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龙符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日月同辉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日月同辉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1biquge.com】

    “天子封神术,古之绝学,传闻只有获得了祭天符诏的人,才能够从其中揣摩领悟,我只要学会,有此护身,就可以不活得这么窝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噗。

    他吹熄了蜡烛,却并没睡觉,而在黑夜之中,再度看书。

    自从献祭了熊狼蟒魂之后,他双目似电,似狼似蛇,能在黑夜中清晰见物,而且每天只要睡一个时辰就精神饱满,其它时间全部拿来读书习武。

    别的皇子勤奋是为了争权夺利,他是为了保命,那就要加倍努力。

    看书一目十行,记忆力也大增,虽没到过目不忘的本事,也相差不远,一本本翻阅下去,效率极快,突然之间,他精神振奋,在一本史书看到这段话。

    “天子统摄天下,大权在握,生杀予夺,聚众生之力,一言之间,移山填海,划陆成江。上古天子持祭天符诏,能有此力不足为奇,然近代皇帝,无符诏,仍旧可统帅苍生,为何?乃礼法所规是也。礼法深入人心,众生畏惧皇权,群星捧月,万千荣耀集于一人,自然养出天子之气,礼法二字,可谓至道,因祭天符诏失落,人族无首,难免自相残杀,于是圣人创造礼法,代替天意,规矩人心。礼法乃天意。因此符诏虽失落,皇帝之诏仍有天子之气。美中不足者,古天子坐拥大位,以天子之气激发符诏,能参悟天子封神术,而今此武学已成绝响......”

    这是史书中一些大学者的看法和议论。

    但古尘沙看到之后,不亚于发现绝世瑰宝。

    简单的来说,皇帝圣旨上面有天子之气,只要得到圣旨,拿来献祭,就可以参悟出来天子封神术!

    皇帝虽然不是天子,但受到了万民敬仰,号令天下,大权在握,久而久之,礼法威严深入人心之后,会干涉天道,自然而然也会凝聚出来一丝丝的天子之气。

    当然,一般的国家和朝廷是没有天子之气的,但天符此朝,灭百国,开疆域,废淫祀,上可干涉鬼神,下管黎民,那圣旨却就非同一般。

    古尘沙也是饱读诗书之人,知道如果再过数十年,天符大帝功绩愈加浓烈,国运强盛,那就算没有祭天符诏,也是和上古天子没有什么两样。

    如果是普通人,想要拿到皇帝圣旨那几乎不可能,但古尘沙是皇子,得到圣旨还是相对容易。

    “圣旨......貌似我这里有,还是当年册封母亲为皇贵妃的圣旨。”

    古尘沙翻身爬起,从柜子深处里面找出小箱子。

    箱子里面放着一些遗物,其中就有圣旨一卷。

    这是当年他母亲自尽后留下来的物品。

    “我母亲作为献朝公主,陪嫁过来不知道多少宝贝,可死后全部被那些妃子皇子指使太监拿走!只留下这些普通的物件。”想起这个,古尘沙心中愤愤不平。

    册封的圣旨那些人拿走没意义,要不然也会刮得精光。

    可怜那时候古尘沙年纪还小,哪里知道保护母亲遗产?

    这些年他陆续打听清楚,当年母亲的几件珍贵宝贝到底落入哪些贵妃和皇子手里,等以后拿回来。

    把圣旨展开,一枚血红的大印引入眼帘,就是玉玺,六个大字,“皇帝尊亲之宝”,却不是“受命于天”这四个鸟形文字。

    皇帝用玺有讲究,真正的传国玉玺,只能够用于颁布登基诏书,还有祭祀天地才能够用。

    其它的玺印,各有用途。

    如尊亲之宝,就用来册封妃子,宗室亲人,所以叫做“尊亲之宝”。

    虽不是传国玉玺,但也是皇权象征,照样有天子之气蕴含,更关键的是颁布此圣旨的人还在位,天子之气并未消散,如果是上代皇帝的圣旨就没用了,天下换主,气散神消。

    古尘沙能感觉到那玺印之上似有一种莫名其妙之神力。

    这纯粹是精神感应。

    “既然如此,我就开始祭祀。”

    他拿出圣旨,咔嚓点火,居然把圣旨燃烧起来,然后划破手指,滴血其上。

    嗡.......

    那祭天符诏似乎感觉到圣旨其中的天子之气,也发出来青色光芒相互流转。

    空中震荡,圣旨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而那青色光芒深处,出现了许多光影,这光影陡然急射,进入了古尘沙的脑海,顿时他愣住,脑海中许多人影在演练深奥之武学。

    玄奥的武学和他思维融合。

    只见那人影行走在大地之上,头顶苍穹显现出日月,此人影的身躯上也散发出来金黄灿烂之光,和日月之光相互映照。

    无数的意念,影像,纷纷而来。

    古尘沙似乎得到了浩如烟海的修行方法,他的身躯不由自主随着那功法演练起来。

    他的脑海深处,有洪钟大吕般的意志。

    “天之子,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寿,与众生同心,此三者,衍生万物,千变万化.........”

    突然之间,那意志戛然而止。

    祭天符诏中的青光也消失。

    传递的功法和意念凭空中断。

    古尘沙清醒过来,良久才回过神:“可惜,这圣旨上面天子之气不浓烈,我才得到天子封神术的皮毛修行。原来天子封神术有三个境界,日月同辉,天地同寿,众生同心。刚刚演练的是第一个境界前一式的修行。”

    真正的天子,辉煌媲美日月之光,寿元和天地相同。

    这倒是还罢了,最后和众生同心,万物一体,那却就不知是何等之境界?

    古尘沙刚刚只学习到了第一个境界的十分之一,却仍旧受益匪浅,只要参悟完全,苦苦修炼,足够踏入道境。

    这圣旨只是册皇贵妃的旨意,蕴含天子之气不浓烈,如果是真正的登基圣旨,祭天圣旨,那其中的天子之气恐怕要浓烈十倍。

    不过那种圣旨都收藏在皇宫禁地中央大殿深处,根本弄不到。

    “嘘.......”古尘沙长长嘘口气:“够了,够了,哪怕是这一丁点的武学,我恐怕没有数十年苦功,都难以参透。”

    把祭天符诏收起来,他盘膝而坐,开始思考刚刚所学的东西。

    此时此刻,天已微微亮,但月还未西沉,日已开始东升,天地之间出现了日月同在的现象。

    收到这股感应,古尘沙的全身开始微微颤抖,毛孔张开,居然有吸收日月精华的趋势,当然这是假象,并不可能真正有此境界。

    但他已经进入了精神和日月同游的冥想之中。

    此乃炼神之法,非上乘武学所不能有。

    天子封神术,古之绝世武学,比起什么“龙王劲”“斩雷劲”却又不知道高明了几千几百倍?

    古尘沙修炼第一个境界“日月同辉”的皮毛零碎,刚刚踏入妙境,就产生了感悟。

    噼里啪啦!

    他全身毛孔吞吐,居然有丝丝的白气喷射而出,如烧香烟,那气逐渐弥漫,笼罩全身,如结茧子。

    直到天色大亮。

    陡又一响,茧子破裂,雾气消散,古尘沙已没那种锋芒毕露的味道,而是返璞归真,双目无神。

    这就是再度踏入全新境界。

    已到凡境四重,登峰造极,成为武学宗师。

    一夜时间就破茧成蝶,如此功法,当真是惊世骇俗。难怪让古之巨妖魔神都闻风丧胆。

    “日月炼神,精神辉煌,皎皎光明,真是妙不可言,我修炼这么会儿,就感觉清明许多,杂念全无,只有一片赤子真诚。”古尘沙体悟感受,满心欢喜:“日月同辉这招有十式,我现在就掌握第一式日月炼。后面九式如果要学会,必须要献祭更多的圣旨。”

    他身躯稍微窜出,满屋游走,落地无声。

    嘎吱!

    小义子推门进来,只看见满屋都是影子,疾如鬼魅,人影一收,重新合成古尘沙。

    “爷,你的武功身法,怎么变了个人,还有身上的气质......难道踏入宗师之境了?可是没有珍品武学,是不可能提炼精神,修成宗师的。”小义子先是震惊,随后大喜。

    “不错,天无绝人之路。”古尘沙走出房门,沐浴在晨光中,全身灿烂,“我这一夜实力可谓是突飞猛进,踏入全新的层次,苦练下去,道境有望。”

    天子封神术第一境“日月同辉”中的第一式,“日月炼”足够他脱胎换骨,提炼精神,突破道境。

    成就宗师之后,最主要不是力量上的修行,因为肉身已有了极限,想要进步,必须转修精神。

    所以珍品之上的武学,多是炼神之术。

    而天子封神术,已经完全超越各种品级武学,别说他已经学了一式,哪怕就皮毛踏入道境也绰绰有余。

    “日月炼”这式武学是炼神,身法,气血,魂游,念通日月。

    当然,古尘沙只是初得皮毛,要把这式修炼得熟练还要很长时间的苦功。

    此时,他如果遇到十八皇子古鸿沙,对方龙王劲根本不是对手。

    珍品武学可以踏入宗师,王品武学能够踏入道境。

    早晨。

    “爷,我已经做好早饭。”小义子端出来粥,青菜,豆腐,还有几张黄橙橙的面饼,并没有肉食,简简单单,清清白白。

    “你吃吧,我最近似乎不喜吃烟火。”古尘沙说的实在话,他献祭过后,从其中得到力量足可以滋养全身,维持生命所需。

    本来,不食人间烟火是道境第一变服气辟谷,以他的修为还远远不足以用精神采取天地灵气冲刷滋养身体的境界。

    好在祭天符诏的献祭之力非比寻常,等于是道境强者在强行灌注天道之力进入他体内,就达到了这种效果。

    正因为如此,他的修为也比其它皇子要快许多。

    小义子更加大喜:“看来爷就快出人头地,到时候让所有的人看看怎么扬眉吐气的。”

    “不可狂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些年来,多少强者被朝廷镇压?皇权之下,哪怕是邪神妖魔都要收敛。”古尘沙眼神睿智:“不过我保命的机会大了几分,谁想要轻易害我,却也不是那么容易。”

    “爷.......”小义子又要说话,古尘沙却眼神凌厉起来:“有人来了。”

    果然过了盏茶时间,几个太监出现在门口。

    “哎呀,是陈公公,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小义子连忙迎了过去。

    “十九皇子,我是来送信的。”为首的中年太监拿出一封信来交给小义子,对古尘沙也不行礼,直接扬长而去。

    “该死!”小义子看见他的背影:“这奴才,见皇子不拜,无人臣之礼,告到宗人府去,就是枭首示众!”

    古尘沙摇摇头:“什么信?”

    “是楼家的,楼拜月的信!”小义子递过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1biqu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