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恶人砸店!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恶人砸店!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第四十四章、恶人砸店!

    因为李牧羊提着张晨丢到荷花池这种荷尔蒙爆表的事情,使他再一次成为复兴高中的话题人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思念每天从学校回来时,都会小脸激动神情亢奋的向他讲述着风波后续的影响。

    “哥---哥,你知道吗?现在学校里有好多男生都崇拜你-----”

    “有人怀疑事情一定是假的,因为张晨那么厉害你那么----嘿,结果好多人站出来说他们亲眼所见,那些怀疑者都被打脸了-----”

    “哥,我们班的女生给你写了一封信-----情书哦。你以前没有收到过情书吧?来,你摸摸,情书就是这个样子的。华娟可是我的死党,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

    李牧羊倒是心态平和,无论李思念讲得多么起劲他也只是淡淡地笑着。偶尔觉得小姑娘有趣,也会跟着调侃一下自己。

    李牧羊把张晨丢进荷花池之后,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就离开了学校。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还留在那里只会产生更多的矛盾。他不想妥协,更不会道歉。

    当然,张晨肯定也不会。

    他也听说过张晨的父亲是一位很厉害的人物,可是,那又怎么样?有乌鸦厉害吗?

    李牧羊这几天一直在反思自己。

    以前的李牧羊也时常会受到这样的嘲讽或者欺凌,很多时候比现在要过份太多。那个时候的李牧羊心态平和,只要不影响自己睡觉或者赶紧让他们欺负完自己好睡觉。他从来没有像是这般的暴怒,更不会因为三言两语和同学大打出手。

    李牧羊知道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譬如他一拳打飞了张晨,譬如他一拳轰飞了乌鸦,再譬如他能够轻易地掰断青金石头桌面-----

    他心中戾气太盛,他感觉到自己热血沸腾。

    李牧羊知道,他的身体里面住着一头怪兽。

    正如乌鸦垂死之前询问的那般: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自己的身体里面到底是一头什么样怪兽呢?”李牧羊一直在心里思考这个问题。总是有断断续续的画面在睡梦中呈现,梦见自己被巨龙撕裂身体,梦见巨龙的身体被斩成数段,也梦见两团光影在天空中缠绕,那是自己宿命之中的仇敌-----

    还有那不学而知的一些知识点,那各种各样仿佛见过却又让他如此陌生的解题方式-----

    李牧羊的变化太大太大,大到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李牧羊。

    更难过地是,他不知道应该把自己的变化向何人诉说,他找不到能够授业解惑之人。

    他就在这种即惊奇欣喜又小心翼翼地状态下等待着,等待着自己的真身浮现出来,也等待着那遥的地天都向自己发出邀请。

    “西风大学-----”李牧羊喃喃地念出这个名字。“拜托了。”

    李牧羊最近在练字,他以前都很少写字,所以字写得也不怎么样。当他觉得自己的字不怎么样时,那就更加没有了练习的动力。

    人性便是如此!

    可是,这一段时间他发现自己写的字大有长进,架构笔力都有大幅度的提高,很有一点儿落笔如云烟观之如骏马的潇洒感觉。

    李牧羊见之大喜。

    他听人说过,一个人写出来的字就是他的第二张脸----李牧羊第一张脸没长好,所以就很想在第二张脸上找一些存在感。

    只要没事的时候,他就俯案练习。也没有刻意地模仿名家的字贴,就是那么自然随意地书写。

    越写越好,也越写越流畅。就像这原本就是他应有地字体似的。

    “又是原本又是应有----”李牧羊轻轻叹息。

    写了一个时辰的毛笔字,李牧羊站起来到院子里舒展身体。

    上次乌鸦事件,让他感觉到了身体的重要性。

    所以,只要是没事的时候他就按照《破体术》里面的步伐进行行走。多走几圈之后,很容易就能够感觉到疲劳一扫而光,大脑也清醒舒爽许多。

    李牧羊正在行走的时候,院门被人砰砰砰地敲响。

    声音急促,看起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李牧羊快步走过去开门,隔壁赵婶站在门口,看到李牧羊后赶忙问道:“李牧羊,你爸在家吗?”

    “不在,赵婶有事吗?”

    “牧羊,快去找你爸到店里-----你们家面包店出事了-------”赵婶急得不行,说话的时候小脚还跺个不停。

    李牧羊急了,说道:“店里出什么事了?我妈没事吧?”

    “我从门口过的时候,看到有一群流氓在你们家店里闹事,你妈现在倒是没事,就怕晚些时候要吃亏-----快去找你爸回来---------”

    李牧羊带上院门,大步朝着面包店跑过去。

    “快去找你爸回来--------你去没用------”赵婶在后面嘱咐道。街坊邻居的,谁不知道李牧羊是个病秧子啊?

    思念面包店。

    罗琦站在面包架前面,笑呵呵地说道:“天意大哥,我不是不给你面子,主要是我们这面包店小本经营,辛苦一天下来也落不到几个钱-------月前才交的费用,这才刚刚月中呢,怎么又要收费了?这么个收法,我们也实在承担不起啊。一个月下去,我们没有赚头,反而还要往里面贴钱。”

    水柳街最大的街霸混混,五短身材脑袋浑圆的张天意皮笑肉不笑地盯着罗琦,说道:“罗老板,你这话说给别人听还行,说给我们这些老街坊可就没什么意思了。你这面包店每天生意如何,我张天意可全都看在眼里,有多少人进出,我都让手下的小兄弟帮忙记着呢-------你罗老板是个能人,你们的思念面包店在咱们江南城也是小有名气------怎么着?不愿意交管理费是吧?”

    张天意扫了一眼身后的众小弟,笑着说道:“你要是不愿意让我们管理也行,要是有人跑到你们店里来打架斗殴什么的-------”

    张天意从面包架上面取了一抽屉刚刚蒸出来的菠萝包,猛地朝着地上摔去。

    哐当-------

    铁皮抽屉砸在花岗岩地板上面跳跃弹起,散发着奶香味道的菠萝包四处翻滚。

    “天意大哥,何必要把人逼到绝路?我不是不愿意交管理费,是我月前已经交过管理费-------一个月收一次,我们还能够勉强承担。一个月收两次,我们实在承担不住啊--------”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给了?”张天意笑呵呵地问道,笑起来的模样就跟一个弥勒佛似的。

    “能不能等到下个月--------”罗琦为难地说道。“两个孩子要上学,家里也要有开销,每个月就靠面包店的一点儿收入来维持,实在很困难-------”

    “天意哥,不要和她废话了,我们把她这面包店给砸了---------”

    “不愿意出小钱的人,一定会损失大钱------到时候连店都没有了,看你还怎么养家糊口--------”

    “天意哥找上你,那就是天意------你还敢逆天而行?”

    “哟,豹子哥这马屁拍得好,威风霸气--------”

    ------------

    张天意看着罗琦风韵犹存的俏脸,心里有了别样的心思,笑呵呵地说道:“考虑好了吗?如果不愿意交钱的话,也不是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什么办法?”罗琦一脸警惕地问道。她是大户人家里面走出来的,对人性有一个清晰地认知。她才不相信张天意会有那样的好心免除他们的费用呢。

    “你陪我去喝一杯,怎么样?咱们兄妹俩坐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说不定就会想到其它的解决办法?对不对?你斜对面开饭馆的白寡妇,你去打听打听,我什么时候收过她的管理费?”

    啪-------

    张天意地脸上挨了一巴掌。

    罗琦脸上的笑容消失,眼神冷洌地盯着张天意,说道:“休想。”

    “啧啧啧-------”张天意伸手摸了摸被罗琦抽过的脸颊,然后用舌头舔了舔手掌掌心,笑呵呵地说道:“香。真香。带着一股子奶味。”

    张天意大手一挥,吼道:“兄弟们,砸店。”

    哐当-------

    一个货架被推倒。

    砰------

    收银柜台被砸出一个大窟窿。

    “不要砸我们的店。”面包店里面的小姑娘冲上去想要阻挡,被一个大块头给一把搂在怀里狠狠地在她粉嫩的脸上亲了一口。

    “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罗琦嘶声吼道,扑上去想要把小姑娘从大块头的怀里抢出来。

    张天意跨前一步用自己壮硕的身体挡在前面,笑容**地看着罗琦,笑着说道:“罗老板,考虑得怎么样了?再不答应的话,这面包店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休想,我就是死也不可能答应你这种要求--------”罗琦声音尖利地喊道。

    “你看看,你看看,你就是没有对面的白寡妇聪明--------原本是一件小事,一桩很容易就解决掉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搞得这么复杂呢?”张天意遗憾不已。

    他扫了一眼四周的惨状,笑着说道:“我叫张天意,我来找你,那就是天意使然------你不愿意顺应天意,天意也不会让你继续在这条街上刨食吃。别的地方我管不着,但是在这水柳街,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地手臂高高地举起,然后用力地向下斩去,大声喊道:“砸,给我使劲儿砸,我要让她这店里没有一样可以立得起来的东西---------”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