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小气姑夫!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小气姑夫!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第四十七章、小气姑夫!

    庭院幽深,蓝花楹铺天盖地的堆满枝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团团一朵朵,看起来繁华热闹,犹如国师亲手绘写的唯美画卷。

    身穿白裙的少女坐在蓝色花树下面,一壶清茶,一本古卷。打发这悠闲美好地假期时光。

    《天都传》,是一代史学大家司马浅先生撰写的西风帝国首府天都所发生的一系列事迹。包括政治变迁、经济发展、奇人逸事、甚至还有一些古老的传承介绍-----譬如王二麻子的剪刀,李小东的打铁铺,三碗不过岗的烈酒,以及品香楼的红烧肉。

    因为种类繁多,内容颇杂。所以传播极广。有人看其新,有人看其奇。有人把它当作一本美食地图吃货游记,更有人详究其权谋之道成败隐意。

    崔小心倒是不在乎这些,她只是看,单纯地看。对于看书人来说,不用追究过去,不用思考未来,只是单纯地享受这字里行间所表达的意思或者所陈述的故事,那就是最轻松惬意地事情。

    “小心,吃点儿水果。”身穿藕白色旗袍的小姑崔新瓷端着一盆水果走了过来。

    原本是北地女人,却爱上了苏南的这种衣着打扮。特别喜欢旗袍,穿在她身上有着别样的风韵和美感。

    “谢谢小姑。”崔小心起身迎接。

    “坐下。坐下。”崔新瓷娇声呵斥。“小心,不是我要说你,这后院就咱们姑侄俩人,又没有外人瞧见。再说,就算瞧见又怎么着?更近一步来说,咱们都是崔家的女人,身体里面可是流着同样的血脉呢,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你怎么总是和小姑这么客气?这样显得生份,我可不喜欢。”

    崔小心轻笑出声,说道:“那好,以后小姑再给我送吃的喝的,我就不闻不问,更不站起来迎接。拿起来就吃,端起来就喝。把你当作老丫鬟使唤。”

    “你要是这样,我心里还高兴呢。燕相马就是这么对我的,我也没把他当作干儿子看待?”崔新瓷风情款款地在崔小心地对面落座,说道:“小心,又在看书呢?”

    “《天都传》。”崔小心把书放在桌子上,说道:“了解一下天都的风土人情。离开数年,感觉对那座城市都有些陌生了。不过仔细想想,就算以前在天都的时候,又对那座城市有什么了解呢?总是以为就生活在这座城市,总是以为随时都可以去四处游览一番,可是,越是触手可及的,就越是没有想过去真正地熟悉它感受它。认真想想,我对它一无所知。”

    崔新瓷面容忧伤,说道:“小心,再过几天,你就要回天都了。小姑心里真是舍不得啊。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是真希望把你留在江南,留在姑姑这里。天都虽大,崔家人多,但是终究没有这里生活的轻松写意。那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旋涡,每天都会卷进去太多太多的人进去,小姑生怕你也被卷了进去----”

    “小姑----”崔小心握紧崔新瓷如玉嫩白的小手,说道:“我也愿意留在江南,我也想要留在小姑身边。在江南生活的这几年,是我这辈子最开心也最轻松的日子。可是,你比我更了解天都,也比我更了解崔家-----我能留得下来吗?”

    “唉,生在富贵人家,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责任需要承担。这次小姑没办法随你进京,你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昨天你姑夫还说让相马这趟一起入京,让大哥帮忙安排一份差事,说他总是在这江南城游手好闲也不是正途-----你的性子还好,安静沉稳,不惹是非。可是相马可就让人头痛了,你说他去了天都,谁知道会闹出多大的乱子出来?”

    崔小心拍拍小姑的手背,说道:“小姑,男儿当立志,姑夫这么做也是望子成龙。不放出去打磨打磨,一直在你们身边受你们呵护照顾,又怎么能担当大任?姑夫当年不也是战场之上厮杀出来的将军?最后才受帝国重任领了这江南城主要职?”

    “再说,表哥可不是愚蠢之人。他的心机胆识我也是非常钦佩的。天都有崔家和燕家的照料,江南城是富饶之地帝国财库,江南城主之子本身就来头不小,想来也没有什么人能够欺负得了他?你认真想想,只有表哥欺负别人的份,他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

    “儿行千里母担忧。总归是放不下心啊。”

    “你要真是放心不下,那就等到春节回去看看。你也有几年没有回天都了吧?”

    “是啊。那就这么说好了,今年春节我就回天都过节,不管燕伯来答应不答应,我都要回去----”崔新瓷一脸坚定地说道。

    “那好。我在天都等着小姑。”崔小心笑着说道。

    “对了,相马又去哪里了?怎么今天都没有看到他在家里出现?”

    “我也没看到呢。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去拜访朋友。”

    “不会又去找那个李牧羊了吧?我就奇怪了,那个李牧羊到底有什么好?前些天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每天都跑到他那里报道。现在好了,你正常了,你表哥又不正常了-----那小子到底长什么样啊?不是听说奇丑无比吗?”

    崔小心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迷人的弧度。

    “奇丑无比倒是太夸张了,只不过因为小时候得过一场重病,皮肤有些黑而已。人长得还是----很正常的。”

    “这样啊?那可配不上我们家小心。”崔新瓷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觉得还是宋家玉树好一些,他还小的时候就听人说过他的美名,后来我跟着你姑夫到了这江南,还时常听说他的消息,倒是越发的出众了呢。”

    崔小心脸上的笑容渐渐敛起,说道:“姑姑,这样的事情----怕是没有人在乎我的意愿了吧?”

    “你不愿意?”

    “我更希望有人问我‘你愿意吗’这样的问题。”

    “小心-----”崔新瓷用力握紧崔小心的手,说道:“我们这样的家庭,你是清楚的。不过,你要当真不愿意的话,就一定要说出来。无论如何,姑姑都是支持你的。”

    “我的坚持,姑姑的支持-----会改变命运吗?”

    “-------”

    或许是觉得话题过于沉重,崔新瓷笑着说道:“我们不说这个了,反正事情还早着呢。而且你还要读大学,又得好几年的时间。我们小心那么优秀,总是能够觅得良配的。”

    崔小心轻笑不语,其实这样的话小姑自己说起来都会心虚吧?当年她又何偿不优秀?她喜欢的银枪少年又何偿没有对她托付真心?可是,她最终不还是嫁给了现在的江南城主燕伯来?

    最好的结果是认命。就像现在的小姑一样,不也照样生活的幸福安乐?

    看到崔小心的笑容,崔新瓷就知道她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心事,在这个少女面前,崔新瓷突然间有些慌乱起来。

    “你先看书吧,小姑就不打扰你了。”崔新瓷说着,起身朝着前院走去。

    崔小心仰脸看着头顶的蓝色花海,无比遗憾地说道:“天都没有蓝花楹,可惜不能把你们带了去。”

    “小姐要是喜欢,我就让人挖几株带回去。”宁心海从墙角走了过来。就像是一直在那边守候着是的。

    “听说南方的甘橘到了北方就不甜了,这蓝花楹移植到北方,怕是也开不出这么漂亮的花了吧?既然是爱花之人,又何苦这般为难它们呢?”

    有风吹拂,落英缤纷。

    崔小心伸出手掌,一朵细小的花瓣恰好落在她的掌心。

    她的头发上、衣服上都落了许多这些蓝色的小精灵,淡然幽香更像是诉说着对这个纯净少女的不舍。

    “宁叔这个时候过来,是不是外面又出什么事了?”

    “小姐这些天没有出门,却让我去暗中保护李姓同学。前些天倒也安然无恙,自从出了乌鸦袭击事件后,李牧羊每日闭门读书,几乎很少见到他出门。”

    “没想到今天就出了一桩事故,李牧羊的母亲罗琦的面包店进了一群流氓,说是要收这个月的管理费。这样的事情时常发生,我也没有太过在意。”

    “后来李牧羊赶了过去,在面包店里面呈现暴走状态大开杀戒。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察觉情况不对-------怕是有人特意给李牧羊下的钩吧?”

    崔小心脸色阴郁,稍一沉吟,便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冷笑着说道:“我这位姑夫还真是小气的紧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