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伤口诡异!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伤口诡异!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第二十二章、伤口诡异!

    “张小军同学,我们一起去厕所吧?我不接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李明,我们中午去吃锦江菜好不好?我不接受。陈冲,帮我带一些零食回来——对不起,我不接受。更搞笑的是,我们班的王平上课睡觉,老师让他起来回答问题,他趴在桌子上说我不接受。可把老师给气坏了,揪着他的耳朵就把他给扯了出去——咯咯咯,哥,你知道你在学校里有多大的影响力了吧?可惜你现在不去学校,不然的话很多人会把你当成他们地偶像的。”

    李牧羊没想到那次风波还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摇头说道:“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我上课睡觉的时候,老师让我出去,我也从来没有反驳说些什么。因为我知道那是我做错了,我的状态会影响到别的同学,我的行为是对老师的不尊重——”

    “只是那次被诬作弊事件,确实让我心里很委屈。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还是把重心放在怎么样把成绩给补上去吧。虽然我现在可以学一些东西,可是底子实在太弱。小心帮我从初一的课程开始补起,对她来说也很辛苦。时间上怕是也来不及——”

    “哥,我还想问你呢。”李思念拉着李牧羊的胳膊,说道:“小心姐姐说有很多东西她没有教过,但是你却偏偏会解答——不学而知,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以前你都是在偷偷学习?”

    李牧羊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总觉得脑海里多了许多莫名其妙地东西。有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已经活过了一世一样,很多第一次见到的东西就能脱口而出知道他是什么样的背#景来历。就像是课本上的那些习题,有些是小心给我讲过的,但是有些却是我脑海里已经存在的——虽然思考的过程艰难了些,隐藏地也深了一些,但是终究是可以把它翻找出来。”

    “难道你被神仙附体了?”李思念笑嘻嘻地说道:“神仙怎么这么傻?附身在一个黑炭身上?”

    “——”

    “好啦好啦,我哥哥是黑人当中最帅的——”李思念打量着李牧羊的脸颊,说道:“其实你的五官轮廓挺好,这是遗传了爸妈的优良基因。你看看本姑娘长这么漂亮就知道了。等到你肤色变白之后,还会是一个大帅哥呢。要不,下次你出门之前我帮你敷一层粉?”

    “那得涂抹全身才行吧?”李牧羊苦笑不已。“先不说我出门一趟你得浪费多少瓶面霜,就是铺满全身也得好几个小时吧?”

    “铺脸就行了。谁要给你铺满全身啊?”李思念没好气地说道。“哥,你别打岔,咱们还是接着聊正事——”

    “——”李牧羊一脸委屈,自己什么时候打岔了?

    “哥,本来这些话我不想和你说的,至少不应该这个时候说,可是我觉得早说早好,免得以后要承受更沉重的打击——小心姐姐的学习成绩你是知道的,她的目标是西风大学,以我对她的了解,这也确实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你呢?你能去西风吗?你能跟着去天都吗?就算是去了天都,就算是你考上了西风大学——他们那样的家世,我们这样的身世,你又有任何希望吗?“

    “我知道。”李牧羊沉声说道。

    “什么?”李思念瞪大眼睛看过来。

    “你说得我都明白。”李牧羊咧嘴笑了笑,出声说道:“刚才出去送她的时候,我看到有人来接她——她乘坐的那辆车,怕是母亲面包店的十年收入吧?”

    “哥——”

    “我没事。”李牧羊伸手搂着妹妹的肩膀,说道:“你想啊,以前的我有机会和崔小心做朋友吗?”

    李思念摇了摇头。

    “对啊,以前我连和她说话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但是现在却做到了,而且每天还能够让她帮忙补习功课——和以前相比,已经改变了许多,是不是?”

    “嗯。”李思念认真地点头,说道:“哥,你会变得越来越聪明,也会变得越来越帅,到时候小心姐姐说不定就爱上你了呢。”

    李牧羊认真地点头,说道:“那是当然。到时候我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兄妹两人相视大笑,李思念笑得心痛,李牧羊笑得哀伤。

    其实那句话一点儿也不好笑。

    李思念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哥哥李牧羊说道:“哥,夜深了,我回房睡觉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明天小心姐姐还要来给你补习功课呢。你到时候可不许打磕睡。”

    “好。晚安。”李牧羊笑着说道。

    李思念摆了摆手,然后转身离开李牧羊的房间。

    李牧羊躺在被窝里久久难眠,心情也变得越来越烦躁起来。

    他起床放了一大缸水,然后把自己的身体浸泡在热水里面。直到这个时候,他的心情才觉得舒畅一些。

    上课睡觉,回家泡澡,这是李牧羊做得最多的两件事情了。

    他的右手因为被洞穿还包着纱布,所以没办法把右边的胳膊放进水里。这给他稍微带来一些不便。

    李牧羊看着自己的胳膊,这只原本手无缚鸡之力的拳头把张晨打飞了,把杀手乌鸦也给打飞了。要知道,当时乌鸦手里的刀子银光暴涨如一把巨大的光剑——

    他的拳头迎着剑光而去,难道不应当是自己的拳头被利刃切断吗?怎么会一拳把乌鸦给打得飞起?

    李牧羊看着自己的拳头发了一阵子呆,一股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准备剥开外面的纱布看看自己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

    纱布被一层层解开,里面的瘀黑血迹也越发的浓厚。

    当他把纱布摘掉,他的那只受伤的手掌就呈现在眼前。

    他把手掌放在热水里面洗净,然后放到灯光下查看。

    完好无损!

    他记得清清楚楚,自己的手掌被杀手的利刃给刺穿。

    可是,现在怎么什么痕迹都没有了呢?

    没有伤口,没有疤痕,就是一点红印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儿?”李牧羊惊呼出声。

    他从浴缸里跳了起来,取了镜子仔细查看翻找。

    当时杀手明明把一个果盘扣在自己的脑袋上面,李牧羊被砸得鲜血淋漓,现在额头上竟然找不到一丝一毫的伤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这个时候,李牧羊才真正地意识到他的身体有了一些诡异难测的变化。

    “我要变身了。”李牧羊这样对自己说道——

    李牧羊清晨五点多钟就起床了,自从上次受伤之后,他就改掉了每天早晨睡懒觉的坏习惯。

    或许是以前睡得太多的缘故,现在每天只需要睡上几个小时就会让他精神抖擞。

    简单地梳洗一番,学着妹妹每天练习的《破体术》姿势在房间走了几圈,然后便抽出书本坐在窗前默读。

    七点钟,父母起床。父亲穿着单衣在院子里锻炼身体,母亲在厨房忙活做一家人的早餐。

    七点半钟,妹妹李思念的房间才传来动静。

    李牧羊笑了笑,一家人的生活这才真正地开始了。

    都是很琐碎的一些小事情,却让李牧羊感觉到幸福而充实。

    在他疾病缠身,睡神附体的时候,他很少有这样的心境和心情来打量周围发生的一切。

    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拥有的如此之多。

    崔小心依然每天来给李牧羊补习功课,依然和放学回来的李思念说笑聊天分吃水果,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那天晚上的见闻以及和李思念的一番聊天,让李牧羊认识到自己和崔小心的差距实在太过巨大。

    他现在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全部都用在了补习上面,他需要在这最有限的时间里掌握最多的知识。

    在学习之余,他偶尔抬起头来和崔小心的眼神对视,微笑感受着她浅浅的笑意,那个时候的他心中也不由浮现起这样的念头:少男少女并肩走在西风大学的未名湖畔,那时候残阳似血,将他们相互依偎的身影给无限拉长,就像是一直可以延伸到世间的尽头。

    他只是隐藏地更深了而已。

    今天崔小心没有过来,这是提前一天就说好了的,说是家里有长辈要去永庆寺礼佛,她需要陪伴而行。

    李牧羊在家里做了一张试卷,突然想起崔小心说过有一本参考书非常重要,让他一定找来看看。

    李牧羊立即出门,朝着户部巷尽头的书店走过去。

    书店古朴简陋,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一个身穿对襟大褂的老人坐在门口抽水烟晒太阳。

    “老板,请问有《子语》这本书吗?”

    “自己进去找。”老人头也不抬地回答着。

    李牧羊进了书店,然后便在书架上面一排排地翻找。

    “你觉得读书有用吗?”一个声音在他身后突兀地响起。

    李牧羊转身,看到是一个风度翩翩地公子哥站在李牧羊的身后。

    “你是在和我说话?”李牧羊扫视四周,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公子哥一脸笑意地说道:“你说,读书有用吗?”

    “有用。”李牧羊回答着说道。虽然他不清楚这个奇怪的人为什么向他问出这么奇怪的问题。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经商出仕,登高望远。读书有大用。”公子哥笑容高深莫测,说道:“但是,有时候读书也只会给人带来灾难。你觉得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