神如雾,思索着陆家那一位到来的深意。

    “是的。正在客厅和家母说话呢。说是听说小姐在江南遇袭,她心中一直挂怀,还带着好多礼物来呢------家母让我提前来通报一声,一会儿就陪着她过来了。”

    “陆契机?那个紫发妖女?”燕相马满脸惊喜,不停地搓着自己的双手,说道:“听说她是天都最美的女人,我一直想着找机会见见,没想到今儿就碰着了------”

    “我们家小姐才是天都最美的女人呢。”翠儿撅着小嘴生气地反驳。

    “对对对,翠儿说得对。”燕相马这才发现自己犯下一个天大的错误,面不红心不跳一点儿也不害躁地说道:“当时听到这种传闻的时候,我的心里是鄙夷和不屑的。我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小心表妹更漂亮的女人?我之所以要见那个陆契机,就是要带着批判的眼光好好地审视她一番,我要让她知道她和我小心表妹的美貌至少相差一座紫金山-----你说对吧小心表妹?”

    崔小心不为所动,没有为表哥说陆契机是天都第一美人生气,也没有为翠儿说她是第一美人而欢喜。

    她眼里的疑惑未解,却对翠儿说道:“去告诉母亲,我很欢喜陆家小姐过来做客。”

    “是,小姐。”翠儿答应一声,回去复命。

    燕相马抬头打量着旁边的院子,挥舞着扇子连连称赞,说道:“曲径通幽处,说得就是表妹这处院落了------说起来我还从来都没有参观过表妹院子的风景呢,择日不如撞日----”

    “表哥就陪我一起接待陆家小姐吧。”崔小心也是知趣之人,笑着说道:“大家都是年轻人,以后表哥又会久居天都,认识一下也好。或许你们之间会有不少共同话题呢?”

    燕相马大喜,拱手说道:“既然表妹强烈挽留,那我就陪着你一起会会这天都妖女吧。我看看她到底有什么出众之处,能够和我小心表妹并列成为帝都三明月------”

    “天都妖女之类的话休要再说。”

    “嘿,我就是在表妹面前说说,反正咱们是一家人。不碍事的。”

    (ps:晚上睡不着,白天睡不醒。这个作息时间折腾死我了。实在抱歉,又让大家久等。)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